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5190 雅昌公开课 > 王秉复《文化自信——国画传统》 >[第2集]王秉复: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下)对传统文化的初步认识

视频信息

名称:王秉复《文化自信——国画传统》王秉复: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下)对传统文化的初步认识
 

  主讲人介绍:

  王秉复:字常道,1936年生于天津。1961年毕业于中央美院国画系。中国画高级讲师,教授中国人物、山水画数十年。

王秉复

王秉复

  导语:

  在讲座中王秉复先生将主要谈以下三点内容:1.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2.中西绘画的比较;3.谈谈骨法用笔和阴阳相生。

  主题:文化自信——国画传统

  第二部分:越是民族的越是世界的(下)对传统文化的初步认识

  有一些人又回归了,向西方学习,从西方那儿又学习到原来自己有这么好的东西,让外国那儿不择手段甚至毫无廉耻的去解读,而自己还跑人那儿去学习,有些人坚持下来了,把西方学院派这套东西引进到中国。所以留学生像北京老艺专最初是林风眠当校长,后来是徐悲鸿当校长,我也是洋学堂出的,我也是美院出的,但是我属于洋学堂的叛逆,我也画过素描。人家说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我小时候崇拜徐悲鸿,后来解放初特别推崇齐白石,那时梅花布上都有齐白石的画。

  那阵是搞和平运动,毕加索画了一个鸽子,那是在世界上流行的,和平运动,那阵美国在朝鲜那儿发动战争,咱们这儿一边派志愿军,一边在世界上呼吁和平,那阵有一个世界和平大会,齐白石在世界上那个时候就有声望了,让齐白石画鸽子,我一瞧,在解放前后,齐白石反正有一种朦胧的感觉,不知道他好在什么程度,反正知道他没过洋学堂,别说上大学,中学小学都没上,纯粹的传统派,学的《芥子园》,所以在上学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我上学那阵正是学苏联的时候,以前说的现代艺术,我上中学的时候也知道,知道有梵·高有塞尚,但是到美院正好是解放后,那阵是一切学苏联老大哥,学的素描叫契斯恰科夫教学法,长期作业在那儿摹画一个大卫,画一个星期。

前苏联 费·巴勒舍特尼科夫《又是一个两分》

前苏联 费·巴勒舍特尼科夫《又是一个两分》

  当初还有一个事情对我也有启发,有一个苏联的油画叫做《又是一个两分》,那阵画册上引进,而且认为那是很好的。有一个小孩爱玩儿滑冰,考试考不好,考个两分,回家的时候站在他父亲母亲面前,好像有负罪感似的,他画的小孩找模特,对着他画。他从外边冰天雪地刚回来,在他的画室里头暖和了,就没有那种感觉,得让小孩再出去跑一圈再回来再弄。我就觉得中国画这样画行吗?一个是离不开模特,模特还得想象是你所要求的,那个时间地点和情绪,在中国传统画里面没有这样的。

五代顾闳中人物画卷《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五代顾闳中人物画卷《韩熙载夜宴图》局部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比如说《韩熙载夜宴图》,韩熙载是南唐李后主的一个相当于副总理,他在家,因为他是北方人,山东人,当时北宋已经建立了,南唐是一个地方政权,时时刻刻老怕被北方统一,所以对北方人比较怀疑,韩熙载不得志就在家里老开晚会,夜宴,现在叫Party,那阵也没有记者拿了摄像机去照,照相也没有,照相是19世纪中叶才有的,派一个宫廷画家叫顾闳中你去看看,回来给我画下来。他也没拿速写本,不但没拿照相机,也没拿速写本,就去一趟就画下来了,画了几个段落。韩熙载出现了五次,相当于中央乐团的团长的黎家明大概出现了两次,就是到那儿去脑子就记下来了。

  还有一些个事例,据说天津那个泥人张,他跟你这儿说着话,袖子里头拿泥,就能给你做一个像。所以我那阵就有一个感觉,这种办法去画画,对中国自己传统的画画或者是雕塑,干嘛非得这么学习,所以当时就对这种办法有一些非议,在实践上也就不这么统一,不这么做。当时系主任叶先生让我们画白描,而且不要对比,画任渭长的《剑侠传》和陈老莲的《水浒叶子》,还有一个日本的版画也是线描,就是《前贤故事》,那是叶先生自己的书,这个东西自己一边临摹一边就加深了印象。

王式廓(1911-1973)血衣素描稿

王式廓(1911-1973)《血衣素描稿

  不是非得对着模特,他是有一套方法,当初在50年代还有一个画家叫王式廓,王式廓画一个《血衣》,就是土改的时候斗地主,地主在那儿低着头,受害者拿着血衣,可能是让地主害死的,旁边有一些与会者都是贫下中农,各有各的表情,他是要找模特的。最后他没画完,只有一个素描稿,我觉得这个东西也不好理解,到中国传统上有一些东西不是这样弄。

  所以我在上学的时候,我就觉得学院派这套办法不对,朦胧之间对中国线描的规律跟传统有点儿比较初步的认识,正好那阵还有一个机会,就是在我1958年上三年级,有机会上永乐宫,永乐宫是要拆迁的,本来在永济黄河边上,三门峡水库要修,永乐宫就会被淹掉,所以当初为了保护文物,要给永乐宫搬到后边中条山上去,在当时这个工程是很大的,现在整体搬迁文物遗址也不多。所以永乐宫的壁画要搬迁,怕在搬迁之间有损坏,于是就给中央美院一个任务,把它全部的临摹过。

永乐宫壁画图

永乐宫壁画图

  我是美院五年制的第一届入学生,像卢沉是上到三年级,他一改五年级他们就升到四年级,所以卢沉是五年制的第一届毕业生,我是五年制的第一届入学生,永乐宫前面那个三清殿大人的那个是他们班去临的。后边一个纯阳殿一个重阳殿是我们这个班,其中有比我高一年级和高两年级三个班,三个年级的人,主要是我们这个班招了10个人,比我们高一班的徐启雄、陈谋、杨鹏仨人,再高一点的可能是俩人,那阵美院上学不像现在随便考,那阵进的时候就考虑哪儿需要人,按照国家的需要去招生,重阳殿和纯阳殿是我们十几个人加上两个老师,陆鸿年,还有一个叫王定理,去临摹那两件,这是一个机会,是对古代的绘画杰作学习的一个很好的机会。

  后来到了1960年,毕业前去一趟敦煌莫高窟了,那阵是油画系、国画系和雕塑系,版画系没去,那阵美院就四个系。在敦煌待了有半个多月。那阵的敦煌比现在要看画方便。现在它每个洞口都有门,而且前边加上走廊栈道,五几年还没开展旅游,那些洞和洞之间有一个墙打一个洞,打一个洞就得损坏壁画,当初到底是斯坦因搞的,还是张大千搞的,有人说张大千破坏敦煌,也可能是他那阵动的。

敦煌莫高窟壁画

敦煌莫高窟壁画

  敦煌现在有三个编号:一个斯字头是斯坦因的编号;还有一个是张大千的编号;还有一个是敦煌研究所的编号;现在那两个编号还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它有牌。敦煌至少说是从北魏一直到元代,那阵有的时候给国画系有任务,其他的油画系和雕塑系没有任务,国画系的同学给分配一块,我临过五台山那个壁画,是宋代的,还临过一个唐代的,临一小块,不可能整个动的,工程大,这个工作之外,我就弄一个速写本,就是洞子之间穿,看哪儿好就画,有水彩盒,有的时候上点儿色,甚至连藻井都画。那阵自己好像可以形容为一个老鼠耗子到处的啃吃,但是我没破坏,我就是所谓啃和吃,就是临摹、看、琢磨。

  这个是北魏,这个是西魏,北魏分为东西魏,像敦煌那个地方或者是长安、甘肃这块属于西魏,东魏就是山东、河北、磁县这边到河南、山西,但是时间很短,没有三五十年,西魏下来就是隋,隋的杨戬是西魏的大臣,后来兵权到手以后,他就把东魏给合并了,再把南方的南朝合并了,建立了一个统一的王朝就是隋代,隋代也很短,十几年,但是给唐打下了基础,秦是给汉打下基础,隋是给唐打下基础。就是太滥用民力了,老百姓基本生活不行,一个修大运河,一个修长城、修陵墓、修阿房宫,老百姓累的受不了,而且《秦法》太严,不严也不会有陈胜吴广。

  隋唐的洞窟最多,宋很少,因为宋没多久他的势力就被西夏取代了,所以那个地方好多是西夏的洞,有的时候你一进洞不用细看,墙上的颜色就知道是哪朝的,西夏往往是冷色调,蓝的、绿的,可能西北那边不出朱砂,所以没有什么红的,唐代的颜色就很富丽堂皇,一个统一大帝国,各种颜色都有。

  所以在那儿两次的学习,让我对传统有一些初步的认识,后来画《世说新语》,很多都是借鉴敦煌,因为魏晋离那个时代也很近。美院造就了我,一个是叶先生让我临线描,一个是去了一趟永乐宫,去了一趟敦煌。

上传日期:2018年08月0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