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2963 雅昌公开课 > 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 >[第4集]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上)

视频信息

名称: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上)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李可染身边的一颗明珠

  【雅昌讲堂】李小可:文革时期大雅宝胡同里的艺术坚守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雕塑人生

  【雅昌讲堂】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下)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上)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下)

  

  主讲人介绍:

  李小可:北京画院专业画家、艺术委员会主任,一级美术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长,黄山书画院院长,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文化部艺术评估委员会委员,中国西藏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中国画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副会长。

李小可:北京画院专业画家

  导语:

  邹佩珠曾说过,她是“文艺勤杂工”,她放弃专业毫无怨言地为李可染的事业奉献了一生。又究竟是什么支撑她,在李可染故去后,用强大的信念和毅力完成了李可染未尽的理想。在邹佩珠先生去世一年后的日子里,北京画院美术馆特邀李可染、邹佩珠先生之子李小可老师,来讲述他他所看到的、了解到的父亲背后的母亲。

  主题: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

  第四部分: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上)

        1、和白石老人的缘分

  当时齐白石老人和徐悲鸿先生光顾我们那个小院,我当时两岁,齐白石曾经也给我画过一张鲇鱼,叫《两岁小宝鲶鱼》,李瑞年是中国油画的开拓者,他的儿子当时我去采访他,齐白石给他画了一个蛐蛐儿,是在我父亲的画室用一张本里的图画纸画的,但是他当时也是两岁,他比我小,所以这个院实际上是一个特别和谐的,文化的大宅门,也是一个文化家园,大雅宝,我们最近做一个大雅宝胡同甲二号的展览和它的一本文献的书。

1948年齐白石与李可染夫妇等合影

 

  刚才讲了我父亲所以能够渡过“文化大革命”是跟我母亲的照顾、安慰、鼓励分不开的。当然文化大革命以后,我父亲60多岁到70岁,当时他特别希望通过文化大革命以后,这张照片是在大雅宝胡同的我们家的住的这个屋子,卧室,正面挂的这张画是白石老人送给我父亲的一张《秋荷》残荷图,这是50年代的我母亲。这是在中学时代的,非常健康的,像小伙子一样,36年,可能是在杭州。

        2、母亲生活角色的无私转变

  这是我母亲的一家人。外婆已经过世了,只剩外公,我父亲跟我母亲结婚以后,我所知道的外爷爷和外奶奶实际上是我父亲以前爱人的父亲和母亲,并不知道我母亲的父亲和母亲是谁,因为她从来没有讲过,所以我们叫的是外爷爷、外奶奶是原来我父亲39年过世夫人的父亲和母亲。所以这个实际上也说明我母亲她的一个心胸,这种容纳性,到我母亲2007年家里因为遗产问题打官司的时候,我才知道我母亲的父亲和母亲是谁,这个我母亲很少讲,我母亲她跟我父亲结婚了以后,她的生命就变成姓李了,就变成李家的事,她承担的不是她自己,是跟我父亲的关系,以我父亲为主,当然她自己也那么认为。

1938年 邹佩珠全家合影

        她说如果我的艺术发展起来也会有成绩,但是这个成绩不会超过可染,因为李可染是一个具有时代潜力的艺术家,我想我母亲还是有眼力,她看到了,她放弃了自己,就是认为我自己努力肯定作为个人来讲我也会有成就,但是这个成就如果把我这个力量搁在我父亲身上的话,他会发出更大的成绩,而这个成绩实际上等于是众人之爱,这个是很奇怪的,他这一生他有这个成绩除了他自己的努力,就是他这种缘分是一个一般人所遇不到的,刚才他讲了徐悲鸿先生,徐悲鸿先生看到他这个画,当然徐悲鸿先生是伯乐,因为我父亲当时无名,是在一个画廊里看到一个年轻画家的画,他是美术界的主要的大腕,也是重头的人物,说明他是有眼力的。

        3、李可染的从艺经历

        当然这个眼力不仅仅是徐悲鸿,他13岁在徐州拜钱适之为师,钱适之是一个画四王的传统的画家,我父亲天天早上在快哉亭那儿看这几个老人在画画,他目不转睛,这些老人很奇怪说你进来吧,进来就看,小孩一般调皮,这个小孩为什么那么集中呢?很惊讶,其实进来以后我父亲就看,就说能不能向你们学,后来钱适之说行,就拜钱适之为老师,我父亲回去画点画给老师看,看了以后钱适之他给我父亲写了一首诗,传的这个诗也很奇怪,“童年能弄墨,灵敏适应犀”,就是这么点儿的小孩能拿笔墨,画的还像,灵敏适应犀,就是他这种灵敏现在的一般小孩真是没有这样的。“如自蓬勃上”,就是将来这个小孩会自己像一个大鹏鸟一样往前飞,“自惭益退飞”,就是像我们这些虽然现在画的很好的人要和他比,像一个益鸟,益鸟是往后倒着飞的一种鸟,像我们这样的人要和可染这个小孩比可能将来不如他。

        这个很奇怪,他13岁,这么一个先贤的艺术家怎么能看上这个小孩将来有这个前景?所以他原来叫李永顺,后来他的小学老师说“孺子可教,素纸可”染,就改成李可染,就是可染两个字成为中国现代山水画的一个符号,一说可染大家马上产生这个画。

        所以13岁拜师到后来杭州美专考的时候,当时我父亲先是在上海美专,刘海粟的学校,上海美专是相当于中专,就是一般的像中技、中专学一般不是很专业,但是他有普及的这个美术绘画,倒是22岁当时杭州美专招生,但是他招生的是研究部,研究部要有大学毕业的学历才能考,所以当时我父亲冒然去考,在当时去报考的路上遇到他的一个朋友、同学叫张跳,他是地下党,另外他的文学、油画都画得特别精彩,所以当时我父亲跟他说你干吗?他说我也考杭州美专,我父亲说我也去考,后来就在一起聊,我父亲说考杭州美专他考的是油画,但是我从来都不会画油画,后来张跳说我是专门画油画的,我来教你给你辅导,就给我父亲在一块就练习了一段,待会儿一考实际上是我父亲考上了,张跳没考上,我父亲跟林风眠校长就介绍推介说张跳这个人特别好,修养、文学修养,对世界文学、对艺术上的看法特别好,最后林风眠就收了张跳。

        4、李可染与林风眠

        所以这个就是林风眠对我父亲的缘分,就是接了林风眠的这个缘分,后来我们在大雅宝的时候,我写大雅宝那个故事的时候,当时我们家就挂了一张林风眠先生送给我父亲的一张很泼墨的,花清加上墨画的一个山水墨漓江,底下有一只船,而这个东西他这种泼辣,那种大气,那种酣畅实际上对我父亲后来画什么漓江女,有一种滋养。

林风眠

        当然40年代在重庆的时候,林风眠在重庆沙坪坝的一个兵工厂的一个小门房里头大概有10米的一个很小的房子里头,我父亲会买一点菜去看林风眠,进到林风眠林校长那个屋看到他,他那个屋子的桌子就是一个床,有一个很小的桌,他画的那个水墨,他描述说林风眠画的是一直堆到房顶,这个对我父亲来说就是他有一种感动,他当时给我描述的时候,我跟我们进修班上课的时候也讲就说人们知道林风眠他画那个画非常的酣畅,非常的简洁,但是他这个简洁不是没有东西,是他千锤百炼的一个经典的极致化的,所以这个就是我刚才讲的这个意思,就是受到一个艺术家的成功,他受到了关爱。

        5、放弃艺术全力支持李可染

        当然后来又受到白石老人的关爱,因为他头一次拜白石老人为师,当时传言也很多,说白石老人很吝啬,他又是国手你不能随便乱说话,也不能随便吃他们家的东西,他会不高兴等等,但是我父亲经悲鸿先生介绍去见白石老人为师的时候,当时他也很紧张,战战兢兢见大师啊!他拿了一卷画,带着给白石老人看,但是白石老人坐在那个画桌藤椅上,看了几张以后,白石老人站起来了,他有点儿惊讶,就是我父亲40年代画的那个简笔的写意人物和山水让他有一点惊讶,说这么一个年轻人画的这样的画,如此的酣畅大胆,另外又有自己的说不出来的这种个人的风格,后来白石老人就从柜子里头就翻,拿一个纸就说可染你出过画册没有?我父亲说没有,他说白石老人的意思就是说你要出画册用这种纸,它会延年,就是看到年轻的艺术家,看到他的艺术的这种潜力,就是他这个目光,我想跟徐悲鸿先生,跟黄宾虹,黄宾虹先生像中国美术史的一个字典一样,他对每一张画,每一个历史,每一个画法,每一个学术的观点非常少,所以当时说的特别,说到历史的哪张画,我父亲能接一下,他说哪张画我父亲马上知道,所以黄宾虹先生非常的高兴。

黄宾虹

        所以当时他说我有一张六尺的明代是元代的一个画家画的一张钟馗,画的这么好,然后我父亲也说好,第一次见面黄宾虹说是这张钟馗可让你拿去了,实际上这个就是说他这种艺术人们对这么一个人的一种特殊的一种关爱,但后来我父亲要和我母亲去黄宾虹那儿的时候,我父亲嘱咐我母亲,就是说到了黄老那儿你不要讲话,就是多听黄宾虹讲,让他把他对中国画的理论、学术的观点尽量地掏出来,这样我们才能够受益,所以当时他讲的这些只是一部分,说的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我母亲她为什么牺牲自己,就是说她感觉到就是我父亲肯定不是一般的,就是他这种对于艺术的这种感觉、思考和想要达到的东西,可能是一个很高的,尤其是在文革以后,他就放弃了自己的这个艺术,全力地照顾我父亲。

上传日期:2016年09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