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8599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6集]党震:个人创作经历分享——2010年后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个人创作经历分享——2010年后
 

  主讲人介绍:

  党震:艺术家,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1973年生于山东济南,回族。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曾为山东艺术学院副教授。2004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田黎明工作室攻读硕士学位。

党震

  导语:

  什么是创作方法?哪些是好的创作方法?怎样才能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党震老师,结合自己十几年艺术演变过程和经验,为大家讲述《创作方法论》课程。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6节:个人创作经历分享——2010年后

  这是我画的风景写生,虽然后来本科研究生都是人物专业,但是我由于高中时期埋下的画山水画的那颗种子,所以是另外一个我一直在画这样的风景,这里面没有任何的压力,没有矛盾,没有情感纠结,没有当代,没有观念,只有自然的温暖,所以我画风景的时候是一种完全的转身,是一种逃脱与救赎,他们有人给我说过一些这样的词,叫心灵的求脱,我的心灵希望求得一种解脱,在风景中达到这个东西,更自由,更好玩,更多样,可以很传统,也可以很现代,可以很柔软,也可以很坚强,工具材料也很多样。

陕北写生 49cm×49cm 纸本水墨 2011

  这是素描纸上的,这是木炭、色粉结合着画的,什么都行,什么都能玩儿,蛋糕山糖果山,这是用孩子的眼光看秋天是那么美好,那么甜美的风景,要画出甜味来,要画出蛋糕奶油的香味和水果硬糖的脆劲,所以党老师还是一个有年轻心态的老师,我也有苍茫浑厚、沧桑的一面,我是一个很复杂多面的人。我没有固定的风格,曾经为此焦虑过,后来发现改变不了就这样吧。这是画的陕北刮着大风,在山上画两个钟头,回来之后皮肤都晒得倍儿黑,皮肤都干裂,反正就是得吃苦,到陕北去还是要吃点儿苦,但是陕北太好了,有时间欢迎你们去陕北,那里有我的窑洞。

  这是窑洞,还有一个金山呢。但这些不足以表达一个更强有力的东西,等我最近有一张画画完了我再给大家分享,那张画应该说是我在中年时期的一个挺大的转变,如果去年上这个课的时候可能还涉及不到这些问题,今年行了,有机会我把那个画画好,再把它做成课件,把我自己的一些感受跟大家分享。

  这是一个什么系列?《水世界》。简单看一两张吧,因为这个比较唯美,这是为了挣钱画的,为了讨巧、美丽的、好看的、自由的、明快的,换成钱更容易,因为普通的有钱人都是要雅俗共赏的,所以任伯年就卖得好,雅俗共赏,任伯年是个多面手,山水、花鸟、人物、工笔、写意都能画,全才,格调上输了一点点,没有成为真正的最牛的大师,我争取不重蹈他的覆辙。

水世界 75cmX93cm 纸本设色 2010

  这是一些手稿,这个比较好玩,这个可以看一看,手稿是比较有意思,这个给他们班上课的时候好像看过。白条鸡、静物,飞不起来了,这个动作很性感,舒展,像伸懒腰的感觉,腿伸开,肉体死亡了,灵魂可以自由,是吧。如果把这句话写在这个白条鸡系列上一下子就变成高大上了。

  现场写生,静物,这条鱼画了20分钟不到,15分钟左右,画得比较快,这也就是5分钟之内,这都是三五分钟画完的,蹭蹭的,有的人说我画的很慢,我这张画我得画一个多月,画半年,对不起你不会画,你不可能又快又好,所以你只能是又慢又好。

  《烟缸》,烟缸那是画之前就画完了这样的,挺好玩,这是石膏像,这是在首师大画的,那个时候还没调到这儿来呢,代课的时候画的静物,水墨的方式画的石膏像,尝试着抽象的,装饰味道的手稿,建筑。二段老师画的好画这个,我一直在向他们学,但是取不到真经,因为得化妆才行呢。得转换身份挺好玩的吧,这个画停车场、车库、夕阳、落日、街道、树林、远山,这张画很小,好像就这么大吧,很小,好像日记本一样。

静物写生 36x25cm 纸本设色 2013

  城市的角落我也画,城乡接合部的这种农民自己盖的房子,一把笤帚,这是教室里边的窗户,逮住什么都画,这是米脂,这是水库边。走到哪里画到哪里,这还是很有乐趣的一件事情,老木板,钉子。新的手稿没往里放,每年都会有一批手稿,太多了,这个课件光看手稿就得看一天。

  这是比较认真的风景,画得比较写实的,这是国画吗?对不起我也不知道算什么画,总之是我很认真地去画的,素描纸上的综合材料,不是国画也没关系,是好画就行。拍不好,拍出来色调什么都差很多的。

  这个其实没继续下去,这是一张逆光的照片,回来以后用焦墨画的,浓墨,这个还不小呢,这张得七八平尺,半个多小时就画完了,但是再也没有画到这么好,前边这个你看到了都感觉软,前边这个东西其实都是那一个系列的,但是像那张画得这么硬、这么痛快的再也没有过,就属于爆发式的,小宇宙爆发了就过去了,能一直有这样的状态,寿命可能会不够长。所以这个东西不好办,人不能想的太多,写实的,吭哧吭哧的可累了画这个,像这样的都得画一整天,像这样的得画两天,大概1.5米左右的大画,这得画四五天才能画完,很麻烦。

风景 65x199cm 纸本设色 2013

  汶河在泰安,泰山南面,苏莱山北面,中间有一条河,大汶口,大汶河文化,那里有汶河,每年都回那儿画,现在还在那儿画,这是近三年之内的汶河,不能叫写生,这都是回来画的,都是比着照片画的,因为这么大的画不可能在现场完成,这张画也是我的一个遗憾,这张画我要自己讲一讲,这边有些地方没画完,就故意画一点轻松的,没染完,像速写这边,但是中间这幅画画的好像实一些,两头在对称当中找不对称,这种构图挺有意思,后来画的就越来越完整了,面面俱到了,再想找这种大开大合,大松大软的东西,这种紧凑的对比没找到,这一定是我个人的问题,我不够理性。

  一个创作理念不能生成为一种坚决的理性并使之贯彻的话,那它只能算为一时的感觉,一时冲动而已,所以这个东西我觉得很遗憾,我身上缺乏这种东西,回去我要补这个课,怎么能把这种好东西彻底琢磨透成为一种理性的东西,就更好了,后来这都还是偏写实多了。

  这张也好一些,因为空的东西多了,这就全是写实的,但是这个写实也有意思,这个写实我觉得把北方的那种寒冷的感觉画出来了,土壤那么厚,那么冷,那么荒芜、箫瑟,每一笔都像我的一个呼吸,像我的一个脚步,我能听见我走路的时候摩擦土壤的那种感受,我能感觉到那个硬和冷的东西,就是这种东西在这张画上还是有体验的,我觉得范宽画《溪山行旅图》的时候应该不是要表达北方的冻土的寒冷与坚硬,他应该表达的是一种文人对自然的理解,这种崇高的一种自然的伟丽,是他误导的这个东西,而我却逮住了一个汶河边的一条普通的路边上的那么一块小土坡,我又仅仅想画这种寒冷与坚硬,那我有可能像范宽那样成为历史上的高大上的东西吗?还是我们有可能在转弯处突然相会呢?在拐角遇见范宽,不一定,我觉得持怀疑态度,因为在真诚和严肃上也就是严谨上我们是一样的,我的素描工夫可能还比他强一点呢。

  再琢磨琢磨吧,反正这个事向宋画叫板是有一定风险的,是有难度的,而且宋元的变化很大,到元代开始讲究笔墨中心论的时候,笔法至上的时候,水墨至上的时候,文人画的文人意气至上的时候,基本上那种专业画画的东西就被人嗤之以鼻成为画匠了,就有点儿现代搞哲学的才行,你得搞天体物理学的,搞微观什么什么学的,你搞个艺术他多厉害,你画画的不行,拼造型没什么意义,反正我觉得宋画还是我们要反思的一个东西,为什么中国绘画到了宋和元会差别这么大,我也不知道,没想明白。

  关于宋画的问题,我觉得学术界是不是有过这样的一种宋元的变化,但是我觉得从学术界谈出来的腔调上可能和画家每个人所理解的是不同的的,我们找找共性,又再找找个性,如果你自己去琢磨这个问题的时候,这个问题在你身上有力量,它着力了,如果你只是听,这个东西在你身上没发生作用,你得自己想,自己去判断,然后自己再想想,这个时候它才会对你产生意义,你只是听别人告诉你一个理念,这个东西还是跟你没关系,你听得再明白都没关系。

  你走到生活里去看看,在原作跟前再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是一段抽象的东西,近期的抽象绘画还有一些拼贴,我个人做的东西实在是太杂了,这是一批表现的,跟早期的抽象又不一样,还记得早期德国国旗那个系列的吧,很鲜艳的,厚重的那种分割的很硬的画面,这个更柔软,更像音乐,更自由、更灵动,然后也有这样的深沉苍茫的东西,这张画我还觉着很好,还有这样陕北的月光,这是拼贴,拿着材料各种纸把它各种极力用在一些恰当的地方,剪下来粘贴上面,有助手协作完成的,底下保留一部分绘画的东西。

触摸 140x200cm 纸本综合材料 2013

  这都是拼贴,全部是剪出来贴上的,局部有一些刻画,细节有一些补充,一部分刻画,我觉得拼贴使我能够尝试纯手绘之外的另外一种乐趣,这个是有乐趣的,这是第一个因素,第二拼贴的力量是手绘不能取代的,拼贴有拼贴的力量,反过来讲这种力量会促使我在手绘的创作当中有新的思路,新启发,表达这个城市交流里边这种城市建筑,脏兮兮的,不为人知的这种看不上眼的一些普通的角落、市井角落是我捕捉的灵感来源,我从这里用我的拼贴去表达,我觉得拼凑感是中国社会的一个形态的浓缩,我想表达这种拼凑感。

  比如说你到城乡接合部,这种拼凑感是最明显的,偶尔还有点儿传统的,偶尔还有点儿最现代的,偶尔又有些尴尬的,有的贴瓷砖的,有的暴露水泥的,有的红砖头的,到屋里边也是每一家都不一样,所以结合城乡结合这很奇怪,城乡结合实际上就是工业革命、工业文化与农耕文化的结合,是中国拼凑的典范,我想这种方式记录我们这个拼凑的时代,这个尴尬的、夹生的拼凑的时代,可以写本书。

  这是去年画的《荒拾》系列,《夜曲》与《荒拾》,一个新系列,还有点儿浪漫主义的倾向,有点儿唯美和童话的感觉,但是新的一批荒拾已经完全不是这样了,这是我正在画的,给大家抖了一个包袱在这儿,留了一个谜语,下次把它揭开谜底,会把我的变化再告诉你,今天第二部分的课就讲完了。

上传日期:2017年06月2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