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58540 雅昌公开课 > 栗强《紅印——新中国第一片普洱圆茶》 >[第10集]栗强:关于“红印”的两点结论

视频信息

名称:栗强《紅印——新中国第一片普洱圆茶》栗强:关于“红印”的两点结论
 

  主题紅印——新中国的第一片普洱圆茶

  第十部分:关于“红印”的两点结论

       1、两点结论之一:传统与变革

  我们给大家一点结论,今天讲到这儿,其实主要的部分讲得差不多了。

       那么两点结论:

       第一条,红印无论从制作到种植,到仓储,都既有传统的那一部分,也有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的后来的一些变革。

       这些变革虽然说一定程度上带来了品质的下降和味道的衰减,但是也带来了一些乱象。可是它的好处是确实扩大了产量,让我们这么多人可以。

       过去为什么我们管这个普洱茶叫侨销圆茶?今天我们到马连道一看到我们说什么叫茶道,日本茶道宗教文化、中国茶道、北京茶道、马连道,到马连道任何一个茶叶的茶室的茶城里一看,到任何一个城市去看,可以那么多的普洱茶,为什么在50年代、70年代的时候我们要叫侨销圆茶?都要满足侨销

  就是你卖给这些海外换汇,你都生产都供应不过来,因为传统的方法是做不了那么多的。我们今天全中国人能够喝到这些普洱茶,当然绝大多数人喝的是质量特别不好,口感特别成问题,销售过程中充满了编造的一些谎言和模糊的情况,以及喝这个身体也不好,普洱茶真是由于大家喝到的就是这种变革的结果,但是如果没有这个变革,你连这个都喝不到。

       2、两点结论之二:年代与口感

  第二条,从年代和口感的角度来看,一定是强调红印是哪一年生产的,还不如去强调它放到现在的味道是怎么样。

       虽然说为什么大家还都要强调,我们这里回来看前面这句话,有一个叫唯年代论的误区,可能重要的是这个茶好不好喝,而不是说这个到底是哪年生产的更重要。哪年生产的我们也能找到依据,但是如果是不能够做到好喝,光看今天上午说是老师谈的,其实有一些地方是我特别认同的,他谈到古琴,一个古琴如果宋代的古琴、明代的古琴如果不能弹了,不好听了,修也没法修了,那可能还不如一个新的琴能弹好听,它的目的必须是首先是要弹。

蓝 印

  这次在香港保利,大家可以查查拍卖的纪录,香港保利有一个明代的古琴,非常有名,在香港可能古琴界人所共知的一个古琴,特别漂亮,很好听的一个琴。我也请教了唐老师,唐老师当然也知道那个琴。但是只说了一句话,说是朋友拿出来的琴,那个琴特别好看,特别标准的明代的古琴,唯一的毛病就是真的不好听,弹起来不好听。如果一个弹起来不好听了,也可能这个就终归只有文化属性可以卖出很高的价格,也有社交属性。但是作为茶,口感就没了,作为琴,耳感、听感就没了,这也是不对的。

       那么我们除了看到它的文化属性、价格属性,和社交属性之外,还有一个口感

       3、和普洱茶推广相关的几位老师

  能够今天在这里讲这个课,我会特别提到几位老师、几位朋友。

  首先是何作如先生,我这儿没放何作如先生的照片,何先生是福建人,后来移民到菲律宾,后来迷恋上喝普洱茶,把自己最大的公司卖给了第二大的公司,卖给日本,自己推广普洱茶。为人豪爽,我们如果说全中国你想从号级茶开始,从宋聘开始,一直到红汤普洱茶,最后说也就说到这个茶。这个茶叫做88青,一会儿大家可以来喝,是80年代后期90年代初期的一款茶。

       到88青为止,这些红汤茶,尤其是到蓝印、蓝铁之前的那红汤茶,价格都很高了。这样一个茶谁要是想完全喝明白,我们说需要几条:一个叫高点,要找到一个高点,最好的茶你喝过;第二个环比,你要和周围进行比较;第三个反复,你得反反复复地多喝、多看、多了解

       你要想都喝到这些喝明白,那真的是不容易。今天中国我觉得至少在前几年,我自己个人集中喝这些老茶的,那个年代里中国不会超过一百个人能把这些古老的普洱茶都喝明白,这一百个里边至少得有60个左右的人,我觉得是和何先生提供的免费茶,就是他泡给大家喝,免费推广这个普洱来喝,这个几乎他们老开玩笑说,不是教父而是上帝,因为教父得收钱,上帝不要钱。

汤色 红印

  而且他的情绪感染和认真对待茶的一种状态,也让我对茶重新唤起了一个希望。应该这么说,在我接触普洱茶的老茶是在90年代中后期,之前是家里是喝普洱茶,但是没多老,都是放的干仓,放得很干,也有一些转换了,就是转换的很慢。我74年的时候家里喝普洱茶,一直到93、94年都喝的就是那样的一个茶,买了茶放在家里,自然放老了也能喝,大概是这样的一个茶。到了96、97、98年之后,尤其是97、98年之后,开始接触一些台湾朋友,拿了一些所谓的普洱老茶来喝,一喝之后,后来紧接着发现基本上除了极少数的正确的茶之外都是假的,都是错的,都完全是明显的喝是身体不舒服的那些茶。

       那么到02、03年的时候,我就发现这个茶完全是没法喝了,当然你到了每次哪儿人说有一个老茶,一喝喝起来就很难受,就明白一个事,老茶基本上都是假的,都没法喝。大概重新让我唤起对老茶的体系有信心的,是在09年前后,何作如何老师他们这一批人带着大家来,才开始重新又再喝。他们把所有的体系整理出来了,大家从他那里喝不到错误,也喝不到假的,每次喝完都很舒服,对身体都很好的一样的茶。所以第一位要感谢的是何作如何老师。

  第二位要感谢的是杨慧章先生,就是香港的新星茶庄的老前辈了。在香港有两个派别的势力,一个派别是比较亲英的,另外一个派别是很亲共的,在五十年代开始,他们当时街上有两面旗子,到底是要挂青天白日旗还是挂五星红旗的时候,最先挂五星红旗的就是这些人。

       他的前辈何先生来到了北京,得到了毛主席的接见,毛主席还给他夹鸡肉,才开始有了所谓的定制,就是才有了港酒茶叶商会,才有了这么多年我们云南的普洱茶可以源源不断地运到香港,向全世界出口来换汇的这样一个过程。所以他们是经历了所有普洱茶的前因后果的一代人。

       在香港有大量的口述的历史和一些香港的茶行里的文物资料、发票资料。早年的一些印级茶的经营的资料是从他们这里我才看到的,所以说如果没有何先生的话,我没有办法,基本的兴趣都没有。如果我们一直说这个事情,一直说一个人要完成一个事情,首先需要的叫信,相信普洱茶的事能说明白,这个我一直就信;第二个是欲,就是你得有一个愿望,在何先生给我们这个信息之前,我连这个愿望都已经没有了,应该说何先生唤起了我重新整理这个的一个愿望和兴趣;第三个是勤,这个全是自己的事,自己要付出一定的努力才行;最后一个是便,就是方便,提供这个重要的方便,应该说重要的方便中,很多的一部分是由杨先生来提供的。

八零末 七五四二

  由于他们那个年代收藏了很多很难得的一些老茶和特殊的仓储。比方说去何先生这儿,我往往喝到的是最正宗的最标准的,也是价格最高的老茶。我要喝可以喝到红印、宋聘,喝到敬昌、喝到陈云这些很难喝到的这些茶。那么到杨先生这儿,我可以喝到我想喝什么样的仓储,他可以给我找到什么样的仓储,我说8582真的纯干仓,放到现在好不好喝,你给我找一套我喝,他能给我找一套。我说如果是很传统的仓储,放出来好不好喝,我们能够拿一泡很传统的仓储来喝到。我们说如果说是那些所谓的快速加熟,如果一加那个东西就会加坏,我们知道没有人想把茶做坏,没有人想把茶放坏,谁的茶放坏了谁都要赔钱,没有人目的就是茶放坏,但是大部分人放坏了是没错,有没有那种错误的时期,还有没有放坏的那种可能性的茶,有没有?他说有,太少了,我拿一泡来给你喝,我也可以喝到。

       通过他那儿不同的这个仓、那个仓,不同地区的方,我今天可以明确地说,一个茶在这儿和那儿放不一样,当然现在是自己才开始放,在那儿之前真的受杨先生的帮助很多,他可以给我们把各种不同,或者是一些很难找到的老的茶,他能够帮我找到来喝到。而且是让我们相信有很实实在在做事情的一批人,而不光是会吹嘘。

  第三位是杨凯先生,杨凯先生是云南人,何作如先生是福建人,但是在菲律宾,然后回到中国和香港,然后杨先生就是香港人,就是常州人,他是卢铸勋老的徒弟。杨凯是纯粹的一个云南人,他会很认真地做了云南这部分的工作,就是我们大量的云南的中茶公司的一些,包括我们所说的哪个茶是什么时候做的,他在尽他的所能,收集了这部分资料

       如果说我们所看到的,几乎所有的香港的茶的文献是来自于杨先生的收集的话。那么云南的茶的文献,各个茶厂的一些仓储、资料,到底哪儿生产过红印,哪儿没生产过,七字饼是哪儿生产的,8582是哪儿生产的,用的收集的是哪儿的茶叶,以及到底8582是哪年做的,有没有7572这个茶,生产多少,卖给谁了,这些资料杨凯杨先生那儿都有。包括解放,云南的号级茶、宋聘号、杨聘号、陈云号的资料,杨先生大量地收集,如果不是杨先生的收集,我们也无法看到,因为香港人是很难去到云南的,我们也看不到云南这部分资料。

  后面一位感谢的是黑国强先生,黑国强先生让我有机会能够想到讲一片茶。以前从来没有讲过,就是一个茶叫做宋印,两个字,黑先生上次在我们教育学院讲家具的时候,只是讲了一张椅子,他讲了一张椅子却让我们对黄花梨家具有了很深刻的印象,我也希望通过讲一片茶,仅仅是一款茶,能够让大家对普洱茶有一个相对完整的认识,如果没有黑先生的这样一个表率作用,我也不太可能会能够讲到这样的一片茶。

  最后看一张很珍贵的照片,主要是看的是中间的这一位,这位先生是刘金钊先生。我们今天能讲上这个课还有一个最需要感谢的就是这位先生,因为他这一生可能做的,他这个人识字不对,但是会做茶,做茶给香港做的是不错的,他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当年定制了这批茶,是他定制的。由于是他所参与定制经营,他今年84岁,85岁,我前几天又见到他,还又向他问了关于红印的从国内过来的过程。他当年接手的这个文献,那些小票什么,还都能不能够找得到。他说实际上都还有,到底是来了之后放在哪里,是怎么放的,都还在。

       这位是当年参与定制茶里面的最重要的文化名人,刚过世叫张玲,书法非常好,写诗也非常好,是大名人。

  然后他的老板,就是霍英东霍先生之前我们国内的政府最信任的那位在香港的老板,所以他们才有机会来到中国来做红印的生意。

       红印量很大,据说这个很长的时间都不好喝,据我见到的照片来看,有很长的时间,那个红印就在尖沙咀地区一个停车楼,停车楼是空的,香港今天喝到最好喝的红印,这一批甚至是在停车楼的一二三四四层楼,停车楼底下停车,上面就是空的,就是堆在那儿,那个停车楼和我们这个不一样,没有墙有顶,所以雨淋不到,但是湿气进得来。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湿气很高,80%、90%了,放到今天这样的茶就称之为红印。

       即便这么放,转化的还是偏慢,因为红印其实跟号级茶比,前期工艺还是有一点问题的,具体不讨论细节问题了。那一批茶直到2002、03年,才真的变得特别的好喝了,06年变得好喝的不得了,所以我们看它是那个时候价格发生了蜕变,大家才产生了这样的一个变法。

       谢谢,如果有任何的问题,欢迎大家来提问。

上传日期:2016年03月10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