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7439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包慧怡《中世纪晚期英国动物寓言集及页缘画中的猴、狗、猪形象》 >[第4集]包慧怡:双重罪——抄本764中的猪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包慧怡《中世纪晚期英国动物寓言集及页缘画中的猴、狗、猪形象》包慧怡:双重罪——抄本764中的猪
 

  主讲人介绍:

包慧怡

包慧怡

  包慧怡:爱尔兰都柏林大学英语系博士,复旦大学英文系助理教授,研究古英语及中古英语诗歌、中世纪感官史、8至15世纪手抄本中的图文互动。

  导语:

  艾柯如此描述中世纪俗众的阅读习惯:“图像是平信徒的文学 (laicorum literature)”。动物寓言集(bestiary)是中世纪英国平信徒文学中一种别具一格但没有得到足够研究的文类。彩绘动物寓言集合自然史、物种起源志、道德训诫、寓意解经等功能为一体,以它们鲜活生动的图像,成为了解中世纪人博物知识乃至其心智的一把重要钥匙,并且深刻地影响了画在诗篇集(psalter)和时辰书(book of hours)等更加广为流传的中世纪书籍之页缘的动物形象。本文试图以牛津大学饱蠹图书馆馆藏764号动物寓言集手稿为典范,结合《拉特鲁诗篇集》等手稿页缘画(marginalia)上的对应形象,分析猴、狗、猪三种动物在英国13-14世纪手抄本中的图文互动及其所呈现的精神世界。

  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主题:中世纪晚期英国动物寓言集及页缘画中的猴、狗、猪形象

  第四部分:双重罪——抄本764中的猪  

  最后更快的来看一下猪,猪情况比较凄惨,它和狗几乎是相反的,没有任何正面的描述,猪是尤其不受待见的一种动物,在抄本764当中,它具有各种各样的罪过。而且公猪母猪都是这样,家猪野猪都是这样的。

  他先是说“母猪英语叫sow,他对母猪的贬低也是从词寓部分开始,他说母猪的拉丁文叫sus,词源上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它拱出食物来,subigat就是从地里翻东西这一词,其实这个词源很牵强,因为只有前面一个音节是相似的,挖开土地觅食,一般意义上的家猪是猪,porcus,是一种肮脏的动物,因为拉丁文的肮脏是spurcus,你要这么说也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并不能说服我。

  然后他说“它吸食秽物,在泥里打滚,弄得满身污水。”贺拉斯说它是“泥巴爱好者”,他们有的时候会引用一些古典作家,不光是《教书》或者是《圣经》的基督教作家,异教作家也是很重要的。贺拉斯说“猪是泥巴爱好者,母猪象征有罪之人 不洁净之人和异教徒”。

  接着抄本用了一页半的篇幅大量引用或复述《圣经》经文原文支持这一观点,比如在简短复述《利未记》中关于洁净饮食的记载后,熟悉《圣经》的同学可能会想起来,这里边有关于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的长篇累牍描述,11章第1到7节,直接相关的例子是说“凡是蹄分两瓣”就是蹄当中裂开了,母猪是一个蹄分两瓣动物,“凡是蹄分两瓣,反刍的动物,你们都可以吃,猪蹄虽分两瓣,但并非反刍,就不洁净。这些动物的肉,你不可以吃”。引用抄本作者从反面得出结论:因为异教徒不反刍他们的精神食粮,所以不反刍食物的猪是异教徒,可以看到反过来论着的一个方法是不洁净的,是那些忏悔过后不思改过,故伎重演的罪人。

  其实关于什么动物能吃,什么动物不能吃,反刍的动物洁净,不反的动物不洁净,在《古兰经》当中有一样的论述,他并不是光基于犹太传统的特例。

  抄本764大量引用《福音书新约》当中,耶稣驱鬼什么都是把脏东西赶到猪里去,猪从悬崖上翻到海里死掉,总之猪是不净的。这一部分开始,我们的抄本作者在文字当中不再区分母猪和公猪,但这接近一页篇幅的解经与训诫内容,并没有在该章唯一的一幅细密画中得到体现。

抄本764 “母猪”细密画

抄本764 “母猪”细密画

  我们来看一下这幅细密华本身,这幅画可以说是非常的人畜无害了,这幅画本身是非常友善的一只母猪,而且还描了很重的眉毛,它这个眉毛可以说是画的非常得心应手,它就在一个灌木丛当中哺乳它的五只小猪,没有干别的,就像任何母性哺乳动物一样。而且抄本文字当中本来说“它从地里拱出食物”,所以才不洁净,这里实际上也没有在拱,它其实只是看起来一动不动地在那儿哺乳。

  如果说这个抄本当中的画面和文字有一点遥远的关系,要到一页半以后抄本的下一折页中才能找到,抄本是正面和反面这样一种装订的关系,和今天的书页不太一样,反面隔了一页,并且十分简略,仅仅是引用了《诗篇》:“他们[罪人]的腹中填满你隐藏的珍宝:如猪般填满,并且把余下的留给他们的孩子”。

  抄本解释道:根据犹太传统,隐藏起来的事物是被上帝禁止的不洁之事,罪人会因为只要你隐藏,其实禁止的事才要隐藏,隐藏起来的都不洁,所以罪人会把自己罪业的残余传给自己的孩子。我们就在想是不是这幅画表现的是所谓的通过哺乳 “罪业隔代传递”的具象化?可以说是比较牵强,比较遥远的一种联系了。假如没有其下的文字,单看这一幅哺乳图,大家是不是可能得到截然不同的道德训诫,诸如“人皆爱子,猪亦如是”,“应当爱你的孩子”,甚至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都有可能,文字存在不存在,对于我们怎样看待这一幅图还是有着区别的。紧邻的文字格指着图像的所指,在母猪的例子中很难说图与文之间是何者在帮助对方建立自洽性。

抄本764 “公猪”细密画

抄本764 “公猪”细密画

  紧接着母猪的条目是公猪或称野猪,和母猪一样,公猪在典型动物寓言系统中一无是处的一个东西,如果说母猪还只是通过爱好污秽而对自己作恶,公猪在抄本764中则是对他人作恶者的象征,引用“野猪得名于它的野性,其中的字母f被p替换了。”希腊语中它被称为siagros,“野蛮的”又是很无机的,终于没有办法在词形相近当中建立一种联系了,就说字母传递中传错了,所以其实字母本身是那样的,这样可以说野猪叫野猪,是因为跟希腊语里“野”这个词是有词源关系的。

  说了一句关键的话:公猪象征这世界上统治者们的严苛和野蛮。抄本作者进一步指出,公猪尤其是迫害和驱赶犹太人的统治者的化身,并且点出了罗马皇帝韦伯芗及其子提图斯的名字,他们都是以焚烧大量从耶路撒冷驱赶犹太人、迫害犹太人而著称的。

  抄本作者总结:“在精神意义上,公猪由于其残忍和孔武有力,成为了恶魔的象征。它被称为林中野兽,这是因为它的思想狂野又桀骜不驯”。在这里我们看到了古罗马历史、中世纪自然史书写传统、观察经验、弄错了的词源学和寓意解经的混合,通过同时运作消弭着彼此的界限,成为一种高开放性的综合文本,这种开放性也体现在抄本中。

  对应“野猪”文本的唯一一幅细密画中,并且由于画家对图像主题和寓言传统的创意性,表现获得了更大的阐释空间。我们从图左刺伤野猪者的衣着判断,他可能是一名圣徒,从而建立该细密画基本的训诫主题是“对尘世暴君、尘世暴政、魔鬼本人的战斗,战胜”,但仍有诸多细节,如图底的补刀者,还有被野猪獠牙挑起却似乎在奋力帮助刺杀野猪的小狗等,它们各自的寓意,以及有机组合为单幅图画后的寓意,始终向我们保持了诱人的开放性。

  抄本764的图像语言本身形成一种典型的动物寓言所指的传统。应该说在与文字互相印证、互为补充的过程中,抄本764的图像语言本身形成了一种典型的动物寓言所指传统,熟悉该传统中的各个单元,将十分有利于我们对中世纪盛期和晚期那些更不成系统、更缺乏直接构成互释关系的文字语境的动物图像的解读,包括各种装帧华丽的《时辰书》、《拉特鲁圣诗集》,这样反映农业生活细节的诗篇集零星分布在各类抄本页缘画中的动物形象。如果我们把这两个单元的《动物寓言集》的系统熟悉以后,可以作为一种阐释的工具,去运用一些看似更零散更不成体系的,甚至是缺乏文本语境的图像解读当中,未来我们将进一步展开这部分的讨论。

  最后我想引用一下,在将动物寓言系统作为一种阐释工具来解析后,释图像的同时,我们仍须记得关注它们自己的来路和影响源头,就是引用无为Jones的学者他说“与同时期《草药书》中的植物插图像的写实主义相比,《动物寓言集》对动物的描述更倾向于保存前代的传统,所以我们应该把《动物寓言集》作为一种经历着持续嬗变的、承前启后的流动的图像载体来研究。”我现在这篇报告只不过是投石问路的第一步。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10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