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6367 雅昌公开课 > 王秉复《文化自信——国画传统》 >[第3集]王秉复:中西绘画的比较(上)感觉和认识的区别

视频信息

名称:王秉复《文化自信——国画传统》王秉复:中西绘画的比较(上)感觉和认识的区别
 

  主讲人介绍:

  王秉复:字常道,1936年生于天津。196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国画系。中国画高级讲师,教授中国人物、山水画数十年。

王秉复

王秉复

  导语:

  在讲座中王秉复先生将主要谈以下三点内容:1.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2.中西绘画的比较;3.谈谈骨法用笔和阴阳相生。

  主题:文化自信——国画传统

  第三部分:中西绘画的比较(上)感觉和认识的区别

  再有一个就是故宫的绘画馆,也是常客,那阵美院在帅府园上东华门进故宫很方便,所以对传统绘画有一定的了解,对比说是学院派这套教中国画的办法,于是就觉得那个办法太笨,现在想,因为距离那个时候也有50多年,现在的认识可能比那个时候更细致很深入,现在有一种提法叫做中西结合,还有一种是传统和现代相结合,我反正是觉得不妥,我不是国粹派,国粹派是中国就是好的,外国就不好,妄自尊大,它没有科学根据。

  我认为这个不好是有理由的,我绝对不这样去实践,我觉得对西方应该有所了解,要知白守黑,你知道它怎么白,你才能守住你的黑,这个黑和白混到一块就是灰,灰是最没有性格的东西,这是从道理上说,你还得有细节理由,外国人利用毛主席实践论,我赶上那个时代就是学老三篇那个时期,实践论,矛盾论。那阵还有学习毛泽东著作的积极分子,我不是积极分子,但是我还真学,学了以后还真改造世界观。毛主席《实践论》说人的感觉是基础,感觉要提高到认识,只有认识了东西才能感觉到它,才能更深入的感觉它,这个是对的。

  有的时候说这个人抢了你手机了,你就报警了,警察说那是个什么人?好像是个男的,有多高?比我高点儿。这都是感觉,因为他抢你手机这一段时间很短,有的连这个感觉都没有,骑着摩托抢包那个还没等你有感觉他跑了,这叫感觉,你要再提高一下那就是看来有多大岁数,脸形是什么样,公安有时候可以复原你的形象,美国那儿有一个女生绑架了,在汽车上只有一个模糊的影像,后来好像李钟豫在这边了解说,咱们公安有一个能画像,他就根据那个模糊的形象把这个人画出来了,最后这个人找到了,这都得提高到认识,现在大家的手机都行,我的手机不行,这么一摁就感觉了,说他是男的是女的,多大岁数,看样子胖瘦,属于哪个层次的人,这都属于认识。

伦勃朗《自画像》

伦勃朗《自画像》

  我觉得西方的绘画是重视感觉的,尤其是18、19世纪,重视感觉,要画肖像,因为那阵没有照相术,所以一般的画家都是给人画肖像,像伦勃朗画肖像他自己都画不过来,他有若干助手,最后可能他点了高光,我看过一个很大的画册,一般的画家主要是画肖像去挣钱的,有的说伦勃朗还画一个集体肖像,有一帮大夫给画到一起,他有一个帮助自己好像是消防队还是什么,因为那阵没有照相,所以重视感觉,让你感觉他很真实。

  但是中国画,这个感觉和认识只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他们之间也没有绝对的界限,认识没有感觉的基础不行,感觉不提高到认识,所以西方的绘画为什么有现代绘画,他感觉的东西都画绝了,照相机完全取代了,所以他无路可走,那怎么办呢?从印象派之后,于是就有一个后期印象派,也就是塞尚、梵·高、高更,后来就违反感觉,因为这些东西已经照相机给取代了,于是就出现了立体派,毕加索一个人画三个眼睛俩鼻子,就不是你看到的,他也有一种认识,你看到的东西不是这个东西的全部,你得转着看,但是这个东西太脱离感觉了也不行。

齐白石 花鸟画

齐白石 花鸟画

  中国画的特点就是似与不似之间,齐白石说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太似则媚俗,现在咱们照的相片,大家看着都挺好,有时候吃饭,说这个菜挺好也得照一下,很真实,感觉挺好,以后我估计还能带着不光是形象,可能能带着味,这个科学能办到,说这个是酱牛肉一看那个照片它有味,但是这都属于感觉的东西。外国人没有花鸟画,鸟动作太快,所以外国人画鸟都是画标本,死鸟掏空了弄一个皮毛,里边填点儿棉花搁在那儿,也有画没做成标本,就是厨房在那儿摆一个山鸡,它属于静物。要像八大似的,画一个鹰,画一个雁,他们办不到,因为他老画模特,老得在那儿描。

  感觉的手段就是描,认识的手段就是写,叫表现。这个我觉得他偏重于感觉,在描写的时候是属于描。

  外国的艺术,绘画偏重于感觉。所以感觉很真实,画的时候属于描写,慢,中国画偏重于认识。所以画起来是比较快的,我属于中国画,我不能说是国粹派,也不能说是保守派,因为我是有理由的,我用中国的办法是有理由的,我是有认识的,我画这个快。

  像底下展览的,像《世说新语》《龙鞭影》《聊斋》,这一天不是画一张,这一天都得画三四张,为什么?他有一定的认识,这种认识是什么?以后我再讲一讲这本书。外国人注重描,怎么描呢?好像我在地毯厂图案室待了七年,其中有一个老师放着样子画一个叶子,这么小短的线条,这边再画一个,要作为认识呢,上边一笔下边一笔完了,那不很简单嘛,所以外国人这种办法属于描,中国人属于写,写的基础是有认识的,这种认识是从时间里头来的,不是先有认识后有理论,这也是毛主席在文章里说的理论基础是实践,实践的经验总结成理论,理论再去指导实践。

《高松翎毛谱》

《高松翎毛谱》

  比如说画鸟,明朝有一个叫高松,他写了一个《鸟谱》“翎毛先画嘴,眼照上唇安。留眼描头额,接腮写背肩。半环大小点,破镜短长尖,细细梢翎出,徐徐小屋填。”腰这儿还没画呢就画尾巴,因为那个墨色在画硬翎的时候,用笔和墨色画喜鹊都是黑的,而且用笔是很干脆的。最后,羽毛翅脊后该画后腰了,那是毛,羽是带有翎的,克服重力要飞起来,毛就是软的,胸肚腿肫前,这属于理论,画鸟的办法,有的时候也可以稍微颠倒一下。

  李苦禅画的鹰,他照着那边,背朝着观众,先画背肩,再画翅膀,画尾巴,再画胸脯,再画脑袋,画脑袋还是先画嘴,这是理论,这就是画法。

  在法国没有,他老对着那个东西慢慢描,但是外国人画马还行,因为马经常见到,而且它是人类最好的朋友,对于画鸟没有,还有一个画山水,画山水早期像在文艺复兴的时候都没有,达·芬奇画的《圣母》、画的《最后的晚餐》那里头没有风景,有的时候他画一个圣母,他们那个时候有一个窗户,窗户外头有点儿自然景色。

勃鲁盖尔《雪中猎人》

勃鲁盖尔《雪中猎人》

  荷兰有一个画家叫勃鲁盖尔,他画一些民俗的也不是纯风景,真正说的外国人画风景画,得从19世纪的巴比松派,巴比松是巴黎近郊的一个地方,那出了一个米勒,有翻译米莱的。还有一个柯罗,柯罗是画风景的。、日内瓦、博物馆里、专门有一个厅是柯罗的画。柯罗,法国人,法国人很多都是上日内瓦那儿去居留,空气好景致也好,柯罗在那儿画了很多,这个画最后都留在日内瓦,画的很好,很真实。那已经是19世纪,柯罗画过《晚祷》和《十字》,但是柯罗画的纯风景没怎么瞧到过。

  中国的山水画很多,要倒的早一点,可能得倒到魏晋,那阵有一个宗炳王维,这在画史上都有,画迹不在了。后来说顾恺之也画过,《云台山记》,就是现在河南焦作这一块,但是据傅抱石考证,那不是一个纯粹山水画,这个画不在了,真正说中国山水画成熟了是荆关董巨(荆浩、关仝、董源、巨然),那个时候已经是五代了,公元10世纪,在以前必然有,但是留下点儿东西比较少,近几年西安那边发现了一个韩休墓,是韩滉画的《文苑图》,画《五牛图》的韩滉他们家族,那里头有一张山水画,基本上是勾勒、染色,所以记载说是唐人无皴,唐人没有皴的笔。这个发现也符合。

王维《辋川图》局部

王维《辋川图》局部

  据说唐朝的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画过《辋川图》,他晚年隐居在辋川,是西安那边。现在留下《辋川图》可能也不是原本,可能是临摹本,还是有人附会的,那是水墨山水里头最早的东西,据记载山水画是从王维那儿开始,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还有一个杜甫的诗里头还描写一个画家,估计那个时候画画不是在墙上画,就是在屏风上画。所以留下的东西很少,现在留下有些东西,像宋代也是,在屏风画的一部分裁下来的。中国的山水画也是有认识的,也不是像柯罗那么去画的。

上传日期:2018年08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