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9973 雅昌公开课 > 姚谦《一个人的收藏》 >[第4集]姚谦:从艺术看历史及以收藏看自己

视频信息

名称:姚谦《一个人的收藏》姚谦:从艺术看历史及以收藏看自己
 

  主讲人介绍:

  姚谦:华语流行歌坛写词人,制作人,音乐经理人,作家,收藏家。代表著作《鲁冰花》《我愿意》《如果爱》《脚趾上的星光》。最新著作《相遇而已》《品味》已发行。2015年姚谦做客第三期的《上弦乐公开课》由曲世聪担任引言人。

姚谦

  导语:

  在音乐之外,姚谦自1996年便涉足于艺术收藏领域,有着近20年的收藏经历。当年凭借小康收入和独到见地,姚谦很早就收藏到刘野、刘小东等艺术家的重要创作,也以很好的价格收获了常玉、徐悲鸿的作品和印象派画作,以及早在二十年前己涉及东南亚艺术,并且常年借由收藏的转换去支持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在收藏领域中,他丰富的心得与独特的看法与审美观正在两岸三地渐渐形成一股影响力。

  而此次,他在这部《一个人的收藏》里,分享自己20年来关于艺术收藏的宝贵经验和感悟心得。从如何买下第一幅作品,到找到属于自己的收藏方向;从学习辨别纷繁的艺术市场信息,到巧妙避开热门寻找突破,让普通读者也可从中一窥收藏的奥秘与乐趣。

  主题:一个人的收藏

  第四部分:从艺术看历史及以收藏看自己

  我常常觉得所谓的历史都是赢家的历史,当然美术史以外,从美术里边看那些艺术家为什么开始要画这些,艺术是可以被讨论,就像我东南亚的收藏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艺术家,他是在30岁还是学画,他学画的目的是当时都是反共产党的,而他相信马克思,所以他经常用绘画来推仰他的政治思想,后来果然就进监牢了,进了三十年,但是他的作品在他政治理想最高峰,最充满理想那个时候的绘画,他永远画女人、孩子,跟粉彩的土地,他觉得就是天堂,这三个是最重要的,他那段最理想主义的时期是很美的,如果大家有机会在香港看到佳士得、苏富比、东南亚拍,把女人画蓝色的脸或绿色的脸但是一点还是很美的,那个就是他,永远穿着传统的纱笼,透过美术看历史其实是一个很有趣的体验。

  例如我刚刚说透过三个男人画一个女人,原来当时的审美观,那个气氛是怎样的,或者在刚刚我看丘提那张画,她为了支持她的丈夫庞薰琹先生,所以她决定不画画,专心地带孩子,所以她才画的特别少,她支持他,现在变成一个美术的创作和美术的一个研究民俗图文的研究,但她很早就过世了。所以因为这样你才了解在那段时间,虽然可能国共战争、中日战争,但是还是有一群人还在对中国的文化或者是一些人文的东西在透过美术去努力。

  同样,我的整个收藏里面是不只是华人,是亚洲二十世纪近西画史,西画史就是说不用自己民族传统的绘画而是用西方,因为那个时候是一个文化最大的融合或者是冲突的时候,像我们是透过也是有人到巴黎留学,刘海粟、颜文樑先生,或者徐悲鸿先生变成教育带进来,有的是透过殖民的原因而接受了西方绘画,但是即使质材是他们,但是情感是我们的,尤其是当现在世界是一个地球村的时候,不论你用什么,重点是你的内容你的想法是什么,这是做当代艺术最有趣的,看当代艺术最有趣,因为我们也活在当下,艺术家也活在当下,他为什么解读这件事情,他为什么这么表达,这也就是艺术有趣的地方。我可以越过自己的肉身限制看到别人眼睛是怎么解读当下的事情。

  我还有一个课题是老师跟学生之间,就是刚刚梅原龙三郎跟汪亚尘跟陈澄波之间的对照,到了当代的时候,也是有像毛旭辉老师就是我特别喜欢的,他现在还是老师,我跟他见过几次面不熟悉,比较沉默寡言,感觉不好相处的人,因为他不大爱说话,他不大知道如何跟你表达,有点儿严肃,其实可以看出他以前叛逆性很强的,我收藏他画的原因是后来发觉他看了一些哲学的书,跟我看的一些哲学的书很相近,另外一个就是真的愿意读哲学的艺术家不多,他是少数几个国内读哲学的。果然他绘画里的阅读就得到满足,他以前在对抗,所以大家看得出来这是凳子,他最有名的后期就是只画剪刀,他是先画凳子,他在画凳子之前经常会画是自己是愤怒的,红红的身体,然后还是画凳子,画家明白所谓权力他叫《家长》系列,经常我们找一点,家里最重要的位置是家族最有权威的人坐在那儿,他来决定家里面你得嫁给他,你可不可以进省城读书等等,这些大家长系列,所以他经常在凳子上面隐隐约约画了接近扑克牌,其实就是家长符号,里面有一些差异,在那个时期几乎都被外国人看得懂的人买走,我特别喜欢,后来他就开始画《剪刀》,他说要切割,切割对抗权力,人的年龄在渐长,是有变化的。

毛旭辉作品

  第三个阶段他又画椅子,椅子都倒了,果然是他父母亲相继离世了。我想他年轻的时候一定跟父母亲的对撞是很深的,可是对撞对撞老的过程,其实他很惊讶的,所以他开始又回到不那么复杂,而且单色,甚至发展出来特别的感伤抒情。最近我看一张,他回去他成长的地方他父母亲都不在了,那个屋子还在,灰蒙蒙的盘空了,只剩黄昏的光,一个暗暗的,空下来的房子,他在纪念,他回到那个屋子里边想念他父母,很感人,其实挺悲伤的一件事情,在两年之后他自己的闺女也自杀过世了,是一个很有名的女设计师跳楼死了,所以他最近全部画紫色,因为他闺女最喜欢紫色,经常设计紫色的服装,他发觉他以前暗示性要切割的剪刀,在闺女的房间,她是做裁缝服装设计师,也出现大量的剪刀,他画紫色的空间跟剪刀,他到现在还在悲伤,所以最近一直画《紫色》的系列。

  这个艺术家用他的作品,就像我们写文章,但是他不是抽离,不是直述的方法来表达情感,我看毛老师这段时间对女儿的那个伤,已经三四年了还在那里画,也许绘画对他是一个治疗或者是疏解,每次看画CIGE应该还可以看到,他现在不再画女儿,画房间的那些针线剪刀或者是紫色的窗帘,会暗藏一些文字的诗句在里边,最近他开始画紫色的树林,他年轻画过树林里头的羊,但是他的题目叫《回家》,只有两只羊,因为他们家是三口,现在只剩两口了,所以我们的阅读就像打动你的电影和文章一样,而且阅读真的看画不收钱的,只要不买就好了。

  当代还有很多东西可能因为更远的距离,像耿建翌的《洗头》这些,更会强迫你来阅读,这是一件好事,我觉得收藏最大的好处就是你要看懂,再了解这个艺术家的创作,他怎么面对这个时代跟这个时代相处,进而你来了解这个时代,因为我们永远就是这双眼睛在看,一个事情我只能在一个位置,所以我永远看着可能只是个平面的事情,当多一个眼睛的时候,那个人是这么理解,透过他的绘画,透过他的文章,或者是透过他拍的电影,最近我还迷纪录片,大量看纪录片,透过他们的眼睛看这个世界,这个世界立体的,而且会比你想像中还要丰富。

耿建翌作品

  所以当代艺术就多点儿,因为当代艺术它不直述,另外一个角度是他用,而且大部分有发表就好象说有人写文章发表,可能他文章的确有一些观点他才会被传阅、值得阅读,艺术也是,而当你要去了解他们走在前面一点的观点,你就必须去了解他怎么阅读世界,了解他的背景,进而了解作品,像这个时候我自己没办法解释这个作品,但耿建翌我很喜欢,我有一件他的作品是《脸谱》,在80年代的时候都会独照或合照两个人,在国内,我是后来看了一些旧照片才知道,而且那个时候的照片都有花边,他就重塑,但是里面的人模糊了,他也不像毛旭辉老师那么感伤,他里面是用概念把它解构掉了,但是你看出是两个人形,然后他又画出照片的花边,那个在威尼斯双年展的时候被邀请的作品,九几年的作品。

  他前几年有一个作品我没看,但是看了很多文字,他是把一些用过的塑胶瓶或者是塑料的家具的东西陈列在一个空间,后来才知道之前他有做过癌的治疗,他开始思考生活会消费掉多少,而那些剩下的包装或用了一半不要的东西收集放在那里,检查你生命的过程里面有多少被你抛弃的东西,因为他生命的过程做了一个这样的装置,那个装置我看了一些文字,我也挺打动的。

  说到现在也接近后段了,我不是鼓励收藏,但是我鼓励大家接触美术、文学、音乐。因为只有透过那些,就像我再三说的你才可以跳离自己有局限的肉身和局限,你可以用更不同的角度构成一个更立体了解这个世界,了解当下和过去。而我们自己现在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自身感受以外,我们透过别人的感受,因为他的作品而了解的时候,对我们在处理自己人生的课题的时候,会有更客观的观念,就像我非常相信很多朋友大概也都支持这个观念,就是对位思考,我们跟一个人做生意一定不要想我打算怎么样,而是想他打算怎么样,之后再来想我能怎么样,最后我们双方在这件事情上能达到什么双方最舒服的方法。

  我想成熟的生意人、成熟的管理者大概都会对位思考,就像十几年提出双语言,双语言也是一个美化的对外思考,其实很难有双音,但是双方都觉得舒服的得到尊重,而且是有空间的合作,那就接近双音,但这一定要成就在对位思考。人站在主观立场是生物本能,但是我们所有的学习就是把我们很多事情的客观的习惯练习出来,因为只有客观的习惯普及到人与人之间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得到相对的安全、舒服和更文明的一个互动关系。

讲座现场

  当代艺术当然我不是说好与坏,国内当代艺术的确有很多很好的艺术家,像我刚刚提到的王音老师就是很好,他纯粹是对于视觉美术从时代的角度看,当然我们常常会说很多年前当代艺术那个东西挺吓人的,的确有一些东西我也觉得挺吓人,尤其是艺术商业蓬勃的时候,大家为了快速的引起媒体注意,很多都要做一些比较看似强大,但是不耐咀嚼的一些创作,不过那些都会被时代淘汰,但是我还是相信现在还是有很多很好的当代艺术,年轻艺术家。

  像这一次我在CIGE看了几位年轻艺术家,我觉得这一代又跟十年前的年轻人不太一样,更新的,也许他们成长过程可能经济环境都不错,得到很好的照顾和教育,这一代的再年轻,你会发觉他的斗争性不强,但是他抒情性很强,思考性也增高了,而且也增加相当的深度,我相信中国当代,一个有这么深的文化背景,虽然断层过,而在这么大的商业的市场支撑和整个越来越开放的沟通的年代,我觉得好的当代艺术会越来越可以看得到,而阅读艺术就像我常常觉得我不会排斥一个小我20岁、30岁的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我觉得没有谁是谁了,隔代,五年就是一个时代,他的出身、价值观、审美观、思考的逻辑、顺序是不一样,没有谁是谁的老师,我反而觉得小我20岁的他怎么想有的时候是我永远想不到,但是因为我读了他的作品,所以我可以体会他的乐趣,体会他的思考,体会他的忧伤,所以这是一个透过文学、美术、音乐才可以得到的沟通。所以当代艺术我到现在还是乐此不疲,而且当代艺术也不贵。

  最后还是说如果有机会收藏,当然收藏不一定就是要买昂贵的艺术品,收藏你可以从小的东西,就像我会收一只小象、象头,这里书上好象有,如果有人看,我好像又在鼓励大家买书,书里面有一张照片是一双鞋,那也是川久保龄的作品,我买的时候我很明显地感觉到肯定穿不了,但是我觉得它就是一个美丽的雕塑,所以我就放在我家的某个墙角,很多人都问我这是哪个艺术家的作品,那是去年夏天川久保龄男装的一双鞋而已,特好玩。所以收藏吧,有些东西而且不一定是昂贵艺术品,比如说你如果对那些作品有想法、有情感,有你的记忆,你会把它做一个属于你自己的陈列,它就是一个艺术品了,它就是你家里面的艺术品的展示。

  我在我家里做了一件,这个有点儿害羞,就是我喜欢填充娃娃,从以前就喜欢,我不是喜欢那么漂亮,我是喜欢奇奇怪怪的,或者是例如有朋友送我一个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我就收了。我记得有一段时间三十年前吧,失恋了,出差去加拿大,失恋的人都特别自怜,我住在酒店,工作以后就回到酒店,一个人吃饭,我们那个餐厅隔壁就是礼品部,放着这个酒店的商品,布娃娃、小熊、小小的,愁眉苦脸地看着我,我是对着它吃了三天,工作结束要走了,我一想就把它带走吧,从此之后我只要旅行就带着,最近已经没有了。

  后来我就把它,还有朋友送我的小玩偶,有一天我突然觉得这些人互相不认识,各放各具,有的在北京,有的在台北的家,有的放客厅,有的放厨房,我想介绍他们认识,摆在一起怎么样,我还是摆摆成了一个样子,我觉得越摆越满意,我也是艺术家,我就摆着做,有一个大狗熊,有一个特别有意思,如果大家听过袁泉的《孤独花朵》那个专辑,那个专辑当时是我的一个想法,是美国一个做大眼睛玩偶的品牌,那个品牌主要是让女孩买了梳梳头发、换各式各样的衣服,所以他卖给我的是只穿个小裤裤的一个女孩,我是看照片的概念很好,然后有人用这个创作,后来我想说袁泉跟她有点儿像,其实是袁泉照着她拍完之后,再用那个玩偶的比例做调整的封面,然后特别小的在那个封面的角落,我自己要做这个案子就买了一个,当时没有挑,因为没有帮娃娃穿衣服的爱好,所以也没买,可是那个案子结束就放在角落,原来要送给袁泉的,因为在台北执行就没有带到北京,可是看久了是有一点意思,我就把身体稍微包一下,她头发特别长,特别乱,我就介绍给那些小熊、大白鹰,包括摆在一个角落在我的楼梯的转角。现在很多人都以为我又买了一个欧洲某个当代艺术大师的作品,我说我就是那位大师。

  所以收藏其实很有趣,也许不是艺术品,也许你会发展出说例如有人专门收藏海报,现在伦敦、佳士得、苏富比每年都有一次海报的拍卖,我不是说为了拍卖,而是说如果一开始你只是忠于自己的情感而收藏,它最终会成为一个你想像不到的局面。

上传日期:2017年07月2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