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3465 雅昌公开课 > 《关良与20世纪中国画的新视界》论坛 >[第15集]乐祥海:传统文化下的关良

视频信息

名称:《关良与20世纪中国画的新视界》论坛乐祥海:传统文化下的关良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乐祥海:别具一格的艺术之路

  

  【雅昌讲堂】乐祥海:留学阶段的关良

  

  【雅昌讲堂】乐祥海:回归国内的关良

  

  【雅昌讲堂】乐祥海:艺术技艺的回归(上)

  

  【雅昌讲堂】乐祥海:艺术技艺的回归(下)

  

  关良不是,他没有走过这个路,所以说他的路子就是说没有从国画的那种起点临摹开始,他直接,他的进入点恰恰是从西画开始,然后又回归到传统上,他也能成功,也能结一个果子,然后我们还可以发现我们中国文化、中国传统文化、中国传统艺术对他的滋养,就是说反映到他的身上,在他的作品里面他接收到了那些,我们经常说在二十世纪我们争论不休的一个话题就是创新,中西结合,那么很多人在这一方面做努力,我们曾经在这一块也发生了很多的一些争执、争论,有传统派、有创新派,那么在关良身上是怎么样反映这一块的,也是一个问题,所以说我还是想就是一节一节的,一级一级地把他这个历程给呈现下来,他是一种平叙的一种方式,就是从他的早年的一种生活的环境和他的一种自幼的一种学习,然后到他的留学,到他的回归,到他的开创,然后如果有时间我再谈一谈他的艺术市场,就是希望大家能对关良先生有一个粗略的认识。这个讲座不会纯粹地说在他的画面的研究他画面在我们美术史上的一种价值上做文章,因为大家也知道因为关良是一个冷门的艺术家,就是到今天对他能准确认识的一些人并不多,就是说现在喜欢关良的人,刚才我们这次负责我们网站和公共信息平台的罗延庆我们还在一块探讨就是说喜欢关良的人很少,但是喜欢关良的人都是有一定的层次的,这个是肯定的,因为我们会发现在一些画家家里面,很多画家家里面挂着关良先生的画,就是你从市场上他的冷你都可以看到,就是说他的不像其他的画家画得很迎合市场那一路的,受到众多的一些人的追捧,所以说我还是想从外部的一些大的面上来谈一谈这个问题,希望大家对他有一个带有充分的理解,可能进入了以后再进一步地解读他的作品,你会发现他的一种高度和深度,真是我们,让我们很吃惊的,那么我们第一块的先讲一讲他的一个启蒙,启蒙阶段。

  

  他是1900年出生于在广东番禺,1986年去世,就是86岁,这是关良先生一个照片,站在他的油画前面,关良先生你看到他这个人是很内敛的一个人,就是很文气的一个人,一生当中就是说很低调,就是沉浸在自己的内心当中,这个如果给他画建立一种联系,他是一致的。那么他早年他父亲是出生在一个农村的一个家庭,家庭的压力担子很重,他是八个孩子,加上父母那就十口之家,后来他父亲觉得这个担子非常重,因为种地,那个时候他在广东那一块好像家庭里面的田地并不是很多,这样一来他就很难,不说日子过好,就是说吃就成了问题,后来被逼无奈,就是父亲就不再种地了,就开始经商。开始全家从番禺迁到了广州,他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在清朝的一个秀才叫叶善愁的一个私塾里边读书,我这里边选取了一个私塾的照片,就是说我这个用意,他这是一个蜡像不是说要怎么地,就是要让大家感受一下他从小他接受了一个什么样的一个教育状态,他六岁开始在这个地方学习,就是我们在看他整个幼年成长的时候,就是我们马上后来联系到他后来的一种艺术创作,就看他们中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然后就是我们学私塾的时候必学的了《三字经》、《百家姓》、《论语》、《孟子》很多很多,在这个时候他又间习书法,我们可以看到他开始走出来的第一步,那关良是传统的,他是我们从传统脉络上过来的,但是他身处的又是那样一个逐渐开放的一个时代,所以说他十岁的时候又进入了一个洋学堂叫“南强公学”,在这个时候他又在这个学堂里面开始学习化学、英文、几何、代数,哎!这个时候他从一个私塾里边走到这个学堂里面,这个孩子他的脑海里边就很新奇,因为看到这么多一些科学的东西,然后这个学校也很有意思,他就是说平时都穿学生装,就是现代的学生装,到初一和十五的时候,换上了长袍、马褂,就是这个时候他要去拜孔子,这个学校他也是中西的一种结合,你看他在十岁的时候他就是这样的一个环境,就是两方面他都在接触这样的一个教育。然后关良他就在小的时候他自己最乐意的一个事是什么呢?我们在座的不知道有这个时间段的人没有,可能有一些年轻的就没有这个体会,就是他最喜欢看戏,当然看戏不是像我们今天在长安大戏院那种感觉,我自己就有这个体会,因为我老家也是农村里面的,就是五六岁的时候农村里面有那种我们现在说的草台班子,就是说民间的一种戏曲,就是拉着一个车子到了一个村里边来,他就是我来唱几天,然后你每家人给我一点粮食就OK,然后就在那儿唱,当然你像关良当时在广州他相对的来说条件好一点,他这个戏曲的班子应该也好一点,但是他最乐意的就是在这里面看戏,孩子们看戏,当然他那个时候可能不懂戏曲的内容,但是舞台上的一些演员的一些动作,特别是那些夸张的人物,一种武打动作、一种翻滚,这些东西对关良的刺激非常大,晚上回家自己在床上就开始翻、打,就是学着舞台的样子四在来表演,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当中。

  

  然后到1911年,也就是11岁的时候,因为他父亲做生意,他就全家又到了南京。到南京了以后,因为当时在南京有一个两广会馆,也很巧在两广会馆旁边有一个戏院、舞台,这样一来他又延续着广州的那种爱好,接着在那个地方看戏,因为这个会馆它可能是广州在南京做经营、做生意生活了一部分人,集聚在这个地方,然后遇到了一些重要的活动,一些喜事、结婚这一类的、丧事,他可能就这个戏台子就组织演出,关良继续来受到这样的一种熏陶,他在这个舞台上认识了那种大都的孙悟空、黑旋风,英雄赵子龙、耍大刀的关云长,这些东西大家可以看到他这些人物也都是一些极具个性,最能刺激孩子的视觉的一个人物,然后他会看到一种全武行的一些行当,就是从高空中,从三个从那个桌子上往下翻滚,他看得如痴如醉,你包括他后来对舞台上的每一个角落都很痴迷,包括舞台上做的太师椅上雕刻了福禄寿这个三星,他也很喜欢,所以说他从小这些东西都深深地印在了他的一个脑海当中,那么刚才我讲了,就是说因为他父亲压力、生活压力很大,所以非常节俭,也就没有发给孩子们买一些什么样的其他的一些玩具,所以说但是父亲又比较爱他们,就是平时很用心,记得以前就是可能在座的也没有几个人会知道,就是在一个洋烟盒里边,我们叫洋烟其实就是一种纸烟,会为了促销就是一些商家在里面塞了一些卡片,我们今天叫洋片,就是这样一种,就是每一个盒里边有一张,这个卡片上面他也是以我们传统当中的一些故事、一些情节来做一些图案放在这里边,然后他为了促销,他不同的时期出产的这个产品有不同的图案,那你就为了收集,你就去买他的烟,他父亲就很用心,就经常在外面给他收集这些东西,他又很痴迷这个,因为他一看到上面你看我们会看到上面也有一些讲一些戏曲故事、传统故事,他和他戏曲舞台上的一些东西他又建立了一种联系,他因为用心他收集了几百张,然后经常会装在兜里面出去给一些伙伴们炫耀,你看我今天有收集到什么,今天又收集到什么,然后随之就拿一些硬的一些刀片,树枝在地上开始画了,照着一些洋片上的东西画,这个图案画,画了以后给小伙伴们来显摆显摆,你看我画成了,当时会让那些小伙 伴们很羡慕,这是关良他又喜欢的一个形式,你看这些东西都是从我们传统上过来的,上述这些兴趣爱好对关良以后的艺术创作产生了重要的一个影响。幼时无论是国学经典或戏曲、洋片、对于他来说虽然伴随着好奇蒙蒙胧胧,但毫无疑问自那时候开始一颗传统文化的种子已经在关良的谷子里面给种下了,特别是戏曲不但最终成了他终身痴迷的爱好,也成为他笔下最主要的表现题材,他自己曾经说过,戏曲给我增添了为人处事的简洁阅历,强化了对政治人物的热爱,对假恶丑现象的痛恨,埋下了对艺术天地的向往。这个也确实,因为我们从小看到那些民间的这些戏曲,他也是像铡美案这样一类的,就是他扬善除恶,这对孩子来说他对他的一些从小的人生观这些东西都是有一定的影响,现在我们再来回望关良的艺术启蒙会给我们带来关于中国画学习方面的一种启示,作为一位中国画家儿时的启蒙教育至关重要,他会影响画家最终的艺术观念及审美倾向,就是我以前做过陈之佛研究,陈之佛也是到南京的一个画家,画花鸟的,他也是到日本留学,他的从小的经历和关良也差不多,也是由传统的私塾又到一种宫阙,然后又出国,出国了之后一回来又回归到自己的传统,然后中西结合走出来一条路,这样就是说我们会从他们身上会有一些这方面的一些启发,就是这个孩子他的成长是对一个家属来说是至关重要的,那么这第一部分就是启蒙阶段,我觉得如果总结一句话就是一个传统的种子,他种下了一颗传统的种子,就是在关良身上,接下来他就是开始出去留学,因为关良他找到十几岁的时候,那个时候国内一些大的环境是很混乱的,一些帝国都在对中国进行瓜分,进行侵蚀,社会比较动荡,那个时候整个的民众他是一种很悲的一种状态,就是稍微有一些知识层次的人都是会很压抑,感觉到前途无光,一直都是在这样的,包括这些做生意的人也是肯定这些状态都影响到了关良的一种判断。

  

  那个时候他主要的一种社会氛围还是围绕救国,我们如何就是实业救国、工业救国,怎么样来把我们这个国家能够让他走到脱离这些水深火热之中,在这种意识里的影响下面,他还是想有抱负地想出去学习一些东西,然后回来开始实施他的一种救国的一种理想,所以说当时在1917年他17岁的时候,他跟着他从上海上传,跟着他的二哥叫关德寅到日本学习,留学了,他当时出国的目的就是想学习一些实用化学,就是想这些东西是工业,已经我们回来了以后可以回家做贡献,就是当时出发的时候虽然有一些有二哥在旁边,但是他站在船头上还是哭了很多次,感觉到要离开了自己的国家,要到一个很生的一个国度里边去,虽然时间短,但他还是有爱国的情结,这一点也很重要,就是他最起码来说他觉得我生长、成长这样一个地方,那么到日本了以后,就是他突击熟悉各门功课,因为他以前没有这方面的一个学习嘛,在东京学习美术的,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机遇,他人生当中,就是他二哥的一个朋友叫(许敦谷),经常和他二哥关系不错,他是在东京学习绘画,就是因为这样一来二往,就是走的很近,他就发现了交流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个孩子就是关良在绘方面的一种天赋,就是他发现他眼睛一亮他就突然他就说要么你就开始来改学绘画,你既然在这一方面有这么好的一种天赋,但是这种提议对当时来说他们是不可以想象的,因为他当时出来留学的时候他的目的是学一些实用的东西我回去好找一份工作,或者说我的理想再远大一点,我为国家做贡献,来救国,但是在一般人的认识当中,学绘画有什么用,学画画能干什么,好像反而是一种逃避或者是一种以前我就有这种体会,就是我的家长,我的父亲会觉得我如果在那儿偷偷地去画一张画,他说你不务正业,你游手好闲,他会有这样一种感觉,最关键的一个就是那父母会不会支持,如果父母不支持切断了你的供应,那你在日本怎么活,所以说这些东西都在对关良来说是一种纠结,后来许敦谷先生一直做他的工作,说你学化学,你现在的这个水平你在东京,你不见得能考一个什么好学校,你一般的学校你回去之后你能保证你能找到一个好的就业机会嘛,然后就是说因为他自己在这儿留学,他了解美术界的一些情况,他说我们在这儿学画画的很多人以前回去了之后照样能找到一个就业机会,教书,好多文化机构也需要一些美术人才,因为在这样的一种劝说之下,加上关良内心确实喜欢美术,所以说咬牙做通了二哥的工作就开始学画画,这个中间可能也逐渐地这样一种沟通,也得到了家人的一种公式,一种谅解,所以说从此以后他开始学绘画了,那么他最多进那个学校是川端画学校,也就是川端美校,后来关良又转到了中村不折为校长的东京太平洋美术学校学习,就是他在这个地方还是以西画的基础为主,就是开始这个基础开始进入的,有石膏像写生开始,进行系统扎实的基础训练,关良在日本渡过了四年时光,这点儿时间对他的艺术生涯来说是举足轻重的,我们来看看日本,日本属于东方文化体系,这个大家都知道对日本了解的知道这样一种概念,他的好多文化是和我们中国是有很多相同的一些地方,就如同古希腊文化是欧洲的文化源头,在最大的洲,就是在我们亚洲两河文明、古印度文明、汉文明,其实汉文明就是我们古中国文明,对共同构成了不同文化的一个源头,就是我们亚洲文化源头是有很多分支的,隋唐时期日本主动与中国建立关系,积极摄取隋唐特别是唐代文化,中国的儒学、诸子学在日本取得了独尊的地位,到今天他们保持的还好,我们现在反而不太说,从成为日本官方的意识形态推动日本精神文化的发展,其实他的好多文化是从我们吸收过去的。

  

  明治维新以降,我们接着看日本的文化的一种发展,那么在这个明治维新之后,日本人就迅速崛起了,在经济上推行植产兴业,通过学习西方,改革落后的封建制度,他脱亚入欧,社会生活欧洲化,走上了发展资本主义的道路,那么这次改革使日本成为亚洲第一个走上工业化道路的过程,跻身于世界强国之列,在文化改革方面随着留洋知识分子伊藤博文这一系列的知识分子他出国到欧洲、到西方学习一些先进的一些理念,然后又回国引入到日本,以及众多的现代化事物的引进,文明开化的风潮在日本开始形成,对于原本传统而保守的日本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那么人们不只物质需求与生活习惯上出现了西化的转变,在教育系统与社会组织的广泛推行下,思想与观念逐渐有了现代化的倾向,在此背景之下日本绘画也由闭关自守而渐渐地打开了门户,西方现代驻留派逐渐地倾入到日本里面地形成日本现代美术史上最开放、风格面貌最多的一段时期,老一辈最负盛名的油画家黑田青辉曾经到法国受教育印象派画家雷诺阿,给日本艺坛吹来了新风,藤岛武二、中村不折两位激起成为日本写实画派的奠基人,后边这两个人正是关良的老师。

  我为啥要把这一段拿出来这个背景给大家介绍一下,就是说因为关良人生当中最举足轻重的四年,他打开了第一扇门是到日本,打开了第一扇艺术之门是从日本开始的,他目之所及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来熏陶,来成长当中的,而且我刚才讲了,就是日本在传统文化的自身的文化的一种保护上比我们中国要好得多,你看这是日本建筑和日本银行的一个照片,你看那种传统的感觉是明显的,就是说这个是自然的,就是我们在日本你随便在一个地方下面你可能就会看到这种景象,但是在我们中国有可能你还得找半天,你可能要去旅游,你可能要到古镇,所以说也是对我们,要对我们的这种发展,我觉得也要有一些反思。

上传日期:2015年07月2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