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095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陈研《图像与题款时间》 >[第1集]陈研:以《西厢记》为例阐释图像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陈研《图像与题款时间》陈研:以《西厢记》为例阐释图像
 

  主讲人介绍:

陈研

陈研

  陈研: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人文学院博士毕业,现任教于上海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主要研究领域为明清版画及图像学研究,曾发表《作为艺术的题款时间》《〈会真图〉与晚明艺术书籍中的蝴蝶装》《星次分野与西厢姻缘》等论文。

  导语:

  题款在书画中是常见的记录制作时间的方式,在版画中则比较少见。重要的西厢记文献《会真六幻》的刊刻时间确定自一套德国藏孤本彩色套印本西厢记版画《会真图》,在这套版画的第十五图上,刻书家闵齐伋以扇面题款的方式记录下了“庚辰秋日”,这一题款时间不仅可能指示整套《会真六幻》的刊刻时间,还暗示《西厢记》故事发生的年代,并纪念闵齐伋本人的元命之年。但这并不是中国古代艺术作品中借用题款时间作为纪念的首例,从创作者及题跋者的角度去看,题款时间是激发艺术家的创作灵感,以及维系他们与古代伟大作品之间情感的重要桥梁。

  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主题:图像与题款时间

  第一部分:以《西厢记》为例阐释图像

  大家上午好!谢谢OCAT邀请我来这里做讲座,今天我讲的内容是关于“图像与题款时间”的。其实我选择这个内容作报告,是因为我想选择一个跟图像学联系更紧密的,同时我想举一个例子,就是我这个报告里面的内容将会围绕着一件作品去谈我在这个作品中所看到的图像,所发现的一些文本知识,以及关于一些观念的阐释。

  关于图像学,也是为了契合米切尔教授,他是图像学的大师,同时他也提出了之后巫鸿老师在他的《重屏》中提出的原绘画mater picture这个概念,在这里我也想试着学一学这个方法。

  这一幅版画的作者或者说创作者的名字叫闵齐伋,闵齐伋是中国套印本里面一个非常重要的刻书家,他主要生活在湖州,有的时候也会去南京,在套印本中有两家是最重要的,一家姓闵,一家姓林,姓闵当中尤其以闵齐伋特别有名,出名在首先他出书质量比较高,其次他首先采用了双色套印,用红色、黑色,有的时候还用蓝色在书上面做一些注释。

明万历44年(1616年)闵齐伋采用朱、墨两色套印《春秋左传》,获得成功。这也是闵刻本传世最早的朱墨套印本。

明万历44年(1616年)闵齐伋采用朱、墨两色套印《春秋左传》,获得成功。这也是闵刻本传世最早的朱墨套印本。

  比如说我这里选择了一个书影《春秋左传》,闵齐伋除了刻这些我们大家知道的教科书,或者说是这些常见的畅销书以外,他曾经也刻过一套版画,这个版画没有记载,我们知道这套版画是因为在德国科隆东亚艺术博物馆里见到了这套版画,当然之前郑振铎先生他也曾经作过一个著录,不过从来没有人能够确定是否就是这一套,因为著录里并没有提说这一定是闵齐伋的。

闵齐伋《传世名画系列:西厢记》彩图二十一幅卷首图《莺莺像》

闵齐伋《会真图》彩图二十一幅卷首图《莺莺像》

  这一套版画其实是这一套,总共有21幅,对应着首先是一个卷首图《莺莺像》,接着又20幅图是对着《西厢记》整个故事,一出一幅图。

  当我开始研究这套版画的时候,我问我的导师范老师,范老师跟我说如果你要做这套版画,首先要看北京国家图书馆里有一套《会真六幻》,这套书也是闵齐伋刻的,我就去看了。看了之后我发现,《会真六幻》这套书非常重要,为什么?这套书在明代的时候,把闵齐伋所接触到的所有《西厢记》的文本,从元禛开始一直到《南曲西厢记》总共六个版本的《西厢记》汇成一套书,统称为《会真六幻》,之所以叫“会真”,因为一开始《西厢记》元禛写的时候叫《莺莺传》也叫《会真记》,“真”就是指漂亮的女孩。

  这是在闵齐伋《会真六幻》的序言里他写到,“幻因元才子《会真记》,图、诗、赋、说 梦;搊幻《董解元西厢记》;剧幻《王实父西厢记》;赓幻《关汉卿续西厢记》,附《围棋闯局》《笺疑》;更幻《李日华南西厢记》;幻往《陆天池南西厢记》,附《园林午梦》。 ”

  序言里面把他的内容介绍了一下,范老师发现这里有一个图,《会真六幻》这套书其实也是一个孤本,没有图,因此范老师他写了一篇文章里面说,这套在德国的《会真图》,我们现在暂时命名为《会真图》,它可能就是在国家图书馆《会真六幻》里的一个配图,但这个配图并不是插图,并不是只作为一个说明的插图,而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作品,这个作品相当于王实甫的《西厢记》,跟关汉卿的《西厢记》一样是独立的作品。

  这是大概的一个介绍。接着我要说一下《西厢记》版画和其他《西厢记》版画的区别。

  我们直接看图像能够大概看出来,之前所有《西厢记》版画的插图或者是戏曲插图,它都是差不多的,就像我们看连环画小人书一样,一出一出剧情,但是这套版画出现很多东西,有的时候像边框,有的时候像装饰,无论如何,它们首先不重复,没有一个固定的形式;其次有的时候我们看不懂,我们不知道这些器具和符号和《西厢记》有什么关系?

  当然这套作品其实也是非常精美的,因为它也使用了明代开始非常重要的中国版画的特色,是饾版,也可能使用一点点拱花,主要是饾版,多色套印。所谓多色套印是使用很多小的板子,逐个刷颜色,小的板子放在一块大板上,再印上去,就会印制出彩色的版画。这个方法也和水印结合,但是和西方刚才说的中世纪的就不同,中世纪我们所看到的大部分很少有彩色的版画,如果有的话,大部分也是手绘涂上去的颜色,彩色版画只有在咱们中国当时出现了这个技术,不过这个技术非常复杂,比较多的是《十竹斋书画谱》,后面的《萝轩变笺谱》,这套是很熟知,但是闵齐伋这套《西厢记》也使用饾版彩色套印,它使用的水平相当高,甚至可以说是明代版画当中最高之一。

闵齐伋《会真图》第十五图

闵齐伋《会真图》第十五图

  接下来,随着我的研究递进,我发现非常重要的这套数《会真六幻》,它的刊刻时间在这套书上并没有出现,很多版本学研究会说这本书是刊刻自1640年。我就去问了相关的图书馆的老师。他们告诉我说这个时间其实是来自于这套版画,也就是我们在这里看到这套版画中的第15图,这幅图有一个扇面,扇面当中有一个记录时间“庚辰秋日”。庚辰显然不知道是哪一年,因为庚辰是一个天干地支组合出来时间顺序,是取10和12最大公倍数,60年为一个周期,如果没有帝王年号,我们不知道是哪一年,但是可以通过闵齐伋其他的来判断。

  比如《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著录,闵齐伋所著《六书通》时记曰:“是书成于顺治辛丑齐伋年八十二矣”。现在有一个时间范围,“庚辰”放进去可以推段出来,闵齐伋出生于1580年,这个时间段60年以内前后,我们知道只有1640年这个年是庚辰年,因此这就是如何推断出《会真六幻》以及《会真图》刊刻时间的方法。

  但是接下来,我要开始怀疑这个时间,为什么呢?一个是我们判断善本、判断古籍的方法是有独立的方法的;另外一方面,在这幅图当中它所记录的时间方式,并不是我们说出版时候所记录的方式。

  首先讲一下这是扇面,并不是装置方面的区别,还是传统书画。中国传统书画也有款识的传统。随便举一段:画之款识,唐人只小字藏树根石罅,大约书不工者,多落纸背。至宋始有年月纪之,然犹是细楷一线,无书两行者。惟东坡款皆大行楷,或有跋语三五行,已开元人一派矣。元惟赵承旨犹有古风,至云林不独跋 兼以诗,往往有百余字者。元人工书,虽侵画位,弥觉其隽雅,明之文 沈,皆宗元人意也。钱杜 《松壶画忆》 。

  以上大概梳理一下中国图像和词语,这个就很重要,中国的图像到语词必然是和款识、以及书画传统联系在一起的,中国的款识是有一个从无到有的变化。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长卷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长卷

  另外,图像与语词版画当中,出版物当中是怎样的?我们选一个比较早的版画图像,就是《金刚经》,藏于英国国家图书馆,很多时候我们谈版画都会放这幅作品,这幅作品是长的卷轴,图像是在一开始这里,题款时间在这儿,“咸通九年四月十五日”,这就是一个标准的出版物的时间记录方法。包括刚才看到的《春秋左传》,闵齐伋自己平时刊刻的时候怎样记载时间,在这儿,“万历”是一个标准的出版物记录时间的方式。

  刚才看到的《会真图》,“庚辰秋日”就不标准,就有问题,这个问题我认为不能从版本学来解决它,我问图书馆也解决不了,他们相信这个就是刊刻时间,因此我认为我们应该求助于艺术史的传统。

  首先求助于艺术史就是求助于图像,这个时候我们来看看图像是怎样的:

  第一点,我们要知道在这幅图像当中,我们所看到的它其实是一个被改装的图像,原来这幅图像它并不是这样被裱在一张纸本上,它应该是一本书,因为它中间有一个折痕。

  接下来,我们会说在明代的时候,大部分的书籍有折痕意味着叠在一起,大部分的书籍是线装书,如果是线装书必然有穿孔和穿线,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和当时流行的装祯方式不同,如果说没有穿孔,没有打线的痕迹,它只能是或者是很有可能是从宋代开始流行蝴蝶装,蝴蝶装是在纸背上粘在糨糊,彼此粘在一起不用打孔,翻过一页背面是空白,再翻一页又有内容,每一页这样翻着翻着像蝴蝶展翅一样,因此称之为蝴蝶装。

  在宋代的时候,这种装祯技术所使用的糨糊和纸都非常好,宋代出版也都是内府或者是比较有钱的状态。之后到了明代的时候,使用好的材料做蝴蝶装的时候很少了,因为出版开始蓬勃,发展变得百姓化,大家都可以看书,出版商很多,这个时候才出现了线装,线装已经出现了更好、更新的技术、更廉价的技术出现了,但是在明末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个蝴蝶装呢?

《十竹斋》

《十竹斋》

  我参考了其他几本书,像《十竹斋》以大幅图像为主的书,这些书原来也是蝴蝶装,也没有用线装,因为蝴蝶装的好处在文字书上面,跟语词有关的时候并不凸显,因为只要阅读就可以了。如果是图像的话,蝴蝶装中间,这个书完全铺平,看这本书的时候不用卷起来,铺在桌上这样看,图像是非常完整的。

  因此这一些出版艺术书籍的刻书家,像胡慎衍、闵齐伋就选用了蝴蝶装,因此到这部书我发现这部书不是出版,我不能用原来研究一般版画的方式看待它,因为这些创造者已经开始使用更高级的方法,他们宁可放弃成本,在出版当中不能忽视成本,如果这些人放弃成本,选择以图像为主的方式进行装祯,说明开始有一些艺术上的标准。

  接着看这幅图,这幅图(扇面)所对应的《西厢记》戏曲当中文字是这样:“青山隔送行,疏林不做美,淡烟暮霭相遮蔽。夕阳古道无人语,禾黍秋风听马嘶。我为甚么懒上车儿内,来时甚急,去后何迟 ”,说来比较有意思,第15图最后张生要去赶考,崔莺莺和红娘送他,图上可以看到,骑马的是张生,这个是他的书童,他们沿着路往后面走,这里是崔莺莺 、红娘,她们身边有一棵树,风很大,树被风吹的歪斜了,这里有一个车夫等崔莺莺,远处有老妇人,还有方丈,这里是普救寺,从这里出发,崔莺莺一路送他们到这里,河两岸的构图也很符合折扇的构图。

  这个故事本身其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节点,元禛一开始写《会真集》写《崔莺莺传》的时候,到这儿就结束了,后面有一段元禛回去找他,不是当时这个故事的发生时间了。之后在第15出之后,所有的故事是在元代补充上去的,之后我们知道出现了求亲的,包括后面还有一些来来回回的故事,还皆大欢喜中了状元,回来迎娶,这些都不是在这个故事当中发生的。

上传日期:2018年10月1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