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7985 雅昌公开课 > 王明明《从北京画院建院60年,谈中国画的创作与发展方向》 >[第2集] 王明明:当前中国画发展中的思考

视频信息

名称:王明明《从北京画院建院60年,谈中国画的创作与发展方向》 王明明:当前中国画发展中的思考
 

  主讲人介绍:

  王明明: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协副主席、北京画院院长

  

  王明明

  导语:

  今年是北京画院建院六十年,在一甲子的时光中北京画院秉承办院宗旨,一直坚持中国画的创作,研究,教学,同时也在思考着中国画未来的发展之路。在当今时代,传统的文脉如何继承,中国画应该如何发展?中国画家如何把握艺术方向?画院体制如何在文化发展中起到应有的作用?王明明先生从1978年进入北京画院工作,在近四十年的时间中,他亲历了北京画院的发展变迁、美术界的蓬勃发展。作为北京画院的院长,集官员、管理者、画家、老师多重身份,他深入研究美术发展中的困惑与问题,从而找出解决问题的规律和方法,在讲座中他将和公众分享多年来他对这些问题深入思考和实践中的经验的总结。

  主题:从北京画院建院60年,谈中国画的创作与发展方向

  第二部分: 王明明:当前中国画发展中的思考

  我第二个大问题就是对当前的中国画发展的思考,这个我觉得我们中国画发展从五四这一百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我在翻一些资料,那个时候191几年的时候,我看我们的老辈们像金成,像很多京派的画家一直在论战中国画的这个问题。可是这一百年,我觉得对中国画的发展来说,从宏观的角度上,中国画走到了一个跟时代同步发展的这样一个从业人员又众多的,画家众多的一个群体,的确有了很大的发展。

  可是我们从一百年对中国画的改造来说,就带来了很多负面的影响,这个改造我觉得跟现代化进程和西方引进是一个非常的成正比的,我打个比方,我们现在对吃纯粹的北京的饭,可能大家的嗅觉已经基本上没有了,我们对那些速食文化麦当劳那种代替,那种改良派中餐西吃,西餐中吃,这种东西越来越多,你根本找不到什么你所需要的,你所想要的那种小的时候的味道了。我觉得它跟一种习惯的演变、发生的巨变和我们慢慢的去适应它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

  所以我一直在想,中国画今后的发展到底是什么?其实我并不乐观,我越想越不乐观,因为我们从儿童画开始,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学儿童画是临摹齐白石开始的,因为那个时候所有的齐白石还有传统派的这些画家,他们占了很多,我从小启蒙就是齐白石,从那个时候拿的毛笔一直拿到现在,虽然学素描、学色彩,可是没有对我发生任何的变化。那个时候第一口奶就是那个。

  

  王明明儿童画

  可是你现在看看所有的孩子们学画的第一口奶是什么?基本上都是以色彩为主的,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已经发生了非常的根本性变化,孩子你喜欢这个,你儿童教育是这样的,你中间你十几岁你必须要学素描和色彩,否则你考不上美院,可是美院要的你是素描和色彩,只是进来以后你再去选择中国画和油画、版画和这个,这个的时候你已经在人生走过了1/5或者是1/4的时候,完全是西画为代表的,你学的已经入到你的骨髓里头了,可是你在认识中国画的时候会变成什么样子?你必须是改造中国画了,因为你根本就看不懂中国画。

  因为你的第一口奶喝的已经完全是牛奶、咖啡,不是豆浆,更甭说你是什么豆汁了,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们不能避开现实,就是说你现在的美术教育所有的给你的教育,其实所有的老师也没有告诉你中国画好在哪儿,中国画的造型在哪儿,都是说中国画的造型是不行的,中国画的造型是必须要改造的,我们的西画造型是第一的,是这样吗?你看五代、宋代是吧,你看他们的造型,你看唐代的墓室壁画的造型,可是这就是现实。

  这个现实的时候对中国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我拿日本来举例子,那就会产生明治维新以后日本画的改造,最后改造了现在的南画,基本上以素描为主的画的水墨画。这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一个现实,所以那个时候清代的张之洞他在谈,我一直喜欢他这句话,“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我觉体-用关系,我们的老一辈他面对西方文化的进入和西方的很多实体进入的时候,他非常明确地谈到了体用关系,他没给它变成西学为体,中学为用,这个体用关系就是一个主次关系,就跟你说的外来的艺术,外来的宗教是吧。

  比如说你佛教、道教,佛教是外来的,可是到了中国他以中国他的道家和儒家把他融合成中国的他自己的佛教。道家你再去影响他,他也不会发展到什么程度,因为他是体是他自己的,儒家也是,是吧,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他的体用的关系,我们再去认识中国画的时候,我们怎么样去找到他一个最根本的根源。是吧,所以我一直在想,实际上我这些年读了很多儒释道的书和中国美学的书,我觉得我们搞中国画的人,搞中国艺术的人,一定要尽可能通读中国美学,我觉得美学对我们画画的人的这种影响,它是在精神上,我们不能只学美术史,可是美术史它是一个表现,因为它以作品为主要的一个脉络。

  可是你学美术跟它对应的时候你知道它的时代特征,它在儒释道之中发展的变化,对艺的影响和审美影响的它的一个最核心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是非常主要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现在就是研究中国画,它的主要基因是不能变的,主要的基因如果变了的话它就不是中国画,你比如说它的主要的,它的笔、墨、用线去造型,它的散透视,它的纯粹的色彩关系,它的虚实空间,它的意境、立意,它的构图的这种独特性,还产生的不同的中国画的境界,像这样的一个对中国画最根本的东西的认知变化使大家找不到真正的核心是什么。

  就是说我们当代教育中的和西方引进来的一些观念,我们要去表现,我们要去观念,还有一个我们注重技法的表现,可是往往我们丢掉了这些最核心的中国画最核心的东西。因为我一路走来也是中西这样来回的走的,可是我慢慢的,很多的艺术家认为不对劲了,我们创新创了那么多年,最后自己的东西没了。

  

 

  中国画的造型

  因为中国画它有它非常特殊的另外的一种就是一个修养,它是一个全面的修养。而且是一辈子要奋斗的,而不是一种立即可以炫耀的,可是西方的绘画是完全靠你自己的才情,自己的感觉,艺术感觉和那种爆发力,和一种单纯性,和这种观念性,他可以三年以后成熟爆发,所以我们看了很多流行的,就是当代的水墨画家,我说是各领风骚三五年,可是他们成熟样式很新,可是在三五以后可能这个人就始终了,为什么?因为那就是说什么,这一种瞬息的凭感觉的东西只能是一时,他不可能持续,原因是什么呢?因为他这种独特性,这种很多的水墨,他没有办法和传统对接,因为他很特殊,他这个花开得非常跟旁边的那些耐生长的那些花完全不一样,他是一个奇花,他放完以后他很快就凋落。

  中国画特殊的问题,就是说它得靠所有的传统的滋养和你每个时期对传统的不同的认识能达到那种境界,这是非常非常难的,等于是你过了这一道关,可能后头有八道关过不去。为什么我觉得黄宾虹可贵呢?我觉得可贵是让我看到了不是样式,是看到了中国画达到那个最高境界的时候,他画到90多的时候那种老辣,那种所有的学养融入一身的时候,又很平淡的那种特殊性,可是他是不可复制性,可是这种境界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呢?是不可能的,就跟我一直在想这个是不可能要求大家能够理解的。

  一个时代可能是理解的人很少,就跟大家都是信佛教,大家都是在念经,为什么会出现那种高僧大德,那就是每个人的心性对这个入境的程度,可是入境的程度可是他又不传,他念完经以后他已经做到那么高的,大家认识他怎么高不知道,可是带着满身绝技走了,这就是中国的艺术和中国的文化他所具备的这样,因为他知道我的本事是永远达不到我所追求的境界,他说我没有必要去传,传可能是害你,可是达到了这个境界的时候,他走了之后,可是这个时代的大师已经结束了,你说黄宾虹他谈了很多论点都非常精辟,可是他讲座吗?

  我为什么很少讲座,我上两个礼拜在这儿我跟大家聘用的时候我在说,我说我只在北京画院这个里边念经,我绝不跑别的地方念经去,为什么?我知道自己缺什么,有时间自己多练点儿,这就是中国画应该所具备的你永远不满足,你永远达不到这个河的彼岸是达不到的。

  这个里边为什么我们现在都想速成中国画,都想把它变成一个有规律可循,又可以上手快,评分评价的一种艺术,那就是说,我们去反思美术教育,你美术教育从我刚才说的所有的中国画,你选择中国画这个行当以后,老师就问你了,你学人物花鸟你选择一个专业吧,你选择了人物,这就给你画了一条鸿沟,这个鸿沟是你不会再介入到山水和花鸟里边,因为你这个几年上的,包括上研究生是不会介入到,因为你没有时间去介入到那个方面了,那就变成了一个你的知识和你所学的东西越来越单一。

  你先练字,我从小就是我爸爸说你先练字,所以练字和画画是并行的,你首先你年轻的时候不练字,首先就是缺了这个,你再分成人山画,所以就导致了所有的艺术家们,我这辈子我就画人物画,你画得越精确,现在我们有很多工笔画家画的那么精彩。可是我很早就研究了中国画画人物画到60以后是画不准了的,你用西方造型,因为你看不准,你手也不行了,所以你这么写实的画家他是不可持续的。

  

  王明明的字

  还有一个山水、花鸟也是以造型为中心,就是用造型,你不是在你笔墨本源和以造型关系上来反复锤炼的话,又会出现了一个你今后的在年岁大的时候是不可持续发展,可是我们有很多特例,老的艺术家们,他在晚年的时候为什么越来越好,因为他的书法,他的人生经历,他所对中国画的认识,他认识的这种笔墨关系的时候,他随意出几笔都好,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他是不受那个所谓造型的这种限制,都在里边,他是越画越自由,他是没有受这些人山花的影响,他是一个营养非常全面丰富的,他不缺钙,所以这个就是我们对中国画今后的一个很重要的缺失的几个主要的一个方面,是吧。

  那就是说,还有一个就是说我们缺乏对传统的绘画规律的研究,也缺乏对建国以来的革命题材,老一辈革命家他所创造的很多艺术家所创造的这种创作规律的研究。我觉得我们那个时候60年代出来的经典,比如说我们在三楼卢沉先生《机车大夫》,那个是表现工业题材的,60年代的经典,这是我们北京画院今年收藏了这张。你现在看他的时代性,他的艺术整个表现力你没办法超越。可是那个时代的这些艺术家们他是有这方面的经验的,这方面的创作经验是我们应该继承的。

  包括很多老一辈革命家,比如说你像古原很多的,包括李华,你看我们现在重大题材,我画了那么多,可是你像有潘鹤那样的《艰苦岁月》,那是文革前的,画红军长征的,就画一个年轻的红军在吹笛子,你说有革命浪漫主义吗?他的典型性,我们现在画长征都是这样100个人都是这样的,这种东西这也是他所表现的这样的话,以小博大,小中见大,这也是中国的逸韵的体现。

  

  潘鹤的艰苦岁月

  可是这些好的艺术的东西,我们为什么没有继承下来?在这种传统和一些不同时代的经典的东西,你包括你看现在国博的很多的新画,你一进正门的大厅,我最欣赏的就是那张石鲁的《转战到陕北》,笔墨很简,要是现在连全国美展都选不上,他画的太简单了,毛主席怎么背着手还不太像,可是这张经典是无法超越,有立意,他有意境,他表现了伟人的这种,他没有从正面去表现,可是他表现了那个时代,可是我们现在觉得我们现在有造型能力,可以去表现的,其实表现历史题材我一直在说要虚不要实,这个虚代表了很多东西,不是说你画虚了,那你就要怎么样去表现他的时代意境?这一些传统,我们能不能把它给它表现出来,给它继承下来去研究它,这些东西我觉得它是有规律可循的。

  为什么我就热衷于做这些活动的策划和去研究,每次去看,每一次的展览我都做完这个展览就反复看,那就是我养我自己,所以这个东西我觉得大家要去研究一些好的,我拿那个,就跟我们那一天,我们画的那张长城跟小可,跟小磊画的那张给国博画的长城,我一直在坚持说空白要虚,每年我开两会就看那张傅抱石和关山月那张《江山如此多娇》,每次看都有感觉,如果我们现在艺术家画这张大画的时候,基本上画八个山头都是实实在在的,可是它越实在它越小,你看它大半幅2/3的时间画的是虚的,虚无缥渺的,可是它可以反映出来这个江山是无尽的,这就是中国人的智慧。

  

  傅抱石的江山如此多娇

  其实外国人的智慧也是一样,他在虚不在实,我们觉得哎呀有十八般武艺,我就把它这个山石,把这个结构给表现得淋漓尽致,完了,一览无余,就跟你看黄山似的,我两次去黄山都赶上非常好,又有云海又有晴天,可是我老师周思聪和卢沉去了黄山,他说一个月没下雨,他看的黄山全是大山石结构,你黄山没有云海没有雨的时候,那是非常难看的,所以就是说中国人他对虚的认识,对这大和小的认识,我觉得他有他特别的一种他的一个观念,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觉得很多的经验是需要的。

  还有一个就感觉现在目前的浮躁,就是感觉就是各种展览和各种美协入会的这种展览,给各位艺术家们都是觉得这个门是永远是我要必须进这个门,画是为这画的,我一直在想是为自己画的,是为别人画的,你的计划是为别人做的,还是给自己做的。我从小就没想,我作梦也没有想过我能当院长,我那个时候连小组长都不是,因为出身不好,小组长都不是,可是我觉得一辈子的耕耘是按照你的人生目标,你慢慢去做,人家在发现你,不是你要发现什么,这个我觉得有些时候我到这个岁数我去想的一些问题,就是说我们可以,路径很重要,我们去入会什么的,这就说明你的存在价值,可是你一年的创作不能以参加什么展览会作为一个唯一标准,考核你的标准。成为大师不是这个标准,所以我就是说,这个我觉得现在最好的是习总书记在这次文代会上的讲话,他直接对传统文化的一种充分的肯定,我觉得以前的任何的文件和这个是没有过的,这个是我们做文化来说非常好的一个需要学习,需要真正是对传统文化深入理解和传播的时候,因为过去我们都是批判,先批判再吸收,所以我觉得我们吃东西是自然,你选最好的吃那就对了,我干嘛还去批判这个,我再去吃好的,那没有必要吧。

  我们吸收东西,那么多年都打着批判的口号,先把这个批得体无完肤,偷偷摸摸再去吸收,我们现在有习主席讲话,我们可以大胆吸收,吸收好的,这就是一个质的变化,就是说我们对于中国的文化自信,我觉得这个东西是所有的,很多东西是表现的我们不自信才产生问题。就跟陈半丁说的,那个时候为什么陈半丁打成右派?他说推陈出新,你不把我这个陈推了怎么能出新呢?他就很自信,这个老爷子他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一个人,所以在这些问题上,我觉得我们作为文化的人,你接触社会,我觉得这种社会的担当,我们不能说中国画怎么怎么样,我觉得是每一个人他都要为自己对于社会的责任,我从自己做起,对社会的贡献,我的作品拿到社会上我是有责任的,我是有担当的,这个就对了。

  我觉得艺术家们应该崇尚的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我觉得这个陈寅恪先生说的这两句话,作为中国知识分子他的独立人格,那他是必须要认真去想这个问题的,不能人云亦云。

  

  徐匡的作品走过草地

  另外一个你敢做寂寞之道。我一直在说那年我给徐匡做一个画展,徐匡他是一位我特别佩服的版画家,他是特别纯粹的一个,做展览我们俩在楼上谈了两个小时,后来阿哥说徐匡从来没谈过那么多话,他说跟我都没有谈过那么多话,后来我就问他一个问题,我说你做了这么多年艺术你孤独不孤独?他说我太孤独了,我说那就对了。你做艺术你必须孤独,我说你要享受孤独,因为你做艺术本身是你个人的事情,你不是天天的让人家去看。

  有一些朋友,有一些画家,有一些画还没有沉下去,微信就发出去让大家看,你能证明什么呢?反过来你的技法被别人盗了呢?中国画家你所悟到的很多东西是需要自己的这种沉淀,他通过一段时间去酝酿,把它变成蜂蜜,把它变成最精华的东西,去给社会,而不是我们急就章的完了以后,你看看我这个东西上头发这证明我的存在,就是你的存在是瞬间的还是永恒呢?我觉得人要追求的是你永恒的存在,他的画永远是存在的,他就是永恒的,如果说人走了,画也走了,那还能存在什么呢?

  所以我觉得历史就是老天爷就是这么苛刻,可是我感觉到你内心充实,你内心强大,你内心能够正确对待自己和永不满足,你知道自己的方向,那你才能走寂寞之道,否则的话,我们追求的就是瞬间的存在,这个瞬间的存在,因为现在有这个网络,我觉得是一个特别好给大家一种满足感,可是它带来了负面影响,对人的迷惑,对人生的那种感悟,它是根本不是这个。所以这个我觉得需要大家思考。

上传日期:2017年06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