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3117 雅昌公开课 > 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 >[第2集]李小可:文革时期大雅宝胡同里的艺术坚守

视频信息

名称: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李小可:文革时期大雅宝胡同里的艺术坚守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李可染身边的一颗明珠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雕塑人生

  【雅昌讲堂】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上)

  【雅昌讲堂】李小可: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下)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上)

  【雅昌讲堂】李小可:邹佩珠——贵在奉献 美在心灵(下)

  

  主讲人介绍:

  李小可:北京画院专业画家、艺术委员会主任,一级美术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李可染艺术基金会理事长,黄山书画院院长,中华海外联谊会理事,文化部艺术评估委员会委员,中国西藏保护与发展协会理事,中国画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河山画会副会长。

李小可:北京画院专业画家

  导语:

  邹佩珠曾说过,她是“文艺勤杂工”,她放弃专业毫无怨言地为李可染的事业奉献了一生。又究竟是什么支撑她,在李可染故去后,用强大的信念和毅力完成了李可染未尽的理想。在邹佩珠先生去世一年后的日子里,北京画院美术馆特邀李可染、邹佩珠先生之子李小可老师,来讲述他他所看到的、了解到的父亲背后的母亲。

  主题:父亲背后的母亲——邹佩珠先生

  第二部分:文革时期大雅宝胡同里的艺术坚守

        1、婚后的艰难生活

  当他和我父亲结合以后,她身后就肩负着一个现代人可能难以承受的负担。这个负担实际上就是44年在沙坪坝生了我,家里生活很困难,我母亲当时没有奶,就买了一个羊,天天挤羊奶来喂我,当时我父亲家里有一个皮箱子,里头什么都没有,就是这么一个,一无所有。当时生了我以后,就希望能因为家里增加了人口,大家都不是单一的自身了,所以我父亲当时画了一批人物画,卖了以后维持又增加我的那么一个小孩,当时我的小名叫小宝,为了来养活我,我父亲开了一个小型的展览,秋收卖了一批当时的写意的人物画,后来在我们北京画院做这个人物展的第一个展览叫“画龙点睛”,这张作品实际上就是当时我父亲为了生了我以后家庭生活很困难,卖了一批画的其中一张。

 

        后来在一次拍卖会上,当时有人就这张画拿出来拍卖,我们的一个朋友就要买这张画,收藏家也买,后来拿给我看,让我鉴定是真的是假的,当时正好是可创艺园有一个展览正开,我母亲去参加那个开幕式,人家拿这张画来给我母亲看,我母亲说很感慨,说这个就是当年生你的时候,你爸拿去卖的一批画其中的一张,《画龙点睛》,后来也在我们《画龙点睛》的画册专集的封面有这张作品,后来这张作品也是我拿我自己的一张《水墨家园》的作品和台湾的收藏家换,把这张画给留下,所以当时就是在杭州的时候实际上生活是很困难的。

邹佩珠与李可染由重庆辗转上海时的合影

        2、抗日战争时期的苦难时代

  第二个就是因为当时在重庆,重庆有日本人的大轰炸,所以当时人们经历了抗日战争,包括我母亲最早他们在湖南的时候也是,这种流离失所被日本的轰炸赶来赶去,当时在重庆的时候,一个大轰炸在一个航空洞,当时死了非常多的人,可能上千人,就是因为躲这个轰炸,但是当时轰炸的时候,后来那个门因为通风不好,人们往外挤的时候就很多人在里头憋死了,所以当时我父亲每次也是在这个防空洞里去躲避轰炸,但那一天正好有一个朋友约我父亲去有一个什么事,说到我们这儿来做客,咱们一块去参加一个什么活动,所以当时就没有躲这次轰炸,就避开一劫。

        所以当时在杭州,在重庆的时候,这一代人是经历了抗日战争,所以当时在重庆的时候郭沫若、曹禺、傅抱石,还有这个电影、话剧界的一些明星,都在那儿演一些进步的话剧,还有跟郭老的《屈原》等这些戏都在那儿演。我母亲当时在那儿也参加过一些进步的这种演出,当时他说跟我一块演话剧的魏鹤龄,就是后来中国电影的大腕,大家。

        所以在那个时代,实际上就是我想我母亲后来对待时代、对待挫折、对待新中国,对待后来的年轻人,他有一种特别的一种热情和责任,国家也有一种说不出的这种民族的感情,是跟这一代人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和那一个时代分不开的。他们经历了一个苦难的时代。

        3、追随李可染赴京

        所以解放以后,46年到47年的时候,当时我父亲在重庆做了一个水彩画展,当时徐悲鸿先生正好带着东南亚的一些文化人士偶尔看到我父亲这个展览,徐悲鸿看到这个展览以后就很惊讶,就觉得李可染这么一个艺术家,他画的水彩能把蜀中的那种意境、乡土和四川的那种乡土这种非常浓郁的意境表现得特别好,他不是一般光有水彩的技术,他反映那种味道,就把当地那种地域的特征和人们对于四川的那种感受,能在他的水彩里能体会出来,当时我父亲不在,徐悲鸿先生说我想结识一下可染先生,我愿意用我的画跟可染先生交换,所以当时后来我父亲就见了徐悲鸿先生,徐悲鸿先生拿了一张他画的特别精彩的“猫”和我父亲换了他的水彩,这样就结识了徐悲鸿先生。

徐悲鸿

        然后徐悲鸿先生当时担任北京北平国立艺专的校长,他邀请我父亲说能不能到北京来任教,但同时杭州美专也邀请我父亲去,后来徐悲鸿先生说你如果到北京来,我可以给你介绍齐白石和黄宾虹先生。所以这样我父亲就选择了北京,到后来的中央美院,当时的北平艺专就来了。

        4、李可染身边的珍珠

  我母亲就陪着我父亲到北京,他先是住在北京的贡苑西大街的一个,后来就搬家到叫大雅宝胡同甲二号,搬到大雅宝的时候,我母亲在杭州美专的时候学的是雕塑,他雕塑的成绩在杭州美专也还是比较好的,当时女的雕刻家是比较少的,一般是画画的比较多,因为雕塑需要有体力,我母亲他这个身体还是比较好的。

        搬到北京以后,有一次也是我父亲经常陪着我母亲去见白石老人,有一天,我父亲离开的时候白石老人说我有一个东西送给你,他拿了一个小纸包,送给我父亲说你回去打开看一下来我父亲回去以后打开这个纸包,是一个图章,现在这个“李”字,但是这个李字的旁边有一个小的圈,当时我父亲很纳闷,又见了白石老人说你刻这个图章我非常喜欢,也真好,但是旁边这个圈是怎么回事,后来老人说:你身边有一颗珍珠啊,因为我母亲叫邹佩珠,这个实际上就是说齐白石老先生,他是一个当时在中国国画界他算巨匠,但是他对他一个年轻的学生和学生的爱人、夫人,他有一种情感,第二个是他在艺术上的这种幽默和智慧,这个就是我父亲和我母亲和白石老人的交往当中,白石老人除了对我父亲的这种关爱、教育、指教以外,这种情同父子一样的。

齐白石送给李可染的印章

        这是白石老人给我母亲写的一个对联“海为龙世界,云是鹤家乡,佩珠学弟。”鹤家乡,“佩珠女弟”,这个话写的这个字,当然还有一些画里头都是可染、佩珠送给。

        5、巨大的家庭负担

        但是在50年代的时候,我母亲主要是承担的家里的这个负担,后来又生了我的弟弟李庚和我的妹妹李珠,在我们家光孩子是七个孩子,再加上徐州老家,有奶奶、大爷、三姑,还有其他的亲戚,生活也比较困难,因为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我的大爷也帮助抚养我原来的这个哥哥和兄弟,所以这样的话就是生活一直特别困难。

        所以解放以后,这么多的孩子,包括老家,包括我们自己的生活,我父亲他从事艺术的创作,家里的事实际上要靠我母亲,当时我母亲就是除了在中央美院雕塑以外,同时在一个女中里头教美术,这样承担两份工作才能够勉强的维持家里的生活,当时是一个大家庭,后来我母亲又把我这两个哥哥接到北京上学,又把奶奶从徐州接来,也把我表哥的母亲二姑接来,非常大的一个家庭。

1952年在大雅宝胡同甲二号后院

        除了承担了家里的这种生活的负担,54年的时候,因为刚刚解放的时候,认为中国画不能表现时代,不能表现,不能为新中国服务,当时的中国画基本是文人画,就是画的这种文人带有世外桃源的这种画,无论是花鸟也好、山水也好,所以在解放初期有一股虚无主义的思潮,认为中国画等于是封建社会文化的产物,所以当时中央美院就把中国画系就取消了,苦老是画花鸟的,就到美院看大门,我父亲因为他还在杭州美专学水彩和素描,所以他去教水彩,但是这个时候就像我父亲、张仃和罗铭有一批人对于中国画他们有一个认识,他们认为中国画实际上是中国文化不可缺少的,是代表着中国民族的一种文化精神,另外他是一个文化的宝贵遗产,是不应该被取消的。

上传日期:2016年09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