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7318 雅昌公开课 > 邹建林《西方近代美学思潮》 >[第12集]邹建林12集:别林斯基的美学观念

邹建林《西方近代美学思潮》

视频信息

名称:邹建林《西方近代美学思潮》邹建林12集:别林斯基的美学观念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邹建林:维柯《新科学》对美学的重大影响

【雅昌讲堂】邹建林:维柯《新科学》的方法论原则

【雅昌讲堂】邹建林:维柯《新科学》的诗性智慧

【雅昌讲堂】邹建林:维柯《科学论》的历史原则

【雅昌讲堂】邹建林:赫尔德的生平和作品

【雅昌讲堂】邹建林:赫尔德的语言哲学

【雅昌讲堂】邹建林:赫尔德关于美的看法

【雅昌讲堂】邹建林:德国浪漫派的代表人物

【雅昌讲堂】邹建林:德国浪漫艺术的总体性

【雅昌讲堂】邹建林:德国浪漫派的新神话和反讽

【雅昌讲堂】邹建林:车尔尼雪夫斯基的现实主义理论

 

  主讲人介绍:

  邹建林 1997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论系,获学士学位,同年任教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200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系,获硕士学位。 现任教于四川美术学院美术学系。

  

  主要学术成果: 论文:《略论文在书法中的意义》,《书法导报》,2000年7月19日《中国化的大众化历程--马克思主义与现代中国画》(合写),《东方之韵--2003年中国水墨》论文集,中国画研究院主编,北京民族出版社,2003年。《肉身化的视觉--尼采与传统视觉理论以及19世纪生理学视觉理论关系》,《美苑》,2004年第5期。编译著作:《现代艺术大师学民间》,湖南美术出版社,2000年。(参与编译)《新艺术哲学--关于波依斯:当代艺术遗产的清理》,现代艺术杂志社,2002年。(参与编译)《中国历代名派名家山水画技法》,河南出版社,2002年。(参与编译)《齐白石》(现代大师名作与艺术人生画册之一),湖南美术出版社,2003年。(参与编辑)

  导语:

  雅昌艺术网很荣幸邀请到邹健林老师为各位广大网友主讲公开课,本期主讲内容主要涉及“启蒙运动及反对者”、“德国古典美学”和“近代美学”。人物涉及到维柯、康德、赫尔德、歌德、席勒、谢林、叔本华和尼采。本节主讲的内容是别林斯基的美学观念。

       课程主题:《西方近代美学思潮》

  第12集:邹建林:别林斯基的美学观念

  邹建林:我们的人民群众团结一致,所以我们就取得了这样的重大的胜利。所以这个完全就是等于是为当时的政府就是唱颂歌,我们听起来好像特别像我们现在这个宣传的这个口吻,但是马上他后来就是他写了这篇文章以后他的很多朋友就跟他吵、争吵,有的干脆就不理他了,比如说赫尔岑跟他吵了一次之后就不理他了,觉得你说这样的话太没有,完全是没有,这个就是太不可思议了,不应该写这样的文章。所以他自己呢别林斯基是一个很真诚的人,所以他自己又认识到这个说法是错的,这个看法是不对的,以后又转向了民主主义,也转向了,就是这个他的现实主义其实我这里写的应该不是很准确,他也不是说转向现实主义,他应该说是转向民主主义,因为现实主义应该是他一贯的立场,朱光潜先生说,说这个

别林斯基受黑格尔的影响很深,他早年受黑格尔的影响,晚年也还是受黑格尔的影响。

别林斯基

       那么用黑格尔的那个观念来分析文学艺术,实际上就是有一点就是走向了这个现实主义,所以转向的主要是跟现实不妥协,要反抗专制制度这样的一个转向。所以转向以后呢,我看他晚年还有一个很有名的事呢,就是他写信谴责果戈理,就是1847年,1847年果戈里出来在他的《与友人通信选萃》里面有一些反对自由的言论,相当于也是为当时的专制制度辩护,那么别林斯基当时好像是在欧洲养病,所以马上写了一封很长的信来谴责果戈里,他原来也专门写过关于果戈里的小说的,他也喜欢这个果戈里,但是觉得他这个原则立场上不能跟他一样,所以他就里面说到说俄国在这种野蛮的书报检查制度下面任何的言论都要受到严厉的制裁、监控。那么只有在文学领域,只有这个监控稍微的松一点,所以文学事业就显得很重要。那么作家也会,也可以就是用他的这个天赋来发挥一些做一些社会的贡献。

         如果说那些出卖天资以服侍政教、独裁和民主主义的大诗人他也会很快地丧失众望,就是你不考虑这些,你不站在人民的民主的立场,你去为专制制度说好话,那么你的作品也是不长久的,这个就是非常明显的一个立场,很有名的一封信,所以这个是,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当我们面对的是一个黑暗的腐朽的不民主的一个政治制度的时候,你这个时候你谈艺术的自由什么的,实际上没有太大的意义,所以呢,他这就是现实主义在俄国产生的土壤,跟他的这个革命形势当时的情况是有关系的。

果戈里

  我们简单地介绍一下呢别林斯基的几个观点,这些观点跟中国的后来跟现实主义有一些对接的关系,所以朱光潜先生也是对别林斯基下了很多笔墨来写他的观念美学观念。

  第一个,别林斯基的第一个我们要说的第一个观念是叫做形象思维,形象思维。这个是跟我们中国又有一些很奇妙的关联,我们中国这个形象思维作为现实主义的一个理论在西方好像没有那么重要,这个是跟我们中国的一个特殊的情况有关系,好像是五十年代还是什么时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给陈毅,里面说了一句话说:“诗要用形象思维。”然后大概是60年代初的样子,这封信就发表出来,所以中国的文艺界就是大量地讨论什么是形象思维,艺术和哲学、科学它的区别就在于形象思维,别林斯基鬼使神差的就是在19世纪中叶差不多一百年,一百多年以前也说到大体相似的一个问题,我们看别林斯基说诗是真理采取了观照的形式,诗作品体现着理念,体现着可以眼见到、观照到的理念,因此诗也是哲学,也是思维,因为它也以绝对真理为内容,如果诗不是取理念,按辩证方式由它自身发展出来的形式,而是取理念直接显现于形象的形式,诗人用形象来思维,它不是论证真理,而是显示真理,这是说明诗和哲学都是和这个理念有关系,这个明显的就是黑格尔的话对不对,理念这种词都是从黑格尔那里来的。

形象思维

        大概的意思就是诗是通过形象的方式来把握一个东西,把握理念,那么哲学是用概念的方式,来把握,我们一般把这个用概念的东西来这种心理活动来叫做思维,但是这个形象的东西比如说想象这个能不能叫思维呢?它就是一个问题,所以我们后面会讲到克罗齐就是认为直观,也就是想象这种东西和以概念为基础的思维是两码事,如果这样一来的话,那么形象思维你可以说是一个矛盾的词,不管怎么样呢?在别林斯基那里我们可以知道诗歌是用形象说话的,诗人他不是用概念来表述,他直接,他写一个一种景色,写一个具体的人,通过这个直观的感性的方式来表达他的内容,这个是因为和中国有关联,所以也可以算是关于形象思维的一个说法,这当然也是我们中国人对他的理解。

  第二个观点呢?别林斯基的我们要讲的第二个观点是关于典型说,这个典型也是中国的现实主义的一个核心概念,因为现实主义你反映现实生活你要去描写一个人物,那么就需要把这个人物使这个人物呢具有代表性。等人家看了以后感觉这个代表一类人,所以每个人物应该都具有典型性,恰好别林斯基也说到,说在真正有才能的作家笔下,每个人都是典型,都能代表一大拨人,对于读者每个典型都是一个熟识的陌生人或者叫熟悉的陌生人,熟悉的陌生人。

孔乙己

       就是这个典型,比如说我们你要分析文学作品呢,比如说鲁迅笔下的阿Q、祥林嫂这样一些都是属于还有像孔乙己都是属于这个典型人物,他代表一类人,所以这个别林斯基说每个人他都能够代表一类人,所以这里面著名的说法就是熟悉的陌生人,为什么是熟悉的陌生人呢?说到陌生是因为他是一个独特的个体,说到熟悉是因为我们在他身上可以发现很多我们自己都感觉到的因素,所以熟悉指的是他塑造出来的典型人物他具有普遍性,就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些了解,都好像是似曾相识的感觉,说到陌生是因为这个是说塑造出来的人物应该是一个有个性的东西,应该是具有他的个性,也就是一个好玩的,就是他不是,比如说我们一想到,我们一想到这种这个迂腐的文人,那么我们就会想到孔乙己,所以如果是说一个一般性的迂腐的文人,那么就没有什么吸引力,在这个迂腐的文人里边他应该还有一个他自己的特点,叫我们很难忘记的自己的特点,所以这样的文学作品里面的人物的塑造,才是成功的,所以熟悉的陌生人呢,所以这个说法体现了文学作品和现实主义文学里面创作的那个就是人物应该是个性和共性的统一,就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统一,既有个性又有共性,既是一个很独特的谁也不能代替的一个个体又能代表大多数人,这是这样的一个要求。

        这种现实主义,你看也是我们中国的一个特点,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就会冒出这样的一个观念,当然跟恩格斯的一句话有关系,恩格斯说现实主义就是描写典型环境中的典型性格,所谓典型性格就是指的是典型人物,就是说要塑造一个典型人物,但实际上西方的这个小说就是从亚里士多德开始到好莱坞的电影,我们在讲《诗学》的时候就已经说到亚里士多德并不认为一个典型人物很重要,他认为在叙事作品里面更重要的是什么呀?是情节而不是人物,所以我们看好莱坞电影里面的那个人物,都是类型化的,那些超人都是非常能干的,没有什么个性。只有一个个性就是很能干,力量很强大。其余没有什么个性,但是故事情节很吸引人,这就跟我们中国的现实主义这种理论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们要讲的别林斯基的观点第三个是文学的社会性,这个就是说文学艺术都对社会的产物,都要反映社会现实,都要反映社会现实,它必须依托于特定的社会。他说每个时代诗的不朽都要靠那个时代的理想的重要性以及表现那个时代历史生活的思想的深度和广度,活的最长久的艺术作品都是能把那个时代中最真实、最实在、最足以显出特征的东西用最完满、最有力的方式表达出来,这句话该怎么理解呢?他甚至于可以用来解释现代主义,就是艺术是一种社会的现象,现代主义也同样是处在一个特定的社会,而且它是把艺术家感受到的那种东西,表达了出来。所以这句话可以从黑格尔的意义上来理解,就是艺术要反映一个时代的精神,如果说这个时代的精神是体现在抽象绘画上面,那么你画抽象绘画你就体现了时代的精神。所以他可以,就是他可以不仅仅是可以说明现实主义,也可以说明现代主义,所以这一点就是也是得到了马克思的肯定,虽然说别林斯基实际上没有受过什么马克思的影响,很少,因为他1848年就去世了,马克思发表《共产党宣言》那一年别林斯基已经去世了,所以他没有来得及接受马克思主义,但是这些观点就是跟马克思基本上一致的,都是从黑格尔那里推过来的。

  别林斯基还有一个观点我们也提一下就是文学的客观性。他说我们所要求的不是生活的理想,而是生活本身,按照它本来的样子,它好也罢,它坏也罢、好也罢,我们不愿把它美化,因为我们认为在诗的表现里生活无论好坏都同样的美,因为它是真实的,哪里有真实,哪里也就有诗。这个是改造,是对于黑格尔的一个改造,就是说非常明显地强调客观的方面,就是艺术作品有一个主观方面,艺术家个人的思想;有一个客观的方面就是要描写、描绘或者再现现实,那么现实的东西我们通常在黑格尔那里最理想的情况就是艺术家通过他的表现手段把现实理想化、提炼、加工。但是呢别林斯基说你不需要加工,你直接把那个现实赤裸裸地写出来就好了,就是强调现实,强调现实,要接触现实。因为过多的理想化他就会歪曲现实,比如说我要揭露这个农奴制的黑暗,那么我如果说我就想当然地就写的话我写的就不是这个时代,没有反映这个时代的黑暗,我甚至可以把它写的很美好,但是如果是这个从理论上要求我去,我不管它好还是不好,黑暗还是光明,我就这么去描写它,就一定会把这个黑暗的一面暴露出来。所以这个实际上强调文学的客观性,也就是强调艺术家有责任对这个时代负责。比如说你要把他的这个黑暗的一面你要揭示出来。

 

车尔尼雪夫斯基

    车尔尼雪夫斯基他来因为当时讨论黑格尔的美学问题的时候,实际上当时已经在黑格尔的这个去世以后已经出现了左派和右派的这个区分,所以车尔尼雪夫斯基是站在左派的立场,他受到费尔巴哈的影响,费尔巴哈本人跟马克思一样都是属于黑格尔左派,这个左派是比较激进的,比较激进的,就是重新解释黑格尔。费尔巴哈大家都知道他写过一本书就是《基督教的本质》说提出来了我们说的朴素、素朴的唯物主义,说神、上帝这些概念实际上并不是天生就有,而是我们人想象出来的,所以不是神创造了人类,而是人类创造了神,创造了上帝。所以这个就是实际上也就是强调客观的现实,把人的主观的东西放在客观的角度来理解,也就是人的物质的东西是第一位的,客观的东西是第一位的,人的思想观念都是在客观的环境中形成的,所以主观的东西是第二位的,我们后来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的区分就是物质的东西是第一性,精神的东西是第二性,这个区分本身就是一个黑格尔主义的观念,世界是分成精神和物质两个部分,两个部分。

        所以以前大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把这两个范畴并列起来,但是在黑格尔的体系里边你就只能这么去考虑问题,那么车尔尼雪夫斯基就是另外当时在德国在俄国流行的,就是还有浪漫派,可能也有黑格尔的右派,右派,那么黑格尔的右派,为什么要站到黑格尔左派的立场上去,甚至还要批判当时流行的那些浪漫主义者,这个主要的原因就是浪漫主义,就是浪漫主义在文学创作上面他跟现实主义实际上形成了一个对立,现实主义强调你直接描写现实就完了,你要尊重现实、客观地反映现实,这个叫现实主义,浪漫主义采取的立场不是这样,他实际上要自己主观的加工,主观性是第一位的,所以就会加进很多个人的想象,这些想象都是不真实,有的时候是不真实的,而且呢很容易逃避,就是逃入个人的圈子,不关心社会问题,关注个人的狭小的意识的领域。所以车尔尼雪夫斯基实际上是站在一个负责任的立场站在现实主义一边,而现实主义一边就是他要确立现实主义的地位,费尔巴哈对于黑格尔的这个批判应该说是比较跟他来说是比较有用的,所以他受费尔巴哈很大的影响,他的这篇论文里边自己说到,说这篇论文的实质是在将现实和想象相互比较而为现实辩护,是在企图证明艺术作品绝不能和活生生的现实相提并论,就是客观的东西占据了主要的地位。

        当时黑格尔不能提黑格尔的名字,所以车尔尼雪夫斯基主要是把这个目标对准费舍尔,费舍尔恰好也是在40年代的样子写过一本美学,费舍尔他实际上又是黑格尔的门徒,同时后来也提出了一套移情的理论,带点儿心理学的色彩,费舍尔本人也是属于黑格尔的左派,他可能也参加过一些民主革命之类的事情,所以我们说费尔巴哈也可以归入到黑格尔左派,实际上就是左派内部的一个争论。

  我们看黑格尔、车尔尼雪夫斯基对于黑格尔主义的一个反驳。我这里要说黑格尔主义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他这个他批的费舍尔能不能代表黑格尔,这里有不同的看法,朱光潜先生就认为费舍尔对于黑格尔的解释是不太符合黑格尔的原意的,所以车尔尼雪夫斯基批评他不等于直接批评黑格尔,因为这个靶子稍微偏了一点,但也有人认为费舍尔对于黑格尔的转述是准确的,我们来这里看一下,我们现在针对的还是黑格尔那个著名的命题,就是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到费舍尔这里根据车尔尼雪夫斯基的表述,这个命题就变成了下面两个命题:一个是美是理念的个别事物上的充分显现;二是美是理念与形象的完全一致。

黑格尔

       大家可以自己体会一下这两个命题跟黑格尔说的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是不是一回事?所以这里边美黑格尔说的话,我们会,实际上他有一个特点就是模棱两可,他的含义很多,我们刚才说了凡是就是合理的,现实的就是合理的,这句话他可以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解释,所以黑格尔说的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这句话里面包含着无穷无尽的意思。但是呢,你一旦把它具体化,把它分解为这么两个具体的命题,就会不一样,所以我个人也是认为朱光潜先生应该说是对的,他不是那么一回事。你不能把他分解得这么具体,所以黑格尔,那么车尔尼雪夫斯基反驳黑格尔主义,就是以他转述过来的命题就是反驳的就是这个命题,因为你要反驳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你说你从何反驳起?因为黑格尔的这句简单的话是总结了他的整个美学体系,所以你只能反驳这样具体的看法:

  第一个命题美是理念在个别事物上的充分显现,我们看车尔尼雪夫斯基的这个反驳。他说这个命题等于说凡是出类拔萃的东西在同类中无与伦比的东西就是美的,但是一只田鼠也许是田鼠类中出色的标本却绝对不会显得美。这个叫做归谬法。你说只要带一个理念、体会、体验、显现的很充分,那就是美的。所以实际上黑格尔我估计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第二个就是美是理念与形象的完全一致。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