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39858 雅昌公开课 > 阿瑟·丹托国际学术研讨会 ——艺术品:从物品到理论 >[第11集]Thomas Rose:从艺术家的角度谈丹托理论

视频信息

名称:阿瑟·丹托国际学术研讨会 ——艺术品:从物品到理论Thomas Rose:从艺术家的角度谈丹托理论
 

  导语:

  近一百年来,各种终结论并不鲜见,艺术终结论也不例外。然而,当1984年美国著名艺术批评家、哲学家阿瑟·丹托提出艺术终结论时,仍然震惊了艺术界,并且大洋两岸都有回响。为纪念他对艺术领域做出的突出贡献,中央美术学院特地举办了这次研讨会,深入探讨20世纪中期美国艺术从欧洲存在主义世界观向美国实证主义的转型。此次研讨会的主要目的有两个:首先,聚焦20世纪40年代后期至60年代丹托曾经历过的美国纽约艺术领域的大转型,并重点讨论艺术家为摆脱“英雄焦虑症”而掀起的运动。其次,探讨丹托理论对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创作有何影响,尤其是这些理论如何应用于起点截然不同的中国艺术体系中。

       主讲人介绍:

       Thomas Rose:美国明尼苏达大学艺术系教授

 

Thomas Rose

  主题:丹托艺术哲学——如何理解“艺术的终结”

  第三部分:从艺术家的角度谈丹托理论

  大家好!大家怎么样啊现在?首先感谢王春辰教授邀请我到这里来参会。我要感谢很多人的努力,在这里不可能一一列举,但是我还要再说一下非常感谢能够让我参与中央美院的相关活动,跟大家分享、讨论相关的论点。

  我在这里跟大家要讲的观点,不那么的艺术史或者是哲学角度。我觉得丹托他是给我们展示的是他对后历史艺术的理解,同时我要提出的是一个是艺术的跨学科的特性,我作为一位艺术家,我一直在不断地努力用不同的材料来创造不同的作品,同时我们在创作过程当中相干的指引方针,我觉得丹托的很多理论在不断地影响着我,同时为我的创作提供灵感。

  我曾经是一位穷学生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丹托的著作,他给我指明了一条通向艺术世界的道路,同时他给我们开放了在艺术界相关的领域。这里我想给大家讲一讲我在教育过程当中所接触到的丹托的相关的理论,我对他的思考,他实际上给我们谈到了他从邻居方面学习的绘画的技巧。这里面就提出了一个问题,我们的艺术创作从什么时候开始。

 

《艺术终结之后》

  给了我一些绘画方面的相关的学习过程,同时社区当中的女性的出现也给我了一些初步的对新的认识,比尔和他的夫人,那么我仔细读了这些杂志,还有一些关于餐馆的评价,这些让我能够清醒认识到我们周围的生活,这个也成为我最后的生活的一部分,可能这个也是很多我们能够共同表达在传统方面学科的一些共同的享有的一些内容,还有就是人文学科,作为一个哲学家,丹托试图走出他的这个历史的迷宫,他最开始是问别人哪些人来定义分歧或者是区别,就是一个东西和一个艺术品有什么区别。

  那么在他分析的时候他是怎样来分析这个东西的,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当代的艺术家还有当代的学科,这个学科之间的不同和相同,在过去很多年成为了现代艺术的发展过程,然后我们可以看到很多风格、意识形态在里面起到的作用,那么在丹托的书中这种艺术的哲学方面他认为是很好的一个过渡时期,我们可以看到很多视觉艺术的展览,有很多这种哲学的书籍。

  当哲学书籍还有这种技术性的章节被艺术史清空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一种深层次的这种意识的清醒和转变,哲学和艺术的一种关系,开始改变,就好像哲学现在是世界艺术的一部分,当然这是一个隐喻。那么丹托意识到这是一个无知的一个哲学问题,就是这个书对于他的阅读还有构建整个世界是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并且找到一个合适的语言来表达他的这种经验和经历。

  笛卡儿说,就像建筑师建房子一样,他们首先要找到一个监视的基地,而走到一个好的土壤,找到这个石头,基石,他要挖去一些沟,然后挖出这些沙子,然后用一些材料为这个沙子混合在一起,这样的话才能在土上打了一个很好的地基,这也是我们就像挖出一些怀疑的元素,然后把他们扔掉,就像地基时候这些沙子一样,丹托也是找到了一些基础的现代艺术的基石,丹托开始假设艺术是什么,然后试图在每一个艺术作品中找到这个艺术家的最初意图,然后在其他的历史中来找到呼应。

阿瑟·丹托

  在很多作品中艺术家也是批评家,他们一直在表达他们的异议,他们整个成长的比如说文化体系在50年代、60年代纽约的文化体系,一直是保持一致的。我们有一系列的问题为这个,在现代的当代艺术视觉艺术中丹托认为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美学的发展过程,我们可以时间、语境、地点,相互之间不同元素之间的变化,我们要找到这种不同的力量改变我们的文化,然后摆脱这些影响.

  丹托认为艺术是一种途径,而不是终结,不是目的,我们可以看到艺术家怎样来看待这个社会或者是他们怎样对待他们这个时代的一些内容,作为一个哲学家丹托承认这种提出的这些问题的区别,这些都是艺术家提出来的,他们看到这种根本的区别,在过去几年我读了很多这种艺术的书籍,但是这些理念都是有很多哲学方面的元素,所以我也是基于这种哲学的流动来进行我的研究,很多人也对形式和物质提出了一些问题,还有这种哲学的推测.

  他认为对于我来说哲学只是一种手段来检测世界,而艺术是来检测个人的,丹托把这两者结合在一起,他不是把艺术作为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来看待,他觉得这是一种方法,让我们来提出问题,提出一些认知方面的问题,这个可能会与历史和艺术的学科相关,他也可能以我们个人和私人的体验、经历相关,但是艺术是我与我们的整个世界牢牢联系在一起的,那么这种基础的这种物质是非常重要的,他对于我们所做的成功非常重要。

  任何一个艺术作品无论是御制的,还是概念性部分,他里面有很多这种哲学的概念,丹托也是一个艺术评论家,他提出了很多这种评论,尤其是其他艺术家的评论,他提出这些作品之间的关系问题还有提出了这些作品当中还有他们环境的这种哲学问题,哲学关系,比如说布里洛盒子,他们要找到一种合理的解释对于这些布里洛盒子的存在。丹托也在试图解决哲学、美学的这种发展带来的空缺问题。

安迪·沃霍尔《布里洛的盒子》

  之前几个时代都对美学下了一些定义,丹托认为哲学和艺术之间的艺术就像20世纪、21世纪在纽约所发生的事情发展过程一样,看到现在有很多当代的艺术实践,丹托有一个非常直接的写作方式,反映了他的经历,并且一直在连接他的作者与他的一些想法联系在一起而不是直接给予答案。他十分严肃地认真地对待他的工作,还有他们作为一种事实的一种物质性,他在国家杂志中也有过很多这样相同的观点的表达,哪些作品他认为是艺术品。

  他还受到了格林伯格的影响,他的写作很多是对话式的,他的论文也反映了他参观的一些展览,并且分析基于他的一些历史背景,因为他能从很深的景中能够摘出一些文化的因素。究竟什么造成了一个艺术品,怎样才能定义一个艺术品,有一些是基于每天的艺术实践,比如说占领一些空间或者是雕塑,或者是绘画。

  但是现在我们对于究竟什么是艺术品有越来越少的指标或者是参照,这种美学的哲学现在没有可视的方式能够引领人们走入这种现代的艺术实践,从这种大规模的理论或者是装置或者是一些语言方面的研究,丹托也意识到这些艺术家他们所面临需要解决的问题,不仅是这种之前形式性的审美和美学,比如说97年在美国惠特尼的美术馆,这些作品引起了人们的极大的反响,就是这种正式的美学的概念和这种大规模的生产,这是丹托将这种多元主义定义为后历史性。

  在之后,在普林斯顿有一系列的讲座是97年出版的他们的标题就是艺术史终结之后,丹托进一步阐释了黑格尔的理论,在他的论文中丹托在很多的讲座中都明确的表明这种视觉艺术的原则是由这种像光线还有意识形态,还有等等多种因素所构成的,在这个后历史时期,在一定程度上人们找出了这种模糊性,这个也是现代都市文化的一种概念艺术,世界艺术现在包括很多像音乐,还有很多像这种表演和装置的一些元素,能够将这种艺术家的意图转变为人们的兴趣,像徐冰的一些作品,布鲁斯诺曼、马修巴尼、王友身、杜旭光还有很多人的作品,可以看到他们的作品都是在不断地变化,需要花费更多的空间。如果有这样的作品是有这种代码的话那么是表现了艺术家他们这种模糊的意图,现代艺术的观众他们是基于这样一个环境之下,这样一个时代之下。

 

徐冰《何处惹尘埃》

  还有这种宏大叙述,丹托认为艺术家是处于一个当代的这样一个时间框架下进行工作和创作的。他把这些艺术家的工作作为一种宏大叙述,还有与意识形态,还有现代和后历史性的元素联系在一起。他认为早期的这种视觉艺术是由向其他的人们进行服务的。

  那么第一种叙述性,还有人们的呈现决定了我们手究竟能触到一些什么样的内容,还有科学家,艺术家,他们系统的来探索一些神话或者是一些未知的世界,这些也能是理论化。那么这些相互之间的联系,还有就是科学与艺术的联系,经常反映到我们对于人体的一些探索和分析。

  丹托认为在上个世纪很多电影视频,他们做了很多反映现实的一些非常精确的工作,来考虑对于媒体他们的作用是什么,丹托认为在第二叙事中雕塑家和绘画家,他们要不断地反思,要找到一种真实的语言和色彩,还有形式。这种系统带来一种非常抽象的现象,这个是一直到60年代出现了很多各种各样的理论,他们试图掌控,试图管理这种社会和文化的过渡,就是在60年代之后结构、解构主义、后解构主义都出现了,但是这种社会和文化变化使得没有一种文化能够处于主导地位,这个也是丹托的后历史理论所主导的。

  那么艺术和其他的东西有什么区别呢?我们看到在可预知的未来,我们将有一个非常可变的这样一个时期,非常模糊的时期,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不可预知的创作的媒介和形式,我们要看这些艺术家的作品,可能会感到疑惑,感到吃惊,因为这种模糊性,这种吃惊性,一直给人们提出了不断地调整,并且帮助我们的这种理论化为知识。

  而现在我们提出了最富有思想性的一些作品,并且不断评估过我们之前的一些艺术理论和体系,或者是这种由哲学出发的美学分析,还有现在的一些艺术创作中,而现在的很多这些东西已经都边缘化了。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7年12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