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35600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5集]党震:个人创作经历分享——山艺与研究生时期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个人创作经历分享——山艺与研究生时期
 

  主讲人介绍:

  党震:艺术家,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1973年生于山东济南,回族。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曾为山东艺术学院副教授。2004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田黎明工作室攻读硕士学位。

党震

  导语:

  什么是创作方法?哪些是好的创作方法?怎样才能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党震老师,结合自己十几年艺术演变过程和经验,为大家讲述《创作方法论》课程。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5节:个人创作经历分享——山艺与研究生时期

  后来大学毕业在山东艺术学院工作,这是在学校里做范画给学生画的,愤青的状态也还保持,也还想探索一些关于表现主义的东西,喜欢刻刻诗卡,喜欢席勒、毕加索等等的,西方的还是喜欢的多。

  这是去内蒙画的写生,这是一个沂蒙山的大叔。这个形象看上去是不是感觉很结实、很敦厚,是吧,人很好,这大叔人好到什么程度呢?就去大街上碰上了,他敢让他女儿把他家养的鸡就拿出去到邻居家杀了回来做给我们吃,为什么呢?他很聪明,他想到了他在现场,杀我们会不让他杀的,但他一定要让我们吃这只鸡,他女儿又不敢杀,我说不能杀,我们坚决不吃,我们马上走,你养只鸡容易吗,我们其实都吃过在下面,不能再到你家吃了。老乡就这么热情,不杀了不杀了,进来喝茶,女儿拎着到邻居家杀,杀完了你得吃了吧,再不吃不领情了,这么好的一只鸡。你第二次去还要这样,你就不敢去了,你得买点儿酒买点儿东西,一来二往就认识了,就熟悉了,一共一个星期的写生,到临走了下着大雨吃了好多只鸡,也没关系,我们吃都是给人留钱的,我们也不是随便都吃的,吃多了也上火。

素描5 54cmX79cm 炭笔 1997

  临走了下着大雨,我们当时住在乡上也没有被褥,当时乡政府提供的一片空地,铺着草山子,就自己带着被褥在地上打地铺睡的,当时还没有那么好的写生基地,结果临走了要感谢一下乡政府的人和村长,在底下小饭馆里吃饭,吃着吃着学生告诉我说党老师您快回去吧,大叔、大婶来了,他们给你带了一麻袋土豆还有一麻袋芋头,说知道你要走给你送东西来,等着你呢,我很感动,我赶快下着雨打着伞,我说酒不喝了,乡长你们先喝着,我安排同学陪着喝,我就和另外一个同学回去了,在屋檐下面人家站着,因为进不去屋,哗哗的瓢泼大雨下着,老头老太太,弄两袋麻袋放那儿,说党老师你要走了,我们给你弄点儿土特产,我说谢谢大叔、谢谢大婶,我又送他俩回去,山路不好走啊,山上没有灯下着大雨,扑哧扑哧一脚泥一脚水,走到家里去裤腿全湿了,衣服也都淋湿了,伞也撑不好。进来别走了,来先洗一下脚,然后那边小葱煎饼,然后弄点儿菜,又吃了顿饭,老乡就好到这个程度。山东沂蒙山,只要是革命根据地人都很好。

  第二次那个时候我就结婚了,几个朋友去,吃住完了得留点儿钱,买点儿蘑菇,松蘑很好,松树下边长的蘑菇,我说松蘑太好吃了,我说大叔你给我弄点儿松蘑吧,没问题,那松蘑很贵,他们下着雨自己摘的,自己家里晾的,我就留点儿藏在收音机下面,给他藏了一百块钱,我觉得我给他肯定是不会要的,走了之后上了车我跟他说,大叔我说钱我给你留在那个里边了,大叔说我就知道你得留钱,我那个麻袋里边给你留了钱。就这样拆开麻袋看200块钱,我留了100,人家给了我200,然后我就把这个钱给他,大叔说你肯定也给我留了钱了,我心说我给你留了100,都不敢说了,脸都红了,当时眼泪就快下来了,司机说你别给他,为什么不给他呢?他肯定得看着你走远,咱们车开出去你下车招招手把它放在路边,咱再开车他撵不上咱了,但是钱也不能不要,他再过来拿你就还给他了,就这样,车开出去好几百米,就看见大叔的人影还在村口站着呢,停下车招招手,哎两百块钱放在这儿拿石头压住,告诉他,大叔就开始往这儿跑,然后我们上了车开走了。

  听明白了吧,人就好到这种程度,但是我告诉你公路边上做生意多的就不可能这么好,拐出公路来走15分钟上山了,人就这么好,就很奇怪。社会是在进步嘛,经济发展了大家有钱了,是在进步吗?对不对。所以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反思,我觉得我很珍惜这段感情,我很珍惜人的这种质朴的情怀,不要觉得你对别人好,对别人真诚你比较傻,不是这样的。我们中国人叫真善美嘛。

  但是善是东方艺术的一个底线,这个很奇怪,我们回顾一下中国美术史,有没有突破善的底线?我们讲中庸之道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把真做到极致就认为它是最牛的,我们不推崇这个,我们也从来不认为把恶做到极致,表达恶的力量就是最牛的,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中国人有一个善的底线,这是东方一种气质,西方不是,西方是无底线,是尽量做的让你受不了,怎么刺激怎么玩儿,越刺激越好玩,所以越来越大,越来越狠,越来越刺激,鲨鱼已经泡在福尔马林液里边了,头骨上镶满了钻石,这都是卖的最好的,连大便都做成了艺术罐头卖掉了,怎么办呢?我的言语当中又透露出来了对西方后现代艺术的调侃,我比较保守嘛,所以我比较顽固不化。

静物 80cmX113cm 纸本设色 1999

  这个是我自己独自在当时单身的时候画的静物,屋里边比较乱,随便摆一些东西就画,结婚前的时候什么都画,还有画的油画,当时想尝试一下油画,拍的也不太好,也比较暗,当时就想什么都试试,就是水墨,后来的一些变化,往抽象里走走,往装饰里走走,画了一些这种东西,在当时也算是比较新潮的,2000年左右的时候画的,到现在十五年之前了,尝试着把水墨人物画往这个方向推进一下。

  这是稍微近一点的,到2000几年刚考上研究生时候画的,就开始比较唯美了,你看考研之前混不吝,什么都不怕,年轻的时候是这样,考上之后一切变得好像有法度了,有的时候人会向社会低头,这是低头之前的最后一张画,04年参加了第十届全国美展,第九届没入上,第九届画着一个裸体的人,女人光头跑步,跑过废墟,在山东省初选的时候说太颓废就没选上,后来又画了抽象的风景,当做一个品种试一试吧,结果没刷下来,就参加了第十届全国美展,是唯一一张国画类型的抽象作品,如果算国画,就算是,可能都不算国画,不能说是中国画,现在看是有违背于中国画的某些基本原则的。

  这是后来画的水墨《七棵树的风景》,这边有六棵,这边有一棵,七棵树的风景,这是画的德国国旗,其实就是画的山、夕阳、落日,但是画出来我突然发现像德国国旗,这是当时受尚扬老师和克利的启发,克利画过一批水彩,我走的是中西借鉴、变通、融合的道路。这条道估计走下去会走到黑,当时受夏加尔的影响,比较乱,创作方法已经完全乱,真气在体内胡乱地冲撞,没办法统一,各种风格的都在尝试。


彩墨风景1 50cmX99cm 纸本设色 2003

  这是一批抽象的风景,画过很多叫抽象的风景,我自己还是挺喜欢的,你看这个艳丽的色彩咱也敢用,但是有黑压着一个就行,局部看其实又有一些非常传统的东西,比如说这种东西,这种很传统的墨韵,虚实墨韵咱也有,这种点线面的运动感,笔法之间的聚合,边缘线的虚实应该说都有,我只是把它给变化了,借鉴敦煌的这种方式,造型和色彩,反正都尝试了一些,柔和的色彩也在尝试,后来用色粉笔一些硬工具在画画,不完全使毛笔,有一些是后来色粉结合着画的,综合材料。

  这是忧郁的那个时期,还是把大学时代某些忧郁的气质延续了下来,孤独的气质延续下来,这种伤感的东西,想冲破牢笼的束缚,内心有一种撕裂的呼喊的这种情。反正是当时画的比较异域。

  这个时期是向武艺老师学习,武艺老师正在画当时《黄村组画》、《马坡组画》之前的时候,也有一批这样的东西,没有自己独立的艺术语言,很多是在向别人模仿与学习。

  这是研究生阶段的时候,语言开始稍微成熟一些,一批肖像,这应该算是肖像,我一直觉得肖像还是挺重要的。这是课堂上的写生,读研了,后来又读到央美,田黎明老师是我的导师,这是同一张作业的两种画法,这个课题很有意思,同一张画你在现场写生一遍回来,再画一遍,看看在语言和观念上有没有一些调整,这个课应该是作为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训练,我还在给本科生上课的时候也尝试着用的方法。

水墨人物写生 96x150cm 2011

  这是后来做的范画,这个时候反而画老实了,水墨、人物、写生,好象有点儿老先生的作风了,因为这个时候开始明白有一些东西绕不过去,这些训练也没什么坏处,还是在教学的时候又回到某些传统的感觉上来,教学做的范画,这都是后来画过一批人物画,现在看还都不是特别成熟,带点儿象征主义、带点儿超现实主义的影响和气质,直面生活的这种个人情怀,它不是一种广义上的,一定首先是我自己的,这个私密性很重要,近距离我的读白一定是切肤之痛,这种温度感很重要,我只画我自己想的,我不画这种规律性的东西,我也不画所谓共性的东西,我只画我自己的生活,在油画上有过一段时期叫“近距离”“新生代”,也是以这种画个人生活为主的,所以目前的这批70后的画家画水墨的,往往是在表达自我,是这么一个找自我的阶段。

  童年的这种单纯与童年的这种向往还是一直有,然后魔幻的现实主义,当时还读过马尔克斯写的《百年孤独》带一点超现实的,带一点孤独感的这种东西,受这种东西的影响还是有的。

  这是我研究生的毕业创作,现在看创都没有了,2米×3米画了一个系列,开始一个新的系列叫《灰色寓言》,灰色就是晦涩的意思,讲不清楚,说不明白,里边的矛盾复杂的因素很多,我不想画得很清楚,不想把一个态度表达的很明晰,在一种相对晦涩、暧昧的语境下表达某些错综复杂的情感经历。

灰色寓言 荒城 290cm×200cm 纸本设色 2007

  这张当时获了央美那一届的特等奖,叫《荒城》,一堆人在走出一个失落的城市,这三张画是当时我研究生的一个总结,应该说也是我新的一段创作的开始,我个人始终觉得在某一次某一个开始的阶段的东西很珍贵,往后反而有的时候锐利会下降,开始的时候会敢,胆更大,有时候很奇怪,这样感觉的东西后来其实都还没有突破。

  再看看后来的吧。这就是延续《灰色寓言》那个题材的,这个本来是一张很普通的照片,在以后讲课的单元当中,讲题材、讲变通的时候要特别讲这个事,这个当时后面坐在船上的这些人她是一些时装模特,坐在一个环形的吧台上,前面有一个老式的古典的西方的装饰,地上是地板,前面有一个圆桌,也坐了一个女孩,是一个时尚杂志里面的一张照片,是欧洲古典风一个时装皮包杂志的一页。

  我以前经常买一些像什么《青年视觉》这样的杂志,偶尔会有这样的图片,这个感觉我觉得挺有意思,我就把它前面这个桌子改成了四个人围坐,后边的吧台改成一条船,把真实的环境、地板和空间改成了一片大海。就是我有一个变通的能力,这个能力特别重要,我个人认为特别重要,你只要会转换了,你的画面就会离开那个东西变成另外一个东西,如果你不转换,你实打实的照搬,那就比较难突破,后边还会有,这些其实都是有转换的。

灰色寓言 200cm×290cm 纸本设色 2008

  我以前还做过一个实验,做抽象风景那批的时候,我做这么一个实验,往往买一些杂志,上面有很好的图片,色彩感觉不错,构成感觉不错,我把杂志拿的很远,把那本书放的很远,但是我能看见,然后换一个角度,我把它倒个个儿放在那儿,远远的靠余光看着点儿画,就只把它提纯出来一些形式要素,不受里面具体东西的干扰了,所以很多我当时那个抽象风景的创作就是从一些家居设计杂志里边,它在色调、在构成上很讲究,拿过来正好用,反正我是在想有变通的方式,这是不是一种创作方法呢,我在想对吧。

  创作方法论,如果想从党震老师这里听到特别有条理的、很有系统的一套完整理论,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个人上这个课的时间很短,一个散漫的艺术家,这样一种状态怎么可能像一个严谨的学究气的理论家,给你能够弄一套完整的理论呢,不大可能,我只能拿我个人的时间去与你分享,但是我的思考可能对你有点儿帮助就行了。

  先给自己把这个调起低一点,这样歌就比较好唱,调门起得太高是很可怕的。这张画已经丢了,2米×3米。如果将来诸位在拍卖行哪儿看到那张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这都是2米×3米,我当时立的目标是至少10张,这张就小点儿2米×2米,这是后来画的,13年。都是《灰色寓言》那个体系变出来,走在废墟上的人,还记得我大学的时候画过类似这样的速写本上的东西吧,所以这个东西都过了二十多年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情绪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但是就是这样画的。

墟城 200x320cm 纸本水墨 2014

  这是《荒城》的延续,《荒城》是我07年的时候画的,这叫墟城,废墟,依然有一些这样的,这个人就是拿来向那张画致敬,自己给自己致敬一下,记得吧,《荒城》那张画有一个这样的人,几乎是接近的位置,我把那张画好像那个片断镜头又推远了一点,然后又把那些人去掉了,如果这两张画放在一起是有故事的,感觉像一个电影的蒙太奇一样,隔了多少年重新拍一部这样的片,有点儿这个意思。

  为什么要喜欢电影呢?因为很多电影是向古代那些历史上的电影致敬的,绘画上也有。这个是叫《游园惊梦》戏曲系列,其实也是《灰色寓言》系列变过来的。《出差的晚上》、《人在旅途》、《做了一场梦》、《霸王别姬》,失落的,残破的,这个模特又出现了,如鬼魅一样从大学时候下午的那个瞬间一直跟到现在,调侃。

  与戏曲题材有关的也有几张,都是2米×2米的大画,基本上这张《苏三》、《牡丹亭》都画过,这个很有意思,我要说一下变通的事,其实都过早剧透了,《盗梦空间》,其实在倒数第二层梦的时候是在一个宾馆房间里,都躺在地上连上线,那个人爬着从那个屋里边游出来在走廊里边,就是一张电影海报的定格,有一个小伙站在那儿,有这么一张床,当然地上也有人,床上也有人躺着,我把那个人去掉,换成了一个苏三放在地上,那个画面给了我一个启发,使我想到了另外一个画面,这个应该说是从盗梦空间来的。

灰色寓言之牡丹亭 200cm×200cm 纸本设色 2012

  画了不少,反正这些作品都在2米×2米以上,都是一些大画,好多年,画的英雄远去的传说,英雄已经轰然倒下了,从另外一个世界开启了房门,就是世界、空间,近距离、远与近、时间的穿越。这叫《等待》,画情感,这个虽然没有人,但是这个东西已经表达了两个人之间的情感线索,就是道具的意义,当然田老师那碗粥是乡土文化的体现,或者说叫自然文化的体现,这里的刀叉是当代都市文化的一种体现,更紧张的一种情绪和一种冰冷的情怀。

  《金色池塘》,羽毛散落了一地,还是有点儿小情趣的东西,这张画我也比较喜欢,这个道具用的不错,这个灯泡、锤子,易碎的,破坏,危险,这是在上海街道上无意当中拍到的一个人在逗狗的,形象完全不是这样的,这形象是大早上起来从宾馆里边起床打开电视,范晓萱唱歌,MV,有一个搭积木盖房子,他自己穿着一个衣服,我一看这个不错,挺调侃,像马戏团里似的,我就把这个服装记住了,然后用在了这张画当中,好多东西全是拼起来的,这是我自己惯用的一种手法。《变色龙》,爱情是善变的,感情是善变的。

上传日期:2017年06月2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