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9125 雅昌公开课 > 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包慧怡《中世纪晚期英国动物寓言集及页缘画中的猴、狗、猪形象》 >[第1集]包慧怡:彩绘动物寓言

视频信息

名称:OCAT研究中心2018年W.J.T. 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 包慧怡《中世纪晚期英国动物寓言集及页缘画中的猴、狗、猪形象》包慧怡:彩绘动物寓言
 

  主讲人介绍:

包慧怡

包慧怡

  包慧怡:爱尔兰都柏林大学英语系博士,复旦大学英文系助理教授,研究古英语及中古英语诗歌、中世纪感官史、8至15世纪手抄本中的图文互动。

  导语:

  艾柯如此描述中世纪俗众的阅读习惯:“图像是平信徒的文学 (laicorum literature)”。动物寓言集(bestiary)是中世纪英国平信徒文学中一种别具一格但没有得到足够研究的文类。彩绘动物寓言集合自然史、物种起源志、道德训诫、寓意解经等功能为一体,以它们鲜活生动的图像,成为了解中世纪人博物知识乃至其心智的一把重要钥匙,并且深刻地影响了画在诗篇集(psalter)和时辰书(book of hours)等更加广为流传的中世纪书籍之页缘的动物形象。本文试图以牛津大学饱蠹图书馆馆藏764号动物寓言集手稿为典范,结合《拉特鲁诗篇集》等手稿页缘画(marginalia)上的对应形象,分析猴、狗、猪三种动物在英国13-14世纪手抄本中的图文互动及其所呈现的精神世界。

  W.J.T.米切尔研讨班系列第一期|语词与图像

  主题:中世纪晚期英国动物寓言集及页缘画中的猴、狗、猪形象

  第一部分:彩绘动物寓言

  感谢康翀老师的介绍,也感谢OCAT的邀请,今天我选择《动物寓言集》作为讲座的对象。这个主题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门类,首先和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它有一个别名“book of beasts” ,直译叫“动物之书”,或者是“野兽之书”,它其实是中世纪盛期和晚期英国的平信徒文学当中一种别具一格,但没有得到足够研究的文类。

  彩绘动物寓言它本身非常有意思,刚才康翀老师在介绍米切尔教授的成果的时候提到布莱克的作品,他的版画也是一种“视画一体”的组合体,实际上我想所有的中世纪彩绘手抄本,尤其是在《动物寓言集》身上,它是一种综合艺术的非常好非常生动的例子。

威斯敏斯特教堂动物寓言集(Westminster Abbey Bestiary)

威斯敏斯特教堂动物寓言集(Westminster Abbey Bestiary)

  其实我本人的研究领域是偏重文学的,就是古英语和中古英语诗歌,所以这一块对我来说也是,这篇文章其实是一个working peper还在写作当中的一个尝试,我今天也比较惶恐,因为在座的很多专家都是艺术史领域的权威,我想对我个人来说也是一个很好的,把手头正在进行的研究和大家进行初步分享的一个学习机会。所以,我们说回《动物寓言集》。

  它其实是集合了好几种,中世纪和古典时期的一个文类,包括自然史、物种起源志、寓意解经等,所有这些功能为一体这样一种文体,它以鲜活生动的图像成为了解中世纪人博物知识,乃至其心智的一把重要钥匙。作为一种图文一体的书籍,《动物寓言集》的文字写作意图,并不是如实地记载自然法则,其图像制作意图也不在于摹仿动物,在自然界中的一个形态,两者是有机结合,构成一种以寓言为书写机制、以道德训诫为首要目的,主要是基督教语境下的道德训诫为主要目的,以风格化的动物图像为辅助工具,成为中世纪欧洲最受欢迎的书籍形式之一。

  一如弗伊洛的休在其《鸟类书》的序言中所言,这位中世纪的鸟类学者,他在自己的《鸟类书》的序言中说,他决心要“用图画来启蒙头脑简单的人的心智,如果他们的心智,几乎无法用心灵之眼才能看到的东西,至少可以用肉体之眼看到”。其实这一点已经非常直白了,《动物寓言集》一开始有这样一种对于平信徒进行不是生物学的课,而是道德训诫这两方面教化作用的一个功能。

  对于大多不识字的中世纪平信徒所说,正如翁贝托·埃柯所言,“图像是平信徒的文学”。正因如此,从中世纪盛期起,几乎所有在英国出产的《动物寓言集》,都有华丽的插图也就不足为奇。就像现在封面这一页看到的一样,而且制作成本非常高昂,一般会用黄金的金饰的背景,尤其是早期12世纪之前的《动物寓言集》,几乎无一例外,整幅的细密画都是以金页金饰作为背景的。

  在进入正题前,我们首先来看一下动物在中世纪人世界观中的地位。动物们被称作中世纪“无处不在的他者”,有一种始于亚里士多德,盛行于整个中世纪,影响直达启蒙时代,及之后的赋予宇宙以结构的方法,将从灰尘一直到上帝到神圣者的万事万物都不间断地串联起来,那就是所谓“存在之巨链”的比喻。

存在的巨链

存在的巨链

  大家在左图上可以看到“存在的巨链”的这个图式,这是16世纪的一份手稿存在的巨链,它在拉丁文当中的一个原文scala naturae直译叫做“自然的天梯”,大家在右边这个图上可以看到。这个比喻无论他是用锁链的比喻,还是用阶梯的比喻,其实在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则是强调是串联和递进的这样一种万世万物之间的关系。一般我们认为它包含三种构物的原则:

  充盈性,意思就是说宇宙能够存在的事情已经都存在了,没有位置可以留给那些尚未存在的事物,所以每个位置都是满的;

  连续性,也就是说每一环节之间都是互相联结的,虽然从神圣的东西一直到灰尘之间看起来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可是相邻的事物之间,彼此的差别是细小极其细微的,以至于锁链的左边和右边只差一节,它们的差别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递进性,我们可以看到它是一个阶梯性从上到下,从高等存在一直到低等存在这样一种递进的关系。这种比喻巨链给予宇宙中所有造物一个恰如其分的位置,认为可以存在的一切已经存在,大家都排列在一条关联的锁链上,这种等级完备的谱系学实际上非常符合典型中世纪人的看待世界的方式,因为他们也是深信神造的一切都已经并且理应各就各位,同时它还穿起了宏观和微观、量种物种的思维模式,微观上锁链上相邻的两者之间互相依存,差异甚小,宏观上却存在神圣者、人类、动物、植物、矿物这些大类之间的分界。

自然的天梯

自然的天梯

  右图上可以看到阶梯的第一层是拉丁文的“神”,第二层是“天使”,这个其实是大类,当中没有把小的阶梯画出来,基本上是从一个神到天使、神的使者。第四阶写着“人类”,人类的位置处在中间偏上,人类下面是动物,再往下有植物,下面则是矿物,这样一种世界。

  动物的地位回到我们说《动物寓言集》,它基本上处在一个正中的位置,它和植物是分享有生命,但是它和人类分享有感受力,所谓的典型中世纪人的思维当中,动物是会痛的,是有欲望的,它和人一样会有喜怒哀乐,也会流泪,等等,它只是缺乏一样东西就是理性,因为理性是被认为是人类和神分享的一个特点,所以动物是不具有这样一种品质的。

  实际上对整个中世纪作家最有影响力的一个源头,就是亚里士多德在《动物史》中,对动物属性的讨论,对中世纪动物观产生了深远影响:

  “自然是迈着非常细小的步伐,一路从无机物界进入动物界的,受制于’连续性’原则,我们看不见它们之间的界限和中位属于哪一侧。因为无机物界之后是植物界,后者与前者的区分就在于看似分有更多的生命,(’看似’亚里士多德用这个词),整个植物界与其他物体相比,或多或少总显得有生命,但与动物界相比却显得没有生命。从植物到动物的变化是连续不断的,我的观点实际上在中世纪依然十分普遍,因为它上下穿起了动物和植物的关系,如我们之前所言”。

  虽然学理上并不是如此,尤其是中世纪晚期,《草药集》植物甚至会尖叫,正如我们在《动物寓言集》和《草药书》当中可以看到的非常类似的,有时候看到动物和植物对其物理属性或生命秉性的描述,甚至很多植物会被描绘成具有动物的那种感受力,虽然学理上并不是如此,但是在图画当中,植物会被描绘成一种,尤其是在中世纪晚期的《草药集》里,植物是会尖叫,像“曼陀罗根”,哈利波特里面用的那种,植物本身是有欲望的,它也会感到痛苦。向上则是串起动物和人类的关系,在《动物寓言集》当中表现为:动物的行为习惯是人类道德境界的一个不完美的、不完全的缩影,也是《圣经》中所记载的神学事件的一个苍白的预表。于是把我们的目光引到《动物寓言集》这个文类的起源。

page of Etymologiae

page of Etymologiae

  中世纪《动物寓言集》的图文很少是田野调查、观察或者是日常经验等产物,它往往是一种基于已有文本权威性的编纂文本,它的直接源头往往是更古老的彩绘手抄本,非常直接,就是我们英国文学之父杰弗雷·乔叟,《坎特伯雷故事集》的作者。他有一个著名的短语,他说“我的一切都不是我的原创”,它只是来自于中古音乐有一个单词,《ole book》《古书》,更古老的抄本,谁拥有了抄本,谁就拥有了权威,只有被书上记载下来的一切,才是可信的信息的源泉。

  所以我们说《动物寓言集》作为一个文类,最主要的四个来源,按照成书顺序分别是:

  第一个当然是圣经本身,圣经经文;

老普里尼《自然史》

老普里尼《自然史》

  第二个是一世纪的时候,老普里尼拉丁文著作《自然史》;大家可以在右边看到这位老普里尼,罗马时期一位百科权势式的作家,他记载维斯威火山的爆发这一段,关于火山的博物志而著称。老普里尼的《自然史》是《动物寓言集》非常重要的一个源头。

  第三个是到了公元2-4世纪,所谓的晚古时期,这时候有一本非常重要,但是我们不知道作者是谁,匿名氏以希腊文写就的《自然哲学》。大家听这个书名,因为它是英语,Physiologus,大家会想到生理学这个词,但是这个书在当时成书的语境当中,和现代意义上的生理学没有什么关系,它主要是一种柔和了东方,比如说印度、埃及、希伯来文化当中的动物传说,当然它是经过古典学家、古典作家的过滤以后的,所谓的“动物传说、动物学问”。它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在很早就被译为了拉丁文、阿拉伯文。在九世纪的英格兰,它已经有古英语的译本传世。可惜该古英语俗语译本仅有片段保存下来。

  《自然哲学》是一部关于自然界造物,及其道德寓意的包罗万象的训谕作品,有多个版本流传,较长的版本在动物之外还收录部分植物和矿物,其中在中世纪最受欢迎的版本是归于11世纪卡西诺山修道院院长西奥巴德名下的所谓《西奥巴德自然哲学》,其中描述了12种动物的习性和寓意。到了12世纪尤其是13世纪以后,直接受到《自然哲学》这本书的影响而写就的《动物寓言集》收录的动物增加到一百种左右,所以我们今天会着重看一下,现在文献藏牛津大学饱蠹图书馆中的一个抄本,Bodley764抄本,下面我就称为抄本764。

  为什么选择它?因为拉丁文抄本绘制于13世纪中叶的英国的一个手抄本,它在图像上的色彩应用非常缤纷夺目,它取代了更早的英国《动物寓言集》中大面积使用金饰的做法,而且造型上也由哥特风格转入一种更为流畅生动的自然主义。文本上,它最重要和直接的“OLD  BOOK古书”源头,除了早期动物寓言集外,还包括拉贝努斯.毛鲁斯的9世纪作品《物性论》,很多作品都叫《物论》,这个也是他的。

  以及12世纪的时候有一位旅行作家威尔士的杰拉德,他本人写了一本关于爱尔兰的地形风物的考据,传说一半是虚构,叫《海波尼亚地形志》,后边这个抄本很有意思,《海波尼亚志》为我们说到动物寓言集764,增添了很多以前从来不见于英国抄本记载的爱尔兰动物的条目,比如獾,之前在所有的英国的《动物寓言集》当中就没有,在这本《海波尼亚志》的影响下,我们看到《抄本764》里就出现了獾这种动物,另外还有爱尔兰本地的水鸟叫黑雁,一种新的物种。

  抄本764对动物进行了兽类、鸟类、蛇类和鱼类的划分,并同等地将自然界中常见的动物与传说和幻想中的生物,独角兽、鹰头狮或者凤凰等等,他不区分幻想中动物和自然界中的动物,只是其中最著名的例子,作为宇宙的一部分来考察。

  同理,也不太区别地援引物理学知识和圣经原文,或教父作品来阐释动物的行为模式。在这种思维模式下,有一种动物叫鹈鹕,是捕鱼的鸟类,他认为鹈鹕会把自己的血洒在死去的幼鸟身上,因此就认为鹈鹕是基督的象征,因为它牺牲自己的血去拯救人类。

上传日期:2018年10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