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3310 雅昌公开课 > 党震《创作方法论》 >[第1集]党震:《创作方法论》课程概况

党震《创作方法论》

视频信息

名称:党震《创作方法论》党震:《创作方法论》课程概况
 

  主讲人介绍:

  党震:艺术家,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1973年生于山东济南,回族。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曾为山东艺术学院副教授。2004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田黎明工作室攻读硕士学位。

党震

  导语:

  什么是创作方法?哪些是好的创作方法?怎样才能创作出好的艺术作品?首都师范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党震老师,结合自己十几年艺术演变过程和经验,为大家讲述《创作方法论》课程。

  课程名称:创作方法论

  第1节:《创作方法论》课程概况

  首先介绍一下自己,毕竟有很多还是新见面的同学,我的名字叫党震,共产党的党,地震的震,所以这个名字是非常容易记住的。

  首先今天我要讲一讲创作方法论的一些基础概念;另外还要讲一讲我自己的艺术大概十几年的一个演进和变化,我个人作品的一个展示。

  我为什么这样做呢?因为我希望你们了解我,就是党震是画画的,这个老师什么水平,他的作品经过一个什么样的演变发生的过程,相互了解,你才会对我有点儿信心,或者说能够觉得我说的有点儿道理,如果对我个人不了解,我觉得对我讲的东西你们也会怀疑,应该是这样,增加一些了解。

党震陕北写生作品

  第二个课程是关于美术史的概况的,第二节、第三节要讲中国美术史和西方美术史。

  我觉得谈到创作、谈到创作方法,更多的是要有一个修养、积累的过程,这是一个前提,你所用的方法、所学的方法,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修养作为支撑,那些方法都变得不堪一击,或者说没办法真正的理解吃透,没法用。他有点儿像这样,创作方法论这个课它就像给你一件武器,一把很好的AK47,但是修养是弹药,要有充足的子弹,如果只有这把枪没有子弹,这个枪就没有用。所以我觉得在创作方法论整个的课程当中,我们更主要的是从修养层面去跟大家交流。

  我觉得很重要的是重新梳理一下历史,我个人视角中的美术史的情况,我对美术史的理解,我拿来给大家分享一下,希望大家能从老师讲述当中感受是什么样的一个历史。其实我个人觉得美术史的重量在你们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当中是非常重要的,千万不要忽视、轻视美术史的学习,我个人是有过惨痛的教训。

  因为我读本科的时候是非常轻视一些课程的,比如说人体解剖学,比如说透视学,当时央美有一个老先生姓陈很认真,备课非常认真,他可以不看教材倒背如流把人体所有的关节肌肉全给你从脚指头推着画一遍,各个角度都给你画一遍,不知道他研究过中医没有,他可能经络和穴位也都讲出来就全了,中西合璧了,但是那个时候我们就应付,往往就不爱听,觉得解剖、透视太老土了,太死板了,我们要画表现主义的东西,我们要抽象,我们要现代主义,教条的东西我们要打倒,包括上美术史,总觉得美术史老师都是学究气,戴个眼镜,拿个课本讲一些老传统,我们是面向当代的,我们要一颗心扑到生活里去,我们要去听摇滚乐,我们要去看中戏的小剧场,我们要去谈恋爱,我们要融入生活,因为美术史都是老掉牙的东西,就是那几张画,就是这些画家,没当回事,现在想想年轻人就是这样,往往犯了很大的错误,我觉得特别遗憾,想再回头去听听老先生去讲,没机会了,也不好意思了,但是以后会觉得美术史重要。

  因为美术史是历史经典的沉淀,经典的东西。西方后现代主义艺术兴起的时候,他们提出一个概念,绘画走向了死亡,后来说艺术从经典走向了大众,不再有经典的艺术,人人都是艺术家,而且艺术作品从绘画、雕塑变成了很宽泛的一个概念,甚至是直接拿着现成品加一个理念放在那里就可以成为艺术品,连你工作的过程都去掉了。

杜尚《泉》

  典型的是杜尚,他把小便池放到了展厅里,小便池是买来的,他搬过去放到那里,可能还是找人搬的都有可能,他只是想了一下,我要嘲弄一下这个展览,我要讽刺一下,我要以这种戏谑的方式来表达我对艺术的一个批判态度。好了,这一下不要紧,他的一个小幽默或者是小调侃,或者是一个恶作剧,成为了美术史论专家们议论的焦点,从开始有骂的、反对的,又开始思考的,又开始赞扬的,到后来褒奖,奉为经典。

  后现代划时代就开始了,划时代的人物多么牛,就是拿个小便池放在那里,小便池这个词还是比较文明的,但是我们想如果我们自己去超市里边,哪怕是最好的超市宜家买一个小便池在家里面,打一个追光放在那儿,你会觉得好吗?你不会觉得多么牛,我个人总是这么认为,就是西方的后现代理论当中,其实有一些概念是和我们传统的对美学的认知绝对是背道而驰的,它树立了一个新的“高峰”,这个“高峰”是加引号的,我个人这么认为。

  因为人类历史上的很多“高峰”并不是永恒的,或者说没有永恒的高峰,或者是没有永恒的绝对价值,为什么这么看呢?一个东西有没有价值,一个意识形态有没有价值,一定是在特定的语境下,这个语境是什么呢?历史背景、政治背景、经济背景等等,它会出现一个特定的文化坐标,然后这里面出现了一个特定价值的判断,你把这个小便池拿回两百年之前的美国说我这个是叫艺术品值好多钱,会招一顿打,会觉得这个是疯子,拿到中国来也不可能,只有在特定的时期它成立,这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美国“二战”以后,他成立一个超级大国,他在政治、军事、经济各个方面都已经领先于整个当时世界格局的其他国家,但是美国是一个殖民文化,三百年历史,他没有足够的自信,他没有足够的经典的大师放在那里,他既然不能拼历史,他怎么办呢?他就拼现在,我拿钱砸出现在最贵的,我拿钱把所有的博物馆的最牛的馆长、最牛的评论家,你要把这个写成最好的,当然我的态度语气当中有一点敌对的感觉,很多好的其他的理论家会觉得党震你在一个这么好的大讲堂上,在这个平台上说这样浅薄的话不对,你回去要好好反思一下,没关系,我觉得民主与自由,我开始给大家戴了一个比较高的帽子,也给我自己戴了一个这样的帽子,我觉得我们轻松一点,不要把我讲的东西太当回事。

  但是我要说真话,哪怕我说的话没有什么分量,没有太多的学术含金量,语言不够严密,但是我把我个人认为真的东西讲出来,所以在特定的语境下,那个东西有价值它成立,可能它换到另外一个角度或历史语境下、文化语境下是没有价值的。

  那么我们现在讲创作方法论的课,绕了一大圈再回来,从杜尚那儿回来,我们为什么要上那个课,我问你为什么要考研究生呢?我要实现我的个人价值,说得比较冠冕堂皇,逼格比较高,我要出名,我要通过这种方式避免本科以后的失业,我要想办法出了名之后挣钱,作为我的一个人生资本,或者说我热爱艺术,我要继续研究艺术,我要提高意识的修养和创作的能力,种种可能,种种答案,有的时候大家可能只能回答其中一个,比如说考卷发一张纸,让你写下来签个名,很可能绝大多数会写“我热爱艺术”,“我要追求艺术”,不会写别的,其实答案应该是多样的。

  我觉得每个人心里上研究生都是一个目标的话很可怕,反映了中国的教育存在严重的问题,也反映了大家都在欺骗,或者说都在说假话,说习惯。那就是这样的,我们现在什么是最有价值的呢?你怎么样得到社会的承认与尊重呢,这就出现了分歧了。

  所以这个创作方法论的课,我只能讲我个人的价值观,至于这个课对你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你们听了这个课以后如何去面对创作,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我觉得不太可能说我做一个洗脑的工作,以后画创作的时候好像都用这种所谓当代、所谓什么体系去画,不可能的。

  去年也是这样,有一个学生很认真,经常在课下的时候拿他的画给我看,我讲课的时候涉猎了天马行空的,讲的比较开,一会儿这儿,一会儿那儿的,有的时候自己费半天劲才能绕回来,但是这个学生听我讲了那么多东西,最后拿他画的工笔的小花鸟给我看,画了一个很简单的花鸟的写生,概括过来的染一染,我说你这属于比较朴素的东西,我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不能打击他,很认真,每次还做笔记,听课也很认真,我就很奇怪,我说我能讲的,觉得已经几乎快讲到月球以外了吧,到不了火星也差不多了,我说这怎么又回到一个把速写加点儿什么那种方式在画画,他要给我看那个东西,我说你怎么想?

  他说我记得我家里边那个花盆里种的花挺好看,我经常看,我现在出来上学了,我就回忆画了它一张,我挺美,我说嗯挺好,这也像汪国真写的诗,我抒情我今天看见太阳我挺高兴我写写,或者说像《读者》这种杂志上的插图,一条大船在海边,远处有一个夕阳,人生很沧桑,有一些情感太简单,有一些技术太简单,虽然它很抒情,虽然它表达了你的审美愉悦,但是它毫无意义,没有难度,它不够劲,无难度的东西,对不起,就免谈。

  你上了研究生了,你得知道什么是那个劲,那个难度在哪里。老师,是不是复杂的就难,简单的不难?不对,都知道八大山人画的简单,你画一个试试,气场放在那儿,你试一试就知道了,西方也有画的很简单的,莫迪里阿尼拿铅笔勾两下素描,动不动几十万十几万,为什么这个东西有价值呢?又回到价值观的判断上来了,为什么他们是大师呢?好好想一想。

  我有一次去山东潍坊,有一个叫郭味蕖纪念馆,有一个馆长,民间的高手,因为他常年在郭味蕖纪念馆,他以前也学过中国画,他就临摹郭味蕖老师的竹子、临摹,天天看,那手头工夫太厉害了,看看郭老师的画,他也是中央美院的,聊着聊着案头上有纸,当时画两张。那意思,我说行啊,我说我临摹一下郭老师的画,一个竹子,我想我最起码是本科教育,我就临,以前也临过吴昌硕任伯年都画过,咱也不害怕出手画竹子,啪啪一画,老先生说这个画的不错,但是有很多问题,这个竹子是怎么怎么着,人家下了两笔,我一看哎哟真是,人家天天临,不怕千招会,就怕一招精,他临的郭味蕖比我好多了,我那一看就很苍白。

  我说坏了,你是央美的研究生,人家还一开始试探性的恭维你两句,实际上是为了最后拿这个来嘲笑你,告诉你有高手在民间,你不要觉得我们这个小纪念馆不怎么地,你央美研究生又怎么样,大学老师又怎么着,竹子画不过我,我也不服气,我没办法竹子画不过您,底下接块石头吧,咔咔我又跟那画一块石头,这个时候他停住了,你看党老师还是挺厉害的,你一下就把构图给补完整了,像一张创作了,这个能力挺厉害的,说了一句这个,有点儿服气的意思,其实也没真服气,这个话我想说什么意思呢?

党震《雪景》 39x108cm 素描纸综合材料 2013

  就是我可能在拼竹子杆上,竹子叶这点儿我打不过你,因为我没有在这儿下过工夫,但是我会什么,我会的是画面的平衡与对比,我会把这个气怎么兜起来,我能把它建立一个完整的画面,我构图能力比你强,我这个险中求胜的应变能力比你强,因为我知道的多,我大不了我给你玩一个后现代,把竹子全涂黑了,这你就不会了吧,总之这种方式是我从中悟到的一个小道理,就是创作方法,它有时候不是狭隘的,它不是单一的,它是一个整体,你必须得在整体修养上下功夫。

  我们这个课刚才讲了历史,美术史要讲,往下还要讲形式语言基础,这个课很重要,关于点线面,关于色彩,关于构图,关于肌理,关于空间,这些问题要讲,这也是增加大家的修养,肌理创作,积累一些基本的经验。

  第五次可能要讲一讲题材,素材。从生活中收集素材的问题,我会准备一些摄影作品给大家看,因为现在说让大家出去画速写不大现实,更多的都是摄影作品来转化,素材这个问题。

  还有一节课可能要放一放电影,我认为电影、摄影都跟绘画、跟我们现在的艺术创作有直接的关系,在动态的故事情节的这么一种方式当中,综合的有音乐、有戏剧、有故事情节,综合的,电影里面它对美术创作的关系,电影创作和美术创作的关系和绘画创作的关系要有一次这样的课。

  基本上是这么排下来,其中有一个课我是要放在前边,这个课里讲就是理念与观念,或者叫文化这个层面的思考,到底和创作方法论之间有什么关系,我们的创作当中持一种什么样的文化态度,对于艺术理念的问题我要渗透在其它的课件里边讲,这是一个概况,我这个课大概是这个样子。

上传日期:2017年06月22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