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2713 雅昌公开课 > 贝米沙《收藏故事之捷克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齐白石绘画》 >[第1集]贝米沙:收藏故事之捷克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齐白石绘画

贝米沙《收藏故事之捷克布拉格国立...

视频信息

名称:贝米沙《收藏故事之捷克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齐白石绘画》贝米沙:收藏故事之捷克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齐白石绘画
 

  主持人:大家上午好,欢迎大家来参加我们今天上午的学术艺术讲座。我们今天请到的讲座人是捷克布拉格国立美术馆的研究员贝米沙研究员,她给我们带来的讲座的主题是“捷克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齐白石绘画”。

  我们对齐白石的作品很熟悉,但是齐白石的绘画早在二三十年代的时候就传播到欧洲,捷克人齐蒂尔是最早把齐白石绘画传递到欧洲的人,捷克的布拉格国立美术馆也是欧洲藏有齐白石作品最多的美术馆之一,有一百多幅作品。所以,我们今天也请贝米沙老师来给我们解读一下这些作品当时经历了怎样的一个过程,有一个什么样的收藏的经历,到了捷克这么遥远的一个国家。我们有请贝米沙老师开始今天的讲座。

  贝米沙:谢谢这么详细的介绍,女士们,先生们,大家好,我很高兴今天到北京画院做演讲,我的题目就是“捷克布拉格国立美术馆收藏齐白石的绘画”,在齐白石作品的收藏方面,布拉格国立美术馆是欧洲馆藏量最多的公益机构之一。这种独特的情况和齐蒂尔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进行了大量的个人收藏活动,二战以后又有一段时间捷克与中国两个国家当中存在着非常友好的关系,两个国家的艺术界长期的交流,

  开始于20世纪20年代初期,中断于60年代初期的文革前夕。20世纪20年代中期至30年代中期,齐蒂尔曾先后多次将数百幅齐白石,以及别的名家的作品带回捷克斯洛伐克,其中有齐白石,还有陈年,萧逊的作品,金城的作品等著名画家的作品。

 

 

 齐蒂尔1936年突然去世,他的妻子后来一直到1982年保留他原来的一大批收藏,1982年她去世后,把齐蒂尔收藏的作品捐赠给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这对我馆来说是非常幸运的一件事儿,因为这批绘画大多数是齐蒂尔生前特别珍爱的一批作品,没有在举办展览中卖掉的作品,现在已经成为欧洲收藏20世纪中国绘画中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我今天的演讲就先介绍齐蒂尔,以及他在中国欧洲两个地方的活动,并且说到他的艺术收藏。20世纪五六十年代,有好几次,那时捷克斯洛伐克的作家、艺术家、政治家、经济学界,以及各种艺术的专家被派到中国做过交流,以及跟中国的对象建立了很好的关系,在这个时期,也有好几次捷克专家在中国跟当代艺术家认识、见面,互相交流,回到捷克后又带回一大批中国艺术品。我今天报告的第二部分就要谈到这个时期的交流。

  我个人是布拉格国立美术馆的研究员,负责我馆收藏的中国收藏品。我做捷克人跟中国的艺术方面的研究已经很久,大概有十多年了,我2008年在布拉格举办了一个比较大型的中国20世纪绘画展览,出版了这本图录,如果你们感兴趣,还可以在展览图录中找到我在这里要介绍的一些作品更多的细节。

  首先说到齐蒂尔他的早年活动与进入北京的情况,1896年齐蒂尔出生于今天的捷克共和国东北部的一个贫困家庭,据说他在少年时已经表现出很高的绘画天赋。因此,得到他中学老师的推荐,于1912年入读布拉格国立美术学院,1912—1915年齐蒂尔在美术学院接受了课程教育,他学习绘画、欧洲画的技法,素描、水彩画等技术法国,在此期间,第一次世界大战在欧洲爆发,大部分年轻人必须参加奥匈帝国的兵队,虽然齐蒂尔在一战时期活动的前期材料保存下来很少,但是我最近有一些发现,发现他在今天的乌克兰某个地方参军,后来一个人往东方,一直到日本,后来又到过上海,上海在1917年就继续往中国内部下去,到今天的武汉市,并加入了在当地活动了大半个世纪的西方人的士群。

  齐蒂尔居留汉口期间,主要为有钱人画画,同时学习中文,中国历史和文化,到各个地方旅游等,此外,他也从事绘画教学。1918年,他将要离开汉口之前,由美国领事馆举办的齐蒂尔作品展览在汉口展了三天,在这次展览中,齐蒂尔卖掉了大部分自己的作品,由此获得了一笔不小的财富,使得他能够在1918年的春天在北京,他1919年年底举办了另外一个比较大的画展,展出了50多幅他的油画、水彩画和蜡笔画,画卖的很好,使他能在1919年末飞回欧洲。1920年初齐蒂尔回到捷克斯洛伐克,在布拉格美术学院继续学习原来的古典技法绘画,一直到1921年的中期毕业。他虽然返回家乡,但还是很想亚洲。他喜欢东方,他非常想回到日本、中国。所以,他毕业后很快就向外交部门申请,希望能够被派到远东做个调度官。

  

 

1921年8月,作为公使馆的职员被派到东京,1921年10月他被调往北京公使馆,于是齐蒂尔第二次居留中国的生活由此开始,一直到1926年的夏天结束。

  齐蒂尔1921年到北京,很快就重新进入了北京的外交圈,以及艺术圈,并且抽出时间会话语绘画。1922年,他在北京饭店参加了一个水彩画画展,赢得了很好的反应,在三天之内卖掉了60幅画作。1923年的10月,他参加了由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所组成的战盟,正是在这一年他教课,同时在北京师范大学教课,后来成为著名的水彩画家李剑晨就是他当时的学生之一。在他的回忆录中提到他是在齐蒂尔的教导下开始学画,并且由于他的英文比较好,他就成为了齐蒂尔讲课时的翻译,这就说明齐蒂尔在北京艺专讲课都是用英文讲,然后由中国人翻译成中文,他的中文可能那时候还没有那么好。

  到1924年,齐蒂尔参加万国美术展览会的春季展览,他的油画和水彩画与名家作品并列在一起。一直到1926年的夏天启程返回欧洲之前,齐白石一直居住在北京,李剑晨在其回忆录中所述,他在这里创办了所谓的艺光社,来自北京美术专门学校的学生和老师,他们一起租了一个四合院,他们就在那里一起生活和创作,艺光社的包括写生,因此有了一些问题,我们都知道那时候还不那么容易,甚至遭到警方的干涉,齐蒂尔曾被要求出庭解释此事儿,据说他因此决定举办大型的学生作品展览会,以此向大众介绍艺光社的真相。这个展览就是1926年的6月23日在中央公园开幕。这个照片就是在开幕式拍的。受到了社会极大的关注,在当时被第一次沙龙,著名画家林风眠还担任了此次展览开幕式的剪彩嘉宾。

  该展同样在几天内售出大部分的展品。在艺光社展览开幕后,齐蒂尔就离开了北京,前往布拉格。如上所述,从1922年到1926年,齐蒂尔与许多北京的中国画家和艺术类学生建立了很友好的或者是师生的关系,这里我们首先就介绍两位齐蒂尔指导下学习西洋画的北京美术专门学校的学生。

  一个是王梦,另外一位是孙克武,王、孙两位在今天的中国几乎是名字没有很多人知道的,但在捷克斯洛伐克却曾经是广为人知的中国艺术家,他们1926年的夏天跟随齐蒂尔到布拉格,他们入读布拉格国立美术学院,一直到1929年在那边毕业。

  1928年1月、2月,在布拉格当地举办了首次中国当代绘画画展。这是画展的目录“中国艺术目录”。

  王梦和孙克武在这个展览有超过50幅的绘画作品和齐蒂尔私人藏品并列在一起。

  

 

1929年春天,齐蒂尔在布拉格举办了第二次中国绘画画展才得以比较全面的呈现出当时北京画的状态,第一个就是展示王梦和孙克武的对话,第二次是1929年秋天才有比较全面的介绍中国的当代画家。

  配合此展览,出版了一个图录,齐蒂尔所写的序言,介绍中国当代画领域的最新动态,文中特别提到具有创新精神的京绘画最重要的人物,此外还提到邵锡濓,此人善画山水,也是北京专门学校的一名老师。

  这次画展的成功显然使得齐蒂尔受到了很大的鼓舞,从1928年到1936年,齐蒂尔在欧洲的多个城市最后举办了20多场展览。为了筹备这些展览,寻找合适的作品,他曾多次往返中国,他一共举办了三个分别在捷克斯洛伐克、德国柏林、匈牙利布达佩斯,三场展览都在1930年举办。这些展览都有一个相似的结构,主题部分是近现代中国画,主要以少数北京画家,及其学生的作品为代表,来自其他画派的画家的少量作品作为补充,他也收藏了一些吴昌硕的画,但是不多,可能两三幅。这是中国近现代绘画部分。

  另外,他的展览还有一个西藏艺术部分,他很喜爱西藏艺术,根据他的说明,也是他最早收藏的艺术,然后才认识到绘画的重要性。

  日本画,以及近代绘画作品,一般他的展览都有这三个部分,中国绘画和日本绘画等等。

  1930年初至1931年底,齐蒂尔在布拉格筹备另一些大型展览,并决定在这一次展览中推出齐白石及其他北京名家的艺术精品。

  1931年2月8日,那时还还住在中国北京的齐蒂尔有一封信寄给他的朋友,在这封信里就说我虽然回到北京仅一个星期,但已完成了大量的工作,我已获得几张西藏绘画的原作以及两个铜雕,齐白石的副室(即胡宝珠)卖给我一套绘有十二副画的册页,这套册页是齐白石以前专门为她而画,老齐允许我带走他的《渔翁图》,以前他并不想将此画卖给任何人。后来我从一名私人藏家手中购买了另一幅齐白石的精品,《风柳图》。现在,齐白石已完全是为我而绘画,当他看见我回来,就与我拥抱,并用我为他的兄弟!他的艺术成就,已被整个中国与日本的报刊广泛报道,日本皇室曾派人用2000日元购买他的画。

  

 

另外,有两名日本人在琉璃厂买下了多幅假冒齐白石的赝品。当他们终于遇见齐白石本人,便说起他们正计划在巴黎展出大师的画作,与此同时,他们拿出超过40幅作品给他鉴定,大师发现当中仅有2幅是他的真迹,因此,他拒绝出售或绘画任何作品给他们。

  今天,在艺术市场中,无论以任何价位都难以买到齐白石的真迹,而我却收藏了他大量的精品,其中包括超过60张的大幅真迹,以及大约100幅的小品。因此,我感到非常幸运,这些画作无疑会在世界艺坛中占有一席之地。因此,自一千年前中国绘画已达到鼎盛时期以来,齐白石也绝对是众多画家中最杰出的国画大师。

  他就是这么给一个朋友介绍齐白石。后来齐蒂尔在1931年还写了两封类似的信,继续叙述他怎么收藏了齐白石的精品,然后1931年9月在布拉格当地举办展览中,《西藏、蒙古和当代中国艺术》那场展览,展品主要是齐白石,以及其他画家的画作,这些包括胡佩衡的绘画,或者另外还有一些没有那么有名的,比如罗葆深/罗宝珍,还有邵锡濓,还有韩永常的画,或者王梦、孙克武,以及其他北京画家的作品。

  正如齐蒂尔展览再次获得了巨大的成功,那时很多当代艺术家、研究者,商人和官员争相购买中国画、西方的唐卡和雕塑,甚至由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总统秘书与齐蒂尔协商,为当时的国立美术馆的前身买齐白石的作品,我们到现在还收藏。

  现在到了最后的五年,1932年至1936年的活动情况。从1932年到1933年,齐蒂尔的藏品多次在捷克斯洛伐克展出,然而1933年与1934年这两次就有在伦敦办一个比较大型的展览,在白教堂画廊,那边举办展览。这些展览首次将近代中国绘画介绍于英国观众,当时的报刊对此也做了一些报道。

  齐蒂尔在其生命最后的几年中所进行的活动越来越趋向于商业和政治方面,纯粹艺术的方面相对少一点儿,但是从当时报馆发表的大量相关文章或访谈记录中,可以明显的看出他为中国艺术在欧洲的推广做出了很大的努力。齐蒂尔经常向捷克斯洛伐克和其他欧洲国家的新闻报刊和艺术杂志提供其介绍中国艺术的文章及照片,比如在捷克有一个杂志,他在这个杂志发表了齐白石在他的画室的照片,还有齐蒂尔看齐白石作画,以及齐蒂尔中国的朋友和学生。

  此后,1936年春天,齐蒂尔又筹备在维也纳的一个大型展览,但很可惜,这就是齐蒂尔一生中亲手完成最后一个展览,他还在准备的过程中,突然生病,几天之内就去世了,他仅仅40岁,这么短的生命还是成就不少。这就是齐蒂尔演讲的第二部分。我要讨论捷克斯洛伐克艺术家、学者及别的专家与齐白石大师在二战之后的交往。

 

 

 齐蒂尔1936年之后去世爆发的二战导致了捷克斯洛伐克与中国之间的艺术方面的关系突然中断,然后1945年以后,中国和捷克重建了两国关系。为了了解对方的文化,建立交往,两国互相派遣政治代表团、文化官员、艺术家,捷克斯洛伐克举办了多次中国艺术展,同时中国也办了类似的展览,展出捷克斯洛伐克的艺术和工艺。捷克代表团受到了中国的友好接待,往往被安排拜访中国党史重要的文化名人,当然齐白石是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代表。比如1952年,捷克斯洛伐克政府官员访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代表团的领队就是副总理,回国后他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叫《在伟大的中国》,布拉格国立美术馆当年刚成立,东方美术馆,1952年成立,副总统给我关在中国购买了一些作品,其中5幅是齐白石的作品,例如《枇杷图》,创造于1931年,他1952年在中国买回捷克。

  50年代,捷克和中国文化交流时间在1953年,捷克斯洛伐克派出了由艺术家和学子组成的17人代表团,在中国进行了三个月的访问,比较长。代表团有女作家,带的团员有诗人、音乐家、戏剧专家,以及当时布拉格国立美术馆的馆长。这个代表团访问了北京、天津、南京、上海、杭州、广州、汉口、沈阳、抚顺,归途中还在蒙古共和国呆了一个星期。在这次的访问中,捷克的代表团组织了11场演出和讲座,而且与中国的艺术家和学子会面。代表团受到中国文化部的接待,还在1953年10月1日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周年的庆典,到现在还存在着访问的很多照片。比如说代表团跟齐白石的合影,女作家,漫画家,非常重要的一个人,他们也带回去了一些艺术作品,其中比如说齐白石的《虾图》。

  后来1954年的春天,刚刚成立的国立美术馆东方部主任去中国考察,希望研究中国艺术杰出作品,为国立美术馆寻找藏品。为此,他早在1951年申请跟教育科学与艺术部门把一批钱发到捷克斯洛伐克驻中国大使馆,然后共派到中国的官员代表为捷克国立美术馆购买在这里看中的艺术作品,依靠这种方法,他在1954年为东方艺术部购买四幅齐白石的画作,其中包括创造于1950年的《菊花下的母鸡与小鸡”。但是捷克国立美术馆最大的一批收藏,1955年,当时包括×漫画家,多名艺术家的一个团体来北京筹办捷克斯洛伐克十年社会主义建设成就展览会。那时候派了比较大的,可能有100个人的一个代表团,准备这个展览。

  这个展览先后在北京展出,后来还去了上海和其他的中国南方的城市。从当时的照片上看到捷克的工业和艺术品,这是很有名的捷克的雕塑叫《音乐》,当时捷克的作品跟当时中国绘画作品列在一起,这是齐白石的绘画。

  在1955年这次展览当中,这些代表团也收购一些当代中国绘画,比如说包括齐白石的一些画,比如说《风中竹图》,很杰出的一个画作。

  

 

最后做一个总结,大约有100件齐白石的作品收藏于布拉格国立美术馆,其中有一段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创作,由画家收藏家齐蒂尔带回,另一半主要是在20世纪40—50年代的创作,最晚的一件创作是1956年的,就是齐白石去世之前的那一年。主要是战后派到中国的文化代表团,或者在中国研究和工作的汉学家带回去的。从种类和题材上看,来自齐蒂尔的藏品的作品更为丰富,其中包含了齐白石所喜爱的所有的比较常见的题材,活泼的人物,还有花鸟、风景等等。其中有二三十年代齐白石风景画风格的代表作品,还有1921年创作的《草虫图》,我这次在年会里介绍的,十分别致。相反,二战以后,购入的画作,包括艺术家当时画的植物、动物和人物,部分藏品中主要是优秀的花鸟作品列入1955年从北京购买的《四季图》。这就是五六十年代带回捷克的作品,没有很多风景画,齐蒂尔带回去的风景画却比较多。这可能已经很难找到。

  这就是布拉格国立美术馆收藏齐白石作品的情况,谢谢大家。我念的很快,不好意思。

  主持人:大家有什么问题吗?这次贝米沙老师是专门来参加我们学术部的学术年会,所以,到中国来,如果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抓紧时间问她,一会儿沙老师还会给我们再带来一个讲座,是布拉格国立美术馆藏的一套草虫的册页,她对这个做的梳理和研究,也挺有意思的。

  贝米沙:我利用这个时间给大家介绍比较难得的一批作品,就是布拉格国立美术馆收藏的《草虫册页》

  这是《草虫册页》的5幅,好像也不是全部,我觉得还应该多一点儿,一般是不是有8帧,10帧,12帧,5帧比较少见。

  另外海兹拉尔先生原来跟齐白石学习国画,他是一个捷克人,50年代,也是刚才我谈到的一些专家代表当中的一个人,他后来在中央美术学院学了第一年的国画,跟齐白石学习画画,然后回到捷克他就编了一个齐白石传,他记录了很多关于齐白石生活中的细节。另外,还有很多齐白石的作品,那些当品当中,有一帧很像我馆现在收藏的绘画,我估计这个原来很有可能也是那套册页的一个部分。

  下面有一个草虫图,下面有一个四言绝句。我估计原来肯定比5帧还要更多,现在已经找不到,很可惜,大家如果找得到一些类似的要告诉我,因为有可能还在别的收藏当中,但是我到现在还没找到。

  可能有6帧这样的一个册页,我刚才很仔细的讲到的齐蒂尔1931年筹备的展览当中,已经出现了的,他在这个展览里说来自家藏册页的齐白石作品6帧,5帧标价在750—2500捷克科朗,证明他好像一个一个的卖掉,很有可能别的已经卖掉了,1931年那时候他剩下的6帧,最后1帧说是非卖品,他妻子收藏,1982年他的收藏回到国立美术馆,我们就得到这些。

  

 

后来我们比较仔细的看那些绘画,创作的每一年,有一幅草虫图上面题辛酉5月28日补花,前2月画此虫,我们可以知道齐白石1921年画了一部分。1921年是齐白石画的那一年,应该说是绢画。

  辛酉8月18日夜,我们就知道这个作品至少有三个阶段创作,先在5月,然后8月题这些诗。

  上面的诗不是齐白石个人题,上面的诗是他的朋友樊增祥题,我们都知道齐白石要居住北京的时候,樊增祥很支持他,这个作品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做的,也是比较难得的一个作品。

  齐白石很喜欢樊增祥,樊增祥死了以后,就刻了一个“老年流涕哭樊山”,因为他们很要好,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好。

  这些画是齐白石画,樊增祥题诗,为谁画,也是在这些题跋当中证明,是原来为罗惇曧,这件作品现在也在布拉格国立美术馆收藏,比较难得。别的齐白石的作品就是题比较简单的,这个比较全面证明这三位的关系,必须特殊。

  现在可以仔细的看那些画和诗。

  三片红叶,齐白石没有很多介绍,但是樊增祥的介绍“霜红三片叶,奇艳莫如秋。二月桃花色,能当此画不”把红叶跟桃花,桃花可能指的美女的脸,证明他作诗比较有能力。掞东社兄属就是说为了罗惇曧做的一个作品。

  第二个飞虫和三朵黄花,这里没有介绍,1921年的5月。

  另外,樊增祥题的题跋也很好玩,“虫中之笨伯,花中之胖妇,白石做謇修,落笔成佳偶”。

  齐白石自己题,解释为什么取了那么朴素的题材,说“此虫厨下之物,不合园林花草,只可布蔬生之类。”,他觉得不是很文雅的一个题材。

  樊增祥也提到这个题材的问题,“厨下无长物,生葱剩一株,微虫犹魅灶,而况小人乎”。

  再下面有一个蝉在芭蕉叶子上面,齐白石也没有多少介绍,就题一个名字而已,但是这次又有樊增祥介绍的,很有趣,他说“鸣蜩上蕉叶,立足防其滑。若用摩诘法”,从此蝉知雪”,好像说这是一个蜩,不是一个蝉。王维他好像画过一个雪中芭蕉树,证明唐代画家不太关心政治生活怎么样怎么样,而是他根据自己的态度而画画,这个好像跟那时候的王维的活动,那时候王维做一个比较,这里齐白石也不是画一般的蝉,他可能画了一个鸣蜩。

  这个是鲽翁,是另外一个樊增祥的号。

 

  最后一幅画的题跋很长,这里齐白石说到瘿公先生,他说“古今多少画家各有意趣。不言超出前代无人,但能去却依傍即谓好矣。此言不能画者不能知。很有可能他曾经跟瘿公有一些讨论,他的内容放在这里,但是也没有跟这个画的联系吧。

  后来樊增祥的题跋更复杂,这次不是四言绝句,很长的一个文章。他说到的东西也很难理解吧,他说“昔有人问胡石查见陈一山诗文否”,胡石查和陈一山是谁现在也没有查到,你们知道可以告诉我,我们现在找不到这些人,有可能是一些别的画家,有可能是当时的一些画家,他们谈到他们怎么做画,但是没有别的材料证明这个情况,我们也很难找到具体的一些消息。曰见。问何如。石翁曰,宾鸿大雁口吐人。我们知道宾鸿大雁好像是种雁字,口吐人言应该是说会说人的语言,但是为什么在这里写不知道,没有找到别的资料可以理解这个。有余见此画题跋,好像是一个绘画的题跋,但是为什么在这个草从册页上有这个题跋,都是特别不会理解的。辄里石翁语不置,他说的好像不正确。后面题辛酉8月18日夜。这个有可能是最后面的册页,内容特别难理解。如果你们找到一些材料可以告诉我,我很高兴。

  这大概是我们收藏的5帧绘画和诗。

  后来他有一个我们没有收藏,不知道在哪里,在海兹拉尔的书里。

  主持人:大家有问题吗?

  提问:我还是根据您第一个讲座有一点问题,您提到的齐蒂尔,他来到北京的时间我非常感兴趣,他1918年来,然后1919年回去,1921年又来,一直呆到1926年,这个时间1917年应该是齐白石第三次来北京,以后就定居下来,这个时期以后,也是齐白石整个画风有一个比较大的转变的时候,我的问题是,您认为齐蒂尔对齐白石的影响,他自己的画也好,或者从欧洲、日本的,甚至他在中国收的一些画家,比如吴昌硕的作品,对齐白石有没有一些影响?我想知道他们俩人接触到什么程度?因为齐白石这个时期画风改变比较大,我想知道他对齐白石的影响。

  贝米沙:我想齐蒂尔就是鼓励齐白石做这个新画风的画当中的一个人,他非常喜欢他新画风的画,陈师增,有些日本人等等,这些人都喜欢他新的风格,齐蒂尔也是他们当中之一。我估计他可能没有看到很多齐白石变风格以前的画,他也不大知道原来怎么样怎么样的,他一到这儿已经变了风格,齐蒂尔很喜欢,很可能也鼓励他要继续这样做,有可能跟这些人在一起都是一个看法。

  提问:他带来过一些什么作品给齐白石看过,有没有哪些具体的作品的记录?

 

 

 贝米沙:这个没有吧,齐蒂尔是画西洋绘画,他跟他的学生李剑晨,齐蒂尔是画水彩画、油画等等,这是他教书卖画的活动,但是他个人又很喜欢国画,就到齐白石那儿跟他要,但是可能没有找到一个记录说齐蒂尔把自己的画带给齐白石,可能没有吧,我也不知道齐白石是不是感兴趣。

  提问:谢谢你的讲座,北京画院是国内藏品藏齐白石最多,也研究最深的一个机构,今天你也介绍了布拉格国立美术馆也是欧洲藏齐白石最多的一个美术馆。贵馆有没有计划把你们的藏品和北京画院做一个联展览

  贝米沙:有计划,有这个想法,我们跟这里的领导讨论,但是做的到,做不到还不知道,我们当然很希望把这里的一些杰出作品带到欧洲,跟我们的收藏一起展览,也很希望我们的收藏到这里,现在开始还在谈。

  主持人: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愿望,我们也在努力,我们的齐白石作品明年会到匈牙利展览,我们也在一步一步做这样的国际交流的工作。

  贝米沙老师,我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齐蒂尔到北京之后,除了跟齐白石的沟通接触比较深入,还跟当时的哪些画家有特别深入的接触吗?

  贝米沙:最多的是三位,他在他图录的序言和文章,提到最多的最常见的三位画家就是齐白石、肖建中和陈邦定(音),他们好像一个朋友圈,他们一起玩,而且他提到的最常见的就是这三位,我觉得他们是一个朋友圈,关系最好关系最密切。另外,肯定还有别的,别的一些照片,比如林风眠和法国的画家柯罗多,和齐蒂尔在第一排,很奇怪的是齐蒂尔从来没提到“林风眠”,从来没提到他们两人见面等等这样的一个情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林风眠刚从法国回到北京,到这儿就是1926年的夏天,后来齐蒂尔很快就要走,可能就有几个月在一起,从来没提到别的画家,他好像跟这些京派的画家最密切,别的画家很少。

  主持人:那我们今天的讲座到这里,我们十分感谢贝米沙老师给我们带来这样的一个非常独到视角的讲座,因为我觉得国外可能的艺术研究跟国内会有一些角度的不同,而且这种资料的翔实也是我们很难得到的。所以,今天能听到这样的讲座,非常的开心,也谢谢大家来参加这次的讲座。

上传日期:2014年11月04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