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4959 雅昌公开课 > 王秉复《文化自信——国画传统》 >[第4集]王秉复:中西绘画的比较(下)写生与科学

视频信息

名称:王秉复《文化自信——国画传统》王秉复:中西绘画的比较(下)写生与科学
 

  主讲人介绍:

  王秉复:字常道,1936年生于天津。196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国画系。中国画高级讲师,教授中国人物、山水画数十年。

王秉复

王秉复

  导语:

  在讲座中王秉复先生将主要谈以下三点内容:1.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2.中西绘画的比较;3.谈谈骨法用笔和阴阳相生。

  主题:文化自信——国画传统

  第四部分:中西绘画的比较(下)写生与科学

  现在说写生,我有一个学生写生的道具很全,有画夹子、有画板、有凳子,甚至还有桌子、笔,得开着汽车搁到后备厢,到那儿摆出来,对景写生,我在武夷山旅游,去到那儿就有一批人写生,我们一出来他们已经在那儿画上了,支着画架子,对着大黄峰在那儿画,我们回去吃饭的时候他还画,下午我们再出来还在画,等到我们晚上回来还在画,画时间很长。那个大黄峰很简单,你就把那个山形一勾回家画去。

莫奈《日出·印象》

莫奈《日出·印象》

  黄宾虹画速写画写生怎么画。就勾了一下山形,他得回家画去,笔墨在这个时候跟那儿对不上,外国人那么写生,柯罗之后就是前期印象派,有一个莫奈,莫奈画个《日出·印象》,于是就有个印象派这个名字。

  莫奈去画巴黎圣母院,那是写生,是人家的画,他不是画一天的,也不是画半天的,他一上午可能得画三张,八九点钟,九点到十点什么的,他画那张,明天还是这么到,因为印象派的特点就是抓顺时的光和色,就是此时此地的阳光和颜色,他是抓这个的。明天阴天没太阳,他别画,他是离不开感觉上特定的条件。

  中国人写生就是把大概的山形记下来, 20世纪的最高峰齐白石和黄宾虹,他是这么写的,其中有一张,就拿线勾一下。这张有色调,这是我给加的,这就是回来加的,回来根据什么加,根据阴阳加,阴阳也离不开光。中国画的光线特点就是假阴天,天上看不见强烈的阳光。这是他画的,这样顺时间的光和色的准确度无所谓了,他画的什么呢?就是阴阳,阴阳怎么来的呢?假阴天是慢慢反射,垂直于光的地方就为阳,和光线平行或者是有一定的角度的,那就不一定。所以这个就叫皴。

  皴的体积感,一是勾的这块成了一个有体积的了,上面有一个面,底下有一个侧面。他不是立体派,背面看不见,立体派的理论是背面有光,这叫阴阳。这个阴阳回来就行,只要是你看这个地方,这边是阴阳阴,那俩阴加的是什么?瀑布。所以花鸟画外国人没有,山水画是两种概念。他是太讲究感觉,于是后来外国人倒不写生了,据我了解现在上外国留学的不画写生,甚至连模特都不画。

刘秉江 人物画

刘秉江 人物画

  有一个叫刘秉江,画油画,他是在巴黎那儿有一个地方,他去画公众场合就是哪一个模特,大家租一块地方画的,模特约他去谈,模特说的你这样画,我感觉我当模特有意义,因为他画的是像他的,现在外国人画像的不行,画像照相就完了,所以他那个画的不知是什么,有的时候开玩笑,给维纳斯加点儿胡子,给肚子拉一个抽屉,外国人到了这个时候,我觉得是有点儿走投无路。

  后期印象派行,塞尚、梵·高行,到毕加索行。毕加索弄一个车座子,上面搁一个车把,挂在墙上,一看就是一个牛头,但是这个东西作为中国来说就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这不是普遍的,不可能的,后来就变成什么?劳森伯弄点儿垃圾堆在一块,我还跟德国一些年轻画家一块活动过,住在一个废品仓库里头,他的灵感有时候看破汽车门不错,给摘下来在上面抹几笔,还有一个艺术家看墙皮不错,拿一张纸抹点儿胶,把墙皮揭下来送给我了,后来我还挂在我们那个国画教研组,我以前这个东西,像50年代学苏联的时候,叫资产阶级的颓废艺术。

亨利·摩尔 雕塑作品

亨利·摩尔 雕塑作品

  到了毕加索怎么会有点儿意思呢,他的阳光学了非洲的黑人艺术,还有一个雕塑家叫亨利·摩尔,在西方像日内瓦像悉尼的博物馆外头,大博物馆必须有他的东西,在世纪初的时候,摩尔作品在美术馆展小件,大件的大约有10件,搁在北海太液池的周围,中国人看着倒挺合适很对眼,因为中国人会欣赏太湖石,中国人在西汉的霍去病墓上就搞这种现代艺术,他学南美洲的阿斯特格人的艺术,他们美术馆的展览,那个小柜子里头还摆着阿斯特格的小工艺品。

  到这个时候,他们也是航海时代了,已经20世纪了,他们眼光看到世界还学大洋洲的土著,这些东西给他们一点刺激,但是这个东西不能长久,所以不要为现代西方的道路,就是我们现在的道路,我觉得这是错误的。民族的艺术才是世界的,这个世界的生活方式什么吃的喝的都可以供奉,民族的艺术是各有各的传统,是不好集合的。

  说中国有没有现代?那一天开会的时候有人说我的还挺现代,其实这个现代和古代跟科技不一样,你说我现在80岁,那阵电话都不普及,大约到了后来有了黑白电视,又有了彩色电视,又有电脑,进步很快。艺术干嘛会要这个进展呢?不是这样。因为艺术所用的那个范围不过是你的脑子和你的手。如果借助机械那已经不是艺术了。

  你说有啊,象牙和玉器得磨。那种技术也是离不开人手的,所以艺术很多现在觉得很现代的东西,实际在古代早就有,如果按照西方的发展史认为它是有普遍意义,它对中国也是有普遍意义的,这是错误的。中国有自己的艺术发展史,不过以前中国人自己因为一直自卑,不自信惯了,于是发现不了,自己没有自知之明。

  中国科技史谁写的呢?英国人李约瑟博士写的,外国人倒写了中国的科技史,他比较客观,这是中国科技上的进步,但不过是到了近几百年的事,你说圆周率3.14159……弄到祖冲之,他的科技史的书全部我没看,我也没那个时间看,翻译过来没翻译过来我也不知道,那是外国人写的。

大村西崖

大村西崖

  所以中国最早的中国美术史是一个日本人写的,叫大村西崖,中国的《书法全集》,现在出来了,在解放前已经有了好大一摞,所以中国的文化自己因为多少年的自卑或者是眼界窄,没有一个全面的认识。

  到了瑞士叫马克迪尼,那里有一个美术馆,这个美术馆原来好像是一个大商人,他弟弟死了,本来想盖一个像样的墓地,后来有人说不好,你还不如盖一个博物馆,他那里头什么都有,梵·高的画,塞尚的画,布德尔雕塑、马约尔雕塑都有,他很有钱,这是公益事业,到了梵·高那个画,我就这么看,没玻璃,他们觉得我外行,他得远方看出,你看景色,我看什么?我看他的笔触,看他是怎么写的,这个他不知道,一般人不知道,在认识的基础上才能谈到如何画,如何画鸟有认识有口诀,他没有这个东西,那是描写,一般人不知道,这也得画画人才注意这个。

  刚才说的写生,现在你们看不见,这块有一个齐白石的写生,这个小本是咱们画院进的,他是齐白石的画稿,很多是写生。这是画的小小孤山。这是一个小画,这块有山崖,底下有一个栅栏围墙,他写上说“这个地方有一群鸡”,这是他的写生,就是这么简单。后来我找到他一张画,这是我临摹的,就是根据写生来的,现在往往是写生的东西能挂着,中国人他是这么简单的,最后成了这么一张画。底下那个鸡他当初没画,正式画的时候添一块,这是关于写生。

潘天寿《雨霁》

潘天寿《雨霁》

  另外关于美术的所谓现代,还有一个中西结合,传统和现代相结合,这些个理论和实践,我老觉得是行不通的,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按理说这种中西结合派和传统派比较起来,现在的形式是中西结合派占优势,甚至是统治了整个绘画驾驭和创作的领域。像常书鸿、王子云,潘天寿曾经提出一个口号叫“中西绘画要拉开距离”,不是结合到一起,不是越走越近,而是要拉开距离。

  那天介绍潘天寿,其中一张照片,潘天寿在中国艺专搞了一个中国画的班,他在那儿穿着长袍,周围这一帮学生没有一个穿长袍,全穿西服,就是那个时代,他这种比较正经的看法在那个时代都行不通。

  中西结合的形成,有的时候是那个时代的烙印。现在说要文化自信,这个话说出来,正是把我的心思说出来,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要自信,自信什么,首先你要知道,所谓现代,不是西方那个现代,你得跟它结合,西方是绝路了,你要搞自己的现代。另外一个现代的概念,不是按照西方的顺序去排列,中国汉代的东西现在拿出来很现代,那个要不要吸收点儿西方的东西?解剖、透视、色彩这都可以吸收,那不是西方的艺术,那是西方艺术所依赖的科学,解剖学是科学,不是它专利品。

陈老莲《归去来图卷

陈老莲《归去来图卷》

  中国人在这方面过去是差点儿,因为中国人一直是礼教在统治,中国人很少画人体。我上学的时候有同学问说学陈老莲,陈老莲那个人的脑袋这么大,脑袋这么大,叶先生没敢说,脑袋跟全身不合比例,叶先生说你先学着先画着,先别讨论这个问题。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有我自己的看法,我的看法简单,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这是说书的说的,话是说话的话。我说的有的可画的就长了,没得可画的就短点儿。这是维纳斯,大家很熟悉的那个维纳斯,九个头,西方做雕塑哪块肌肉都得做,做得长了,一般的是七个头,这个画就是刻画它就长了,说它没有刻画的,于是它就短了。所以陈老莲不合比例是他的毛病吗?因为他画个衣纹,衣纹是很简单的,这边写一个M,这边钩一个反的C,这就是一个胳膊,没有画于是他就短了,这个很好解决。

  比如说你这个不合比例落后了,其实不然。我是这么去理解的,你有解剖知识,我画的画大概没有太大的不合比例,那是我学习西方的吗?解剖是科学,透视是科学,而且绘画里头的解剖是透视解剖,这一段一个头长,这一个头长,这个胳膊是这么弄的,那是带透视的,于是就缩短了,这跟你视线垂直,它是全长,这样它的长度等于0,这样它就在这两个之间,这是科学。

上传日期:2018年08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