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4931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高明 《Roberto Longhi 的Piero della Francesca 和艺术史写作的语言》 >[第2集]高明:Roberto Longhi的学术史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高明 《Roberto Longhi 的Piero della Francesca 和艺术史写作的语言》高明:Roberto Longhi的学术史
 

  主讲人介绍:

高明

  高明

  高明,曾就读于北京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于2015年-2016年在马普所佛罗伦萨艺术史研究所进行瓦萨里的《大艺术家传》的翻译、注释和研究,从2017年开始在北京大学历史系攻读博士学位。主要研究兴趣: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文献及其术语研究、13-14世纪的东方丝织品在欧洲的传播及其对Simone Martini 的艺术的影响,西方艺术史学史研究(从艺术史的语言的角度)、汉代画像石中的胡人形象等。近年来主要致力于瓦萨里《大艺术家传》的艺术术语词典的编纂。

  导语:

  本篇发言是作者文艺复兴时期艺术术语研究理论的第三部分,主要分析Roberto Longhi 在1927年出版的Piero della Francesca一书,将利用瓦萨里研究中的方法来系统地校检该书的艺术术语,并将图像与词汇进行对比,以此来揭示被Kunstwissenschaft(艺术科学)及原境(context)研究所遮蔽的艺术史研究中的语言传统。在此基础上,作者探讨如何利用同时代的术语来描述同时代的艺术作品,并对艺术史问题的理论探索倾注于艺术术语之上(这就是所谓的时序重置的术语),从而用语言本身来进行艺术史的写作。

  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 | 语词与图像

  主题:《Roberto Longhi 的Piero della Francesca 和艺术史写作的语言》

  第二部分Roberto Longhi的学术史

  我今天先给大家讲一下学术史;

  第二是讲方法 基本忽略掉;

  最重要的是讲图词关系的问题。

  首先学术史

  大家对Longhi要有一个卡位,卡在贡布里希和阿比他们中间来,就会有一个比较清晰的概念,他是在哪一个位置。

Roberto Longhi

  Roberto Longhi

  西方史学史现在一些于贝尔曼 米切尔,这些是比较主流的一线的艺术史家,他们主要的方法也还确实是,借助在潘诺夫斯基这些人的上面;

  第二个层次是想说潘诺夫斯基;第三个层次是讲瓦萨里这些人,最早的阶段,也可以说是艺术史家的一个阶段;

  顺便介绍一下目前公认极好的艺术史家,第一他是乌比博格全集主要的编者;他也是潘诺夫斯基的研究者;这是我想说的,因为前段时间我们北大正好做了一个,关于瓦尔堡的读书班。这是第一个层次。

  第二层次是阿比瓦尔堡,前两年是他们150周年纪念,学界有大量的纪念活动。

  今年是温克尔曼300周年,250周年的去世,300周年的诞辰。他有一个比较大的展览,包括德国也有,两个路子不太一样,对这个情况。今年还是布克哈特200周年,他的全集马上全部完成,以前我们理解布克哈特在中国语境内,在意大利文艺复兴文化史,事实上布克哈特有大量关于艺术史的新稿子,迄今范围内没有被研究,但是他的书已经出来了,17卷有好几卷是一个意大利人率先做的,很厚,都是好几千页的状态,其中有几本都是关于艺术史,非常直接的情况。  

温克尔曼

温克尔曼

  其实我想说的是在世界范围内,这些事情没有太被人做,其实国内还是做艺术史学史很多人,可能这方面关注的不是太多。

  这是当年做《艺术文献》的情况,刚才给大家的一个卡位,在贡布里希之前中间这一段,西方艺术史,尤其在德国有一个非常强的语文学的阶段。现在提的人不是太多,大家一定要注意这个事情。卡尔这些一大批人做的是语文学,真正精髓的地方包括这些。

  在Longhi这个情况下,他都遇到了这样的,当时维也纳学派刚刚已经起来了,他已经成为一个学派;一方面意大利是非常注重鉴赏家这一个说法,包括维莱森,当时维莱森住在意大利佛罗伦萨,他们粮价当时是一种理想生活,有一个别墅,在里面挂上画,自己还研究艺术史,到处给各种画定年。

  Longhi的材料现在不算是太多,这张图是Longhi基金会,他的材料基本上是未整理状态,还是当年自己规划的学术的状态,也没有被特别的研究,在意大利范围内,刚才在马普鲁的会,我一看题目就知道他们讲的很泛,我不能说我的老东家。他当时有两篇文章是研究Longhi的,其中有一篇我不太确定,他讲的是“在法国的Longhi学派”,在法国当年追随Longhi的人,这个情况我不太了解,但是关于Longhi的艺格敷词、鉴赏这一块做的,也没有什么可以讲太多的。我要给大家讲清楚这个情况,最好还是借助于他在当年编全集,编自己青年时期文献的时候,他写的一个《敬告读者》五页纸,顺着这个东西给大家讲一讲。

  Longhi跟他的老师的关系都不太好。他是天才级的人物,60岁读了162本书里面,不是儿童书。他16岁上大学,没有什么特点的。他跟他的两个老师:

  第一位跟的是低落,他跟他老师的关系还非常不错,但是他有一篇纪念他的文章,后面说他们两个人是在学术上是分道扬镳,后来相对比较好。但是他和Aldofo关系很不好,尤其是跟他儿子关系很不好,邵宏老师翻译的《艺术批评史》,他们两个人的情况是,如果你在我的刊物上发文章,就不要发另外一个人,两个人是典型的死对头。

  他的研究早年的时候,皮耶罗有一个文学方面的倾向,他当时就是在他那边学习,他就是学完之后,他这一方面成就了一个内容。这边我们知道这个人是注重逻辑的,他自己把重要的事情写下来,但是他非常讨厌别人把艺术史做成现在这个模样,在艺术社会学这一类的情况,他是非常非常厌恶的一个典型的一个人。

  威尼斯双年展,当时展了克里姆特 雷诺阿这些人,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影像,他也是用了一个“启示”这个词。因为他对法国的文学非常熟、非常敬佩,而且当时在意大利依旧进行比较传统的方式,在法国正在进行的批评状态是他非常羡慕的,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比较大的东西。

  他跟Berenson的关系,他当年写信给Berenson,要翻译他四卷本意大利艺术史的书,四卷本讲了各个地方的,Berenson没有给他回信,他晚年自己给自己找了一个理由,Berenson觉得他太喜欢创造新词,或者是他的英语不太过关,不让他翻译,另外给Berenson翻译的人是他的好朋友,翻译的成果还不错。

  1911年,Longhi才21岁,他从21岁开始基本上是闪耀的明星,他当时写了卡拉瓦乔这篇论文,现在已经可以找得到了,他们后来又做了一个他的书。卡拉瓦乔这篇文章基本上预告了他之后整个学术生涯。

  1914年的时候24岁,他写了第一篇《弗朗切斯卡》,也是非常著名的,1914年阿比也来到了意大利,也去看了这些画,但是没有关注Longhi的事情。

  最上边大家可以看到他想做的事情,他想做的事情是:

  第一当时意大利有一个Cavalcassls,主要是帮买画。主要想做文学的分析。Longhi爱做的是跟他不太一样,他觉得他们做的太老套。

  第二Berenson也开始转向历史,历史研究偏向文献这一部分。这个文献是指档案文献,不是瓦萨里这些人,他对Berenson也比较不满意,他很年轻,他自己相对比较靠这一块。这一些都是这个。

  后来的情况基本上是,他在1948年到1956年,主持五届威尼斯双年展;

  第二他在电影方面有所贡献,其实不叫电影,就是一个配音;

  第三有两个阶段,1934-1949年他在博罗尼亚教习,这是第一批Longhi学派形成;1949年他在佛罗伦萨当教习第二批,1956年他从职位上退下来开始自己编全集,待在自己的别墅里面,像Berenson一样生活。在佛罗伦萨阶段也是有一个学派形成,现在其实意大利学界很多主张,这个教学的人都是他的孙辈,他的学生基本都去世了,他的孙辈照样存在。

  这个是莫兰迪 Longhi。戴眼镜是莫兰迪,他跟画家关系非常好,跟莫兰迪尤其好,因为都在博罗尼亚。 

莫兰迪

  莫兰迪

  稍微讲一下Kubikat,马普索的检索系统,50年前一流艺术史家都是用这个检索的,本来我想多讲一讲,现在可以检到766项Longhi,大部分都检索过,Longhi的作品基本都有,我的研究基本是按照这个路子来的。

  现在Longhi研究基本情况:他死之前有他所有的作品;他死之后80年代整理,他的作品、书信有一些整理,没有全集性质的整理,都是一些简单的整理。之后大家都关注他的艺格敷词跟鉴赏家的这一块;做的其实是挺浅的,说实话,还没有形成太庞大的把Longhi推到上面来,用他的方法做研究。Longhi是一个用语言写艺术史的实践者。

上传日期:2018年10月1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