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7844 雅昌公开课 > 邱志杰:威尼斯与中国非遗的千年之约--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非遗的首演 >[第4集]对话:当代艺术家对于民艺的态度

视频信息

名称:邱志杰:威尼斯与中国非遗的千年之约--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非遗的首演对话:当代艺术家对于民艺的态度
 

       主讲人介绍:

  邱志杰:艺术家与策展人,1969年生于福建漳州。199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开始介入当代艺术活动。现为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教授,总体艺术工作室主任,硕士博士导师,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与社会思想研究所导师,中国艺术研究院当代艺术院特邀艺术家,中国美术家协会实验艺术委员会委员。

邱志杰

  邬建安:1980年生出生于北京,于200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他的作品曾先后参加了福冈亚洲美术馆、林肯郡博物馆、中央美院美术馆、华盛顿肯尼迪艺术中心、恭王府、波士顿美术馆、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等机构的展出。

邬建安

  陈志远:2008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总体艺术工作室,2009年春节后来到北京,在画廊工作,2012年成立个人木工工作室――物游工坊。

陈志远

  导语:

  本届威尼斯双年展中国馆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实验艺术学院院长邱志杰教授讲述中国非遗在威尼斯的凯旋,并分享他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何活化和创新的理念。

  2017年5月10日,中国传统非遗大师首次以艺术家的身份,参与到威尼斯双年展这一世界最重要、历史最悠久的艺术活动当中。此次展览,中国馆以“不息”为题,以当代和民间紧密互动的方式,阐释中国文化和艺术永生的奥秘。

  主题威尼斯与中国非遗的千年之约--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国非遗的首演

  第四部分:当代艺术家对于民艺的态度

  邱志杰:我觉得老邬很少很多元的,基本上从自己创作生涯为开端,就是接受民间艺术的,所以我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有必要在这个地方讲清楚。

艺术家邬建安在中国国家馆的处女花园里

  邬建安:我觉得有时候,当我们细致区别抠民间美术,民间艺术就是这样一个概念,如何让我们自己变得特别的尴尬,或者是紧张,因为是不是真的存在,那么一个民间跟非民间的分歧,或者是存在着一个清晰的界限,我觉得这个东西,其实有时候蛮的怀疑的。如果我们愣要分出一个界线,说那个东西是民间,我们在美术学院里边,我们不是这个民间的话,有的时候可能我们自己就说不出来自己,这个是第一个。

  所以就是说对我来说,我觉得可能更关键的概念,还是我们说传统这样一个意思,就是对中国人我们的这种时间观念,就是我们好像总是讲,有一个很遥远的过去,有一个现在,有一个将来,就是这样的一个时间线,我们总是要跟过去产生一个联系,要把我们在过去得到的一部分在今天做一些发扬光大,还要把今天这个东西再传向未来,这种时间观念也可能跟我们,佛教和道教的时间观念,有一种很紧密的关联,因为像这样的一种时间观,在其他的一些语境里面。

  比如说我刚刚从贵州回来,就是苗文化里面,他们的时间观念就不是这样。他们不存在于,好像从一个我们上一辈是什么,我们今天又是什么,将来我们再为了什么,他好像这一辈子,生命就是有一种特殊的宇宙能量,宇宙能量激发出来,创造出来许许多多的个体。

艺术家邬建安、汤南南与团队在处女花园中

  这些个体在完成这一生的时间,用光了这一生的时间之后,你们都要去另外一个地方,在那个地方也不会再离开,不会从那个地方再去转世,或者是再转生变成了什么,他不会,他的时间好像是这样一种,他这个苗族有地域分布的,他还是汉人吧,我觉得我还是从一个地方来,再到一个地方去,也许从那个地方再要回到。

  邱志杰:我记得我们在威尼斯大学做讲座的时候,因为以前其实在威尼斯馆做讲座,我们这次做了好几场研讨会,他们亚洲文化系的系主任,参加我们的开幕式,威尼斯大学两个副校长,都来了我们的开幕式,他们很激动,就是说来了我们的开幕式,做一个研讨会,讲了一整天,在那场研讨会讲到传统的时候,也讲到观念我和你的观念,是不太一样的,你讲说传统其实是选择而已。

  嘉宾:这是一个挺长的故事,刚才邱老师其实也讲到,就是个体神话,就是我们在很长时间,尤其是在美术学院里边,我非常强调一种,好像是个性的东西,这种个性认为他是属于一个肉身,有一个清晰轮廓线,这么一个个体的,但是这种感觉是不是说,他也值得最怀疑,或者说当我们怀疑这样的一种感觉,是不是能够引导我们,更多的思考,更深刻的想象,这个问题其实是很值得去推敲的,去推敲的。

威尼斯双年展现场

  对西方的艺术,西方的文化推进,他们在个体创造神话的,这样一个动力源,他们高速运行了五百年,在这五百年里面,他们各种各样,穷极了各种各样的办法,逼迫每个人的能量,还不是压榨个体创造力,最激烈的领域,其实时尚领域最激烈,特别是时装设计,一些很棒的设计师,一年他们要做两次个展,就像,我觉得他基本上是被累死的,就是他这种压榨,他在一个消费主义的运行体系里面,就是个体神话不断地在催生他,要让他明白,肉体不可能撑得住,所以他们就是这么一个情况。

  那么就是说回过头来说,我们自己的故事,有是当然这个也是,最近开始想出来的一个事情。就是说我们是不是真的是那种个体,好像说我们去选择了,我们喜欢的东西,我是一个特有天分,灵感一来,我就选择了什么什么皮影,或者是油画,或者是什么东西,而我这一笔下去,这一笔的灵感纯粹是我的,这是我发明的,我觉得换一个思路的话,其实我们会变得特别有感觉,就是那一下的那个愉快的想象,或者是那种灵感的触发,真是你的吗?

  嘉宾:油画五百年,但是皮影两千年,就是谁的寿命更长,就是在某种程度上讲,其实我真的觉得,不是我们在做皮影,其实是皮影在选了我们。他还想再回去。

艺术家邬建安、汪天稳和皮影戏团在处女花园里

  嘉宾:对的。这就是一个事情,每个人都有命,事物也有命,国家也有命,其实都是一样的,就是皮影它活那么久,它一定成精。就是人要活一千年,他知道一千年的故事,当他给我们讲故事,那充满感情,充满了气节,不气都得气,皮影也一样,它以它的方式存在下去,它需要人,它需要一代一代的人,把它的事情传下去,故事也一样,这故事要不好,这故事就消失了,就流传不下去了。

  《西游记》的故事很好,所以从明代一直讲到现在,我们一直一直在讲,今天来拍连续剧 拍电影,我觉得其实这些东西都是这样,它一种超出我们的语言描述,那样的一种智慧,这个智慧它会选择我们,它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让我们完成被选择的过程,也许这个方式是我们在图书馆里,看到了那一篇画册的其中某一页,那一页让你觉得这种造型好美,可能就在哪一个瞬间,它已经把种子种在你的血肉之躯,这个里边了。

  也许是你在看一个什么电影,看张艺谋的电影里面,你看到这个东西这么强的,这种表现力,我是不是要发生更多的关系,我觉得就是在这样的点点滴滴,和各种不同的进程当中,就是我们变成了它的一部分,然后他把他的智慧给到我们,我们去做,也许是他希望,也许是他的朋友,希望我们去做的事情。

 

汪天稳与汤南南合作《逍遥游》系列 手工镂刻牛皮

  邱志杰:在威尼斯的时候,邬老师讲这个观念,我就当场把他。因为呢?他的观念接近道教,中国传统并不会灭,他选择我们来复兴它,皮影选择我们来复兴它,它注定在历史上有太多的机会。我们的传统无数次的机会可以被断送掉。之所以到今天没有断层,是因为每一代都有人拼命,都有人拼命干活把它给存到现在。我没有你那么乐观,说不定广大的可以很乐观、很自信 很强大,我们这个时候其实像一团火,这团火一直在风里面洋洋洒洒,可以有无数的机会,可以被,所以其实,我没有你那么自信。

  嘉宾:儒家一种价值观或者是人生观,就是叫知其不可而意故。就是这个事情明知不可,依然要做,这个东西就是明知不可为,看见这个事情已经不可为,但是依然要为进去,这个时候体现出来,人跟命运之间的一点点差别,但是正是那一点点差异,那一点点不同,知道不同了,但是依然要做那一点点不同,可能是人最值得骄傲的一点东西,一种选择,你有机会做这样的一个选择,但是这个您。其实是一个什么怎么讲,我们为什么会活到多少年会死?

  没有那么玄。 798 草场地,这个展览策划太差。顺便说一句这次的布展,主持展厅什么都是陈志远,帮我们一起做的,他是大功臣。稍带手。

威尼斯双年展中国国家馆策展人邱志杰(右)和团队,左起:陈志远、王禹傑

  陈:其实我接触木工,其实没有那么长时间,不是像我们以为你转变到木工,你是学艺术的,怎么会去学木工,这样一个很奇怪的行业,是因为你从小你家里,是不是祖辈是什么木工,为什么你有?其实我当时选择去做家具,其实是有一个犹豫的,我就是想做一门手艺,并不是说想做木工,只不过木工是我的选择,不是木工选择了我。

  所以因为当时我有两种选择:一个是我要做雕刻,还有一个是要做明式家具。也是在想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因为总比没做雕刻,做家具更理性的,后来我是就是认认真真分析我自己,我觉得我是一个偏理性的人,我喜欢从一个事物的这个道理当中,获取一种感觉,这种道理的合理又让我很舒服,所以我就用这种方式,不断地去审视我的手艺,我也是审视,为什么是这样的。

 

陈志远在工作室

  为什么我们老祖宗要用这么复杂,或者是这么智慧的一个手法,做这么一个榫卯结构,他的道理在哪里?他是为了解决什么问题?所以我从做家具领域,我其实不是吸收到了,做榫卯的技艺,而是吸收到他如何去思考那个结构,他居然可以这么来想,用一个45度角,或者是用一个插肩榫,能够让这个家具四百年屹立不倒。

  因为所有的木材,它有一个物理特性,这个是不因人的意志而改变的,它是有一些因素造成的,所以关于空气当中就会有文章,它的水分被蒸发掉的时候,它就会收缩,所以那个时候收缩是受影响的,而收缩方式也是,因为木材有它的纤维结构,有,所以这些导致了我们的这个家具,但凡是横截面,因为所有的传统都在横截面。

  因为横截面又在外面,就容易变形,所以有一种很智慧的办法,45度横截面在一起,然后我们做一个榫卯结构,把它隐藏起来,这样它的水分就不容易丢失了,但是也不是说全部不能丢失,而是让它丢失的过程,变得缓慢或者是平均,这样它就不会。所以我觉得,在遵循一种道理,这个可能就是用了我们说的人情味,我觉得我在做拿木头来做装置的时候,其实我也是按照这种方式,去思考艺术的。

上传日期:2017年09月29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