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4347 雅昌公开课 > 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 >[第7集]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下)

视频信息

名称: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李可染身边的一颗明珠

  【雅昌讲堂】李小可:文革时期大雅宝胡同里的艺术坚守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雕塑人生

  【雅昌讲堂】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上)

  【雅昌讲堂】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下)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上)

  

  主讲人介绍:

  李小可:北京画院专业画家、艺术委员会主任,一级美术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长,黄山书画院院长,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文化部艺术评估委员会委员,中国西藏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中国画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副会长。

李小可:北京画院专业画家

  导语:

  邹佩珠曾说过,她是“文艺勤杂工”,她放弃专业毫无怨言地为李可染的事业奉献了一生。又究竟是什么支撑她,在李可染故去后,用强大的信念和毅力完成了李可染未尽的理想。在邹佩珠先生去世一年后的日子里,北京画院美术馆特邀李可染、邹佩珠先生之子李小可老师,来讲述他他所看到的、了解到的父亲背后的母亲。

  主题: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

  第七部分: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下)

        1、父母过世的失落和空缺

  我们老说对于今天这个社会太不了解了,她还要按照她这种理想,按照她的想法去做。当然母亲的过世对我们,对我来说实际上是一种深痛,永远的痛,因为她太近了,她可能对这个儿子,70了也是北京画院的画家,也算是一个还有成绩的人,但是她觉得你还是一个孩子,她是一个前辈,她忽然走了,我跟我爱人说有一种失落,而这个失落过去你比如问我父亲的事李可染的事,哪个一点不准打个电话,三里河打个电话问问妈这个事那年是谁,她会记忆很清楚给你说,当时是谁怎么回事,那细节是什么,但是她过世再打电话没人再回答了,剩了一个空缺。

        人们觉得会有明天,自己的父母今后的时间还很多,当然我父亲在世的时候,当时我也爱摄影,也会拍一点录像,老想明天拍一个像样的,或者我父亲画画,或者是做一个正规的事。突然89年他就过世,一早打电话,你爸不行了。到复兴医院躺在太平间,他穿那个衣服、鞋还是带有窟窿,鞋也磨的……他那个画桌就是一块板子,三里河我们的学生去过,墙上无数的摁钉的眼儿,他画画他挂要看,反复推敲,就是他的成绩实际上是他对艺术本身的这种付出,这种努力,这种态度。当时我也想就是能拍一点,但是89年过了以后,实际上后来就后悔了,就是说拍不需要你拍什么重要的事,什么拍下来李可染吃饭,坐这儿休息或者随便写写字,看看书,随便画两笔,今天有他的图像是珍贵的。

李可染与邹佩珠

        2、对于李可染的深厚情感

  母亲也是一样,过去还有点儿觉得你这个不太对,或者那个有点儿什么,但是当她走了,你觉得心里有点儿空缺,对这么一个存在,她和你这么多年,她经受了这么多的这种挑战、艰辛、挫折或者是坎坷,她有一个韧性,但直到最后,所以大家都看着她最后心梗,协和医院,当时还没到最后,就到协和医院,去年的4月的时候,当时北京画院做我父亲最后的一个展览“江山无尽”,当然我母亲可能是不是她也预料到她身体不好,在首都医院抢救,大夫老说病危,后来这个活动我当时劝她,我说你如果身体好来参加一下,当时有一个纪念会,就是我父亲54年写生六十周年的纪念会,她认为这件事是一个大事,后来当时我们就给她吸着氧到国际饭店找一个地方休息,等到大家都准备好的时候,坐着轮椅吸着氧到了会场,跟大家有一个见面,后来说了几句感谢这么多年人们对可染先生的支持、关怀,这么多朋友来参加这么一个纪念会。

        下午如果身体好参加画院的“江山无尽”最后一站,所以这个时候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她说:“如果是我要死了,这个事我也要去。”我想这是她的一个愿望,这个愿望可能超过了她自己生命的本身,她对我父亲的感情,对这件事的感情,可能也成为她生命活着的意义。她后来的离开了实际上给很多人留下了一个空缺,就是很多的活动她也承诺,包括女画家协会还有一些学生的活动,或者是人们对她的印象,也包含我们北京画院每年五个李可染的展览,明明说让她邹老一个人说,让她说对李可染的这种看法和情感。

        3、大师们背后默默无闻的夫人

        实际上她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个老人,是一个师长,是一个母亲,在我父亲在世是一个妻子。但是这个缘实际上带来的是一种艰辛,带来一种责任、一种承担,这种缘可能对我母亲来讲也是一个宿命,就是她无怨无悔,我本来是一个能有作为的人,但是我嫁给李可染了,就这样了,最后走完这个,我们也做二十世纪这些大师,就是这些大师有成就人们都知道,董希文、李苦禅、黄永玉、叶浅予,但他们背后的这些人,就是夫人默默无闻。

李可染与邹佩珠

        当时董玉莎做这个活动的时候,董玉莎就说我母亲,我跟她说我说你母亲活104岁,101岁董希文的夫人,但是我们都不知道她做过什么,她自己也没讲过她自己做过什么,后来了解就是毛主席全集的封面是她设计的,《人民日报》美术字的版式是她最早设计的,或来有很多的书籍,还要照顾,所以这些人是一些默默无闻的。

        后来我们做大雅宝胡同甲2号,这些所有的大师,包括苦老、董希文、李可染、张仃、黄永玉、叶浅予,没有听他们说过评价自己的绘画好,大家想想有这些人说我的绘画是在这个时代是什么或者怎么着吗?没有什么,他们永远在一个行走的过程之中,他们永远在心中永远有一个远方,所谓这个远方可能是一个艺术道路的像喜马拉雅似的,往那么一个方向去不停地去探索,不管他们的命运和他们受到的是什么样的坎坷,什么样的挫折,但他们一往无前,无怨无悔。

        人是都有自己的个性,自己的爱憎,但是他们有这个共同的事,所以这个我也想画院做这么一个展览,当然是纪念可以说纪念一个老人,我自己虽然做一个儿子,在她身边,实际上也是对那个时代、对老人可能还有很多的不了解,就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他们内心深处的希望和他们所经历时代和让他们所要走的这个路,所以我们现在做一个展览,包括我们做大雅宝胡同甲2号这个文献,实际上也是希望我们后人还有包括我们的年轻人对我们的前辈,对二十世纪和对于我们的父母,我们对他们要有一个了解。

邹佩珠

  看一下照片吧。这个时候,中间的这个是我母亲年轻的时候,穿着背带裤子梳小辫呢,这是生我两岁的时候,这个是齐白石,这个是我,这个是我母亲;大雅宝,我妹妹,奶奶在北戴河,那个是柯敬之、庐山、井冈山,在武汉讲学,杭州拍电影,80年拍教学片,在日本85年访问日本(83年);在平山郁夫家,东山魁夷家,富士山,北戴河、马海德;平山郁夫夫妇在石牛堂、黄永玉、李庚;这个给捐赠长城,这个是拍卖;这个是在林风眠的展览,就是因为这些人当时都是杭州美专的,艾青、我父亲、吴冠中。李可染基金会,这个是纪念碑的那个草稿,彭雪枫半身像、全身;这是50年代体育馆。跟我父亲共同创作《游北海》的年画。她临摹我父亲的。这个是唯一和我父亲合作的一个虾蟹,晚年写一些书法;这是我母亲过世以后,当时早上睡不着觉,就写的一个文赋的来,也是对我母亲的一个悼念;。

上传日期:2016年09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