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9410 雅昌公开课 > 姚谦《一个人的收藏》 >[第2集]姚谦:收藏的缘分

视频信息

名称:姚谦《一个人的收藏》姚谦:收藏的缘分
 

  主讲人介绍:

  姚谦:华语流行歌坛写词人,制作人,音乐经理人,作家,收藏家。代表著作《鲁冰花》《我愿意》《如果爱》《脚趾上的星光》。最新著作《相遇而已》《品味》已发行。2015年姚谦做客第三期的《上弦乐公开课》由曲世聪担任引言人。

姚谦

  导语:

  在音乐之外,姚谦自1996年便涉足于艺术收藏领域,有着近20年的收藏经历。当年凭借小康收入和独到见地,姚谦很早就收藏到刘野、刘小东等艺术家的重要创作,也以很好的价格收获了常玉、徐悲鸿的作品和印象派画作,以及早在二十年前己涉及东南亚艺术,并且常年借由收藏的转换去支持年轻艺术家的创作。在收藏领域中,他丰富的心得与独特的看法与审美观正在两岸三地渐渐形成一股影响力。

  而此次,他在这部《一个人的收藏》里,分享自己20年来关于艺术收藏的宝贵经验和感悟心得。从如何买下第一幅作品,到找到属于自己的收藏方向;从学习辨别纷繁的艺术市场信息,到巧妙避开热门寻找突破,让普通读者也可从中一窥收藏的奥秘与乐趣。

  主题:一个人的收藏

  第二部分:收藏的缘分

  收藏不一定是画作和艺术品,其实对我来讲,可能这也是一个艺术品,所以我收藏不只是绘画、雕塑或者是观念摄影。这个柜子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作品,不是绝无仅有的,但也是绝无仅有的,它是一个艺术家跟一个家具商合作,他在91年的创作,他两件作品都买,他的概念是回忆,我在文章当中要提到,他的概念就是20个,抽屉经常放了很多人生活里面的片断,他觉得抽屉是收集,他就那个跳蚤市场里边收了很多抽屉,每个抽屉照他尺寸做了一个木框,然后他用麻绳捆起来平衡好。

姚谦的艺术收藏

  如果喜欢美术设计就知道荷兰有一个设计商店现在发展到酒店,他都是邀请这样的艺术家做一些摄影,这次我经过阿姆斯特丹看到一些作品太美了,就是一个小小的灯泡,拉个钢丝,一个蓄电池,蓄电池扣上灯泡会亮,但是灯泡外面是一个真的蒲公英,蒲公英很脆弱,很快就飞,所以你再拿另外一个,你知道一个小灯蕊在蒲公英发亮的时候毛茸茸的就像一个星星一样,我觉得那个艺术家太聪明了,那个没限量,这个是有限量的,限量两百,但是单价有点儿高,我当时一看单价舍不得买,后来有一个家具收藏家,他自己收藏了一件,正好他退休了,他所有的家具跟他的收藏,都给佳士得拍卖,我比市价低一点买到了这件作品。

  另外一个作品大家可以找那个网上DROOG的样子,我如果没拼错里面特别有趣的一个网站,他在阿姆斯特丹有两个展示店,香港也开了一个展示店,阿姆斯特丹有一个全部用设计的概念做的一个小酒店,另外他就把收集二手衣服拼成一个沙发、一个靠垫,所以每一个沙发都不太一样,他每次拼完了之后就用绳子绑成一个沙发,这是91年,他对于回收这个概念特别支持,而且他又充满了情感,因为衣服也是人的记忆。

  下面是一张毛焰,这件大象比较有趣,这个就不是画作,我很喜欢那个服装设计师川久保龄,他学的是日本文学和哲学,他不是学服装设计,只是他在巴黎留学的时候决定要做服装的,当然后来他做的很成功,当时是所谓的服装的解构主义是他提前,像是老太太大概又多了,后来他中年以后就嫁给了一位英国的市场行销家。

姚谦的艺术收藏

  在三里屯有一个IT楼,里面他们非常支持当代艺术,他先生是一个英国人,所以如果有机会我们到三里屯IT那栋楼里面,一楼、二楼、三楼,卖衣服的地方都会放一些大象,都是英国当代年轻艺术家的作品,他的概念,他在IT,他在东京跟纽约三个点,他经常会让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放在展览里卖衣服的地方,每隔一段时间就互相对调位置,所以之前的那只是一只白大象,现在变黑的,白大象现在在东京银座,纽约那家店有几个板子是曾经在北京展过,我觉得他是对于艺术跟商业特别聪明的一个丈夫,一个老先生。

  那我要回来说这个象。这个象川久保龄他很有趣就是他经常创作,他衣服不是为了迎合市场,而是做一个艺术创作,他有一次在意大利场找到了库存,我忘了是哪一年,比较复古印花的丝绸。他买了一批这个东西,他觉得用那一批柔软的丝绸做各式各样的衣服,所以那一期的男装、女装都充满了丝绸,最后他剩下一些碎布,他就让裁缝师做动物头吧,就把碎布做了两只象头,两只猴子头还是什么,然后就在他自己店卖,我很幸运就买到了一件,不过听说也卖不掉。

  另外一个,收藏我觉得就像我们认识人一样,因为收藏是透过作品,是人的思考,所以等于认识人,你在收藏过程中也认识很多同好,你跟作品之间也有像人与人之间的缘分论,我真的相信收藏是有缘分的。

  我在13年前,那个时候唱片特别好,所以那个时候版税比较高,在我收藏里面我想对照有一些二十世纪的艺术家跟印象派的关系、巴黎画派,我刚刚已经说了一点莫迪里阿尼,夏加尔我试过,但是后来才知道估价看似很买得起,事实上最后也是买不到,那最后只剩苏丁,终于我就跟佳士得纽约的一个大主管,他负责亚洲市场的,那个时候他主要是跑日本,日本买来收,台湾也有,但是台湾收的人比较少,但是比较低调,我们认识之后我就说想办法,如果有小张我买得起的告诉我,他说好,后来终于出现小小张的苏丁,大概40×10公分的,而且是他的很好的时期,因为他有一段时期是有得到一笔赞助,让他离开,因为他是有一点跟人沟通有困难的人。

讲座现场

  他去乡间安心地画画,不过那个时候他把山里面那个村庄给弄得晕头转向,大概也吓着了,例如他最有名的话是向英国培根致敬一样,在屠宰场把牛切一半挂起来,他坚持要买了一个刚刚剖开来的,血流满地,然后他画的速度又不那么快,臭到邻居受不了告状了为止,他不是偏执,他沟通上有困难,我看过传记说他经常流鼻涕,而且都用手擦,所以大家不喜欢跟他在一起,尤其是那个时候巴黎画派、印象派都在左岸,尤其是巴黎画派,巴黎画派就是印象画派后非法国的一群艺术家来到巴黎朝圣,然后留下来创作那一群人,包含潘玉良之外,常玉都是那个时候,再晚一点进来,他是东欧的犹太人,然后大家不理他,第一个他不大会讲话,脸红彤彤,老是流鼻涕、擦鼻涕,大家都觉得他脏。

  因为他在那一段时间特别的自由,画了一些重要作品,当然大部分都在美术馆,要不然就是所谓的拍卖会夜场的高价的。他那段时间停止于莫迪里阿尼跳楼,因为他跟莫迪里阿尼特好,莫迪里阿尼是也有忧郁症,所以他们两个特别亲近,孤单而亲近,那个时候他得到钱,莫迪里阿尼还没有被发现,他终于可以过一点好日子,有人照顾,而且他有一些遭遇等等,这些可以得到疏解,所以他就离开了朋友,离开了巴黎到那儿,当他听说莫迪里阿尼自杀,他妻子也自杀之后,他整个人的状况他就待不了,就又回巴黎,他回巴黎再呆个十几年过世了。

  他是一个很纯粹的艺术家,很多人说他的世界都是扭曲的,但是你觉得他乱画,曾经很多对照他画的那个景,就算再复杂的房子,他的画跟那个景放在一起都是对的。

  苏丁终于看到说估价12万到15万美金,我还向个大爷说没问题,你把那张画,那时候没有网络,你把画框甚至画背所有细节都拍照片给我,我有预算买,他就特别高兴一卷着箱从纽约寄过来让我检查,结果那天半夜电话响了,拍到30万,没买到,别人买走了,把我气的,我心里想真的,有钱不一定是大爷,因为你不算有钱。好了,故事就过去了,12年了,这张画又出来了,又是佳士得,但是我那个朋友已经离开了,他已经退休了,不过这段时间佳士得我比较熟,我看到的时候我特别惊讶,我打个电话去纽约问,我说这张画之前的人为什么拿出来,他说他不方便说,我是说是不是那张?他说是那张,嘚嘚,画框什么都没改变,我猜是dealer,因为估的很低,我猜的是拍卖dealer就是画商或者是什么,我不清楚,他说反正人家来卖,而且估价是估15万开始到20万,所以涨幅都不高,我说怎么可能,他是33万还是35万买走的,他说估价估低再拍高,我说对。

  后来我想算了吧,一定都买不着的,我知道他买的是35万,不过他说来试试看呗,反正就登记一下,搞不好买到,我就登记了。那一天半夜电话又响了,一接,他说你没看新闻,大雪停电,而且有一半的客人没到现场也来不了,然后我15万买到的,没人跟我抢,半价买到的,我是最近在想试试看我的能量,我时常是盯着莫迪里阿尼的画在想,面壁。

上传日期:2017年07月2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