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77504 雅昌公开课 > 岛子 《以诗性智慧启明存在的幽暗 ——基弗艺术思想的精神渊源和作品阐释》 >[第3集]岛子:基弗的作品阐释

视频信息

名称:岛子 《以诗性智慧启明存在的幽暗 ——基弗艺术思想的精神渊源和作品阐释》岛子:基弗的作品阐释
 

  主讲人简介:

  

  岛子,原名王敏,艺术批评家、诗人、画家。1956年11月26日生于青岛市,先后毕业于西北大学、北京师范大学。

  曾任西安市文联《长安》文艺月刊副主编,四川美术学院教授,美术学系主任,重庆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国际美学学会会员。岛子在艺术批评理论、现当代艺术历史与理论、诗歌创作及水墨艺术创作等领域均有建树,并多次举办个人作品展。2015年获得德国第20届米苏尔(Misereor)社会发展基金会“艺术创作奖”, 2016获年韩国美术协会“文化艺术功劳奖”;出版有《岛子实验诗选》、《美国自白派诗选》、《燃烧的女巫:西尔维娅.普拉斯诗选》、《中国当代油画研究:观念变形记》、《后现代主义艺术系谱》(上、下卷)等,并翻译了《后现代状况:关于知识的报告》(让.利奥塔著)、《艺术哲学:艺术家的真实》(马克.罗斯科著)等著作。

  

  主题:《以诗性智慧启明存在的幽暗 ——基弗艺术思想的精神渊源和作品阐释》

  

  基弗(Anselm Kiefer 1945——),是二战后至21世纪以来具有重大影响力的国际艺术家,既作为当代艺术史的艺术典范,亦预示着未来艺术的精神性趋向,需要我们读解、借鉴、领悟,以至提升自己的判断力和创造力。

  

  基弗《玛格丽特》 油彩和麦秸于画布 280X380cm  1981年

  

  基弗 《陨落的星星》布面油画 230X170cm  1995年

  

  基弗《圣父 圣子 圣灵》 油彩 炭笔 帆布 1973年

  

  基弗《苏拉密斯》 油彩 、丙稀、乳剂、虫胶、帆布 1983年

  岛子教授本次讲座着重讲述基弗艺术创作的精神渊源,分析其文本化、诗化的作品。阐述其如何反思历史、回收传统,其秉承的先知精神又是如何批判现实、勘察未来,我们能从基弗的艺术得到怎样的借鉴。

  

  基弗《苏拉密斯》 铅皮书之14一15页,共64页  1990年

  

  基弗 《二十年之孤独,1971一1991》 装置  混合媒质 尺寸不一 1993年

  

  基弗《玫瑰風暴》 铅皮 干枯玫瑰

  

  基弗《致保罗.策兰一一乌克兰》 铅皮书和铅皮向日葵 140X70X70cm  2005年

  

  基弗执导的首部歌剧 《太初》 巴黎巴士底剧院  2009年

  首先是宗教经验的源头。“返回到存在的近旁”,哲学上回归轴心时代的智慧,先知传统,犹太神秘主义卡巴拉以及中世纪的炼金术。其次,非历史决定论的思想方法,通过具体的历史苦难反思历史,直到消除艺术史的影响焦虑,乃是正义美学与安魂诗学所出。再次,基弗艺术材料的独特来自其观念的独特性。与形式主义的视觉逻辑不同,他倚重灵智主义,发掘卑微之物中蕴含的精神特质,因此而大量使用自然物,诸如向日葵、罂粟花、泥土、麦秸、天鹅标本、甚至连根拔起的棕榈树。最后,诚如讲座题旨所蕴,基弗以诗性智慧为艺术的灵性之翼,启明被遮蔽的存在。

  

  基弗《古代的女人》 装置  2010年

  

  基弗《七座天宫》装置  2004一2005年

  第三部分:基弗的作品阐释

  另一个是集权政治,集权思维的废墟,思想废墟,意识形态废墟,这种废墟。所以他对于自然的看法是他说在今天自然不再是这种清白无辜的自然了,比如说我们今天还画古代山水那种古代文人的山水画里边是不真实的。那已经成为过去在今天自然是一种被破坏了的伤痕累累的自然,同时基弗借助自然的力量来创作作品,他很有意思,他有很多画画完了,就是属于基弗的工作就像一个纵型工业产品的厂房,他用大型的起重机还有很多工人,他的工作人员,他画完了这个之后推倒外面去,画布比如说一幅油画画完了,推到外边去,然后过一个月,这一个月里边他肯定有风,雨,风吹日晒,然后他经常再撒上一层灰,一种草木灰,或者是埋在灰里,埋在灰里几个月半年,他经常这样做,接受阳光雨露霜冻,他说我求助于自然,这就是我的自然哲学,这个很有伊索,在传统文化里边简直是不可思议。说我在自然中看到了尚未消解或者是尚未得到救赎的东西,所以说他向日葵最早是出现版画里面的,有一件作品叫雅克布的梦,当你去看他的比较大的画册里边,他这个雅克布的梦同期作品有很多件,有油画、有版画,后来也有装置,他把雅克布的梦是什么呢?是《旧约》里边雅克布这个有太青年,他也是一个先知,他也是做梦梦见了天梯升下来,直接升到她们的身旁,然后天使白衣的天使上来下去这样走,然后他就醒了,醒了之后所以雅克布这个梦就成为说人是可以通过一种灵的存在,灵性的存在跟上帝沟通的。但是在《圣经》提出来这种绘画里边雅克布的梦很多了,那么从文艺复兴开始就有这种油画。到雅克布这里他把天梯转化成向日葵,这个有意思吧,天梯怎么成了向日葵,因为他认为在雅克布看来,我刚才讲向日葵的自然属性他就是随着意志走,随着自然的意志,太阳,太阳他也可能是一个道成肉身,他也可能是上帝的一个物化形象。所以他随着上帝走,这个向日葵就成为一个天梯,最有意思的是他有一件作品是把向日葵从他的腹部这样长出来了,这样直接长出来,当然没有天使了,但是向日葵说大的头颅,说大的脑袋画得非常之大,很沉重,然后天空就布满了,天空他有一件作品是直接把向日葵这个葵花子贴到画布上,密密麻麻的贴到画布上,这些都是非常强大的从图像和文本之间这样一种转换这是非常强的转换能力,这种转换能力恰恰构成了基弗的创作能力。

  我们看这个作品是他把星座跟葵花子和星座之间的象征联系,也就是一个被记述的宇宙,这里边有一种危险的关系,就是理性秩序的,理性秩序的这样一个人对于万物、对于宇宙的这样一种想象,通过理性建构出这样一个秩序是危险的,为什么是危险的呢?因为人的设定,人所看到的跟神的想法是不会一样,所以人永远不可能认识神就是这样一个,所以人的有限性就在于人他是有罪的,人是一个罪的,原罪,从罪来的,罪性,这就是最深刻的地方就是这个。我们说巴赫曼的诗歌他里面诗歌文本的图像化也是值得关照的,美的抒情的那是伤痛的,比如说罂粟花的田野,我们知道鸦片就是从罂粟花里种植出来的,现在如果我们身上带着鸦片会被成为一个贩毒者,罂粟花有毒,他置换上瘾,所以那么这里就是关于记忆的,是关于历史记忆的,是关于犹太人被迫害的记忆,所以罂粟花出现了策兰的诗,他为什么跟巴赫曼一见钟情,就是因为巴赫曼在上大学是一个女大学生的时候她就去追策兰,策兰那个时候是一个流亡诗人,没家没业的,孤儿,父母都在纳粹集中营里边死掉了,而且他的母亲是被处决了,是一颗子弹从脖颈这样穿过去死掉了,然后他的父亲是在监狱里边有病也死掉了。

  巴赫曼作为一个奥地利血统的,奥地利还是德国血统,德国人,日尔曼血统她为什么会爱上策兰,这里他有一种精神性这样一个,精神性生物的话,精神性这样一种肉身的这样一种同构,肉身的同构,所以策兰写过巴赫曼的一首诗就用罂粟这个意象,我们看这些作品,这就是罂粟。用基弗的图式,基弗的图式就是广阔的地平线一直就是要通到天空这样一个地平线,所以他的作品里边我们看那个地平线是非常非常高的,因为在你的视野里边就是土地,花海,往往是无以复加的这个作品。这是非常有意思的一个作品,这叫波希米亚海滨而立,这是巴赫曼的诗歌也可以找到,张先生可以讲一讲这个,我们再看巴赫曼,巴赫曼已经不是少女的时候了,她1962年在罗马,巴赫曼还是26年,他比策兰要小六岁,他生在奥地利,他爸爸是一个中学校长,那里居民他这个出生地恰恰是讲奥地利德语,也讲温蒂语和意大利语,战后结束的时候他就去修哲学,他修的哲学论文,博士论文就是论海德格尔,那么在48年的5月16,他认识了在维也纳认识了流亡途中的犹太人策兰,所以他跟他有一种精神认同,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那么策兰的诗集叫罂粟和记忆就是献给巴赫曼,尽管他们只有两个月的时间就是在维也纳,但是这个构成了一生的,他们两个人一生的一种关联,也不能这样一种关系。所以这两个才华横溢的诗人本来应该有完美的结合,但是这里边还是有一个问题,就是对犹太的,作为犹太文化的策兰,和作为日尔曼文化的策兰,两种文化里边他有一个沟,这个沟不仅是他们构成的,是因为整个民族把他构成的,所以很快策兰遭到一个致命的打击,他的自杀就是跟战后新的纳粹反犹主义出现有关系。这是很宿命,其实巴赫曼去世的也很早,他是在一场火灾中去世的,他是1973年9月20日,也就是在策兰跳塞纳河之后的三年,他在罗马的一间作坊里边被烧死了,10月份他的骨灰才运回到家乡,这首诗就是策兰写过巴赫曼,这首诗叫卡罗纳,要是一译叫花冠,所以这首诗也是北岛和王家新发生争执的一首诗,怎么样,这首诗留着你们最后朗诵,我更多的时间来讲一讲基弗。

  我主力主要讲一讲说他们,讲一讲意象,讲一讲罂粟和回忆的意象,说秋天从我手中是他的叶子,我们是朋友,这个秋天把它拟人化了,吃叶子,我们从果核拨出时间并教他走路,秋天有一个行动感,而时回到核中,时间他的所属的这样的性质中,就是回到一个发生,回到一个藏匿、发生的地方,说镜中是星期天,星期天当然我们知道是安息日,是一个最宁静的,最本质的,只能面对上帝的这样一个时间安息日,那么梦有,梦里有地方睡眠,所以又回到梦想,这个梦也是关于记忆的,所以我们口说真理,当然也可以翻译成真实。我觉得这个词可能比较大,真理这个词。所以我说策兰的诗歌翻译其实远远没有开始,所以我们目光,我的目光落到我爱人的性上,这个性不是性器官,这个性就具有了一个什么?一个普遍性,一个普遍的爱的普遍性,我们互相看着,我们交换黑压压的词语,何谓黑压压的词语呢?就是平时里就是在一种公共的话语里边不能够说的最私秘的,也是最本真的,也就是说前边这个上下文就是说我们可以说真理,这是梦中,梦中,我们互相看着,我们交换黑压压的词语,我们向外这个意象出现了,像罂粟和回忆,我们向外,向外怎么样呢?像罂粟,像罂粟还不行,用一个并列词叫回忆,太可怕了。就是罂粟,罂粟有毒置换,它会忘掉,他会忘我,他们在坏的中肯定是忘我的,超越的,再又和回忆连到一起,所以我们的景,一层层递进太可怕了,太令人惊奇了,海螺中的景,我们像景就行了,而酒陈醉的,迷醉的,那样的美好,沉浸在那样酒中不是,你到海螺,海螺有时候是号角,海螺如果海螺所弄不成的是什么?是海水,海水古老,海水中有盐,盐的象征我们知道,盐的象征恰恰是人,人类就是能够解除,能够消除伤痛的东西,我们发炎了皮肤撒盐,这种意象的叠加构成了这种联想,其实在这里已经远远超越了这种情人之间爱的东西

  我们试去想海螺中再进一步说血色月光中的海,海就完了,海反正涟漪,涟漪又影射了月光他是动态的,我的天是血色的海,血色月光中的海,血想一想,血色,再想一想月光,再想想海,就是一种令人颤栗的意象,这种带有悲剧性的,带有伤残,最终是带有伤残,因为血,所以这种爱,我们会体现到这个多么深刻,所以说我们在窗口拥抱,我们从街上掌握,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了,人们不是我们,我看前边的场景可能是在床上两个情人的一系列动作,但是现在对于一番亲密之后他们退到窗口,再向外眺望,人们从街上张望,人们从街上张望,我们窗口拥抱的时候人们张望,说是让他们知道的时候了,让众人知道,让世界知道,所以是时候要开花的时候,这是奇迹,说石头能够开花,说时间动荡,有颗跳动的心,是过去成为此刻的时候,过去成为此刻,是时候。关于这个译本我就不讲了。其实差不多的,我认为最关键的就是策兰诗歌中的这种宗教性的把握,比如说主啊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让风吹过牧场,这个就策兰这个诗跟里尔克,这是里尔克的诗叫《秋日》这是一首名诗,我们诗人热爱诗的朋友都知道,这个有一个互文关系跟策兰这个是,主啊是时候了,他说是时候开花的时候了,策兰是说是时候了,他们知道是石头也有开花的时候,那么这里边就是用宗教性的命运感在里边,所谓希望、所谓爱,无非是命令吧,而这里我贴了一个北岛,他阐释这首诗,但是我希望可能我们有恋爱经历的人他能够以各自的方式,各自的经验去看,我们最后看几件作品就应该进入下一个时辰,下一个节目时辰,也就是从2000年到现在,这一件作品叫做棕榈日,棕榈的礼拜日,在法国大皇宫展览的,你直接看这个作品就是实物,18米长的,18米高的一棵棕榈,他把它喷了,用白漆喷了,变成白色的,像经霜的棕榈,然后这些是在铅板上做的作品,也是直接的棕榈叶子这样的。这样一个44个叶片这样的,这样一个作品组成。

  我们再讲一下,比如说巴赫曼的诗,巴赫曼逃亡中的诗句说棕榈叶在雪中摧残,他为什么要喷成白漆呢,就是迎合了巴赫曼的诗,所谓阶梯坍塌,阶梯坍塌,阶梯坍塌就是说逃亡,要逃亡天国或者是逃亡走向生命的这样一个阶梯断了。然后城市坚硬的塔上,在这里不是棕榈,他说城市了,这棵棕榈成为一个城市的身体,然后在陌生的灯日里闪光。那么他用了一个标题叫棕榈的礼拜日,我们知道棕榈,这个礼拜日又叫圣之主日,就是复活节前的星期天,就是天主教和基督教都过这样一个节日。

  那么纪念耶稣进入耶路撒冷的时候,众人迎接他将衣服跟棕榈叶铺在路上,而且就是耶稣他当时是一个跟穷人,跟他的门徒在一起的这样一个无名者,但是他进入圣城的时候恰恰耶路撒冷的很多信徒,很多犹太信徒来迎接他,把他当成于圣人,所以叫融入圣城,这个在《圣经新约》就是就是《新约》里边四部福音书里边都记录,马可福音、路加福音、约翰福音,这一节就叫福音书,我们称之为新约也称之为福音书,就是因为耶稣的四大弟子就是门徒,马可、路加、约翰,他们几个都写过,都记载过这样的事情。那么这个十年过来了,这个过来从2000年过来是,就是现代文明不但制造废墟意象,所以他直接就用了大型混凝土浇铸、挖洞,用推土机推出来,看起来像一个水泥构件,像一些临时性的建筑里边,建筑工地上的一些作品,这样一些物象,所以他这里又出现了塔的形象,不断地用这些构件做塔,这个塔是没用的,所以纯粹的宗教性的东西,这是他用的一些构件,这些不是从建筑工地上去找的,而是他要亲自做的,亲自做成这样一些看起来像建筑蜡烛但是不是,你注意他同时大量地用这种铅书,用铅书,我们看这叫七天宫,七天宫廷就要是每一层都用铅书,作为铅书作为铅书作为防震,功能上是防震铅书,防倾斜,但是他是像字,我们看这个是像连到水泥柱子上,但不是这样,后来一个歌剧80分钟歌剧叫《太初》,《太初》这个就是《圣经》里边第一句话,约翰福音第一句话叫做《太初有道》,舞台装置也是这样的。我们看这是他工作室外边放的,冬天下雪之后的七天宫,七重。还有就是我们最后讲一讲就是空裙子意象。空裙子,这个可能女性朋友会有兴趣,这件作品叫2010年叫《古代女人》,上面是一个笼子,他这个作品没有女人形象,就是一个空裙子形象,而他的手部就是肩上,这个肩上边就是经常换一些物象,比如这件是一个笼子,这件是《天书》,这是天书,这件是锦鸡,直接插到空裙子里边,这是他的大型展览里边经常他认为必须有的作品,因为他的作品的一个精神链条里边,我们讲一讲他为什么会用这样的一个符号,空裙子是他的,空裙子就是基弗女性系列的作品,他是一个不断发展的主题,这个符号他既是天使,有时候又是魔女,我们中国人叫白发魔女之类的这种,那么还有情人,还有就是受害者,也就是比如大屠杀的受害者,我们前面看到可以犹太女人联系起来。

  比如说与一些物品相结合,花、植物,这个空空的,长长的这种裙子,让人联想到死去的亡灵,尤其是他,比如说他把它装在一个平面上,挂在墙上,亡灵在漂浮,最后他把空裙子集结在一个形象上,一个人物上莉莉丝,莉莉丝就是从90年代开始关注的一个现象、一个形象,这个形象在《圣经旧约》里边在犹太教的帕姆德里边有的时候我们把这种《圣经旧约》之外的还有叫《伪经》出现这样一个女性形象,从绘画作品到装置作品多角度研究,他是用各种方式去莉莉丝,莉莉丝说在《旧约》里边,在次经和伪经里边说他是亚当的第一个妻子,这个女性是非常歇斯底里的,就是我们从人类学上考察可能他是介于人和介于一个人或者是一个星星之间,就是临床类的这样一个形象,但是在神话里边莉莉丝她是被赋予多重身份,比如说她是风暴,她是疾病,当然她是性欲,她是黑夜、沙漠,这都联系在一起,所以基弗最初接触到莉莉丝形象是她并不是一个人,所以她是一个介于人和神和魔和兽之间的,中国《山海经》神话里边的这样一种西王母之类的,为了天子去见西王母一下子把自己忘了,目前不想回来了是吧,那么她处理这样一个形象其实是探讨就是人的这样一种原初的,人民的精神的这样一种发生,所以很多研究者,很多女性,女权主义研究者,女性学研究者认为基弗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是一个 feminism,所以他们非常喜欢基弗这些作品,当然还有更多的基弗的关于女性的作品,时间关系我想我的讲座大致是就先到这儿,那么这个就是基弗的工作室的外景,他做了很多铅书,不是,九宫帖这样一些塔,所以有机会去法国的时候可以去看一看,可以参观了才对,好,谢谢各位。

上传日期:2017年07月0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