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8194 雅昌公开课 > 《关良与20世纪中国画的新视界》论坛 >[第2集]王亚楠:关良绘画艺术展的策划构思

视频信息

名称:《关良与20世纪中国画的新视界》论坛王亚楠:关良绘画艺术展的策划构思
 

  首先感谢大家对展览的肯定,感谢各位嘉宾对关良研究的热衷、感谢画事君的推送。美术馆面向的观众很多元,他们有艺术家、有理论家、还有书画爱好者、其中不乏有一些戏曲爱好者,当然最多的还是没有专业北背景的普通观众。如何带领观众走进关良、读懂关良?通过展览深入浅出地介绍关良? 经过思考我们就预设了这样几个问题: 关良是谁?他为什么要以戏入画?他的艺术发展历程是怎样的?我们怎样读懂关良?观众可以通过这个展览,通过参观展览慢慢地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很多人初看关良会觉得看不懂、不知道他画的好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画,于是我们就站在观众的角度提了一些问题:比如为什么画得好像儿童的简笔画一样。为什么很多作品叫做“无题”?以及为什么画的跟舞台上真实的场景有些不一样? 我们搜集到关良很多论艺的观点,发现他其实对这些问题已经进行了解答。于是我们通过了一个方式,就是让关良自己来解析这些问题。

  当观众在扫描这个展览标签时的二维码就会有一个浑厚的男声对这些内容进行娓娓道来。 20世纪的中国是一个思想激荡、名家辈出的年代,而关良是幸运的,他正活在这段岁月里,艺术圈鼎鼎大名的齐白石、郭沫若、李可染、倪贻德、盖叫天……这些人都成为了他的知己。他们或在艺术上提携,或在戏与画中切磋,或相伴出游作画,或一同畅谈理想。

  齐白石有一方印叫做“知己有恩”,当然这在关良的艺术生涯中也体现出来了,这张图所展现的就是关良的朋友圈,而我们在一层的展厅也希望呈现出这样一个朋友圈。 通过一份文献资料就是关良自己写的回忆录,通过这段温热的文献我们其实找到了一个真实的关良和他的圈子。

  在一层展厅我们试图复原这样交往的实景,并且找到了一些相关的作品作为辅证,以此来呈现关良是谁,他的生活,他的圈子以及他的为艺之路。 1924年关良在上海美专任教,他经常到附近的公园去写生,在这时他遇见了郭沫若。 这段文字是关良在《回忆录》中对初见郭沫若时的评价:“多少天来,我见到他,他也见到我,虽然彼此默默无言,但好像已是一向相熟的友人。从他身上感到有一种亲切、炽热的感情,我心中祈愿这个人将会是我的朋友,将会做我的良师吧。”

  在郭沫若的鼓励下关良参加了创作社的一些活动,同时也参加了北伐战争,在上世纪40年代的时候社会上对关良的评价是褒贬不一,不过郭沫若对关良给予了极大的认可,同时还在他的很多作品上都题了词。 展览中这件作品就是一件郭沫若题词的作品,其中郭沫若在画上书写“旧剧脸谱及装束,本身已富有画意。良公取此以为画材,为国画别开一生面,甚觉新颖可喜。其笔简劲,使气魄声容活现纸上,尤足惊异。”

  除了这件作品我们还在郭沫若题画诗中找到了一些其他的关良作品,我们在展厅中一并呈现了出来。 同样是在上海美专时期,关良认识了倪贻德,倪贻德对关良是很欣赏的,他曾经在文章中专门有一篇文章介绍了他和关良的交往。 在文章中他是这样写的“中等的身材,宽阔的肩膀,头发有些蓬乱着,翻领衬衫的外面,套着一身不十分整齐的洋服——完全是一个艺术家的姿态。尤其是深藏额下的的一对细小的眼睛,是他全部的特征。”

  我们可以对比一下关良的照片,发现其实这段文字是形容得非常生动形象的。 相同的留日背景和相同的艺术理想使关良跟倪贻德有很多共同的话题。这就是刚才乐老师所说到的关良送给倪贻德的两件作品,这两件作品画于1939年,左边这幅是《潘金莲》,右边这幅应该画的是《游龙戏凤》,其中题写了“倪贻德仁兄雅正”。这两幅作品目前藏在倪贻德后人的手中,是我们可见比较早期的关良的戏剧人物画,这次展览也是首次面世,所以很具有研究的价值。

  1946年关良在杭州任教,这个时期他结识到了当时时称“活武松”的盖叫天,两个人经常在一起谈戏、谈画,盖叫天还经常摆poss让关良来画,这就是关良笔下的武松形象,画的各种武松,武松打虎,武松打店、鸳鸯楼等。 经过了两个人深交一段时间之后盖叫天总结了一段非常精辟的话来形容关良所把握的作品所呈现的每一个精彩的瞬间,他说:“我演武松打店,总是等锣鼓点子‘蹦——登——呛’的亮相完毕了之后才有人鼓掌、拍照,您是专选我亮相还未定的时候,也就是锣敲点子‘蹦——登——’还未到‘呛’的时候,抓住这一瞬间的动势于画面上。

  因此在画面上的人物也给人一种美的享受,您是用这种办法传神的,真是画中有戏。” 1923年李可染考入了上海美专,而1924年关良在上海美专任教,在这一时期他们可能就已相识,不过两个人更多的交往还是在40年代重庆的国立艺专时期。 1957年关良和李可染作为代表赴德国参观考察,其中在这次访问过程中关良看到了自己心怡已久的古典主义、野兽派、印象派和立体派他们的作品。在德国方面的安排下,两个人对各地进行了一些参观,并且画了很多的写生,这个是魏玛行宫,我们可以看到这是关良以油画的形式来做的一个写生。

  这是李可染在相同的地方画的一张国画的写生。而在展览中我们把这两件作品并置呈现了出来,从而让观众来考量两个人在不同的艺术领域所做的各自的艺术探索。而这一组作品分别是两个人画的大禹陵,左边的油画是关良的,右边的国画是李可染画的。 在李可染的引荐下关良拜会了齐白石,在北京画院的藏品中我们发现了有四幅关良的作品,四幅作品作于1953年,其中有一幅作品题写“白石前辈指正,一九五三年关良。”而在关良之子关汉兴家中也收藏有一幅齐白石所作的螃蟹,上面题写“良公老弟同道,九十三岁白石璜请讲。”根据白石老人自属年款的习惯,这应该是作于1953年前后。可见这批作品应该是同一时期两个人互赠的礼物,在展览中我们把这些作品并置呈现了出来,来展现关良和齐白石的一段交往。

  关良对齐白石是很敬仰和尊敬,其中他在自己的《回忆录》中是这样评价齐白石的。“我看齐老的画,既有陈老莲夸张变形的天趣,又有金冬心简朴古拙的韵味,还有青藤、八大疏野豪放的意境,并且具有强烈的金石气息。同时他又能推陈出新、自辟蹊径形成了自己的鲜明风格,不愧为世界公认的著名的人民艺术家。” 关良还临了齐白石的作品,这是他临的齐白石的茶花。展览中我们这样呈现了出来。

  在二层展厅我们想要呈现地是一个全面的关良,我们知道关良早期在日本学习西画,他其实是想在油画的方面创作出具有中国精神的作品,后来他接触到黄宾虹、潘天寿、刘海粟这些在国画领域颇有造诣的艺术家,所以开始对国画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包括到后来抗战时期的颠沛流离与油画材料的携带不便这些客观条件,从而导致了他开始将兴趣点转移到国画方面。所以在展览的二层我们呈现了一个全面的关良,包括他早期创作的油画、水彩,还有一些人物、花卉。同时还有不同时期他进行戏曲人物画创作的各个时期的探索。

  这是他在“文革”时期画的一些革命样板戏的内容。 关良的作品涉及的剧目有很多,如果你不是良粉也不是一个票友你可能会这些戏看不懂,你会觉得很快茫然。观众总会知道《三国》、《水浒》、《西游记》,知道四大名著,所以我们就按照关良的绘画作品的内容将这些作品进行了一个简单的分类,便于观众理解和接受。 这是《三国》、《水浒》和《西游记》的题材。

  关良说:他的作品不是人物简单的绣像也不是简单的一个剧照,而是经过了自己对人物和剧情反复地理解和推敲,重新安排了舞台形象之间的关系,那么如何更好地理解关良是这种以以“少少许胜多多许”的艺术构思,我们展览找到了梅兰芳版本的《贵妃醉酒》还有盖叫天版本的《鸳鸯楼》,以此希望还原关良那个时代所看到的这些戏剧的表演,斟酌他对一出戏所进行的笔墨语言的提升。 右面这个是《贵妃醉酒》的剧照,左边这个是关良所画的《贵妃醉酒》,大家可以发现不管是在场景上还是在人物的服饰上,还有人物的形态上他都进行了一些自己的艺术加工。

  展览中我们以视频的形式向观众展示了出来。 最后我们用了卢辅圣先生写的一幅对子总结了此次关良的展览“飘飘乎游殿游园来海上,绰绰焉醉书醉酒动京华”。游殿游园和醉书醉酒是四处戏,而关良作品来于海上,展于京华,这恰好是对此次展览最好的评价。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5年07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