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7332 雅昌公开课 > 李啸非《木刻的哲学》 >[第3集]李啸非:木刻的“前世”——工具

视频信息

名称:李啸非《木刻的哲学》李啸非:木刻的“前世”——工具
 

  主讲人介绍:

  李啸非:1998至2013年于中央美术学院先后获得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2013年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后流动站从事古代版画与物质文化研究,合作导师贺西林教授。现为北京印刷学院设计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李啸非

李啸非

  导语:

  对于木刻,对于版画,我们了解多少呢?中国的木刻有着悠久的历史,在文明发展史上留下了精彩的痕迹,你是否了解它们?北京画院美术馆邀请到北京印刷学院副教授李啸非老师,带我们一起聊聊中国木刻发展史中那些有趣的事儿。

  主题:木刻的哲学

  第三部分:木刻的“前世”——工具

  讲完这些木头墨纸,开始讲刀,其实刀是最重要的,前面讲这么多,如果这个人刻的不行,或者是刀不行,全部都白搭,古代的刀跟现在的刀也都不一样,这个A就是这把刀,主要就是用它,刻的时候前后就一把刀,拿手握这个地方。因为这个刀是全部自己做的,是自己拿一根木头去削,比如说你的手形小,这个就相对小一些,你的手很大就削大一些。

  刻的时候就像这样的姿势,握拳,所以也俗称叫拳刀,就是这个刀,然后基本的工具就是这个东西,也就是它,这叫耙子,拿马尾做的,或者是拿马鬃也可以做。还有这个东西是刷墨的,比如说这个雕版,拿它蘸上墨汁,在上面给它刷匀了,然后把纸蒙上去,拿这个横着一捋就印出来了,整个工序,因为我看很多熟练的刻工师傅操作过,特别快,眼花缭乱,一下就出来一张。现在比不上机器印刷,复印机比它快,但是这种印刷是一个长达1千多年的过程,从唐代到清代都这么印。

木刻刻刀

木刻刻刀

  但是这个刀里面也很有门道,比如说这个刀现在是这样子,但是以前可不是这样子,我们注意看这把刀,就是非常关键的一把刀,注意看这个刀的刀尖,和它可能不太一样,这个刀尖也不太一样,它不光是长宽粗细不一样,最重要的是什么?这个刀磨出一个弧形来,前面有点像一个括弧,又像一个月芽,所以我们俗称叫月芽口刀。当然这个刀是我们中央美院的卢平老师,我当时学水磨是跟他学的。他是苏州桃花坞的传承人,刻的非常好。我们都开玩笑管他叫江南第一刀,你要想学水印木刻,你得先学磨刀,先磨两个月刀再说。就像学徒一样,你要想跟师傅学习,你先干点笨活,像上少林寺学武先学挑水,先把臂力练好。

  所以这个刀,我一磨发现,它不好磨,是两个磨,这个刀刃是两面,磨不好就断了,这个弧线,两边的这种必须的交叉,再一个一个中线位置,就是说这个刀磨的越好,你将来刻起来越舒服,磨的不过关,这个板子是没有办法刻的。但是每个地方的刀不一样,中国就是太大了,雕版印刷发明之后,很多地方根据各地的情况进行改良,有点像看的小说里面,少林派的刀不一样,武当派的刀也不一样,昆仑青城都不一样。

  这个是咱们荣宝斋的刀,和卢平老师就不一样,卢老师喜欢用这种比较大的刀,刀刃非常长,刻的时候可以伸的很远,但是荣宝斋的师傅他这个括弧就跟他不太一样,收的很近,刀尖没有探出这么多来。这个刀是扬州的师傅的刀,有点像荣宝斋的刀,他们这个刀很有意思,是单面刀是单面磨,桃花坞的刀是双面磨。这个是朵云轩的刀,基本上都是小于垭口,这个是必须的,但是每个地方的刀根据自己的习惯不一样。

徽州刻工用具

徽州刻工用具

  一般来说,你要刻套色不需要刻很细,你不用磨的那么长前面的那个尖,我下面会讲,历史上有一个刻工家族,这个家族了不得,整个明朝后期到清朝前期,几乎所有的古籍版画都是他们家刻的。他们家姓黄,从万历二十几年一直刻到清朝康熙年间,传了很多代,没有家谱的,比如说上一代人的名字里面,都有偏旁字首来表达这个谱。

  皇室刻工版画看印刷时,里面都要提到非常重要的一个章节,他们的刀基本上类似,大同小异。这把刀没有搞懂,我当时去村子里面这个地方,是在安徽歙县下面的一个村子,叫虬村,这个是歙县,你去查一查,就会发现这个地方了不得,这村子很有意思,现在只有一个老先生在里面住了,另外还有一个老先生,他们俩是仅存的皇室刻工的后人。那个老先生搬到屯溪里面了,搬到黄山市去住了,他还住在村里面,这大概是2009年去的,当时他那个房子还比较老,而且屋里面可见生活条件也一般。

  但是第二次去,我发现那个房子重新盖了,翻修了,可能家里面的经济有了好转,但是老先生又老了几岁。这本书我看完之后感慨,《徽州版画史论集》,是咱们老一辈学者周芜签名,他出了很多版画史的书,他当时也是去虬村,他把这本书送给了这个老爷子,上面写着:“你们的先辈永垂不朽”这一行字,献给虬村。所以现在我们这些做版画的,都应该看望这些老刻工,因为他们才是最早的版画家。

印版

印版

  所以刀的区别就能体现出来,我们可以细看,这个是我们的俗称叫印版,主要以刻字为主,刻字的版和刻图的版好像还不太一样,因为你想,这个字它有一个间距问题,它有很多密度的问题,比如说有很多的截拦,你刻完之后这些字你不需要刻的很深,这个槽不用很深。因为你刷墨的时候,这个字很密,你刷完之后这个纸印完的时候不会跑墨,或者说这个地方塌陷它不会,这个不一样。

  你看这个有什么东西呢?饾版是一个分版套印,这个可能就是当时翎毛花卉谱的一个饾版,比如说它有一个母版,需要刻一个小鸡,另外一个版刻的是这个鸡的基本底色。这个可能就是那个鸡爪子,或者是几根羽毛,一个版一个色,这么一块木头,最后找的这几个点,就需要刻的时候深度非常高。而且刻的纵截面,它是一个斜坡状,很多字不一样,字是一个直斜,纵截面刻的槽是垂直下去的,这个是需要斜着下去的,为什么?如果这个东西都垂直的话,你稍微印几版,这个东西就不行了,因为它太小了承不住,所以它需要像金字塔一样一个斜坡下来,所以它对刀的要求非常高,我们看这两行发黄的字,有没有朋友能看出来这里面的区别,看看发黄的字和这两个发白的字有没有什么不同?

  我们细看不光这个字好看,这是毫无疑问的,这个纸不光是纸白,我们不要管纸的问题,看这个字刻的好,感觉潇洒,而且很细,把圆书体的笔意的都表达出来了。这个你看,感觉这个字刻的几乎就跟写的一样,神采飞动。看这两行字,不管是丑,好不好看,细看这个地方不是变形,这儿看见没有,还有这个地方,我随便找个地方,这叫刻断了。中国的汉字基本上间架横和竖是必不可少的,那么你想象一下,要刻横的一个下一刀,但是你怎么收,旁边就是一个竖的,你收的不好,就把那个竖刻断了,里面有很多的这种地方都刻断了,因为大部分的时候,那个月牙口刀是没有出现的,他是用直口刀刻的。你看这个地方,这两个字基本上没有刻断的痕迹,而且刀想象的是可以转的,就是可以急转弯,跟开车一样,你走下去突然转回来,再收取再转回来,什么叫运刀如笔?

不同刀刻的区别对比

不同刀刻的区别对比

  这并不是刻工的能力多强,是这个刀出现了改良,就是这个月牙口刀。如果这个刀的话是没有办法刻的,你可以试一下,因为它整个刃是一条直线,你刻的时候转弯就把下一个形就给破坏了,很容易就刻断了,它不一样,你看这个小弧度很关键,刻的时候一转就过去了,不会上到下一个笔划。

  刻图也是一样,我找了4张图的局部,都是在刻一个石头,这个大概是嘉靖时期的,《二元集》里面有一张版画,刻的是有一群人在雅集,其中有一个花园里面的石头,这个石头刻的比较简单。越密越难刻,这个比嘉靖时期要晚了几十年,大概是万历时期一五八几年左右,这个就刻的很像年画,刻的非常好玩,很质朴。很明显,要是刻这么一张画就相对没有那么难,你看这两张就发现工作量了,这个是公认的一张经典制作,山石,我们的卢平老师现在在复制,已经复制完了,一共就6页图,刻了3年好像是。可能也就A4纸这么大,是一个方的,6张图刻了3年。

  为什么难刻?如果直口刀,这个东西根本刻不出来。这个在国画里面叫皴点,你拿毛笔点几个点很轻松的,你要把那几个点刻出来,你要剔掉多少东西,而且这个数不清的点,我估计没有几十万也有上百万,这只是其中一个很小的局部。当时卢平老师跟我讲,他一上午也就刻这么点,也就是一平方厘米左右,因为太难刻了。

  这个比它更晚的时候,崇祯的时候一本杭州的书,叫《湖山胜概》,套色印的很好看。而且里面可以看到有很多的皴点,包括很多的技法都可以看出来,版画越往后质量越高,并不是因为这些人审美高的,技术提高了。我们讲来讲去,当然大部分比较习惯讲中原地区,就是汉文化地区,但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其他地方怎么刻,如果朋友们有兴趣,将来有机会可以去四川的德格看一看。因为德格虽然现在是划归为四川,其实属于是藏区,而且现在据说也不通火车也不通飞机,只能坐汽车去。这个是非常著名的一个地方,叫德格印经院,从清朝开始到现在还在运作,它是一个宗教场所,咱们国家有一个资金去扶持他们,他们刻经不是商业目的。

四川德格印经院

四川德格印经院

  首先看这个木头,因为地方不一样,没有那么多梨树和枣树,藏区有很多的桦树,尤其是比较上好的质量的桦木,他们主要用的是桦树,桦木头他们怎么去处理呢?首先比如说他今年刻的版,前年都已经定好了版,因为砍完之后要处理,要放两年,不能说即砍即刻,这是不可能的。他们还要先上报,比如说印经院先报出明年后年的预算,需要刻多少经,报给主管部门,他根据你经的需要,批准你去砍这个木材。

  等秋天的时候,上山找那种直的没有节的红桦树,砍完之后锯成节,劈成板材之后拿火烤一烤,烤完之后脱水熏干,然后拖回家里面,放到粪池里面沤一个冬天。我当时看的时候也觉得挺有意思的,因为咱们汉地中原人不会这么处理,放在粪里面泡一年之后你再刻什么感觉?但是我后来想通了,可能粪便这个东西比较干净的,不一定是人粪,像牦牛粪都是干净的,他们吃的都是草料。沤完之后,到次年的三四月份,等板材的木性都退了,取出来,在阴暗处或者放在灶上拿烟熏干,推光刨平,拖到印经院里面验收入库才可以刻。

  它这个板子很有意思,都非常固定,都是横长的,细长的。而且他们也不需要桌子,他们一个人就往地下一坐,姿势非常统一,一个板子就拿肩膀架着,像拉小提琴一样,拿肩膀架稳之后,左手拖着,右手刻,他们的刀跟我们的不一样,他们刻的过程中也很有意思,就是这么刻,他不需要什么大的桌子,空间也不需要。当然他们刻的也是洋文,跟咱们的雕版印刷一样,只不过咱们的藏文写法不一样而已。

德格印经院雕版印刷

德格印经院雕版印刷

  我们注意看,他们其实也非常的有实用性,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印版的末端都有一个把手,特好玩。这个把手可以贴标签,比如说这是什么版,然后像插书一样插进去了,有签条就入库了。将来如果需要印这个书,你就查,进图书馆一样,查子部多少多少集?一查就抽出来,特别方便,很有意思。所以它这个形态是根据他们的需要而生成的。

  还有一个细节特别有意思,这是他们刻的一个雕版的样子,你可以发现这两个版不太一样,跟咱们的中原地区很像,有的刻的好的人,刻的又深,刻的字干净利索,有的刻的不好,或者是想偷工减料,反正就是抢着交工。但是他们很聪明,他们验收的时候给工钱的,比如说两个刻工,一个刻的很深一个刻的很浅,那岂不是刻的深的吃亏了,也不是这样的。他们想一个办法,他们就把这个上面给铺满金沙,铺满之后捋平,把各自的金沙倒出来称重量,就知道谁刻的好了,比较深的人拿的钱多,所以很公平,这个思维太聪明了。他把一个虚拟空间算出来,而且能够非常量化,很厉害。

上传日期:2018年06月2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