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7537 雅昌公开课 > 刘曦林《墨海中一枝青莲:卢沉及其水墨人物画艺术》 >[第3集]刘曦林:卢沉笔下的老人 文人 醉酒及写意人物

视频信息

名称:刘曦林《墨海中一枝青莲:卢沉及其水墨人物画艺术》刘曦林:卢沉笔下的老人 文人 醉酒及写意人物
 

  主讲人介绍:

  刘曦林:1942年生,山东临邑人。1978年考取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硕士研究生;1981年起,于中国美术馆从事美术史论研究、书画创作,曾任研究部主任。兼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研究院副院长等职。出版专著《蒋兆和论》、《中国画与现代中国》等多种。其中《20世纪中国画史》荣获第二届“中国美术奖·理论评论奖”金奖。兼事书画创作,出版画册《刘曦林艺术印记》等。

刘曦林

  导语:

  卢沉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最有才能最有创造精神的国画家之一,他师承20世纪中国人物画大师蒋兆和、叶浅予等老先生,在发扬中国画传统的基础上,吸收西画的造型经验,面向生活,重视写生,探索表现语言新途径。在艺术的途程上,卢沉先生经历了情节性主题绘画、现代水墨、写意性人物画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有闪光的表现。北京画院美术馆邀请著名美术史论家、卢沉先生的老朋友,中国美术馆原研究部主任,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刘曦林教授,为大家详细解读卢沉先生的水墨人物画艺术以及他的教学思想。

  主题:墨海中一枝青莲——卢沉及其水墨人物画艺术

  第三部分:老人文人醉酒及写意人物

卢沉《屈子行吟图》1982年

  第三种选择是卢沉的先文人画似的写意人物画,他接近于文人画的构思方式,但是不一样,他笔下的老人、文人和醉酒的人,他们看他画的古人,在古人里边就画的《屈子行吟图》,最后是惆怅而死,哀鸣找不到出路,想让国王倾听自己的心声,国王不采纳他的意见,他最后放逐到湖边,最后就消失在这样一个苍穹人间里面去了,这是屈原的一个侧面的形象,完全是用水墨画的方式,完全是传统中国画泼墨人物或者是简笔人物来表现的。

卢沉《太白捉月图》1985年

  还有一个人物是他崇仰的李太白,李白《太白捉月图》,李白生在什么地方,死在什么地方,一直是学界争论的焦点,或者是争论不清的问题,其中有一个传说李白看着月亮怎么跑到水里去了,我把月亮捞出来吧,也是李白跳跃而死,这是一个浪漫主义的故事,这都有一个浪漫主义的事来讲,非常贴合,李白喝醉了酒,不知道天和地是怎么回事。

  他画的李白,这个时候,周思聪故去的时候卢沉又在想什么,死,人类的归宿这个命题,也就在卢沉的心中回荡着,那么其中太白跳跃捉月这样一个镜头成了他表现的主题,他开始思考这样一个问题,画得非常好,黑墨和淡墨之间,笔和墨的关系都画得非常的生动。

卢沉《醉酒图》1993年

  另外是我们习惯所见的《醉酒图》,这件醉酒的老人其中有一个就是知识分子性质的老人,这个可能一般的老头,这个可能像回族老人,你看他们的题材,他们的形状,我刚才讲过了卢沉只能喝点儿干红,喝白酒很少,喝干红也不喝多,也做不到这个程度,他怎么体会到酒鬼们的这样一种情感呢,卢沉也非常坦率,问他为什么画这张图,非常坦白地告诉学生、告诉大家,这个画都是人家点名让我画的,你给我画一个喝酒的老头,画个李太白,画个屈原,也就是人家买的画,卖的画也认真地来画,把人家的个人情怀体会到里边去了。

卢沉《东坡先生醉酒图》 1994年

  我们再看几张,看《苏东坡醉酒图》,这里面就做了一段题跋,也就是说卢沉经常处在将醉欲醉而未醉的状态当中,因为他的酒量有限,也就是在微醺的情况下他的一种思想方式,一种艺术语言,他正面表现醉酒人的形之外,还有大篇的题跋,和醉酒相关的文字,是中国文人画的诗书画印合一的格局,来表达他的情思。

卢沉《鸣禽图》1990年

  大家看这种《鸣禽图》就是北京城里边养鸟的人很多,卢沉到了可以溜弯的年龄,他也经常散步,发现他的同类,他的同胞在那儿练气功,他在那儿抱着树练气功,也有这张画,另外是养鸟,中国天人合一的秩序在卢沉晚年思想中的一种具体体现,人爱鸟,鸟懂人话,鸟有人语,这个鸟可能开始你好你好,转为恭喜发财了是吧,也许有新的语言,他就是体现老百姓的生活,而老百姓为什么又喜欢这样的画面,老百姓又希望这样的生活,生活优先得到休息,精神得到疏散,不要像文化革命一样搞的人这么紧张,夫妻不认,父子相仇,一个家庭里边分两派甚至分三派打得一塌糊涂,他是希望有一个和谐的社会,一个和字,一个温馨的温字,是温暖了他们的心。

  卢沉失去家庭温暖的时候晚年变得孤单的时候,他感怀他的同类,同样的老头在这样生存,可以看出他的想法,卢沉这批水墨画使我们想到一个课题,他的书法为什么这样好,这里边有一个观点是说卢沉在实验现代水墨的时候,没有丢掉中国传统艺术,这是两头,这两头也是今天我们所遇到的两端,有很多艺术家遇到这样的两端。

  我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潘公凯,潘天寿的儿子,那么潘天寿120周年的展览在5月2号的下午两点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潘天寿就是现代感的花鸟画家,潘公凯是中央美术学院的院长,他曾经到美国考察了半年,我说潘院长你的英语和我一样也都丢掉了,你到美国怎么生活,他说我看画,及我了解这种文化氛围,思考我们的中国画将怎样走,他说我必须要走两端,装好这两端,尊传统的一端和最现代这一端,那么这是一个例子。

  另外一个我的画家朋友姜宝林,姜宝林也是浙江美术学院毕业的,潘公凯的同学,潘天寿的弟子,他现在就有一个口号是什么呢?笔墨越传统越好,构成越现代越好。大家看现代的京剧,现代的舞蹈是不是都有这种格局,有很多传统的美学在里边贯穿着,传统的动作在里边,但是他的构成方式、时空和色彩的实用方式都已经浪漫主义,都已经变成未来主义或者是立体主义的,变成表现主义了,这个时候就把西方的艺术和到里边来了。

  有人经常问我们讨论中国画要不要学素描,有人问我中国画要不要学西方现代,我跟你说不在于你学不学,而在于你是否把它消化,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命题,你只有把他消化掉的时候,敞开你的胸怀去消化它去,而且这个时候不可能把他封闭了,今天周围听着音乐,我们能够把我们的耳朵闭起来不听西方的交响乐嘛,不听现代的流行歌曲吗?不可能,但是我们的耳朵同时在敞开着,朝我们古琴在敞开着,朝昆曲在敞开着,朝京剧在敞开着,这个时候艺术是作为一种综合性的学养。

  卢沉是一种综合性的修养的思考,所以一定要写大字,他因为肺癌住到医院里的时候,他手里带着一本书是《淳化阁帖》,这本字帖他在医院里不能拿毛笔写的时候,他会在他的床单上画,会像郑板桥一样在自己肚皮上写,这是卢沉对中国书法的热爱,是他的另外一个极端。我们可以这样说,没有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没有水墨构成意识,没有卢沉的现代水墨画。

卢沉《唐人句 1989年

  回过头来说,如果没有卢沉的书法,也没有卢沉的笔墨这么好的写意人物画,没有他和水墨人物画的一种结合。这里边都是一种艺术的合理构成,这是中央美术学院一个文脉,中央美术学院强调诗书画印的综合性的修养,他的老系主任叶浅予就曾经说过诗书画印要用加法,要用乘法,光是加法不够,要用乘法,他是相乘的,相乘平方等于发酵一样的修养的能量,后来我修改了一句话说中国画是诗书画印各种文化素质的加减乘除的大思考。该加的加,该减的减,该乘的乘,该除的除,因为我们在一个知识不断更新的过程当中。

  卢沉是具有这样的修养,假如卢沉没有非常好的学院性的素描基础,卢沉有一个重要的特点是什么?有人他说是一个思想家,是一个善于思考的画家,这也是卢沉个性里面的一面,他把自己的知识敞开胸怀交给他的学生,但是他经常在思考问题,他在徐悲鸿、蒋兆和那代老师的培养下,对西方的素描有着非常好的把握的能力,石膏像都画得非常好,后来线描也画得很不错,中国笔墨也掌握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能不能继续按照苏联的创造方法进行创作,西方现代思维方式对我们有什么参考价值。那么在大家都向西方学习的时候,我们的传统应该不应该丢掉,不应该丢掉,他都是有一种辩证的思维,所以中国的事有一个问题是什么呢?走向极端,失去了辩证思维的这样一个逻辑。

  总结前人的经验教训,在传统和现代的关系上,在继承和创造的关系上,在中国和西方的关系上,在浑厚和典雅之间,在加与减之间,乘与除之间能不能有一个辩证的思维,找到他们综合的一种终结,成为我们艺术的营养,如果我们成熟了的话,我们应该具有这样的思维。

卢沉《东坡中秋词1986年

  这一张人物画大家看一看,他运用自己的水墨人物画的修养,他在书写古人的诗书的过程当中,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在书写的过程当中是了解了中国古人的意境,总归要通过诗词来营造出来的,我怎样用书法和诗词和我们的视觉人物形象,把它混合为一个整体。

卢沉《将进酒》1998年

  那么这样一批老人和文人,他又题满了诗篇,大概这是一张书法作品,还是一张绘画作品,他把这个界线也试图打乱了,你说他是传统文人画的,传统文人画的题跋写的很满,也没满到这个程度,也许他的现代派的绘画,但是说他的笔道、线头完全是非常传统的。他把《将进酒》这首诗完全写在自己的画面里边了,最后点上他的主题来讲美酒与尔同销愁,与尔同销万古愁,卢沉愁不愁,卢沉是很愁的,当周思聪故去之后他心里非常压抑的,非常难过的,他只有教书,另外就是借酒消愁,自己不能喝,借我笔下的喝酒的人物来抒发情感。

卢沉《寿有限 艺无涯》1992年

  这张画在展厅里有,大家读一读这个题跋“寿有限,艺无崖,朝朝幕幕,东涂西抹,面壁弄墨数十年,未成正果,何处丹砂白发依稀始涂鸦。”到了老年以后,他对于这种自己的反思,他不像我们今天有的人非常猖狂,有的人非常自信,一个艺术家要有自信,但是不要自傲。卢沉这么说,活到60好几快70了还不会画画,还像涂鸦的孩子,大家看这张画画得多么好,侧坐的,反思的卢沉,这是他的自画像。

  那么后边的题跋写的是“且留存待来日重造”。他从左边写到右边去了,卢沉画题题记,是这样的题跋,从右写到左,又从左写到右。这也不合中国画一般的规矩,很多画家有时候没有办法这样来补正,这张画来讲是卢沉的一个时间的小结,是他的一种反思。

  那么到了晚年的卢沉就感到自己从头画到晚一事无成,感觉到东涂西抹没有找到路子,也就是说卢沉如果在世的话,他有更光辉的前途,当然说卢沉主体风格是什么?我就可以这么说了,他从50年代到60年代到70年代这样一种情结性的水墨人物画,为工农兵大众看得懂服务的水墨人物画,到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末期这十年当中的现代水墨人物画,这种现代性的思维到晚年的和现代水墨人物画交错的写意人物画,这是他的三个流程,三个艺术表现。

  他没有来得及整合这三个东西,他已经具备了这三方面的修养和全面的能力,但是他亏有一个整个自己的全面修养,全面能量的过程,如果我们再给卢沉十年、二十年,卢沉还会有更深的表现,因此讲到这里的时候,我们读卢沉先生的《早逝》,感到非常的惋惜。

卢沉《斜阳》2000年

  大家看有一棵树斜插在画面的中央,后面有打太极拳的人,有遛鸟的人,这也是卢沉晚年的东西,他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把水墨人物画整和到一个现代构成之中,这张画整个的构图有点儿超时空的味道,也没有一个习惯的中心情结,就是平摆着、平布着各种各样的人物。

卢沉《广场》2000年

  那么另外一张画就是《广场》,大家看这张画和《清明》和什么有点儿差异,叠错的形象少了,有点儿接近水墨人物画,遛狗这样一个老人的形象,老知识分子的形象,他是独立的。周围有各种各样小的人物,右边的这个老头,也像一个他的一般的水墨人物画中的老人一样,没有太多的现代的处理,也就是说他开始整合自己的艺术语言,但是他没有完成这样一种整合是非常可惜的。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从肝病转化到肺病。

上传日期:2017年06月28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