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41262 雅昌公开课 > 吕晓《名画中的金陵胜景》 >[第5集]吕晓:浅谈“唯有家山不厌看”

视频信息

名称:吕晓《名画中的金陵胜景》吕晓:浅谈“唯有家山不厌看”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吕晓:金陵书画艺术创作的古往今来

        【雅昌讲堂】吕晓:金陵书画艺术创作之作品赏析(上)

        【雅昌讲堂】吕晓:金陵书画艺术创作之作品赏析(中)

        【雅昌讲堂】吕晓:金陵书画艺术创作之作品赏析(下)

        【雅昌讲堂】吕晓:析明末清初的落魄画家之感悟

 

        主讲人介绍:

        吕晓:1974年生于四川。南京艺术学院博士,中央美术学院博士后,现为北京画院理论研究部主任,研究员。长期以来致力于明清美术史研究,已出版《中国山水画通鉴•钟山烟云》、《髡残绘画研究》、《笔忆金陵——二个遗民绘画家族的山水咏怀》、《明末清初金陵画坛研究》、《图写兴亡——名画中的金陵胜景》等七部学术专著,并发表了四十余篇关于明清及近现代美术史的学术论文。

  

吕晓:北京画院理论研究部主任

        导语:

        明末清初,以“金陵胜景图”为主的实景山水成为金陵画家创作最突出的题材。随着当时政治、文化环境的变化,不同画家在不同时期创作的“金陵胜景图”的创作背景、目的、胜景的选择与组合、内涵、意境、甚至风格之间都存在较大的差异,由此可以寻找出清初遗民情结在“金陵胜景图”中的聚散与消长,及其背后蕴藏的深刻的社会文化内涵,进而总结出明末清初金陵画坛的特色。讲座通过名画与古代版画、实景照片的对照,带您畅游南京这座六朝古都,并借此感受清初的遗民情怀。

 

        第五部分:浅谈“唯有家山不厌看”

  我们看一下第三部分:“唯有家山不厌看”是我们这次展览的一个题目,它是从哪里来的?其实就是从咱们看到展柜里面有一个画,后面的一个题跋待会儿我们可以看到,那么在之后就清朝的统治越来越稳固了。

  比如说他们开始利用一些汉族的文人为他们服务,平定三藩之乱之后就更加的整个国家的一个统一,而且攻下了台湾。而且南巡巡幸江宁,拜谒孝陵,然后89年又第二次南巡,这个时候这些明朝的遗民他们开始就渐渐地接受了清朝的统治,那么也从心理上改变了以前那种跟清朝统治者一种对立的一种情绪,在这种情绪下,他们开始再去画金陵胜景的时候就可能那种遗民的情绪,那种淡淡的忧伤就开始渐渐地消逝了。

  那么他们就会回到一种对家乡景物的一种热爱和赞美的这样一种情绪里面,出现了一些这样的一些作品。比如说胡玉昆,刚才我们说的他为周亮工画的那一个作品,那么他在26年之后80多岁又画了一个《金陵胜景图》,当然这个时候我觉得不如那一套画的好。

  就是相对一些概念化的东西在里边,可能跟他年龄有关系,我们大致看一下,你看这个画的莫愁湖,刚才你看那种他用的颜色那种花心很朦胧迷离,很凄清的那种景象现在也有,但是不如那个好,就是我觉得好的话就是一种情与境的一种非常好的一种融合。

莫愁湖

  这是他画的牛首山,凭虚阁的凭虚听雨,仍然是刚才也是画的一个高阁上一个文人在听雨声,那么一个文人在下面打着伞上去好像去找他的朋友,烟雨朦胧的那种景象,当然因为他这个是画在绢上的,就是在丝织品上画画和在纸上感觉是不一样的,这是画的石头城。

  在这个画后面他有一段跋,他说:我余先有金陵诸胜诗数十首,就是他写过很多的诗,就是讲金陵名胜的,就是因为他以前到过那些地方,然后“不过写景畅我襟怀”就是说就是为了抒发我的一些情感,在这里面他说:不是原不记前朝兴废故典。

  其实我觉得他就是说表明我不是说去为了讲那些兴亡的事情,其实有一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就是说他以前可能他的目的就是为了记前朝的兴废,就是传达那样的一种思想,而且我们还可以注意到他后面“时康熙丙寅闰四月”就是我们知道遗民画家他们从来不用清朝的年号的,他们可能会说什么乙为年、庚子年、甲午年什么的,可是他不会用清朝的年号,可是他在这里用了康熙的年号,就说明曾经非常坚定的遗民他也开始接受清朝的统治了。

燕子矶

  在我们下面有一个册页就是我刚才说我们“唯有家山不厌看”的这个来历,那么这一套东西它其实只是其中一段。

  在1687年、86年之间有一个安徽人叫叶蕡实,他请了南京的6位画家画了一个《金陵胜景图卷》,有画了十景,这些画现在分在三个地方,就是比较精彩的几段像龚贤、陈卓、吴宏,他们三个人的画在故宫博物院,樊圻画了两卷,就是两个景是在南京博物院,就是我们展厅展出的。

  然后还有戴本孝和柳堉画的两卷是在上海博物馆,这些画后来就被分开了,直到后来我们发现南博后面有一段题跋才把它们联系在一起,其实它们曾经是一个卷子,比如说龚贤他画的《摄山栖霞图》就是栖霞市那个地方,当然他是一个文人,所以他画的不完全就说跟真实的景象一样。

龚贤 《千岩万壑图》

  但是你觉得他就是江南的那种景物,因为南京是一个陵墓很茂盛的一个地方,所以山石也不是说像我们北方我们如果去我们往北边,北京往西走你可以看到那个山因为缺水,它就石头非常得坚硬,然后好像刀砍斧劈那个感觉,可是江南润泽,土质疏松,不是那种感觉,它是林木丰茂,土石很圆厚的那种感觉,树木也很阴翳,总是特别是到冬天有点儿薄薄的雾这样一种所谓烟雨江南的一下雨就有点儿薄薄的雾那样的一种景象,他把江南的地理地貌画得非常的好。

  这是他曾经晚年隐居的清凉山,下面有一个石涛画的《清凉寺》,这是他画的自己隐居的地方,其实虽然说不是说那么写实,可是他也有他的特点,比如说上面的这个亭子一定是有的,还有后面有一段,这里有一段城墙,因为下面就是这个城墙了,然后这边是江面,它也是就是那种渍墨,层层渍墨来画的。

  这是戴本孝画的《龙江夜雨》就是我刚才说下关那一带,因为戴本孝他不是南京人,他实际上是安徽人,他住的那个地方其实跟南京也就一江之隔,可是因为他不是南京人他开始是拒绝画这个,就是婉拒,但是后来还是勉强画了,所以他画的跟真实的景象会有一点距离。

石涛 《清凉台》

  那么这就是后面在多年之后有一个黄山诗老所谓的程氏在后面的一个题跋,他就讲述了这个画的一个来历,就是说当时有一个叶蕡实,他请了哪些人呢?哪些人画了什么,你看吴子度就是吴宏画的燕矶和莫愁,然后龚贤画的摄山,然后樊圻画的杏花村和青溪,就是秦淮河那一带,然后就是陈卓画的天坛和冶城,然后戴本孝画龙江夜雨,柳子就是柳堉画的天印方山。

        后面有一段跋就是我们在展厅可以看到就是他说“以金陵人藏金陵图画”就是那个时候有很多金陵人他们就愿意就是说收藏一些画金陵景物的这样一些图画,而且是让金陵的一些名画家们画所谓的佳手笔,是一时胜事也。

  古人云:“唯有家山不厌看”,这个从哪儿来的呢?他说:虽从太白"相看两不厌"中化出,我们知道李白有一首诗叫《敬亭山》其中有一句叫“相看两不厌,惟有敬亭山”,他说就是从这首诗里面来的,到底是怎么个演变也不知道。

 

柳堉

  但是我们想所谓的家山就是故乡的山,就是说你不管你走到什么地方,你见了什么名山大川,可是你最怀念的还是你的家山,就是你故乡的山,所以唯有家山不厌看,就是其实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剥离了那种通过南京来表达故国,因为我刚才可能忘了跟大家说,为什么南京会成为遗民所向往和传达遗民情绪的一个地方?就是因为南京它是以前的留都,地位很尊贵,而且孝陵朱元璋的孝陵在南京,所以遗民他们不能到北京去拜十三陵,他们就会到南京来拜明孝陵,就说来传达他们对故国的一种怀念。

  所以画这些金陵的胜景其实就会容易跟故国联系在一起。那么到这个时候就是说遗民的情结已经开始慢慢消散的时候,那么他们再画南京的时候其实是他们对于故乡的一种热爱的这样的一种情绪。所以我们来欣赏一下,比如说樊沂画的秦淮河所谓的青溪,他跟刚才我给大家放的樊沂画的秦淮河他们换了一个方向。

  樊沂是从这边画的,所以这个墙是在这面,那么桥在这边,然后这边有牌坊和亭子,可是樊沂他是从这边画过去的。这个跟现在夫子庙那一边还是能找到踪迹,比如说你去夫子庙,我刚才给大家看过一个图片是这边有一个影壁,可是现在那个影壁很难看,它是一个红色的,上面还雕了一个很难看的龙,还有这个是文德桥是秦淮河上非常有名的一个桥,以前是一个拱桥,我们从他这个画和他哥哥的画都可以看是一个拱桥,现在修得比较平。

樊沂 画

  那么这边就是所谓的旧院,就是很多当时的一些名妓生活在这儿,包括这边修复现在修复的李香君故居都是在这一面,后面这边就是乌衣巷、王谢故居都在这儿,所以我有时候想可能现在的这个,因为这个地方可能后来被战乱之后就破坏了,现在其实修复的是假古董,他们可能根据古画的样子来重新修的。

  那么在这个画上就是有一些游人你看,就是这边有一个屋子里面就是可能是一个妓女正打开窗户在眺望外面,这些是一些文人坐着游船,我们都知道秦淮河中的就是在秦淮河,泛舟秦淮河是非常有名的一个游览的一种方式,所以那个时候的文人也有这样的一种游历。

  但是真的是他们画的就是当时他们看到的景象吧,其实不是的,本来我想给大家听一段昆曲,就是孔尚任我们知道他写过一个非常著名的一个昆曲叫《桃花扇》,就是讲述的侯方域跟李香君的爱情故事,那么他其中有一段叫“哀江南”就是有一段唱词本来想给大家听一段的,可是放不了。其实他就讲述了后来回到南京秦淮河这一带之后看到的景象,我们不能听,我们可以读一下,比如说这个地方“山松野草带花挑,猛抬头秣陵重到。”

桃花扇

  因为秣陵也是南京的一个称呼,就是秦朝的时候为了削弱南京就把它改为叫秣陵,什么意思就是放马的地方,养马的地方;“残军留废垒,瘦马卧空壕;村郭萧条,城对着夕阳道。”那么包括后面的到秦淮河“问秦淮旧日窗寮,破纸迎风,坏槛当潮,目断魂消。当年粉黛。”就是当时的那些女子“何处笙箫? 罢灯船端阳不闹,收酒旗重九无聊。”

  然后后面还有什么,你看到了“行到那旧院门,何用轻敲,也不怕小犬哰哰。无非是枯井颓巢,不过些砖苔砌草。”就是已经非常的惨败了,可是包括在这个天坛这个地方其实那个时候也是很惨败的,可是我们在陈卓的笔下,这些宫殿建筑还是那么巍峨那么金碧辉煌,那么可是他在这个旁边的诗里边却传达的实际上是当时真实的景象,他说“朝阳门外”,就是那个天坛是正对着南京的朝阳门,跟咱们北京也是也有朝阳门“朝阳门外草萋萋,一望郊原碧树齐”,后面你看这些都是非常的“寄语牧樵休践踏,神天仍或驾丰隆。”

秦淮河

  就是那个地方已经很惨败了,希望那些放牧的人还有砍柴的人不要去再践踏了,就是说可能以前的那种还会回来。但是呢?他画的这些都是一派春和景明的这样一种景象,比如说杏花村,那么其实我觉得他不是画一个当时真实的一个景象,因为我对比了一下《金陵图韵》就是发现在明末的时候,还有这个图式和高岑的图式,他们比如在画杏花村的时候一定会画一些射箭的人,其实他们已经形成一种图式了,他是按照一种固定的图式去表现的,但是有两开却不一样。

  有两段,比如说吴宏的《燕子矶》和《莫愁湖》,我们可以看一下这个局部,在这个燕子矶下面有一处民居他画了一个破败的一个城墙,那么在燕子矶这里也是您看这个墙已经倒塌了,这个房子顶破了,这个地方也是一片废墟,那么回到这个,就是莫愁湖最著名一个景点是那个湖心亭也是很破败了,因为这个图不够清楚。

  在文字里面我们会读到很多表现残破、金陵非常残破的这样的景象,为什么在画里很少,而吴宏会在这里画呢?美国有一个学者他就曾经注意到这一点,他就说在中国的文学中他会经常去描写一些荒颓的宫殿和庙宇,表达的是一种亵渎神圣,还有文化记忆的失落,以及对于逝去的王朝还有高贵的文明的一种灰飞烟灭的一种伤感。

  虽然说文学、散文、戏曲里面他们都会描绘,比如我们刚才看到的桃花扇,包括一些诗词里面,但是在绘画里面却很少有人去这么去画,是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比起口头上的残破,因为那种比如说文字他不是一个形象,他是需要你去想象的,所以我们说文学或者是音乐戏剧它有时候是一种比较相对抽象的,特别是音乐和文学他是靠文字的,是需要你去想象的,但是图像不是。

  比如说一幅画它是非常直接地去表现的,而视觉的图像可能会带来更大的危险。因为他们会觉得图像就可能像一种符咒一样去传播开是一种不吉祥的,所以古代我们去看就是你们去看古画很少去表现一些破败的东西。但是吴宏却那么画了。就是因为吴宏他是一个非常独特的一个画家,因为他其实也是一个诗人,因为时间关系我们不去看他的一些诗了,他去直面的当时的一个现实去画,而且传达一种很悲凉的一种情绪。但是这种遗民的情绪其实不仅在在一些坚定的遗民,他们可能会随着清朝政治的一个变化,那么会消散,一些在清朝出生的一些画家他们其实,他们前辈的这种遗民的情绪他是不会传下来的。

  比如说王蓍他也画过《金陵胜景图》,因为他是出生在一个清朝的一个画家,那么他和他的哥哥王概曾经参与编了中国最著名的一个画谱叫《芥子园画传》,大家看看他画的《金陵胜景》的确就是桃红柳绿阳光明媚这样一个景象,那么你可以对比一下他和吴宏画的《燕子矶》,这边真的是一片春和景明很繁华、很轻快的这样一派景象。虽然他在这个地方写的诗还是那样子很悲凉的,可是他的画里传达的是一种很阳光和明媚的这样一种情绪。

  还有一个就是我发现就是以前的《金陵胜景图》它基本上是以手卷或册页的形式出现,因为手卷和册页是一种比较诗人化的一种观看的方式,后来就出现很多立轴的形式,因为立轴它是可以张挂的,可以挂起来,那么就这样就成为南京一些画家经常表现的,比如说邹喆画的《石城霁雪》,这个好像是高岑的儿子他画的《牛首烟雨》还有其他的一些画,就是他可以作为一种公开的一种展示的一种绘画的形式。但是也有例外,就是在比较晚中还是有一些画家他们会表现一种感伤的一种情绪。

上传日期:2015年12月1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