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4966 雅昌公开课 > 尚辉《齐白石山水画的地域特征与形式语言》 >[第3集]尚辉:《借山图册》的特点

视频信息

名称:尚辉《齐白石山水画的地域特征与形式语言》尚辉:《借山图册》的特点
 

  主讲人介绍:

尚辉

尚辉

  尚辉:艺术史学博士。曾任江苏省美术馆学术部主任助理、副研究馆员,上海美术馆学术部副主任、典藏部主任、研究馆员,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现任《美术》杂志社社长、主编、编审,中国美协理事,中国评协理事,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城雕委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副主席,国家近现代美术研究中心、当代艺术研究中心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中国油画学会理事,上海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澳门科技大学人文艺术学院、首都师大美术学院等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等。   

  导语:

  齐白石的山水为时人所不理解,今天回望齐白石山水画和20世纪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应该怎样解读这一段历史呢?尚辉老师将齐白石的山水画放回20世纪中国艺术发展的语境下加以阐释,为我们理解齐白石的山水画提供新的视角。

  主题:齐白石山水画的地域特征与形式语言

  第三部分:《借山图册》的特点

  这个六出六归之后,齐白石回到了湘潭杏子坞星斗塘,完成了《借山图册》52开,现在留在北京画院的是22开,其中据说早年他到北京之后,陈师曾特别喜欢《借山图册》,就借到他家中放了许久,甚至陈师曾也在《借山图卷》盖上自己的印。那么《借山图册》我个人认为是齐白石早年山水画初步形成自己风貌的一套,这个初步形成有三个特点:

  第一个是画有所本;

  第二个是别开生面;

  第三个是简洁练达。

  那么画有所本就是我刚才一再谈到的,他所画的《借山图卷》都不是自己想象的,都是他五出五归的过程中,在像《寄园日记》这样一些日记中留下来的一些草稿的再度加工,他自己说是把游历来的山水画稿重画一遍,编成《借山图卷》,所以叫画有所本。比如说这个是百教书,我当馆长的时候,这组画也是常年展览过的,但是在哪一个系列里面我已经忘掉了,我也跟很多游客介绍一幅画,就是我今天讲座的这个文章的体会,实际上也是我不断在那儿看出来的一些门道,这是今天被我概括出来的,当年觉得别人会来问,说他画的怎么不太像山水画呢?就去查查他为什么画的不太像山水。

  他画的你们觉得特别的简,芭蕉,一处勾勒的小房子,如果你临摹过《芥子园画谱》,画出来不是这样子的,其实齐白石也临摹过,但是临摹之后,通过五出五归留下来的草稿,他画出来的《借山图卷》就开始和古人拉开距离,这就是我刚才讲,他一定遵照他所喜欢的,比如说钦州一带、阳朔一带的山水,就画出来了《借山图卷》。

"胸中山水奇天下——齐白石笔下的山水意境之二"专题展

"胸中山水奇天下——齐白石笔下的山水意境之二"专题展

  这是他画的《独秀峰》,这个独秀峰看来不像他刚才画的小孤山,但是通过刚才他画小姑山,画了正面、侧面和前面,可以想见齐白石画山水画,他不是看一面的,他可能对独秀峰看了好多面,最后画出来这么一张画,这是一。

  第二个大家还要注意,画云彩一般不会画在脚底下,一般会画在天空和山峰这个地方,这个时候很奇怪,我记得当时给人讲的时候,我自己琢磨出来,我说他画的这个云和水,你说这是云还是水,说不出来,要画水不大对,水一般按照齐白石的方法是勾线。但是如果是云不大应该是蓝色,所以他是云水结合在一起,他觉得光画一个独秀峰不完整,所以就带了这么几大笔,无形中这是一种感觉,他把这种感觉慢慢的总结出来,最后就形成了他自己的画风。

  这张画也很奇葩,这是1910年画的,这是《借山图册》的灞桥风雪,你看这个桥画得特别的直,你可以说是画的界画,但是界画的用笔不是这样的,他是用写意中锋勾线的方式,就是说他画的这个桥很直,但同时也很简约,他似乎是追求这个桥的块面感,为了这种块面感,这个房子也进行了一些块面化的处理,你会觉得这个房子和这个桥之间构成了一种几何的关系。

  除此之外,大家还可以看到这个柳树也不是随便画的,歪过脑袋的这几根线和这几个树干的处理,和桥和房子构成了一种关系,也包括两岸的岸堤的处理,大家可以看到我刚才讲的,他因为天天坐着船看景,所以对空的理解可能比较深,但是要想画出这种空景,又要有构图,他里面要有内在的视觉形式和内在的张力,所以从这张作品里面,我们也可以看到,他对形式感的一种敏感性。

  1910年的时候,他才四十几岁,他当时在中国画领域还没有特别突出的表现,但是就这张画来看,他的这个历史的穿越性是非常强的,我们今天很多画家才知道这么个原理,像我们搞史论和理论的人知道这样的原理,但是我们今天经过了现代主义,强调内在形式结构的时候,我们才知道绘画中,像塞尚提出来这样一种蕴含在对象之中的结构是重要的,而不是画表象。

  这幅画也可以很好的来印证这样的一个绘画观念。这张画叫《柳岸茅舍》,大家也可以看看他画的这个茅舍都是几何形的,像这样一个岸的处理也是传统山水画没有的,我们至多是在董其昌画平远的山水里面能够看到这样的景,但是董其昌画平远的山水近景肯定还有别的东西来遮挡,山水画的构图是需要遮挡,尤其是近景是需要遮挡的,然后才能突出中景和远景,但是我们可以看到齐白石正好是相反的,他突出的是中远景,近景虚化,这个也是很奇葩的事情。

齐白石《借山图之三祝融峰》

齐白石《借山图之三祝融峰》

  今天留下来这22祯《借山图册》每一幅都很精彩,精彩的原因是它有很充足的形式语言的研究。这是《柳园口》,也是这样,你看他把岸画得这么圆,画的这么一个角,那不会画的人,也包括我们在座如果画的话,那还不容易吗?咱们从这儿起笔吧,如果是从这儿起笔怎么样?这个画面的张力就减小了,你看他很懂,他一下子把它拉到这来。

  我们后来研究潘天寿,潘天寿去年诞辰120周年的时候,我就发表了另外一篇论文,是谈谈潘天寿的图式个性,我以为我谈的都是大家谈过的,因为我也没有研究过潘天寿。后来潘公凯讲说,你这篇文章可以写一本书,可以很好的做研究,我想我整天研究图式个性,我把潘天寿的图式个性划了三种方式,潘天寿再怎么变,他不离开他的这个图式的个性的三个方面,我后来发现,实际上齐白石比潘天寿更早的研究了形式的规律问题。

  我记得当时给写的这个潘天寿的文章的题目是《一条从传统走向现代的道路》,就是说中国画家并不一定要完全去借鉴西方的现代主义,才能够走到现代,我想第一个人不是潘天寿,第一个人应该是齐白石。

  别开生面,是在画有所本的基础上,对传统山水画的程式进行了修正和另辟蹊径。这个内容我也就不用说了,实际上我已经对刚才一些画面进行了分析和总结,总之就是说,他要把他自己的真实感受和对艺术语言探索的规律研究出来,由此来突破古人的程式,才能达到别开生面。

  这是他的《借山图册》的另外一张山水画,他自己喜欢叫《平淡见奇》,我刚才说他不是很奇葩,这个奇葩你有一个平淡见奇的这幅景,一般人也是不能画的,不能画的原因就觉得这个景就过于平淡,没有画意。

齐白石《借山图之十三华岳三峰》

齐白石《借山图之十三华岳三峰》

  所以我觉得我可以扯开一笔,有人说什么叫画意呢?说画意这个词要解释一番也挺难的,我们大家都知道有一个叫钱松喦的,新金陵画派的第二位重要人物是钱松喦,钱松喦在20世纪中国画里面就算一个能够见景即画的画家,你要来问我,难道画家不能见景即画吗?我告诉你,你见景可以画出这个景,但不是中国画的景,不具备中国绘画的趣味,你说中国画的趣味是什么?中国画的趣味就是用笔墨的规律来造景和写景,但是这样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并不是所有的画家都明白。

  我们普通的研究人员或者是我们爱好者是不太明白这个道理的,我认为是可以的,但是画家并不完全懂这个道理。你看我们好多画家出去写生,拿着画夹子对景写生,我的朋友和哥们说尚辉你看,我这一个月都在山里待了,你看我都得病了,一大早上就跑到那个山窝里,那个山的阴气都特别重,你看我都得了风湿病了,我心里也只能鼓励你,我不能说你为什么要天天去画这些东西呢?你这些画出来的画不是一张画,那是你见到的一种景,不能把它有效地转成笔墨的趣味的境界,我要问你怎么才能转成有笔墨境界的山水画,那你必须回到对传统笔墨的研究上。

  所以我刚才一开始就讲了,我们讲齐白石画地域特征之前,有一个前提就是什么样的画是山水画,这个前提已经跟你讲了,实际上这个道理并不仅仅中国画是这样,比如说我们每个人都能掌握汉语,我们每个人都能写信,每个人都会发短信,但是你们的信你们的文字不能够称为诗,有的人有文学色彩的可以写出很漂亮的语句,不能成为诗,原因是什么呢?常用的文字大概就是一千多个汉字,但是在文学家的笔下句句成诗,同样是文字,为什么他的文字能成诗,我的文字不能成诗,你会说他有诗人的情怀,诗人的情怀不是一句空话,他要通过文字去传递,所以怎么能够成为诗的语言,这是文学家需要去探讨的问题。

  比如说我前两天跟一个朋友走,他是搞舞蹈的,看到大妈们在跳广场舞,然后她好感慨,她说我们中国人都挺好的,愿意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到老年还有这么快乐的事,但是他们根本就不是在跳舞,我说他们不是在跳舞嘛,他说他们根本就是在比划,这句话实际上对我也很有触动,也就是说舞是什么呢?舞是通过我们人的四肢来表现自己的情感,我们每个人都有四肢,我们每个人都能比划,但是我们比划的怎么就不成舞了呢?所以这也是一个非常肤浅,非常常见,但是也很深奥的一个问题。

胸中山水奇天下——齐白石笔下的山水意境之二

胸中山水奇天下——齐白石笔下的山水意境之二

  所以我想大家把我这个话再好好去琢磨一番,说这番话的原因就是,前两天我听到另外一个德高望重的学者在上课,谈到了艺术发展要随着时代不断地变化,比如说我们进入了工业文明,我们要开始画工业文明时代的绘画,我们进入了信息时代,我们不能满足于画,我们要把信息时代的这种文明的成果、这种科技的成果,运用到我们的艺术中去,你们赞成这个话吗?反正我是不太赞成,我当时就跳起来了,我说这个文学家从诗经到今天文字都没变,照您来讲,我们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我们的文字老早就应该变了,是文字要变还是你表达的语言表达的内容和更深刻的东西要变,所以大家可以想见,就是有关艺术要变,变的是什么?很多人并不很清楚。

  再回到《平淡见奇》,齐白石这张画的确是画的景非常平淡,他要见奇,见的什么奇呢?你们要回去自己再思考思考。这是他的《借山图》,刚才我给大家有一幅草稿,这个地方两面都是像馒头一样的山,这幅画实际上就是从那个地方转变过来的,可以想见就是他把《寄园日记》那样的即兴式的手稿,演变出这样的《借山图册》,我想这个八年,也就是他五出五归又回到了杏子坞星斗塘的时候,内心去琢磨的一些事。

  这是他画的月亮,我刚才一开始讲为什么齐白石能够做反复的研究,哪怕这幅画我们还可以去研究,比如说我们谈到山水画今天没办法讲,比如说傅抱石的山水画,大面积的晕染是古人没有的,四王是没有的,那么这个晕染是哪里来的呢?我们可以说是来自于水彩画,因为傅抱石早年到日本留学,学习竹内西凤的一些画有水彩的成分。

  但是我们看看齐白石1910年的《借山图》,这么大面积的画月亮,好像也有一点水彩画的意思,这里头也没有勾线,你说这是怎么出来的呢?所以大家可以看到这幅画是最精彩的,原因就是他的云全是用断断续续的勾线来画的,山就是三个墨块,按照今天画山水画的方法,是不能画墨块的,怎么也要勾线,怎么也要皴擦,然后再达到这个效果,齐白石很厉害,没有线,就这么三个墨块往上一堆,线在云上,达到了形式语言最高阶段的一种对比,很了不起。我觉得在他那个年代,他没看过这么多现代主义的作品,他能画出这样的画的确是奇葩了。

  这是他画的《借山图》的第16幅,大家还可以看到有一些什么很巧妙的事呢,画的这个杏花是吧,居然是一个个摆上去的,没有画成一簇一簇的,原因是什么?他是把它当做点来处理的,这是一个面,这是一个个的点,色彩的点。

齐白石《借山图之十八小姑山》

齐白石《借山图之十八小姑山》

  这是小姑山,刚才他画了这么多正面、侧面、背面,小姑山最后画出这样,你会发现这个山和我们一般人画的山还不太一样,怎么不一样,它很立体,但是这个立体不是说我画出来这个明暗交界线,画出来那个很具体的山峰是怎么转的,怎么觉得它很立体,原因就是他没有用一棵很死板的线从头勾到尾,他是靠自己的理解画出来这么一个小姑山,你会觉得他的默识心记对他后来画《借山图卷》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第三个特点就是简洁练达。这个我已经在刚才画面的分析中给大家指出来了。

  那么更有特点的简洁练达是这几幅,这是画的《朱融峰》,天空全是空的,太阳在脚底下,正常太阳肯定是在这儿,人家太阳在这儿呢,这是最高的地方,太阳可不可以在这儿呢,放在这儿形式感怎么样,太散了。按照齐白石的话来说,他喜欢新奇,你们要画在上头或者是画在中间,我一定画在底下,这在构图上是非常重要的,就是拉开空间形成疏密,这是疏密的一种关系。

  这一幅《洞庭君山》,太阳是正常的画法,但是这幅画和刚才正好相反,刚才所有的景都在近前,现在倒过来了,所有的景都在中远,近前是空的,这也是他的一个很奇特的构图研究。

  这个是《雁塔坡》,我记得我当时看原作的时候也跟很多人讲,我说这个是大雁塔还是小雁塔,反正他到过西安,然后这是一个坡,这中间又是云又是水,他也故意没去交代,他对虚实的空间的理解肯定很敏感,也超过常人。

齐白石《借山图之十四滕王阁》

齐白石《借山图之十四滕王阁》

  这个是《滕王阁》,画滕王阁一般都是画的完整的,不可能画出滕王阁是歪的,滕王阁附属建筑居然画的连屋顶都不全,你肯定说你们裁过,告诉你不敢裁他的画,这是他老先生自己弄的。他弄的这一点就太高妙了,这个要是扯闲篇可以扯出很多。

  比如说我们杂志最近在搞一个专题的讨论,叫“图像时代的造型艺术”,因为今天我们的画家分不清照片的形象和绘画造型形象的区别,当然大部分人是能区别的。但是西方理论家是把图像乱用的,顶多说是叫艺术图像和自然图像,这个艺术图像就多了,摄影、电影、电视,绘画算一点点,这么一搞就完全乱套了。绘画就是我们原来所说的绘画形象,被图像完全被抹平涂改掉了。那么我们今天绘画中存在的问题是什么?有很多人不出去写生了,就画画照片,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你会发现他即使是画人,即使是写生,也画的像照片一样,这也很要命,那么我们的理论难点是什么,如何来界别造型艺术形象和我们所知道的机械图像之间的一种区别。我讲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我们说摄影也是一个艺术,绘画也是一个艺术,绘画要解决形象问题,摄影不需要解决形象,因为拿照相机咔碴,我们所有的形象都有了,摄影讲镜头。镜头是什么?今天不讲这一课,我跟上主题性创作的人讲过,你看我们原来的西方人画画都是中景和远景,画的人一定是完整的,如果是不完整是在两侧,很少说是在近前和上面有半个头半个身子的。

  为什么?因为是人重新在画面上构图,没有见过说是把人切一半的,切一半的原因是什么?就是镜头图像造成的,因为通过镜头我们会发现,这个人拍近前拍不全,远处的人可能能拍全,就咔啪拍出这么一张照片。那么在摄影发明之后的19世纪的后期,这种现象当时我还争论过,这个人不能弄一半,后来人家摄影超过绘画是什么呢?就是用这种截图的方式,形成了很好的画面感,所以你要说摄影的形象和绘画的形象的最大的区别,绘画的形象要把形象本身进行了重新处理,而摄影是不能去重新处理人的,你只能靠你的镜头如何去截取它,这是摄影的一个特点。

  图像产生以后,还能从空中看人,是这个样子的,很多从底下看人,从近前看人还可以放大和缩小,我们发现镜头带给人视觉的变化,是我们原来用肉眼不能够看到的,我看了这张图以后我就想,齐白石在1910年的时候也很懂得镜头。什么叫镜头?他竟然把这个滕王阁底下就切掉了,这个语言就是我刚才讲的是镜头语言。当然我们可以回到构图学,叫章法。但是古人没有这个章法的,界画就是界画,顶多房子也画一半。齐白石也是很奇葩的一个人。

上传日期:2018年09月1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