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3538 雅昌公开课 > 朱万章《齐白石早期山水画研究》 >[第3集]朱万章:齐白石早期山水画——初期风格

视频信息

名称:朱万章《齐白石早期山水画研究》朱万章:齐白石早期山水画——初期风格
 

主讲人介绍:

lvnWhomZhOhqEzDS7vV4yAevsIl6mgiJROTMtffF.jpg

朱万章

朱万章: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北京画院齐白石国际研究中心研究员,长期从事明清以来书画鉴藏与研究、美术评论等,著有《书画鉴考与美术史研究》、《销夏与清玩:以书画鉴藏史为中心》、《书画鉴真与辨伪》、《画林新语》、《画里晴川》等论著二十余种,近年研究领域开始涉及近现代美术史和当代美术评论。同时兼擅绘画,以画葫芦著称,出版有《一葫一世界:朱万章画集》、《学艺:朱万章和他的艺术世界》等。

导语:

本次讲座朱万章老师将为公众解读齐白石在山水画初期阶段的探索,有助于公众进一步理解齐白石山水画风格的形成。朱万章老师认为从齐白石最早作山水画的1894年算起到初至北京的1917年,是齐白石早期在山水画方面探索的阶段。这一时期,山水画虽然不在其艺术中占主流,但因其摹古与创新之举,为其后来的“衰年变法”奠定了基础,使其在技法上的变革成为可能。到了1918年以后,尤其是“衰年变法”之后,齐白石艺术得到北京画坛和收藏界的逐步认同,他在山水画方面的造诣已经很难看到古人的影子,独具一格的构图与富有视觉冲击力的色彩以及极富童趣的意境,为他在花鸟和人物之外,树立了另一标杆,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他早年在艺术上的努力探索。

主题:齐白石早期山水画研究

第三部分:齐白石早期山水画——初期风格

XtSPFzoQCqOKeOltk3qY7fH8kURYzcXHnlElR61B.png

齐白石《蔬香老圃图》,纸本设色,81x147厘米,1898年,辽宁省博物馆藏


还有一个现在正在展厅里面展出的齐白石的《蔬香老圃图》,这件作品既可以称作是他的一件山水画,同时也可以称为是他的一件肖像画,在这一时期,画这类题材的《行乐图》非常之多,其实《行乐图》的出现从明朝起就常盛不衰,像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的一件明宣宗的《元宵行乐图》,像故宫博物院也收藏了大量的这种《行乐图》,这种《行乐图》它是怎么样的一个构图,怎么样的一个画法呢?

它往往是画了一个山水,一个比较雅致的,有茂林修竹、有松树、有林泉,还有月亮等等之类的,里面会坐着一个文人,坐在那个石头旁边,这里有一个樵夫,拎着一篮子的菜,肩上扛着一个竹竿,这个人在这里正襟危坐,目不斜视,正眼看着我们读者,所以说这实际上是一种当时比较流行的肖像画的画法,这种肖像画在明清时期一般会命为《行乐图》。

2y8yhq0jBK8AXaI79CgSsV21APsQPNoX4AJ8j82v.png

清·禹之鼎·王翚《听泉图卷(王掞像)》,绢本设色,38.7x255.8厘米,1697年,南京博物院藏

我们可以顺便看一下在这一时期,比如像禹之鼎,他就和王翚一起画过《听泉图》,它是画的是王贻上(王士禛)的像,当然我们现在看这个王贻上看的不是很清楚,我放个局部给大家看看。

有一个画家叫王一岩,他住在茂林修竹,旁边有一些花草,他自己还专门抬了一个凳子,一个几案,用手附在那里,这里还有一卷书,手撑在石头上,整个人物是一个正面的形象,实际上他把这个人物融合在一个山水画里面。

像这样的一幅画,既可以称为是一幅山水画,同时又是一幅肖像画,晚清以来,或者说明以来,整个中国就是山水肖像融为一体的,《行乐图》是一个代表,所以说齐白石的这件《蔬香老圃图》也可以看作是这一时期传统人物画的一个缩影。

TWmVoIHcq1NK5b77PskUsw2UnhBsMayEYyRbgfiu.png

清·嵇枢《吴攘之先生七十岁后小像》,纸本设色,39.1x143.1厘米,南京博物院藏

这个是清朝一个画家,比齐白石稍微早一点点的,叫基书,他所画的《吴让之先生70岁小像》,是南京博物院所收藏的,他把吴让之画在一个松树的旁边,然后他坐在一个石头上,他把人物完全融合在一种山水、一种林泉高致之中,所以说他是表现出一种很超凡脱俗的,或者说是远离尘嚣的这么一个文人意境。所以说齐白石在绘画方面,他继承了这样一种山水人物的创作。

CVCgpN537VnzsFJEPzegPqI23mzbU5ZyI70tTE7G.png

清·王学浩《雷塘庵主小像(阮元中年像)》,纸本设色,132,2x42,7厘米,1808年,南京博物院藏

我们再看,王学浩所画的著名文人阮元的一个中年像,阮元戴着斗笠,站在一棵松树下边,后面有一个远山,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他是把这种人物和山水融为一体。

我们再回过头去看一下齐白石的这件作品,整个从这幅画的构图来讲,其实山水是占了差不多八成,人物只占了两成的样子,但实际上它宣扬的主角是这个人物,所以当时画山水类肖像画是比较模式化比较程式化的构图,从这一点你可以看得出来,齐白石早年是把他自己非常擅长的这种肖像画和不太擅长的山水画融为一体,可以看出来他早期艺术探索的这么一个痕迹。

我们接着再看一下,齐白石除了从四王这一路下来以外,当时和四王并驾齐驱的还有一种野逸派,我们都知道清朝的画坛,一直是称为叫做两大流派,一个是正统派,一个是野逸派,正统派是被官方所认定的,比如说我们在《石渠宝笈》里面看到,收藏的清代的很多绘画全都是正统派的,有四王,金廷标和张宗昌等等,他们是比较正统的比较传统的,当然还有一类不太受政府待见不太受朝廷待见的一些画家,比如说像八大山人,像石涛,像髡残,像弘仁,他们这一类作品,我们在《石渠宝笈》在清宫里面几乎是见不到的。

前几年在故宫专门做了一个《石渠宝笈》的大展,里面四僧的作品基本上见不到,他里面收藏的同时代的作品或者说是明清时候的作品,基本上都是董其昌、文徵明、沈周,然后到四王,四僧的作品是不受正统重视的,但是虽然不受正统的重视,可是在民间里面,学习他们的绘画的人可以说是趋之若鹜,一直受到长久的追捧。

6uI3oh78CyY5LmEIu041a5YDYA5TCqAbq6DOljEB.png

齐白石《临八大山人稿》,纸本墨笔,北京画院藏

所以说在齐白石的艺术生涯之中,他除了学四王这一路风格以外,他也学了四僧的。北京画院所收藏的《临八大山人稿》,我们可以看得出来这种风格,八大山人,还有石涛、弘仁、髡残,他们都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一个是他们所画的这种山水,当然他们自己擅长的除了山水而外,还会有花鸟,花鸟也是八大和石涛他们最为擅长的画科之一,但是山水是八大山人传世作品中比较多的,他这个山水画最重要的一个特点是什么呢?

一般就是构图比较疏松,或者是比较荒寒,意境比较疏远,比较荒远,还有往往是以水墨为主,在八大山人的画里面,我基本上没有发现一件有颜色的,石涛的还有有颜色的,石涛画的瓜果水果,或者说是竹石,偶尔还能够看到有一些有颜色的,松树什么之类的,在八大山人的绘画里面,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见到过一件有颜色的,全部是水墨的,如果谁见到过有一件有颜色的,不妨告诉我,如果见到有颜色的话,我怀疑会不会是件赝品或者是人仿的,因为在他的传世作品中,在文献记录中,他就没有过设色的这种山水或者是花鸟。

所以齐白石他早年画的这种临八大山人的作品大概都是这样的,我们从这种画面不难看出,他是表现出一种很荒寒的,很冷漠的,很幽寂的这么一种情怀,而且基本上都是用的是枯笔,但是用的是比较干的墨,这种干的墨画出来,给人一种很苍劲很浑厚的感觉,同时又让人感觉到很苍凉的感觉,所以齐白石他早年学八大山人学的是非常炉火纯青的,包括他画的花鸟也是学八大山人。

所以他1917年到北京以后,他当时住在北京的法源寺,他就是靠卖画为生,可是他的画卖不出去,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的北京人不太喜八大山人的东西,认为八大山人的东西太冷峭太冷峻,而且像这样一幅画,大家觉得如果挂在自己家里面的话,整天看到冷冰冰的,也不会让人觉得有一种很喜庆的感觉,当时二三十年代的北京人喜欢比较鲜艳的,其实不仅仅是当时的北京人,包括当时的上海,北上广整个社会风气都是一样的,都是比较喜欢那种鲜艳的,雅俗共赏的,不完全是文人画,就是文人画和世俗化介于之间的,比如像吴昌硕,像任伯年,像广东的居廉居巢等等,这样的绘画反而当时是受到追捧。

所以齐白石早期山水和花鸟都是大量的学八大山人,到了北京以后基本上没有什么市场,后来陈师曾看到他的画,觉得他画的功夫非常到家,就力劝他衰年变法,因为当时齐白石已经差不多60岁了,对于我们中国传统的这样一个人生七十古来昔,60岁算是正式进入晚年,当然我们按照目前联合国的标准,60岁还算是中年,但是我们传统中国人的标准,60岁已经接近暮年,所以当时称他为衰年,他60岁的时候开始变法,后来创立了红花墨叶一派,就是说在他所画的花鸟画里边融合了很多很鲜艳的红色,就给你一种雅俗共赏的感觉。

所以我们从他的山水画里面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早期在这种艺术探索方面所留下了这么一个痕迹。

8hIRnwsJLfX8pto8Z0tCJr5kuWpwvAFLC7M1BwvH.png

齐白石《临八大山人稿》,纸本墨笔,北京画院藏

我们再看这件作品,也是他临摹的八大山人的稿本,整个画面比较荒寒,而且比较空灵,他的构图是留白的地方非常之多,他和四王的绘画形成一个很强烈的反差。四王的绘画基本上是构图非常的繁密,甚至是比较繁复,他的每一笔,每一个石头,每一个山,每一个树,甚至每一个水波等等,都交代得非常的清晰,但是八大山人、石涛他们的作品,都是讲究神似而不讲究形似,所以说基本上他是表现出一种,比如山石、树木,表现出一个轮廓就行了,但是整个画面这种意境表现出来是一种是很冷峻、很孤俏的感觉。

RhEGVwkLVJIy45uWsjJJBb2WSP5vTYsATfUN7ljr.png

齐白石《临八大山人稿》,纸本墨笔,北京画院藏

我们再看这个临摹的八大山人的一个稿也是这样的,完全用水墨,旁边有大片的留白,整个画里面,所有笔墨的地方占一半,留白的地方占一半,这就好比郑板桥所说的“形断而神不断”,虽然整个这一片里面没有任何的笔墨,但是能够给我们很大量的一个想象的空间,我们可以想象到的这一片可能是崇山峻岭,也有可能是很荒寒的一片原野等等,你可以尽情的设想,所以说这个是八大山人绘画的一个高妙之处,他很简短的几笔就让你有很多无限的想象空间。

mu9JjMuKDtIcYtbOWbaIeDtzzaSsje4OHSIw6nPu.png

清 朱耷 溪山策杖图轴 广东省博物馆

这是收藏在广东省博物馆的一个八大山人的水墨图,就比刚才我们所看到的齐白石所临摹的,他的构图要繁密一点,虽然构图比较繁密,但是我们也可以看得出来,他的整个画面中表现出了一种很空灵的感觉,依然是存在的,而且你看他是用水墨,然后大家可以看到这个仿品,大家不要以为它是有颜色的,我还专门看了这件原件,因为当时拍照的时候打灯,包括像这一片,其实他拍照的时候你看灯光,整幅画完全是水墨淋漓的,我看到这幅画原件的时候,感觉是看到一幅新画一样,就是他用的墨是自己手磨的那种比较厚重的焦墨,时间过的久,不会说让人感觉到是很古的感觉,就是你打开这幅画时候,你看到这个画面还是水墨淋漓,墨气很苍厚的感觉依然是存在的,所以说我们看这幅画可以看得出来,齐白石从这样的一幅画里面,可以随着八大山人的这么一个精髓。

gP2IEE1jeXNDw0KfqIOy2joeX9W5mmceG1fXXc7S.png

朱耷  局部

八大山人这件作品的局部,我们从这个局部可以再回过头看,刚才齐白石所临摹的八大山人的本,尤其是看到这个树木,整个这个画面也是大量的留白,而且他是用水墨来进行皴擦,我们传统的文人所说的墨分五色浓淡干湿焦,他把整个墨分五色这样一种水墨的技巧运用得游刃有余,炉火纯青,所以这也是八大山人的高妙之处。齐白石正好是他的这种水墨和构图和意境之中学到了精华部分。

vZ3B503cFIqr7WvNlRFWrb9gODyY1fACxEKP72mV.png

朱耷仿董北苑山水图

这个是朱耷的,就是八大山人的另外一件,北苑的一个山水图,北苑是董北苑就是董源,董源的整个构图其实相对来说都是比较繁密的,而朱耷所仿他并没有在构图上完全延续他的这样一种模式,反而是从他的绘画的技法方面学到他的精华部分,然后加上自己的创意,所以说我们在整个这幅画里面看到的更多的还是八大山人自己的笔墨在里边,他虽然题的是仿董源的,实际上他自己的笔墨在里边可以占到绝大部分,占到七八成以上,基本上在这幅画里面,我们看不到多少董源的影子。

这和齐白石临摹的八大山人完全是相反的,我们在齐白石所临摹的八大山人的作品里面,基本上看不到齐白石自己的影子,完全看到的是八大山人的影子,这就说明齐白石早期在临摹古人的绘画里面,他是下了很大的功夫,他真的是打进去,像李可染就讲过一句话,他说真正山水画的创作要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还要用最大的功力再打出来的,但是从齐白石早年的山水画创作之中,我们发现他是用了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但是在早期的山水画里面,还没有用最大的功力打出来,这是他早期山水画的特色之一。

当然齐白石在他早期的山水画之中,理论方面他也有很多的建树,他自己也提了一些观点,这里可以讲到他在早期的山水画的创作方面有这样一种说法。

他有一篇小文叫做《着画记》,里面讲到“画中要常有古之微妙在胸中,不要古人之皮毛在笔端。欲使来者只能摹其皮毛,不能知其微妙也。立足如此,纵无能空前,亦足绝后。学古人,要学到恨古人不见我,不要恨时人不知我耳”。这是他自己的一个观点。当他用最大的功力打到古人里面去以后,后来他就一直在进行摸索,用最大的功力再打出来,事实证明后来他的确是打出来了。

我们后来所看到的,包括我们今天在展厅里面所看到的,他的中晚期,尤其是他1917年以后的山水画,我们会发现他的个性非常鲜明,如果要说我们20世纪山水画的一个创新的话,我觉得齐白石是不可绕过的重要一环,为什么?因为他的山水画的这种个性,跟他同时代的其他的画家,比如黄宾虹、张大千、像陈师曾、姚茫父等等,跟他们相比较而言,他的个性并不比他们弱,甚至他的引路人陈师曾在山水画的个性方面,我觉得还不及齐白石,因为陈师曾去世的比较早,48岁就去世了,所以他都还没来得及打出来,可能只打出来一半,他是冲进去了,但是他打出来一半就去世了。

但是像吴昌硕,他是齐白石非常崇拜的一个偶像,但是吴昌硕的山水,我觉得要跟齐白石比较起来,也差了一大截,因为吴昌硕首先他自己不太擅长画山水,但是他自己画了一些山水,你会发现吴昌硕的山水基本上还是在古人之中讨生活,完全没有脱出古人的窠臼,因为吴昌硕他最重要的成就,一个是他的金石学,还有一个就是他的花卉,还有他的人物。

所以从这一点讲的话,无论是从横向还是从纵向来比较,我们会发现齐白石在他早期的山水画探索,的确是为他后期的山水画的成就打下了一个基础。

上传日期:2018年12月03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