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9909 雅昌公开课 > 对话:王功新 林天苗在90年代中国的个人艺术实践 >[第1集]王功新:90年代的那些当代艺术创作

视频信息

名称:对话:王功新 林天苗在90年代中国的个人艺术实践王功新:90年代的那些当代艺术创作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林天苗:90年代的创作与展览空间

       【雅昌讲堂】 王功新:新媒体艺术空间——藏酷

       【雅昌讲堂】王功新:藏酷空间里“匿藏”过的艺术和故事

  主讲人介绍:

  王功新(生于1960年,现居北京)参加的展览包括“新媒体艺术节”(2000年,布里斯班)、”“生活在此时”(2001年,柏林)和“转换的行为”(2001年,柏林)等。2000年王功新还在北京创办了中国第一个新媒体艺术空间:藏酷新媒体艺术中心。第一届艺术与设计大奖赛候选人。

王功新

  导语:

  于90年代中期从纽约回到北京开始艺术创作的王功新、林天苗夫妇,是中国90年代实验艺术先行者中不可不提到的。这不仅是因为他们作为艺术家在报房胡同12号凿开的那口可以看见布鲁克林天空的干井和从床铺中央刺出的缠绕着白棉线球的两万根针,还因为他们在2000年初在北京三里屯创办的“藏酷新媒体艺术空间”为正处于爆发式生长的中国实验艺术提供了一个可发展的环境和土壤。

  藏酷在空间设计上沿用了王功新和林天苗从美国带回来的视觉印象上的现代主义工业风格,2001年到2003年之间那里举办开展的各类型活动(展览、艺术交流研讨、地下电影放映、实验舞蹈音乐、诗歌文学研讨等等)为中国艺术家、批评家和策展人与国外同行的交流提供了契机。从铺满地面的三吨青苹果(“顾德新个展”——藏酷首个展览),邱志杰、吴美纯、李振华策划的“藏酷数码艺术节”, 到“新潮联播”、实验电影俱乐部、“广州当代艺术三年展”座谈会,藏酷多元化和跨门类地推介和促进了中国实验性艺术地创作和交流。作为机构的艺术总监及顾问之一的王功新和林天苗,在其艺术家身份之外从另一个角度和当代艺术产生了关系。

  此次对话希望通过两位嘉宾的多重身份和多元文化视角,带领我们重新观看那个充满能量的90年代艺术圈子。王功新和林天苗不仅将针对他们所经历的地域空间转移和身份演变而形成的独立艺术创作进行讲述,也将通过当时藏酷所举办活动的经验与观众们一起进行历史探寻。进而使“关于展览的展览”的一个核心目的——研究搜寻90年代中国当代艺术的材料和文献——以参与性活动的方式持续进行。

  主题:“从全球到地方”:王功新、林天苗在90年代中国的个人艺术实践及“藏酷新媒体艺术空间”的建立

        第一集:90年代的那些当代艺术创作

  首先很快介绍一下大家知道我是回来以后从美国回来以后做过的其中95年的工作室开放展的一个活动,大家了解我的作品就是在家挖了一个井叫《布鲁克林的天空》当时我刚刚从纽约回来,为什么叫布鲁克林的天空,因为我们有一个家在纽约,就是那个地区的名字,美国有一个俚语叫“打洞到中国去”,我带着这个概念闲着无聊,说一些孩子“你没事打洞能打到中国去”,地理概念上两端可以有这样一个关系,回来以后在国内打洞到美国去看到我另外在纽约的家,因为当时我们没有全部搬回来,是两边住,这个作品现在看起来95年的时候做的,也是我第一个影像作品,头一次用电视机,现在回过头来看梳理影像的时候发现这个真是我挺早,从国际范围里头把电视机这个影像,它是一个影像的概念相对真是挺早的,不是说话是一个跟环境有关系的,它是跟装饰环境有关系用电视机,和当年白南准早期的那种电视机做一个放映概念还是不一样,它是情景作品中的一个因素,现在我再梳理回过头来看二十年前的作品,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完全是一种想表达的欲望,回来以后用这么一个手段来做的这个作品。

王功新在报房胡同12号进行《布鲁克林的天空》的作品实施

  “环境”,这个地方还在,东四报房胡同,离王府井很近城市中心老四合院里,现在有一个德国的文化记者在那儿住,还是我们的房子,但是我租给他了。四合院西房,把这个屋子挖了一个井下去,当时的情景。有一些老照片上来了,背影是凯文史密斯,那个是张洹,朱发东,尹吉男、姜杰、凯伦;凯伦、姜杰、冯博一、刘骁纯、易英、陈强、尹吉男、张洹、马六明、朱明(做大圆球),几乎当时这个圈子很小很小,这是王友身、王鲁炎、朱金石、李永斌、宋小红、林天木,他的弟弟,当时做艺术中心是他赞助的。这是朱金石,他从德国回来,我们从美国回来。

  刚才看的是95年,我们第一次工作室开放展是94年,95年是第二次大家都熟悉我那个作品,所以刚才放了那个作品。现在这个有一个特别宝贵的一段录像,这个就没有别的作品,咱们看这个录像,这个也是我有这个机会把它找出来,把它剪接了一下,这里可以看到巫鸿老师二十年前他和夫人也是在美国哈佛大学当年正好还在哈佛大学读书还是已经读完了,反正在哈佛大学教书的时候有那么一个片断——《可食用的灰色》。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开放的工作室展,刚才四合院那个地方,小道里面。那天是94年的夏天,比这个还稍微早一点,很热,现在看到这些朋友,易英,当年都很年轻;伍劲;巫鸿老师和他的夫人,也是那么多年头一次回到国内;这个是林老师;这是我第一次回来在家里做的一个《可食用的灰色》,大的盆在屋里边,整个地面全部灌满了。今天好玩看这些片子能够体会到,作为文献,除了作品本身最有意思的是要带出那个时代,体会那些人的状态,对艺术环境和作品环境的一种状态,挺珍贵的。

  王功新:张黎做上海外滩三号画廊的那个人;这是宋冬;赵半狄;这是在开放的工作室展另外的作品,老自行车、玉米豆,这个小作品都找不着了,这个作品好像在凯文手里边。宋永红、郎绍君老师、魏光庆、廖雯、陈少平、荣荣(三影堂)、顾德新、李永斌也是做影像的;这是林老师当年的样子;这是巫鸿老师;还有夫人,夫人在后边,这是李强;汪建伟;陈少平新刻度小组的;邢丹文;巫鸿老师是这次机会他是在我那儿认识了所有人的第一面,刚才看到陈少平、汪建伟、顾德新,头一次他从美国回来在我那儿见到这些人,我也刚刚认识,郎绍君先给我介绍的他们,他马上介绍给浪这个圈子里边最核心的人物。那天凯伦后来来的。吃东西的是王广义,那个是王鲁炎、魏光庆、舒群、展望、邢丹文。

讲座现场

  王功新:隋建国、王友身、宋冬、尹秀珍、栗宪庭。这是94年叫《可食用的灰色》也在报房胡同,这是我第一次工作室开放展94年第一次,95年《井》,94年是第一次做的《可食用的灰色》,墨汁掉下来,人来的很多。就是这一次94年是第一次做的这个。这个是日本东京画廊田畑幸人,798的那个画廊;易英;当时这个圈子特别特别小。

  下面介绍这个视频是97年的时候,上次来看OCAT很少有这个资料,这个资料是97年当时中央美院画廊,在协和医院旁边,翁菱主持那个画廊。当时那个画廊连续办过几个重要的个人的各占项目,林老师一个大的个展,我的一个大的个展都在那个前后,王强的个展,张晓刚、展望、隋建国、姜杰他们的展览都在那个场地,那个场地很好用,很奇怪别的展览都被封,那儿的展览很有模有样,开展、做的也相当到位。

  林天苗:当时也是要被关的,但是翁菱做了非常多的工作。

  王功新:这是其中的一个,当年是日本有一个策展人他当时在北京,他把日本的一个幻灯技术的公司给请进来,他们免费跟我们四个艺术家合作,展览的名字叫《W2 Z2》王功新、王晋、张大力和张培力,后来我说起名叫“W2 Z2”,这个展览当年是用电脑控制,是六台到八台幻灯机,现在都很少找这种机会,当时还不是录像,剪辑成录像,这个展览当年在北京非常轰动,不光是美术界的人,包括李安都在,搞戏剧的导演都在,这是王晋、张大力,当年美院的那个画廊;实际上没有什么经费,几乎没有经费,现在已经拆了。人非常多,当时觉得这个事情很新鲜,当年没有新媒体的概念,突然有新媒体是用很新的方法。这是一个策展人,她现在也不在北京了,她是日本人。

  这是四个人的作品先用他的设备把四个人类似简历做过的作品编了一个视频,等于是三个投影(幻灯机)。《井盖》是艺术家特意用他的媒介做的,提供给他照片,跟他的技术人员一块来编辑,编辑成现在这个状况三个屏幕,怎么叠画,不是录像,完全是照片,声音也是跟艺术家一块讨论,加上去的。日本三个技师在,他们是很专业的。

讲座现场

  林天苗:我记得当时我们做的作品都特糙,当时真的是他们的质量特别好,因为是幻灯片,质量非常高,清晰度非常好,而且都是同步的,声音也是同步的。

  王功新:现在这个技术别的地方录影像也不能完全代替,他们当时介绍他们公司做的项目可以在一个室外的建筑大楼断面上那么大可以打的很清楚,这是投影机代替不了的。后来这个公司我们又想找他们接着这个机会合作,但是没有办法。前边是王晋的作品做的《井盖》。

  第二个也是介绍我之前做过什么,我在德国做的大的装置,把照片做一个简历。这些都是我之前做过的作品,在日本,在其他地方做过的作品。

  《表皮》这是我特意为他的幻灯做的作品,了解到清晰度以后特意做了一个表皮、皮肤,先是人的皮肤,叠上去是各种媒介,墙片、地面、砖头四,各种面让它相互叠的一个关系。现在这个没法看了,因为那个是幻灯,三个屏幕,实际上是六台幻灯,中间是四台幻灯同时叠加,四台幻灯可以切换,可以叠出来像影像一样。

  《有人吗?》我做了两个小短片,这是第二个做出来完全像影像了,中间可以叠,像定格一样互相叠加。这个屏幕很大,三个屏幕加一块有咱们这面墙这么大,比它高。

  林天苗:当时也不是特别界定,正在发展阶段,这种东西在商业上用的很大。尤其是在一些戏剧表演里用的非常大。

  张培力特意为他做的一个作品,我们讨论起来很可惜,觉得这个手段方式跟影像不一样,而且有他特殊的一个感觉。那阵说什么时候有机会,比如说我们这些作品想再展出都没法做。

  王功新:现在可能被大的投影给取代了,实际上本身这个当年是等于是商业性质,他做很多,在广告其他的宣传在做,当时从当代艺术引进来这个技术来做,有可能是他想把这个技术带过来,会有商业的人来找他。这个公司的人想推广。

讲座现场

  王功新:对,想推广这个技术,想从艺术上先推一些。特别可惜,当时声音配上去以后,他这个特别有意思是在摄影和影像之间这么一个东西,特别有意思,一个动的摄影,互相之间又不是靠一个画面说话。

  张大力的介绍,介绍他的时候,张大力专门在墙上到处喷,当年他胆很大,在全北京看到夜里突然美术馆那儿出现好多AK47,这也是他的形象。《恶心和快乐》他的这个作品很刺激,我放一点点。这是他的题目《恶心和快乐》,他也是在街上拍了很多淋病广告等、阳痿早泄……这是街上的小广告。

  主持人:声音是张大力自己吗?

  王功新:张大力找的声音,他找的声音跟他的作品配。

  林天苗:当年日本技师来帮他,艺术家和技师一起合作,技术是他们支持的。

  王功新:我们做了十几天,张培力来北京住我家,天天去跟日本人沟通。

  这片断是开展前后的状态,场地是央美画廊,冷林、冯博一、张培力,当年都很年轻;这是我们在准备这个展览,这个就是那个幻灯机。

  林天苗:当时在90年代这个空间真是非常重要的。

  王功新:你看这个空间的人气,当时尹吉男他们全都来了。方力钧。当时97年这个气氛是大家非常有一种活力的。这是岛子,这是曾梵志,好年轻。这是展望;画画的刘韡;马修在上海开画廊;这是张元拍电影的导演;这是崔健的那个鼓手;这是老汉斯去世了,这是庄辉、马六明、刘铮搞摄影的那个,这是荣荣;张薇广州那个;几乎在那个圈子全部在;这是坐在美院老的美术馆的前边这是李安;刘韡。

  王功新:后边我还有一个比较长的是我们作为藏酷第二部分讲,现在让林老师放一下她90年代的作品。

上传日期:2016年12月2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