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5325 雅昌公开课 > 尚辉《齐白石山水画的地域特征与形式语言》 >[第4集]尚辉:齐白石山水与《石门二十四景》

视频信息

名称:尚辉《齐白石山水画的地域特征与形式语言》尚辉:齐白石山水与《石门二十四景》
 

  主讲人介绍:

尚辉

尚辉

  尚辉:艺术史学博士。曾任江苏省美术馆学术部主任助理、副研究馆员,上海美术馆学术部副主任、典藏部主任、研究馆员,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现任《美术》杂志社社长、主编、编审,中国美协理事,中国评协理事,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城雕委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副主席,国家近现代美术研究中心、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上海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首都师大美术学院等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等。   

  导语:

  齐白石的山水为时人所不理解,今天回望齐白石山水画和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应该怎样解读这一段历史呢?尚辉老师将齐白石的山水画放回20世纪中国艺术发展的语境下加以阐释,为我们理解齐白石的山水画提供新的视角。

  主题:齐白石山水画的地域特征与形式语言

  第四部分:齐白石山水与《石门二十四景》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

  这个是《石门二十四景》,也是在《借山图册》同一年,齐白石根据湘潭石门一带的景色,创造了《石门二十四景》。如果说《借山图册》具有先锋色彩,那么《石门二十四景》就向传统山水画又回归了一点。

  这个是我们比较熟悉的山水画的类型,刚才那个说到底下全是构图学,但是那个厉害,虽然我也说过这个话,齐白石是因为山水画卖不出去,别人看来他画的不好,原因就是他画的像刚才那样,这么先锋的山水同时代的人没有人能够认识他的高度,所以他不得不去画花鸟画,但是齐白石花鸟画的成功是来自于《借山图册》《二十四景》关于构图学的研究。这个我是可以肯定的。

  这个是石门的《卧云图》,齐白石我认为在笔墨皴法上,他始终不能够进入古人的方法,你看他的这个皴不是皴,还是点,还是线,可以说是牛毛皴,但是你把王蒙的牛毛皴和他比较,那个牛毛叠加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变成牛毛皴,他这个地方你看看,全是一根一根的。

  这个景就比刚才复杂了一些。这个就比较像我们看到的山水画,近景、中景、远景。这个层次就更多一点,这个不是山,这个是水被污染了,但是这个时候也已经出现了,我刚才说画有所本,画独特的山水地貌,就是我们在古人中,既是看到画芭蕉,也只是画一些,但是他把近景全部画成芭蕉,这在古人山水画中也很少见。

  你看芭蕉和竹子是他画树木的特点,这说明他这个时候就很少去抄袭别人,临摹谁,他是根据自己的感受想着画的,这时候按照我们一般人的学画规则,画要有笔墨的语言,那么你应该去学古人的,但是他也没有过多的去研究。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

  他还是有一些水彩画法,包括这个晕染,这也留给我们一个课题,他水彩画法的一些技巧。我刚才分析那张图的时候也说了,到了80年代看林曦明的山水画的时候会发现,全是大笔头的山水,而且饱蘸着水来画的,但是在1910年齐白石就画过,这个方法古人是不会用的,我们今天之所以成为水墨画,古人也不会用这个词,我们说新水墨这个概念,我们把中国画不用中国画,我们用水墨画,这个概念实际上强调的是水墨特点,而不是笔墨特点,但是我们可以看到齐白石在早年也画出了这样一些水墨画的东西。

  我刚才谈透视,这幅画确实也能很好的体现焦点透视的特点,这个树是最高的,越远的地方越矮,这在传统的山水画中也是极少见的,传统的山水画很简单,这个山水怎么样都肯定是往上走,齐白石并不完全懂焦点透视,你看这个房子就知道了。按照这个房子的处理,这个视平线应该在这儿,他也是感悟出来的,就是这一幅的图像是感悟出来的。

  我前两天写另外一篇文章,我们都知道巴黎画派有一个叫郁特里罗的,画的巴黎街景画得特别的忧郁的,不像印象派画了好多的颜色,他画的几乎就是黑的,后来本雅明揭秘说,郁特里罗也不是写生的,郁特里罗是根据当时的明信片来画的巴黎街景,就是图像对绘画的影响早就产生了,所以我也怀疑,这张《石门二十四景》之所以有点儿透视,是不是当时也有一张照片,因为它和别的画都不一样。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

齐白石《石门二十四景》

  你看齐白石还是不太会皴擦,用笔除了这么横着,还可以往下一下,再横着出,这个画,这个皴擦的效果肯定比这个丰富,但是它始终没进到这样的一个传统里面去。你看这幅画也是很富有透视感,你可以看到《石门二十四景》和刚才那个《借山图册》不一样,这个《石门二十四景》更加现实一点,以至于齐白石没画过,按照他那个《寄园日记》,他没有画过带有焦点透视的写生,他居然在《石门二十四景》就画出这样的,让吕晓组织一下研究这两张,画于1916年,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取景方式的变化呢?

  这个我们也不用说了,这个还是和《借山图册》的构图有一些相近,比如说这个大景的处理,也包括刚才这个大空间的处理,还是有接近的地方,但是这个地方绝对是水彩画法,我在分析高剑父的时候,那样一张山水就是来自于写生的山水,前景用了大面积的晕染,就是水彩画法;但是这幅画你可以看,这就是地道的水彩画法,传统山水画不会这么画的。

  这是他画的农田,你看这个取景这个构图虽然也很简约,但是和刚才那个《借山图册》还是区别很大,他回到了现实,就是肉眼所看到的景观,他这种带有卷曲性的石头的拼组,这是第三张了,刚才从那一张草图到中间一张还有到这张,大家可以看到,就是卷曲一样的构图方法。

  到了这幅画,我们才看到比较完整的披麻皴,刚才都不见。这一张画和刚才我说的滕王阁的那个有些相近,但是如果说这张画,还是滕王阁这张更好,但是他在构图上还是沿袭了滕王阁的一些技巧,把这个阁藏的这么深,这个画面什么都没有画。但是这张画还是很经典的,所以你看画家他一辈子,最后早年这么具有想法,他同时期的另外一组画就不一样。

上传日期:2018年09月1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