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28549 雅昌公开课 > 《关良与20世纪中国画的新视界》论坛 >[第1集]乐祥海:关良绘画艺术展的诞生

视频信息

名称:《关良与20世纪中国画的新视界》论坛乐祥海:关良绘画艺术展的诞生
 

  关良先生是中国近现代画坛上一位不可或缺的大师,他的彩墨戏剧人物画独树一帜,最见风格,影响最大。他的作品用笔极简,质朴平易,极富笔趣,不拘泥对象的解剖、透视和比例,而是以夸张、变形的手法传神写照,人物情态天真而幽默,尤其是眼神刻画最见功力,眼睛瞳孔用浓墨点醒极传神。近一两年时间,关良从拍卖市场上的二三线画家,一跃成为顶级藏家追捧的对象,人们纷纷感慨:关良“火了”。本次研讨会的议题为“关良与20世纪中国画的新视界”,北京画院美术馆邀请到了许多对关良艺术颇有研究的美术圈的专家学者,将用一天的时间,来细细地聊聊关良的艺术,雅昌讲堂也由此记录了这些专家的观点与故事,与您一同进入关良先生的“画戏”艺术人生。

主持人(乐祥海,北京画院艺术部主任、研究部研究员)

  感谢各位老师和朋友们来参加我们今天上午的研讨会,大家可能也知道我们北京画院推 广大的观众。

  刚才洪亮馆长现在是我们的副院长,在介绍展览过程的时候,他没有说那么详细,但是因为我编辑这个画册的关系,因为我们院里面运作的时候是两条线:一个是美术馆的展览运作,还有一个是研究部的画册编辑,这两个是平行的,但是我们尽量让它是一种就是一个理念的一个呈现,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我对这一次关良先生的展览,我还是参与在这个过程当中,包括展览的策划过程也有一定的了解。

  所以说我在这里我就稍微介绍一下展览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样子,从今天这个角度来给大家呈现出来。因为当时我们有这个想法,因为关良他是二十世纪不可回避的一个个案,所以说一直都有这个想法,但是我们做这个展览还是基于和上海美术馆和上海中国画院这样一种很好的一个关系。当时还是因为现在在官方收藏关良最多的应该就是上海美术馆和上海中国画院,当时我们这个展览的调子也一直都是以他们的这些藏品作为基础的,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其实洪亮馆长他是一直都是很操心的,就是说这个展览最后是怎么样来呈现给大家,单单依靠上海这些作品我们如何来策划这个展览,一直都是这些问题在纷扰他。

  

  当时还是一种我觉得是一种很焦虑的一种状态,因为大家也知道,就是上海这一批藏品他在年代上都是集中在关良先生的晚年的,就是70岁以后,大部分是这样的作品,把这些作品放在一起,楼上楼下很难免就是说,难以呈现关良先生整个艺术历程,不能饱满地呈现;另外一个就是这些作品如果都集中地放在一起,它就难免出现一种很单调,没法让展览的层次那么饱满,所以说在这个过程中,我这个画册在编辑的过程中也遇到这个问题,当然当时没有办法,也就是一步步地往前推动。

  转机就是在展览的几乎是前不到一个月有这么一个情况转机,就是我们发现在社会上一些藏家手里藏品很多,这样我们立即有这个信息之后,我们立即做了联系和接触。所以说在后来我当把这个作品,我们拿到今天这样就是说藏家给了一个巨大的支持,现在是我们一个著名的收藏家叫罗立火先生,在这个里面应该对他表示感谢,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非常专一地收藏关良,把手里一些其他藏品都给卖掉或者转换,都回到关良身上,然后自己也做一些关良的研究,当时我们给他联系了以后他非常支持,然后我们让他把这个作品,他的作品清单传过来之后,我们也看到眼睛一亮,因为他的作品是非常丰富,就是手里面的作品从早期到中期到晚期都有,从油画、水彩都非常丰富,这样一来我们一看有这么好的一个机遇,然后馆长又把一些作品做了一些筛选,这样一来我们才有今天这样一个呈现。

  

  然后在这个展览呈现过程中,刚才馆长也介绍了,就是我们的展览策划王亚楠也做了很多工作,共同地来以我们这个呈现角度,以关良先生自己的自述,就是把自己的一种心路历程也好,就是说自己的创作体会也好,就是我们扫二维码,找一个专门老先生来给我们做配音,是这种方式。

  后来我们又做了一个这方面的专题讲座,因为展览是自述的方式,讲座的主题又是以外部大环境怎么样让关良形成这样一种绘画风格,关良的艺术心路,艺术历程是什么样子的,所以说这样一配合,整个这个活动,我认为还算是比较饱满的,所以说我们今天来进一步地把这个展览往上推动一步,从学术的角度来做一些梳理,当然我这个地方我还讲两个小插曲,就是说看看给大家交流一下,分享一下我们北京画院策划的过程中的一种思路或者一种角度。

  你比如说当时我们在展览的过程中,刚才介绍了广州美院的蔡涛老师来画院做一些交流,当时他无意中谈到了我们有一幅,他发现了一幅关良的作品我就很好奇,我就问他,然后他说因为蔡老师他做倪贻德的研究,他和家属接触的时候,无意当中在简报的一个册子里面发现了两张画,而且这两张画好像是家属也不知道,就是在里面夹着,后来他一说,他把照片一发过来,我一看年代,我就给馆长做了一些交流,馆长也很兴奋,因为就是说一看这个年代,那就是目前发现的关良最早期的水墨画,所以说我们就馆长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交流,一直和倪家进行联系,后来他自己亲自到杭州家属里面把这两张画借下来了,就是今天我们进展厅那个拐角的郭沫若的第二个版,过了郭沫若的那个板块第二个板块就呈现了有这两张画,所以说他让我们这个展览更加丰富。

  

  包括我们到关良先生家我们都了两趟和他的孩子、儿子接触,然后所有的画册都经过他的孩子的审定,然后我们馆长可能今天要一会儿做一些主题发言的时候他会讲到这个,包括给齐白石的一种交往,一种关系,为什么我们画院里边会有关良先生的几个藏品,就是他送给齐白石的,然后齐白石捐赠给北京画院的时候,就同时把关良送给齐白石的几张画也给了我们北京画院,这个过程当中有什么故事,所以说我们都做了很详细的一种考证,也在画册里面有一些呈现,就是说我讲这么多,就是给各位老师说画院在策划的过程当中,我们的团队,尽量地给大家呈现的是一个最饱满的一个关良,当然也希望各位老师在这个过程当中给我们提出一些意见。

上传日期:2015年07月21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