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4098 雅昌公开课 > 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 >[第6集]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上)

视频信息

名称: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上)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李可染身边的一颗明珠

  【雅昌讲堂】李小可:文革时期大雅宝胡同里的艺术坚守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雕塑人生

  【雅昌讲堂】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上)

  【雅昌讲堂】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下)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下)

  

  主讲人介绍:

  李小可:北京画院专业画家、艺术委员会主任,一级美术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长,黄山书画院院长,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文化部艺术评估委员会委员,中国西藏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中国画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副会长。

李小可:北京画院专业画家

  导语:

  邹佩珠曾说过,她是“文艺勤杂工”,她放弃专业毫无怨言地为李可染的事业奉献了一生。又究竟是什么支撑她,在李可染故去后,用强大的信念和毅力完成了李可染未尽的理想。在邹佩珠先生去世一年后的日子里,北京画院美术馆特邀李可染、邹佩珠先生之子李小可老师,来讲述他他所看到的、了解到的父亲背后的母亲。

  主题: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

  第六部分: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上)

        1、成立李可染艺术基金会

  另外就是成立李可染艺术基金会,这个照片,旁边是李政道,和李政道都建立了特别深厚的友谊,李可染艺术基金会成立了以后,一个是宣传李可染的艺术精神,同时也做一些对待文化的创作,民族文化发展有意的活动,包括我们做了油画风景画和中国山水画的对比展,另外基金会当然也有我的关系了,做了雪域彩练、大美西藏,跟西藏艺术家和西藏的文化交流,推动西藏文化的发展,基金会也做了大量的工作。所以李可染艺术基金会就在现代的艺术基金会里头也获得了比较好的口碑。

        另外出版了大量的宣传、介绍李可染艺术精神的书籍,把我父亲留下的作品属于我母亲的很大的一部分捐给国家,也包含着齐白石、黄宾虹、扬州八怪,还有一些朋友,艺术家送给父亲的一些收藏,希望让我父亲的作品能留给后人,留给民族,他有比较集中的在一个美术馆,在国家这样能让人们在很长的一个阶段,过了若干年以后也能够比较集中的看到二十世纪这些艺术家在对中国水墨发展上做出的努力,和他们具有个性化的作品,也便于后人对他的研究和了解,如果都分散在各个地方,人们很难把这些作品集中起来。

李可染艺术基金会成立大会

        我们基金会过去上文物商店,上哪儿去借一张画都相对比较容易,说着话人就借给你了,现在要去借一张化非常难,有时候要一千万的押金,甚至要有一个亿的担保,保险费,这个就没有能力再去借了,所以这个就是说你有一个美术馆,我们会能让人们相对比较集中的看到二十世纪大师们的作品,所以我母亲也和我们这些孩子们一致决定把这些画捐给国家,所以这个实际上也是一个非常大的义举,因为在当前的情况下他的价值实际上是非常珍贵的。

        2、对家庭的情感表现

        但是作为我母亲,要到他那个小屋去看,可能还不如我那个房子,差的远了,非常简朴,所以当时我父亲过世以后,我和我爱人因为那个房子堆着很多的书籍,也有一些小茶盆,过去我父亲吃药的那个盘子,还有一些过去最老的那个协和医院那些药瓶什么的,都在那点儿码着,吃的那些药,所以当时我和我爱人说我父亲过世了,希望我母亲能有一个新的生活,能更高兴、更敞亮、更好的那么一个环境,所以当时我们就帮助去收拾屋子,就把一些他存得有些盒子不要的东西就给整理的很整齐,但其中他那个就是我父亲和我母亲住的那个床旁边有一个很小的小桌,小桌上就搁着这些药瓶子这些东西,当时都旧的,塑料的,都是这个,当时我们就想把这个东西扔了,重新买一些最新的好东西,整理的很好,就给扔到装楼道一个垃圾桶,晚上给我们家阿姨打一个电话说阿姨你看今天整理了老太太,妈妈怎么高兴吗?阿姨说别提了,就是你们走了以后她自己亲自到楼底下扒那个垃圾桶,又把这个东西捡回来了。

2008年8月在北戴河

        所以这个实际上也很简单,就是他一生,物质对他没什么重要,而是过去和我父亲那么多年生活的这个情感超过物质,那是最重要的,后来等我母亲过世的时候,我们收他那个东西,东西里头有一个黑的一个现在很普通的老百姓用的黑的拉锁那个黑小包,咱们打开看,他上头他自己写了一个小条,他说这里有可染的一丝头发,楼下展览的那个玻璃柜里有这个和那个图章放在一起。

        这种缘分,这个情感可能超过一切,这个可能是对老人来讲是他心里头最在乎的,当然07年的时候因为家庭的遗产的问题,就是前头几个兄弟可能跟老太太,可能我母亲因为遗产打了一个很大的官司,但是我母亲实际上也受到一些很大的刺激,就是因为他不是今天,是从和我父亲结婚的那一天,他承担着这么一个家庭,就是不光是有他自己的三个孩子,更多是我父亲这么一个整体的,包括前头的四个孩子,也包含着老家的什么奶奶、大姑、二姑、三姑、四姑,这么大的家族到了第三代有什么困难会找到这些家族,或者是这些孩子们可能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脾气、发脾气怎么闹脾气,得要承受,另外也要给这些人寄钱,所以这个官司对她来说,是一个打击。

        当时我也讲了,我只知道原来我父亲夫人的父亲和外祖母我都叫外爷爷或者外奶奶,所以这个事情但是我母亲过世的时候当然也是翻这个抽屉,我爱人看了她也掉泪,就是过去这些哥哥写的那些信,或者是还有一些照片,整整齐齐地在这个抽屉里,她整理不是很长以前的事,就是她过世前没有多久的,她摞着呢,就是她心里头可能永远想不明白这件事,但是这也是她一生和我父亲结婚以后就把这个看的是一个整体的东西。

        3、面对病痛折磨的坚韧

        所以这也是让我们心里会有所感动,但她这个老人实际上她70年代她椎间盘突出,当时的时候我看着她那个样子像得了癌症似的,她拄一个棍,那个表情因为特别的疼,所以当时到301要去做牵引,牵引后来说301要做手术,但是脊椎要做手术可能有瘫痪的危险,当时北京的双桥老太太,有名的正骨的老太太就来给她正,当然就基本就恢复了,后来双桥老太的学生有空军的,还有陈医生多年一直帮她正她这个脊椎,当然她到了晚年的时候她有时候会犯,腿忽然走不了,腰会直不起来什么的,但是她找了一套自身来治疗这个腰椎的方法。

邹佩珠

        在她那个床上她有一个玻璃的瓶子,玻璃的瓶子裹一个毛巾,她会拿这个玻璃瓶子在床上来硌她这个脊椎,另外在那个床的椅背上硌,另外在我爸那个石榴堂画室那个窗户上搁一个小凳子在那儿硌,所以她这种治疗我和我爱人比如说腰疼或者是什么肩膀疼,她那个手一摁就比按摩的还有手劲,所以她说你看,她撂开她那个后背就到她过世前全是像伤痕累累,那个血的血斑,就是她走不了,有时候参加活动她希望她能走路,在床拿玻璃瓶子拿那种支起来,所以她不愿意麻烦别人,但是对这些过去她自己有一些偏方,,癌症的偏方,就是那个核桃汁和核桃叶煮水,还有蜈蚣什么的。

        过去人说我父亲的一个学生,因为吃了这个最后就好了,后来又一个宾馆的厨师他用这个方法也治也好,后来又是我们家阿姨的他们的一个亲戚也是吃了,也都是好,就是癌症她会把她用的,因为她一生活到90多岁,她有很多她自己治疗自己的经验,包括嗓子疼、咳嗽,血压高什么的,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她也是特别愿意去帮助人。

        4、拥有一颗善良的心

        她年岁大了,当然她自己心里头有一个理想,但是她老说我父亲写过的一个字叫美在心灵,贵在奉献,我和刘英我们老讲我说你这个等于是雷锋的语言,现在这个时代你说这个人家会想这个太左了吧。但是她那个心就是这样,因为她是从旧社会来了,她经过抗日战争,她身边的这些人,白石老人也好,徐悲鸿先生也好,黄宾虹先生也好,林风眠老师也好,或者是这些艺术家们、戏剧界这些大师们,或者她周边这些人,她过了这个,这个是这一个时代人内心深处的一个特征。

李可染书法作品

        可能在现代人要像我们看来实际上我也当过兵,当过十年的工人,你现在说这个话不合时宜,但是作为一个老人她心里头她有这个,就是后来我想我去余姚,我的学生展览去看,看了王阳明,王阳明他的一个精神,我讲了四个字叫良知、光明,就是说这一代老人她不是什么官,邹佩珠她没有职位,在中央美院的教学里头什么都不是,可能在追悼会上,中央美院可能她就是一个职员、职工,因为她没有想过自己的职称什么的,但是追悼会的时候,这么多几千人的朋友从全国各地海外来,为什么?我想就是因为这么一个老人她有一颗善良、具有良知的心,因为她有这个良知的心,她心中怀着一种光明,就是她的这种光明是发自内心的,老有一种期许,这个期许当中可能又带有一种浪漫。

上传日期:2016年09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