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4581 雅昌公开课 > 薛良《周思聪、卢沉《矿工图》组画创作始末》 >[第1集]薛良:《矿工图》组画--作者小传

视频信息

名称:薛良《周思聪、卢沉《矿工图》组画创作始末》薛良:《矿工图》组画--作者小传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薛良:《矿工图》组画--身世之谜

        【雅昌讲堂】薛良:《矿工图》组画—颠沛流离的图存历程

        【雅昌讲堂】薛良:《矿工图》组画—重见光明的视觉史诗

 

  首先非常欢迎大家在这样一个交通不太便利的情况下来到我们北京画院美术馆,今天的这个讲座主要还是配合我们这个展览进行的,坦白地说这个展览不太好做,因为《矿工图》的主题太过于悲痛和沉重了,包括我们做一些少儿的公共教育活动也是,就是家长们或者说咱们普通人可能更希望看到一些赏心悦目,大家心里上比较好接受的一些美术作品,但是对于这些描述苦难的,还有解放前悲惨的民族命运的题材大家不是说非常感兴趣。而且呢,坦白地说就是周思聪老师就是身为一个女性画家她在二十世纪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上能够留存下来或者说有她我光辉的一页,并不是说靠着她跌宕起伏的人生经历,她的人生很短暂,只有57年,也没有什么精彩的故事可以跟大家分享,我们这个有的只是她对于《矿工图》创作前前后后反复地修改于思考,有的只是她艰辛的创作历程跟大家可以讲述一下。

  《矿工图》我不知道大家了解不了解,实际上它是二十世纪如果选大型人物组画的话它可以说继蒋兆和《流民图》之后又一部反映人道主义精神的史诗级巨作。但是它的命运跟蒋兆和的《流民图》一样就是从创作之初的时候就经历了坎坷,然后刚一面世的时候,她的创作手法,包括她的创作主题也引发了美术界和首都观众的各种争议,到今天为止这幅作品并没有完全完成,然后她这个未完成的状态也跟咱们大家所知道的《红楼梦》一样也充满各种各样的争议和讨论。

  

  首先是介绍一下这两位创作者卢沉和周思聪。他们是夫妇两个人,在60年代他们成立家庭以后,有过很多次的合作,然后两个人也有各自为战,各自的领域,一个是在美院从事教学,一个是在北京画院从事专业创作。

  首先介绍一下周思聪先生,她是河北宁河人,这个宁河现在今天属于天津市,也是我们今天的京津冀一体化的范畴之内,周先生出身于一个传统的旧式家庭,祖父是当地的一个名医,而且叫什么?全家属于知书达礼,比较有修养和涵养的一个家庭,你像她祖父看病一般是不给病人要医药费的,都是免费治疗,后来又从事教学工作,所以周老师从小的传统文化教学的启蒙,包括对于绘画的兴趣都是来源于她的外祖父,因为她的外祖父经常会画一些兰花或者说太湖石这些小作品,自娱自乐,然后周思聪是打小对于绘画有着非常敏感的领悟能力和极大的兴趣,但是她的父亲和家里人都不太赞赏她学绘画,认为一个女孩子学绘画可能还是不太合适的,就极力地想让她去学医,但是周思聪从小就是一个性格非常倔强,而且非常有自己主意的一个人,她就偷偷地报考了中央美院附中,但是家里安排她进了师大附中学习,她就花费了一年的时间跟家里做一个说服的工作,终于家里也是同意了,后来她就直接找到了附中的校长丁先生,作为一名附中二年级的插班生进入了附中学习,而且是从附中直接考入美院的中国画系。

        当时是在美院中国画系上一年级的时候当时并没有分科,她当时跟谁呢?跟李可染先生学画山水画,而且她对于山水画的领悟能力是非常好的,比如说59年李可染先生带领当时的第一届五年制山水班去京郊写生的时候周思聪就画了一张颐和园一角的一个小作品,当时很不起眼,但是得到了李可染的赏识和认可,而且李先生就把这张件作品推荐给了维也纳第七届什么青少年联谊会的世界美展,在那个展览上周思聪的一张小画获得了一个银制奖章,这对于一个刚上大学的大学生来说也是一个很不晓得的成绩,到了二年级以后那会儿实行的是分配制,就是大家没有选择自己兴趣和学科的权利,然后周老师也就尊崇了学习的分配,主要是当时考虑到她素描、造型的能力是比较强的,能对人物画更适合一些,就把她分到了蒋兆和的工作室,跟着蒋先生一起学人物画,当然其他的人物画老师像叶浅予先生,工笔重彩画家刘凌沧先生都对她有过一些指导,然后周老师又属于这种灵性和比较爱学习这种上进的一个学生,她跟着山水画家像李苦禅都从他们那里受到过一些指点,大学刚一毕业她就工作分配,分配到了北京画院从事专业创作,北京画院从新中国成立以后57年建立的。

        当时北京画院成立的目的按照周恩来总理的说法有三个主要的目标:第一个就是创作;第二个是教学;第三个是研究;主要收纳的也是就是解放前在中国就是北京中国画坛一些知名的画家,他们在解放后他们的生存和生活也存在一个问题,没有办法再走向书画市场了,所以国家就成立这样一个单位,把他们团结起来,让他们从事专业的美术创作,周老师应该算差不多是第一批,就是解放后进入画院的青年画家,后来因为周老师在美术创作方面的成就,也就是在80年代开始担任中国美协的副主席,她的一生有很多经典性的美术作品,也取得过很多国家性的奖励。都是我们印象非常深刻,卢沉老师是比周思聪先生年长4岁,卢老师是从苏州美专考到中央美院,而且他在美院毕业了以后就直接留到附中任教了,只不过他到附中的那一年周思聪正好从附中毕业进入美院,所以在学校的时候他们是属于失之交臂的,卢沉先生在美院他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牺牲了自己的一个创作时间和创作能力的,因为他在美院主要从事的是人物画教学,所以他的好多他的这个想法和思考的问题方向,都是以自己的教学为目的。

        包括他后期就是80年代进行了一大批人物小品画的练习和水墨构成课的开设,都是为了教学生,不是说为自己的创作,所以卢沉老师最著名的代表作是在他青年时期的一张就是机车带子,非常早,1964年是一幅描写新中国工人和社会主义建设画面的一幅作品,卢沉老师和周思聪老师俩人有一些共同的特点,他们可以说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就是自主培养的第一代杰出的中国画家,他们跟蒋兆和先生、李可染先生跟他们不太一样,这些人都是解放前就已经接受中国画的传统教学,而且在解放前就已经很有名气了,周老师和卢老师都是解放后以后,解放以后上的美院,在美院接受了系统的美术训练,然后两个人有很大的差别,就是因为他们之后毕业以后之后的,不好意思。就是因为他们之后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性质是不太一样的,一个主业是教学,一个主业就是专门的创作。

  

  周老师从毕业以后一直到文革前期她的创作水平来说应该都属于一个积蓄期,因为刚刚大学毕业很难说拿出特别经典性或者说令人信服的作品。而且坦白地说可能自己的积累也不够,周老师进入画面以后就是跟当时画院的一些老先生,比如说民国画院人物的吴光宇跟他们去聊天,去学习,另外一方面还从当时画院成立以来便有的一个宝库,就是画院的资料室里面留存大量的图书、画册,还有一些古代拓片,有很多资料,她这几年几乎都是在进行潜心的学习,特别是我印象很深刻的就是我们画院的很多图书资料,如果你去借的话,你发现上面第一个借书人都是周思聪老师,非常勤奋的一个人。

  

  周老师就是第一件在美术界引起广泛影响的作品,就是这一张《长白青松》,创作于文革期间1973年,1973年是她刚刚从地方的干校回到北京有了创作时间和创作条件以后画的第一幅作品,这个作品大家看起来有明显的“文革”气息,而且画面构图可能比较简单,但是这幅作品却隐含着一个非常令人值得回味的一个故事,就是她描写的是两个上山下乡的知青返回母校去看望老师的一个场景。但是实际上中间的这个女生她是我国工笔重彩画家潘洁滋先生的女儿,她在当时上山下乡的过程中就去了祖国的东北,而且是在东北的一场森林大火的抢险过程中是牺牲了,而且好像是牺牲了以后没有给他任何的称号,潘洁滋先生就长期生活在痛失爱女的悲痛中,周老师属于就是潘洁滋先生的好朋友,身边的人。

        她得知这个故事以后就以他的女儿潘文怡,以潘文怡为原形画了一张作品,就是幻想潘文怡从上山下乡回来,回到北京,回到母校去看望自己老师的一个场景,而且用松树枝,大家都知道松树是象征英雄的,去表扬和暗喻潘先生的女儿是当时救灾的一个英雄。所以这个作品在当时的美术界和社会上也引起广大的反响,这幅作品就是应该说在我的这个年龄段应该是最早接触的一张中国画《清洁工人的怀念》,这个颜色应该是不对的,是黑白的。在我的印象里这个是我们小学课本里的一张插图,讲述的就是周恩来总理早晨下班以后去返回家中休息以后路上碰见清洁工人下车去专门找他慰问的一个小的故事情节。这个是周老师主题性创作的巅峰之作《人民和总理》,表现的是周恩来在邢台大地震之后到邢台龙窑去看望慰问灾民的一个情景和故事,这张作品也获得了建国三十周年全国美展的金奖。

  

  简单谈一下周老师在文革期间创作的特点,她第一你看《清洁工人》,她讲述的这个故事是以清洁工人为第一人称进行叙述的,《人民和总理》她其实也是以灾民的口吻去把这个题跋完成的,而且在《人民和总理》这个作品里她从题目上来看她把人民放在了总理的下面,然后把人民也放在了画面的中心,然后领袖是在画面的边角上,这对于“文革”期间就是歌颂领袖、歌颂当时红光亮的主题格调来说周老师是有超越时代的敏感性,而且她好像是始终是以坚持把人民和普通人作为自己创作的源泉和根本。

  接下来我们可以进入她的今天讲座的主题就是对于《矿工图》组画的一个研究。很多人来看展览的时候都会问我说周思聪和卢沉为什么要画矿工?从周思聪自己的话来说,她就到了矿工这个名字是那样的吸引我们,是那样的入画,长久以来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宿愿,了解矿工、塑造矿工,入画其实有两个概念:第一个就是矿工的这个人物形象,我们大家都知道他们从事的都是长期的重体力劳动,而且第二点她们可能工作环境并不太好,所以这个矿工在这个人物外形上,比如说关节、还有面部的沧桑感都是异于常人的,这对于美术造型来说可能有一定的优势,就是画家都喜欢表现这些,第二个就是中国矿工的这个悲惨的命运,就是无论是解放前他们受日本军国主义的欺压,还是解放后他们并不太,并没有多少改善的工作环境,都形成了他们人生经历的一种悲惨性,而周老师就很敏锐地观察到这一点,所以他们就对矿工这个专题比较钟情。

        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客观的原因,我也是听一个那个时期过来的画家说,她说在“文革”期间就是大家都在画红光亮的主题性创作,中国画的主要色调黑白是很少去运用的,大家都主要是用红色,用鲜艳的主题色,矿工就不一样,矿工出来全部是黑色的,所以可能在表现矿工的时候大家的画笔可能更为自由一些,所以从当时的社会环境来说可能画矿工也是他们的一个选择。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