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6805 雅昌公开课 > 李啸非《木刻的哲学》 >[第4集]李啸非:木刻的“前世”——场所

视频信息

名称:李啸非《木刻的哲学》李啸非:木刻的“前世”——场所
 

  主讲人介绍:

  李啸非:1998至2013年于中央美术学院先后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2013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后流动站从事古代版画与物质文化研究,合作导师贺西林教授。现为北京印刷学院设计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李啸非

李啸非

  导语:

  对于木刻,对于版画,我们了解多少呢?中国的木刻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文明发展史上留下了精彩的痕迹,你是否了解它们?北京画院美术馆邀请到北京印刷学院副教授李啸非老师,带我们一起聊聊中国木刻发展史中那些有趣的事儿。

  主题:木刻的哲学

  第四部分:木刻的“前世”——场所

  讨论完这个材料工具,我们还要关心一下场所。比方说我们讨论古籍怎么怎么样,雕版怎么怎么样,其实那些东西,你如果这么去研究的话就死掉了,因为它并不在我们社会里面发生一个活态的存活,只是一个标本。你要想考察这些东西,你必须要想它的原生环境,怎么在那里运行的。

场所

场所

  很简单,这个就是鬃宝,就是刷墨的东西,这个是一个雕版,这四个角有的拿橡皮膏,有的拿药膏固定住,这个做了一个固定的装置,下面是掏空的,这个印台是什么时候发明的,现在不可考。我只能说像印版一样,刻刀一样,它就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么一个桌子可能跟现在的桌子差不多大,比这个略宽一点,中间要掏一个槽,这样的话,你可以实现批量印刷,而且不用去对版,是固定好的,你只需要固定这个版有行了,而这个版非常灵活,、固定之后刷上墨放纸就可以。

  这是一个实物,当然这个是做的比较讲究的,这个是扬州的李江民老师家里面的工作室,他现在是非物质文化传承人,他非常讲究。这个是朵云轩的一个大姐,当时我去的时候跟她聊天,她也挺厉害的,她就边跟我聊边印,手都不停着,特别利索,这个是咱们荣宝斋的一个小姑娘,比较年轻,基本的你看动作一模一样的,都需要这样一个一个深槽,把纸放下去,纸印完之后放下去印下一张,非常聪明的一个装置。

广陵古籍刻印社的老门牌

广陵古籍刻印社的老门牌

  扬州的广陵古籍刻印室,我讲一个特例, 2015年的时候,北大有一个中日韩的国际雕版研讨会,我也参加了,当时发了两个奖,叫金刀奖,发给目前公认的刻的又好又资深的非物传承人,一个是杨柳青的老师傅,另外一个就是他,扬州的一个雕版的大师,叫陈义时,这个是他家里面。

  这个老先生很有意思,他现在有80了,老爷子不喜欢住在市里面,他自己在扬州的郊区弄了一栋三层的小楼,就是这个楼,这是一层大厅,进去之后,这两个应该属于是刷印的一个场所,有好多小姑娘,都特别的麻利,都是他的徒弟。所以陈义时他这个房子就是小型的出版社,他自己目前的运营状态很像古代的一个徒弟跟师父学。他跟我讲,这些都是当地小姑娘,这些小孩喜欢雕版过来跟他学。然后学徒三年期满可以出师,不能出师就继续学。

  这个是他们在二楼,这个是在一楼,就是在这个房间,可能这几个小伙子他们在学刻印,分工很明确,小姑娘只管印刷,可能手比较细,这些小伙子也挺细的,他们就学刻,刻版需要力量,可能女孩刻久之后会很累,所以男孩刻,分工非常合理。

  这个场所特别有意思,刻完打打麻将。他刻的佛像一搁,这个空间又像工作场所,又像家具场所,非常的亲切又很人性化。还有一个地方我忘了拍了,这个是房子的一个大门,出来是土路,这边有一个池塘,我起先没有留意,走的时候陈义时老师跟我说,你看我这个池塘也很讲究,池塘也是宝贝,千年泡的零用板,它那个里面就非常齐全,零用板都弄好了就泡到池塘里面,他现在刻的板子已经是两年前的板子了,所以非常的舒服,流程是又合理又经济又实用。

日本浮世绘的刻印场所

日本浮世绘的刻印场所

  这个人就跟他们不一样了,这个是日本浮世绘的一个刻的场所,他跟他们不太一样,日本人比较讲究生活质量。当然他们对自己比较好,我在国内没有见这个东西,这是一个铺的灯,这是一个大烧杯,里面把水灌满,放到这个灯后面,光通过水的折射到板子上没有影子,就是制作的一个无影灯。刻版对眼睛是很损耗的,长期上面有一丝一毫的影子,它都会干扰你,所以这个就很聪明,日本人活的比较滋润。我在中国的刻版里面没有见过这个无影灯,他们和咱们的场所不一样,日本人不需要椅子,他像唐朝一样,榻榻米,喜欢躺着或者是跪着刻,所以你看就是这么一个空间,也非常经济,也非常的实用,但是有一点我比较难以接受,就是这个东西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刑具。一个架子上面挂一个灯,也习惯了,觉得这样比较方便。

  这个是老师傅,这个是徒弟,但是日本跟咱们不太一样,他们很少刻单色的特别细的木刻,他们大多数都是套色,浮世绘一般都是套色的,单版往往可能很少刻的细碎的,一般都是刻的色块比较多。这个是印刷场所,同样需要的空间不大。他们的画都不大,浮世绘可能很少画那种巨大的,比方说超过一米的浮世绘极少,都是三四十公分的。

德格印经院的刻印场所

德格印经院的刻印场所

  我们再看看德格的印经院,更有意思,中原地区和日本也不一样。咱们印刷是一个人可以完成,刷墨放纸印,他们还分工,这俩人合作,这个人手里拿这个东西,他刷的是朱墨,这个是人负责刷墨,这个人负责印,所以他们可能把工序把效率想的会更加的方便。

  这个是装订的工人,这个藏族的典籍跟中原不一样,不是线装,它那个装订方式也不一样,装完之后他也没有缝线,也不装含套,固定完之后拿一个黄布包袱给它包起来就行了,因为每个地方的习惯不一样。当然你看个场所也是非常的实用化,像现在的印刷厂进去之后,大机器有很多的空间,它也不需要,而且是又环保又无烟。

上传日期:2018年06月2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