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6067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包慧怡《中世纪晚期英国动物寓言集及页缘画中的猴、狗、猪形象》 >[第2集]包慧怡:上帝之猿——抄本746中的猴子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包慧怡《中世纪晚期英国动物寓言集及页缘画中的猴、狗、猪形象》包慧怡:上帝之猿——抄本746中的猴子
 

  主讲人介绍:

包慧怡

包慧怡

  包慧怡:爱尔兰都柏林大学英语系博士,复旦大学英文系助理教授,研究古英语及中古英语诗歌、中世纪感官史、8至15世纪手抄本中的图文互动。

  导语:

  艾柯如此描述中世纪俗众的阅读习惯:“图像是平信徒的文学 (laicorum literature)”。动物寓言集(bestiary)是中世纪英国平信徒文学中一种别具一格但没有得到足够研究的文类。彩绘动物寓言集合自然史、物种起源志、道德训诫、寓意解经等功能为一体,以它们鲜活生动的图像,成为了解中世纪人博物知识乃至其心智的一把重要钥匙,并且深刻地影响了画在诗篇集(psalter)和时辰书(book of hours)等更加广为流传的中世纪书籍之页缘的动物形象。本文试图以牛津大学饱蠹图书馆馆藏764号动物寓言集手稿为典范,结合《拉特鲁诗篇集》等手稿页缘画(marginalia)上的对应形象,分析猴、狗、猪三种动物在英国13-14世纪手抄本中的图文互动及其所呈现的精神世界。

  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主题:中世纪晚期英国动物寓言集及页缘画中的猴、狗、猪形象

  第二部分:上帝之猿——抄本746中的猴子

  下面要重点说到的第一种动物,就是猿猴,猴子,它因为摹仿人类各种活动而著称,它其实是撒旦的化身,因为撒旦有一个别称是“上帝之猿”。就像路西法一样,他因为骄傲,想在某个方面和上帝相像,最终他做到的只不过是一种戏仿,或者是讽刺、不完美的、拙劣地一种摹仿,所以仿佛模仿本身成了一种原罪,猴子因为它同样是灵长类生物,喜欢模仿人类就变成了撒旦的象征,这就是很典型的《动物寓言集》背后的一种思维模式。

  下面详细来看到抄本764和其它同时期抄本中,猴子的图像和其文本语境的关系。

  “那些龌龊的猿猴到底要干什么……?”

  ——明谷的贝尔纳,1125年

  在我们比较熟悉的中世纪感官研究的象征体系中,右边这个笼子及后边是非常有名的岩壁画,被称呼为感官之轮,在英国发现的每一种动物都对应着一种感官。视觉的符号是一只公鸡,或鸡身蛇尾怪,公鸡被认为视力非常好,听觉是一只野猪,嗅觉是秃鹫,触觉是蜘蛛,好像蜘蛛网可以感受到各种方面的东西,而味觉通常由猿或者猴来表现,有一只猴子正在往嘴里塞东西吃,一般认为猴的味觉比人类灵敏,刚才这个塔楼是在英国朗斯洛普塔楼的著名壁画“感官之轮”中,不光是壁画中,还有广为流传于欧陆的各种《每日祈祷书》、《动物寓言集》或《时辰书》的页缘上,猴子的典型形象都是手里拿着食物不慌不忙往嘴里送,像一个美食鉴赏家。比如下面这张十五世纪法国鲁昂《时辰书》的手稿页底画,不光是在页边缘空白处,而是最底侧的地方。

十五世纪法国鲁昂时辰书的手稿页底画

十五世纪法国鲁昂时辰书的手稿页底画

  这是一张19世纪出自法国鲁昂的《时辰书》,很明显猴子是作为一个味觉的象征而出现的。

  西欧中世纪人相信猴子擅长模仿人类,心情和行为受月相的影响,月盈则喜,月亏则悲,并由此发展出一套关于猴子具有双重性格的理论。如果一只母猴生了双胞胎,人们相信它会偏爱其中一只,而憎恨另一只小猴子,虽然是自己亲生的,会百般的仇恨它。所以当母猴被狩猎者追捕逃命时,它就把偏爱的小猴抱在怀里,而把不受待见的小猴背在背上,第一幅页底画里有点儿淡,有一只在背上,有一只是抱在怀里的。也经常会出现在一些反讽的语境当中,因为当这个母猴逃命逃了很久,体力不支的时候,往往是怀里她喜欢的小猴子会摔到地上,反倒是背上那只紧紧抓住母亲脖子上的鬃毛,它反而可以活下来。

  所以神学家埃里金纳认为,母猴的这种行为模式是人类习性的一则寓言:怀里的小猴代表世俗快乐,越想紧紧抓住越抓不住,背上的小猴代表精神美德,或者基督教语境当中要过正直的一生这样一种欲望,虽然这条路很难走,过美德的一生是一个窄门,但是在紧要关头不离不弃,会度过难关。所以像埃里金纳这样的象征主义者而言,“世界本身是一场盛大的神显”,神的显示,而所有动物的形象都是上帝的手指,在尘世所写的一本巨大的带有图画的书中的一个范例。“偏袒的母猴”在中世纪有没有动物学观察上的依据,但是在很多手抄本页缘画里,对于表现这个主题非常的乐此不疲:

  我们看到的现代这两幅下面一幅也是如此,其实是那只偏爱的小猴子已经摔死了。

以上两页连续的抄本出自十四世纪初《玛丽王后圣诗集》,现藏大英图书馆。

以上两页连续的抄本出自十四世纪初《玛丽王后圣诗集》,现藏大英图书馆。

  这是14世纪的一个《玛丽王后圣诗集》,现在在大英图书馆。

“狩猎偏袒的母猴”,出自十三世纪动物寓言集Bodley 764抄本

“狩猎偏袒的母猴”,出自十三世纪动物寓言集Bodley 764抄本

  我们今天重点看的764抄本这幅图也是比较直白,这两只猴子的构图和刚才是比较相似的,只是用色和装饰更为华丽一些。

  这个抄本是现代插图最完整的一个,是用拉丁文写的《动物寓言集》,虽然产地是在英格兰,他在猴条目上写的很确凿:“猴和猿的唯一区别在于猴有尾巴”,所以这条标准看,出现在大量中世纪页缘的猴子形象实际上是猿而不是猴。在中世纪毫不精确的动物图谱当中,两者常被当作一种动物来对待,包括狒狒也是。所以抄本764对狒狒另外了一条,他说狒狒是“它们常见于埃塞俄罗比亚,跳得非常远,咬起人来毫不留情,永远无法被驯服,永远野性十足”。埃塞俄比亚对绝大多数西欧中世纪人来说,是不可能涉足的荒蛮与传说之地,而将传说与经验、书本知识与观察所得,当作同一类事实并置,这就是典型中世纪博物志或百科全书的写作方法。

  刚才看到有一个抄本,左边有鱼的抄本,可以说是这样一种百科全书式写作方法,一个集大成之作,《词源学》,七世纪赛维利亚主教伊西多尔写的,是七世纪手抄本,是八世纪的一个抄本。他这样一种综合的写作方法为后世,包括《动物寓言集》在内所有中世纪博物志、图文志,都开创了一种写作方法的合理性。

  刚才抄本764还指出,在这幅图的下边紧紧挨着它,这也是我们选择这个抄本的原因,因为它的排列非常的好,基本上我们很幸运看到了这个图和文几乎是并置的这样一个情况,就是类似于它,不会差的很远,但这不是中世纪抄本常规的情况,一般有可能图像和文本差好几页的情况也是存在的,但是764就是一个比较幸运的,通常是并置这样一种书本构成方法。

  他说拉丁文“猿猴”的希腊词源意为“鼻孔挤在一起”,虽然《词源学》认为这个词起于“模仿”一词,很可能更接近真相,抄本764文本作者并补充道:“它们的鼻孔确实挤在一起,面容可怕,充满褶皱,形如风箱;而且母山羊也有一样的鼻孔”。可以看到他这个写作方法是非常意识流的,“而且”前后并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直接从猴子就过度到“山羊”。但是确实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线索。

“骑山羊的猴”,《马斯特里希特时辰书》页底画

“骑山羊的猴”,《马斯特里希特时辰书》页底画

  实际上在很多晚期的页缘装饰中,猿猴的形象的确经常和山羊组合出现,构成一种写的解经学上可能性的一个邀请。比如左图中看到的骑在山羊背上的猴子。有些学者会认为因为猴子和山羊在中世纪典型的道德语言并不一定是真实的,但是训诫的这样一种传统当中,两者都是淫乱的代表,生性都非常的淫荡,所以经常会被匹配在一起。

  这个抄本是14世纪初英格兰的抄本,《马斯特里希特时辰书》,这里有三幅刚才看到骑山羊的猴子,非常有意思的是它上面的文本是拉丁文的文本,直译就是上面那一行,出自《阿塔纳修信经》中“Perfectusdeoperfectus homo”,“完美的上帝,完美的人”,大家看到这样一种图文并置会让你想到什么?是谁注视了谁?这种挥舞着剑和盾,猴和羊戏谑乃至挑衅的神情,对其理应提供图注的文本形成了反讽和颠覆的威胁。

  这也是内在于大多数手抄本页缘注经图的威胁:图像总是在读者预期能够更直观地传递文本所指,帮助强化训谕之处,意外地削弱、质疑、搁置着文本,令原本确凿的教义变得触痒不禁。这种图像与文本之间拔河角力的关系,直至一方濒临瓦解的情况,也造成了抄本研究目前有着力不均的困境:现在国际学界现代学者往往要不就把页缘和页底画当作纯装饰作品来研究,要不然就把既定没有悬念的宗教文本仅作为古文书学的训诂对象,而对图文之间危险而迷人的张力鲜有深入的研究。

  假如上述艾柯对中世纪平信徒习惯的概述,他说 “图像是俗众的文学”,假如这个说法是成立的话,确切的类似地,我们也可以说图像是俗众的解经学,对于《圣经》的一个解读,只不过通过图像来进行而已。其实可以把它们纳入提倡四重解经法的教父传统中去考量。

“吹小号的猴子”,《马斯特里希特时辰书》页底画

“吹小号的猴子”,《马斯特里希特时辰书》页底画

  在这里进一步看到一种非常戏谑的,右边几乎是一种亵神,亵渎的一种猴子,用小号吹着另一只猴子的屁股,左边是一个猴子像世俗的君王骑在大象上,赶着大象往前前进。

“纺纱的猴”,《伊莎贝拉祈祷书》页缘,现藏大英图书馆

“纺纱的猴”,《伊莎贝拉祈祷书》页缘,现藏大英图书馆

  我们来看一个我个人非常喜欢也非常漂亮,用色非常华丽的抄本,大英图书馆的《伊沙贝拉祈祷书》,各种技艺、娱乐、劳作……有什么人类活动是猴子们不曾在手抄本页缘所模仿的呢?这个绘制于十五世纪晚期的布鲁日呈献给卡斯蒂亚的伊莎贝拉皇后的《伊莎贝拉祈祷书》,这也解释为什么这一幅抄本的装祯如此之豪华。《伊沙贝拉祈祷书》是这类“群猴乱舞”抄本的一个精美范例:大家可以猜一猜这些猴子分别都在干什么,其实并不是所有的都有确凿的。大家觉得这一幅是在干嘛?看起来猴子已经有点儿惊悚了,像一个巫婆一样,拿着类似像扫帚一样的东西,大部分同意在纺纱,因为手上有一个像纺锤一样的东西,中间的猴子在做什么,这个乐器大家熟不熟悉,风笛,在吹风笛,模仿人类玩乐器,并不是吃猪心之类的。

  这一幅很有争议,大家觉得它在干嘛?吹制玻璃制品,我听到有少女心的观众跟我一样,说它在吹泡泡,但是这个泡泡好像不是很透明的样子,目前没有任何的一个共识,说什么都有可能,甚至猴子沉思如何创世,各种都有。

“捕鸟的猴”,现藏大英图书馆

“捕鸟的猴”,现藏大英图书馆

  右下角这个不太清楚,他用了很昂贵的青金石的原料,猴子在捕鸟,鸟在右下角几乎看不见,猴子拿着一个鸟笼。

  刚才说到《自然哲学》这本书的影响,实际上它在很多动物寓言集抄本中都可以找到,包括我们说的抄本764。抄本764有一句习惯性的用语就是“《自然哲学》的作者曾说”,是作为一个他开始论证自己的合理性的开头。

  上千年的时间在几乎奉行古书拜物教的中世纪人和他们的羊皮卷上,好像只不过是流光一瞬,不会改变人们对任何重要事理的认识。关于上帝之猿,抄本764说:“猿没有尾巴。魔鬼与之同形,有头 ,但没有尾巴……魔鬼起先是栖居于天堂的天使之一,却因为虚伪和欺诈而失去了尾巴”。于是这里“尾巴”变成一个诚实的象征。在抄本页缘,化身为猿猴的魔鬼成了尘世的弄臣、塔罗牌中的愚人、激怒《玫瑰之名》中,盲眼图书馆长的永恒丑角、正统经文畔翩翩起舞的挑衅者和勾引家。有时它们甚至无需借助文字的对照,便可直接从图像内部瓦解圣像学传统。

《兰斯洛传奇》抄本,现藏曼彻斯特约翰.莱癞兹图书馆

《兰斯洛传奇》抄本,现藏曼彻斯特约翰.莱癞兹图书馆

  比如现在看到左上角《兰斯洛传奇》这样一个时速主题的抄本当中,有一只猴子正在修女的怀中,修女为它哺乳。它其实直接颠覆了很重要的一个传统“哺乳的圣处女”这个基督教最重要的艺术形象之一,当中哺乳的玛丽亚现在变成哺乳的是一只猴子,其实本来修女玛丽是神恩怀孕,没有经过性关系就生下了基督。这个抄本很有问题,其实是直接指向这位本应效仿圣母履行终身贞洁的修女,实际上生出来一只猴子,背后的反讽关系,隐喻她可能犯下的肉欲之罪等等。

“猴子上学堂;不听话的猴子挨板子”,《马斯特里希特时辰书》

“猴子上学堂;不听话的猴子挨板子”,《马斯特里希特时辰书》

  右边这是一个比较可爱的图,刚才说到时辰书里面关于不好好的学习的猴子,会被老师打屁股这样的,好好学习的猴子在右边接受德才兼备的开释,像图像学者迈克尔.卡弭耳所言,“猿猴永远是一个符号,一种假扮成他者的符号”。

  而我们也不应该忘记,一切手抄本页缘的动物或怪兽形象,在中世纪都被统称为babuini 或 babewyn,这两个词的意思都是“像狒狒的东西、像猴子的东西”,那些在羊皮上劳作、奏乐、作战的页缘猴子,各种各样的怪兽动物,连同它们的全部闹剧、喜剧或悲剧,在中世纪读者眼中,未必不是这个被造的远离了神意的尘世中人类处境的一种普遍隐喻。

上传日期:2018年10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