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1128 雅昌公开课 > 天龙山石窟和造像:历史照片与新图像技术 >[第3集]天龙山石窟和造像:历史照片与新图像技术(下)

视频信息

名称:天龙山石窟和造像:历史照片与新图像技术天龙山石窟和造像:历史照片与新图像技术(下)
 

主讲人介绍:

张晓:太原理工大学艺术遗传研究中心数字化研究所所长

左一

林伟正:芝加哥大学艺术史系教授

左二

蒋人和:芝加哥大学东亚艺术中心副主任

 

蒋人和

巫鸿:OCAT研究中心执行馆长

巫鸿

主题:天龙山石窟和造像:历史照片与新图像技术(下)

  嘉宾:有一件事情其实我觉得蒋老师应该给我们大家讲讲,像刚才巫老师也谈到我刚才也稍微提示了这个东西,我们在找的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是一个摸索的过程,也是一个研究的过程,其实蒋老师有很多很好玩的故事,比如说这个博物馆的身体在那个博物馆的头其实就是头在那边,身体在这边,好不容易我们有这个机会能够让它复原在一块,或者是有一些地方你看到他又有头,又有身体,扫描到这一块一看不对,他的头是那个窟,身体是另外一个窟,后来把他们放在一块了,所以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其实在东西巫老师物的流转的过程其实一般在石窟的造像它是不动的,石窟一般不动,它也不走,石窟而且它那个石雕本来就不应该动,但是东西流动的过程当中其实增加了我们对这种物或者是艺术品到底是什么东西,他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也思考了一个问题,可能蒋老师有一些故事可以跟我们说一说。

天龙山石窟造像

  蒋老师:就是我们用新的图像技术可以看很多我们以前看不到的东西,就是可以放大,可以旋转,然后可以看到很多破坏的地方或者是补的地方,有的是新的头装上去,所以也可以把这个拆掉再补一个原来的头也可以,所以我们用这个新的方法可以有很多新的角度来研究这些东西。还有往前走,就是有这些资料,要怎么最好现实,怎么给人多看,怎么分享、共享,所以我们也建立一个网站,网站上面可以看图片,可以看三维模型,也可以互动,每个人都可以自己转看看这个模型,不过以后石窟三维石窟放在哪里可以让人多看,就是很不容易,网上很不容易做给人看。现在敦煌石窟有很多石窟就放在网上,他们用的主要是摄影技术做的,拼起来的石窟,我们是扫描三维模型这个在网上确实比较不容易。以后要多想办法。还有我们这次就是做过展览和拼的模型补石窟,这些软件我们发明那些新的软件,我们也想希望可以让人共享,把软件的放在(英文),会给别人用,因为我们的中心很小,我们做不了其他的石窟,像龙门石窟我们也做过扫描,不过我们自己办不了更大的项目。还有我们也做了一些手卷化的网站,收集了一些,不过以后再多做的话,我们发明的软件可以给别人用他们也可以放在网上,我们大家都可以做研究和教书用这些材料。

天龙山石窟造像

  巫鸿:我就是想重复一下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目的,刚才我们也说,就是资源共享的问题,不但是资源,就是我们把这些所有的扫描,三维数据都放在网上,但是放,而且我们都一个一个跟要这个美术馆去商讨的,就是他允许我们放才能放,他不允许我们放我们也不能放,响堂山的已经都在网上了,大家都可以用。所有的数据,每个头什么都在,天龙山也在上面,所以这是一个向大家说一下,这些个展览馆里面看到一些,其实大部分的这些资料已经都在网上都可以用,还有一个刚才蒋博士说的很重要的不是这些资料,就是技术的共享,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一个专门的技术人员来设计这些软件,比如怎么做这些个大家看到有一些个头和身子或者是怎么进去,这些个软件也希望能够和大家共享。因为我们是一个研究机构,我们完全非营利,我们主要是有这些个东西我们希望大家都能用,特别是年轻的学生如果能够从这里取得一些知识是最好的,所以这个我觉得非常重要。

天龙山石窟造像

  嘉宾:再说一点我们今天谈的这个东西,其实我觉得就是说,当然今天开放给大家开放之前,我们也有天龙山保管所的所长来这边,学者、学校在这边很多有兴趣的年轻朋友、同行都在这边,其实就是三维扫描技术已经越来越重要,很多人都会相信在我们做文物这一行或者是咱们做美术史这一行的话,其实可以发现从现在开始基本上在国内国家政策本来就是在把所有的文物都必须要扫描,而且他可以当做是一个记录,今年把这个天龙山石窟的给扫了,五年之后再扫的时候会发现它的差别,而且这些数据都是正确的,它是真正的一个数据,不是一个模型而已,所以这个扫描变成是一个必须就对了。所以我们做这个项目是一个尝试看看,刚才我也会提到一些问题,我自己的一些想法,当然这个扫描的过程有很大的问题就是版权的问题,芝加哥大学在国内有时候要做扫描其实是不被允许的,因为芝加哥大学是一个境外单位,当然是要由国内的单位来扫描,扫描完之后的东西要求打印或者怎样变成是有可能性的,所以未来还有很多展示新的方式,当然接下来如果说你要复制什么东西的话当然就会引起有更多的想法和更多的问题,之前我跟张老师,张老师也可以再说说就是未来还有哪些不同的方式可以来做,就是去强调一下我们今天做的这个程度到什么样的程度,还有什么东西在做,能不能做当然可以做,想不想做是另外一个问题,我们中心他有另外一个计划,那个计划是比较慢也是比较小一点点,就是对昭陵六骏的扫描,昭陵六骏其实我们也扫描了在国内有四具还在碑林博物馆,我们都已经扫描是由西安交通大学帮我们扫描的,有两具是在宾大,那两具我们还在协调当中,你可以看一下我们扫描之后的结果这个不是一个全部的结果,但是可以看一下跟我们这个计划不一样的地方。

天龙山石窟造像

       所以像这个扫描完了,而且是如果说你仔细看的话它很漂亮,它已经复原了,它不只是用数位扫描,而且它这种数位的方式把所有残破的部分都经过研究然后比较各个骏之间的关系,南蛮,待会儿看有一些人走的比较慢一点点,你可以看得到他被修复的部分你看这些其实都是修复的,用数位的方式来修复,这些东西都不在了,他都是残破的,这些东西其实都已经遗失了,这些已经是被修复进去的,所以让原本已经残破的六骏的其中的一骏,经过修复之后你可以看到颜色的差别,所以修复都是立体的,你可以看到他是变成这样一个模式的样子,所以修复经过数位化的修复之后六骏可以变成完整的,在虚拟的空间当中可以变成完整的一个状况,所以大概就放一下,让大家知道我们另外的计划,所以可以看到这个是原件现在长的样子,其实还挺残破的,当然这个骏在碑林博物馆,也就是人只能这样子,如果再加上东西等于你会对文物造成第二次的破坏,这是我们做文物单位都不需要能够见到的,所以数位的这种修复变成是一种新的技术能够来做,但是接下来一个问题就是西安交通大学我们也在尝试想这个问题,就是机器人,他们可以做三维的雕刻,按原件输出之后雕起来雕成一个原件,雕出来它是完整的,它是一个新的完整的六骏,比较过去的六骏真正的六骏已经残破了,所以就是这两个版本,这是一个方式来做,但是我们没有再往那个方向,在我们的天龙山计划我们没有往那个方向走,因为我觉得这个你修不修复它,它是一个还需要很多去思考的问题,当然你修复完了我的原件就可以永久地保存,我可以打出来之后复印出来之后就可以供人观赏,而且可以观赏到它完整的样子。那西安交通大学这一批老师他们都是雕刻师,他们是学雕刻的,所以他们在数位里面他们就可以做修复。

天龙山石窟

       这是一个方向在走,未来可以走的方向,但是要不要那么走向我刚才讲的,我们还可以再讨论,天龙山能不能这样做,天龙山其实我们也找到很多做天龙山石窟的专家,做雕塑的,他们也说他们能够协助我们做三维的复原修复,但是修完之后的样式我们是不是看了之后的结果是怎么样子,我觉得必须要去思考,我觉得思考这个问题就是这样子的,当时唐代的人的时候没有一个记录的方式的时候他们只能按照文字去复原他看过的影像,当代19世纪末照片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用照片来记录,现在我们有三维的方式,三维好像做完之后他的记录的方式能够更好一点点,所以技术都不断地在增加,但是我觉得每一次的记录他的记录的工具其实都说了一些话,比如像照片吧,老照片不只是因为它老,而是它的照片里面的感觉,照片的样式,让我们觉得我们对这个历史这个场景好象有一点感情,同样的我们想想我们自己现在的这种视觉感受,我们喜欢看这种三维的东西走进去虚拟的世界,这个代表了我们对这种图像,对这种文物有什么样的期待跟想法。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说我们再想一个比较大的课题的时候就是图像了或者是说照片了,或者是现在三维技术了,我觉得我们都可以慢慢去思考的,就这个技术上的前景的时候,我觉得美术史家尤其有时候会觉得我们现在要停一下再想想,别再往前走,再慢一点点,当然技术的可能性可能会再促使我们推翻我们的想法,再促使我们再走进一步,我觉得那也是有可能的,所以美术史跟技术我觉得在这几年当中包括未来的十年会越加的紧密,我也希望就是说年轻的朋友或者是像我们都能够再继续往这边再多做追求吧,张老师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差不多了吧。

 

上传日期:2017年11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