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35548 雅昌公开课 > 吴洪亮《天游故静——周思聪的荷花主题创作》 >[第1集]吴洪亮:周思聪的荷花主题创作(上)

视频信息

名称:吴洪亮《天游故静——周思聪的荷花主题创作》吴洪亮:周思聪的荷花主题创作(上)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第1125期】天游故静——周思聪的荷花主题创作(下)

  主持人:我们的讲座开始,今天很高兴大家来参加北京画院美术馆的公共艺术讲座,我们这次讲座也是为了配合周思聪先生的荷花展览,所以特意邀请了我们北京画院美术馆的馆长吴洪亮馆长给大家做这次的讲座,我们欢迎吴洪亮馆长。我们现在讲座开始,请大家把手机设成静音或者是关机的状态。谢谢!

  吴洪亮: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来到北京画院美术馆,来参加今天的关于周思聪先生的讲座,周先生的展览已经开了一段时间了,我想大家也都可能看了这个展览,应该说这个展览是北京画院美术馆推出的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大家系列展中的又一个以个案方式进入的展览,我曾经在这里一次次说北京画院这样一个小型的美术馆,是如何来进入一个大课题的研究和展览的,我们把它叫做“一叶知秋”,也就是说我们通过一片叶子来体味中国二十世纪美术发展的状态,这也是我们工作的重点,而在一个叶子里边,如果我们是周思聪先生一生的艺术创作也是二十世纪一片美丽的叶子的话,我想她的荷花应该是这叶子中非常重要的一个脉络,这个脉络不仅仅涉及到周思聪本人艺术人生的一个流程中的节点,其实可以串联到荷花这样的一个母题,在中国艺术整体系统中的很多问题的思考和引出我们对她的关注,所以今天有幸和各位分享一下我们在做周思聪的荷花世界这样一个展览的时候,我们进行的一个初步的,我认为还是初步的研究,以及我们对周思聪艺术的一点体会,这次我们如果称讲座也好,跟大家分享也好,我把它的题目叫“天游故静”这也是我们在做这样的一个周思聪荷花展的时候选择到了一个思维,一会儿和大家慢慢来分析我们这样的一份体味。

  这个展览叫“静寂清凉——周思聪的荷花世界”这个名字是我们北京画院院长王明明先生取的,王先生也是周老师的学生,所以我们反反复复在讨论周思聪荷花这样一个专题展的时候,王院长提出了这样一个名字,我想这个名字有几层的意思,一层意思是对周思聪晚年创作的心态的表述,还有一层意思是对周思聪荷花创作意境的描述,所以很多朋友当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也给我打来电话,这个名字真好,他们觉得很能表达出或者呈现出周思聪晚年荷花的一些特色,所以今天我也想从几个角度来跟大家分享这个展览我们的思考,一个是对于周思聪的整体艺术的一个框架性的介绍;第二部分我会谈到一些关于中国荷花的发展所给我们提到的一些启示;第三个部分我想重点来谈一谈周思聪的荷花创作的一个流变的过程。这就是周思聪,应该说是二十世纪中国很重要的一位画家,我想还不仅仅说限定为她是一个女性画家,而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大师级的人物,他1939年生,1996年就去世了,所以一生不到60岁的一个甲子的人生给我提供一个我个人认为是完整的艺术体系,所谓完整的体系,

  艺术体系就是从

  也是很合适的。

 

  都发生了些许的变化,这样的变化我不得不说和我们的研究和大家日渐觉得周思聪艺术的价值在慢慢地浮出水面有关,所以在这样一个适当的距离里头,我们希望我们有机会能更冷静地来观察到二十世纪的这些大师们的作品,而且对于一个艺术家我还想再说对于艺术家,不仅有风险,还有一个就是艺术家你自身的发展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条件,在卢沉先生回顾周思聪的一篇文章里头他引用了李可染的一句话,我也常常提起,也常常把这八个字四个词提醒很多朋友也告诉我自己要注意的问题,如果你想从事艺术,第一件事是没办法的,就是你要先是个天才,如果你不是天才可能进不了我说的二十人的大林肯,这是很风险的一件事情。

  第二件事不得不说你必须很勤奋,我们做齐白石研究的时候,我常常拿一张画跟很多朋友分享,他画了一个南瓜,我们常常展这张画,齐白石写说昨夜大风不曾作画,今朝特此一张补充之,不叫一日闲过也。他在说昨天我因为刮大风没画成画,我今天要画一张画来补昨天的日课,这就是齐白石,李可染也在回忆说齐白石日常没有作画的日子非常少,比如他母亲生病,比如他得大病的时候,但我想说这不仅仅是份勤奋,其实更多的恐怕是齐白石以及很多艺术家的一份爱,这份爱导致了他的勤奋的表象,你没有这样的一分以爱生成的勤奋恐怕也做不了伟大的艺术家。

  第三个是修养,修养是个很微妙的词,恐怕也是中国人独有的,中国人对品格、对于修养的关注,对于人整体素质的要求,再浓缩到艺术中,他的要求是不同的,所以修养在整个的中国对中国艺术家来说可能要求得更多,不仅是艺术上,甚至是道德上等等,再有就是长寿。齐白石、黄宾虹都活了九十多岁,逼近百年,包括朱屺詹先生我们看朱先生真正让我们百岁左右,这样的一个长寿其实跟中国人要求修养之间是有联络的,因为他会有时间让你慢慢去体味那些笔墨精神后面的事情,慢慢去感悟人和世界的关系,只有长寿你用时间来给你的一个提供体味艺术的4更广阔的空间,所以这八个字恐怕给我们提醒说你要怎么样才有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周思聪我想前六个字都做到了,天才、勤奋、修养,所遗憾的可能是长寿二字,但是如果我们用一个物理的时间尺度去衡量周思聪的时候当然不足,但是我们如果用一个美术史的和对一个艺术家的一个系统性判断的时候,我们又觉得好像这五十多岁的人生他已经给我们留下了一个更多的可以言说的内容,拉斐尔也没活多长,等等很多早逝的艺术家,确实像流行一样闪烁,但很多人就像流行一样消失了,很多人又因为这颗流行的闪烁留在了历史里,我认为周思聪先生做到了这一点,因此在那篇文章的最后我就用了大成若缺这四个字来表述我个人对于周思聪的理解,而且从她的质,她的质量,她的画的成功率,还有她的量,她的画的作品数量,我觉得都给我们留下了可以研究的一个体系,比如说到现在为止我个人见到的周思聪哪怕仅为荷花的这一项也有数百件,至少在三百件以上,可信的作品,这一个门类有这么大的一个作品量,而且这些作品还不仅在国内,在海外都有流传,甚至我记得好像邵大箴先生

 

  ,我讲过,还有欧洲当时的很重要的藏家,非常喜欢周思聪的作品,尤其是荷花,还进行了收藏等等。而这一生周思聪的创作,我们院长王明明用了八个字叫灿烂至极归于平淡,而在去年过世的美国很重要的中国研究中国艺术的一个学者叫高居翰先生,早年他跟周思聪是好友,他也写过一段关于周思聪人生的一个评述,还特别有概括性,他说贯穿他一生的作品有两条主线,一是人情充溢而干预世事的人物画,另一是携观者异同超凡远尘的荷花系列,可见荷花的重要性。似乎他纸自己生活与艺术中对立的两端而和谐之,即以诠释他的艺格和人格。我真的非常之感动,一个老外能有这样的评述,当然曹因源先生翻译的这几句话我想可能也增彩了不少。那么就来看一看周思聪,1939年周思聪生在一个咱们现在叫知识分子家庭,他家里有教书的,也有喜欢画画的人,所以他的画的画大家可以看到还是颇有中国传统的艺术氛围,是他外祖父画的,而且周思聪应该说是个美女,也很让我们觉得是一份回忆中的妙思。

  这是周思聪的年轻的时候跟家人在一起,这是周思聪。

  后来周思聪进入了美院附中,周思聪这样的一个非常热爱艺术的人也是打破了家庭的很多壁垒,最后考入了美院附中,应该说美院附中在当年丁景文先生的时代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都说考美院易,考附中难。我个人有体会,我就属于没考上美院附中的那一类。我拿着画去都没资格,人家说你这个画差太远了,你就别考了,所以也就放弃了当年能进附中,能到中国美术馆旁边画速写的这份幸福,但是周思聪他们当年是附中培养了应该说是科班出身。后来周思聪进入中央美术学院很早就拜到了像李可染先生,叶浅予先生这些老先生的门下,画的关于颐和园的偏写生类的作品也拿了一个国际的大奖,奖章还在。后来他跟所有的当年的中国人一样,也进入过一些比如去工厂这样的一个过程,但是整体他还是很幸运的,大学毕业以后就分到了北京画院工作,前一段在中国美术馆曾经展过十大美术馆的一个叫荟萃展,我们应该称为荟萃展,央美的王璜生馆长在策展的时候做过一个叫做“青春万岁”的展览,其中选择了周思聪毕业的时候一个作品,画的是什么呢?画的是一些清洁工在人民大会堂,在天安门广场前边扫地,其实这张作品我个人觉得并没有呈现出周思聪才华的一面,但是这件作品给我们提供了她关心的点,就是说在一个主流的艺术的生态里头,她希望选择什么呢?她希望选择这个主流生态中的细节和情感有关系的那个点,这个是很重要的。也就是说这个艺术家她关心什么,她并没有像很多人画一个宏大的叙事,什么昭君出塞之类的,她选择了一个细节。当然很正常,后来她很有意思,她跟比她大一点的也是美院的老师卢沉先生结婚了,两位艺术家应该说后面会谈到构成了中国85新潮之前的也就是说文革之后85新潮之前的中国艺术生态变化以及创新的很重要的内容,而整体上我们看到的周思聪的作品,我刚才说细节,比如说山区新路,前一段时间还有一个变体好像在市场上出现过。她就会选择一个小孩和一个这样的工人之间的交流,一碗水,

 

  吴洪亮:比如说清洁工人的怀念,我记得我的小学课本就曾经有这件作品印在我们的小学课本里,也应该是天安门广场旁,你看画一个领袖仍然选择了领袖和清洁工,这是有逻辑关系的吗?我不知道,但是事实是我们看到这两张画应该还是有她思维上的一个因缘逻辑。而使她成名的作品叫《人民和总理》,我记得在开很多次周思聪先生的研讨会的时候很多人读起来这张画经常会叫做《总理和人民》,这是一个排序,中国人觉得领导要排在前面,人民是排在后面的,但周思聪怎么做呢?这件当然拿了大奖,周思聪会说《人民和总理》,我们再从这张画回看刚才高居翰先生的那几句话是不是有一番别有的滋味。甚至有一个我觉得那个孩子至少是80后,有一次一个记者跟我说他有一次进中国美术馆看到这幅人民和总理的时候他竟然看哭了,这个让我很惊讶,我觉得可能某些地方这样一张画触动了一个年轻人的心,所以我们面对所谓的主流创作,面对好像很多人会说这些是戴着枷锁的创作的时候,我不得不说艺术家非常之伟大,你永远不要说,包括我们可能做美术史、做评论的,我最不敢说的是面对一个艺术家说你这个事走不通,你干不成,我不敢说,因为永远有那样的一个艺术天才会给你提供一件作品来说明你们所有的按照惯例的思考的这些想法是错误的,包括画这些所谓的主流性的宏大叙事的题材,周思聪依然能找到一些与众不同的点,使我们进入他所建构的那班戏剧感的一个情境这也是他们那个时代的一个框架性是有特点的,但是周思聪在这样的一个框架里找到了他的述说方式,这是后来“文革”以后开始到辽源煤矿等地去写生,为他人生中的一个高点《矿工图》在做准备,开始的时候她是跟她的先生卢沉一起画,后几张就是周思聪先生自己画的,而跟卢沉先生在探讨的过程中,他们其实已经把当时的很多包括国际上的一些艺术的新的形式或者这些也不一定是特别新,比如说构成源于上个世纪上半期,二战以前德国的包豪斯的一些思维方式,他们逐步地引入了中国的国画创作,在这样的体系下我们看到了《矿工图》这样的一批作品,而《矿工图》从收藏角度我们很荣幸在北京画院有一张也是他们最早的一张在北京画院收藏,就是这张。我老背不下来,这个名字特别库,应该是鬼子、汉奸和狗。我在看一下,这儿没印。

  在不同的地方有类似小有差异的名字,但是我想这种并置和这样的一个穿插的方式使我们提供了一个对于历史大问题的关照,我曾经说,我说并不需要每个艺术家都画宏大叙事的,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品,比如齐白石这一辈子也没画过太多宏大叙事的东西,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仍然可以确认他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但是画过格尔尼卡的毕加索和没画过格尔尼卡的毕加索是不一样的,画过《矿工图》的周思聪和没画过《矿工图》的周思聪我想也是不一样的,因为他是一份胸怀和对真切的现实世界的关照的一份表述,这份表述本身提供给我们对于艺术家他心有多大和他想完成什么样的事情的一份好奇,周思聪确是给了我们这样一个好奇,一个女性的艺术家来支配如此宏大的一个体量的作品,而这个作品的前因一会儿我们会提到和两位日本的艺术家有直接的关联,这是另外一张,大家可以看到这种构成感,而且这样的绘画方式我们如果再翻开八十年代初的中国美术史的时候,我们会看到很多类似的作品,而周思聪夫妇或者说卢沉夫妇应该说是这样的一种创作模式的先驱。

 
 

  这张照片或这两张照片其实是周思聪,刚才我提到的《矿工图》的一个引子,那个老者叫丸木位里,老奶奶,因为按照她父亲叫丸木俊,有一个叫赤松俊子。他们这两位是日本非常重要的艺术家,而这两位艺术家在很早的时候就画过一张巨幅的创作叫《原爆图》,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在1956年这个《原爆图》有幸在中国展出,那个时候还是附中学生的周思聪就看过丸木位里夫妇的这张画,深受感动,在他的人生中留下了一个非常重的印记。而后来在1980年周思聪有兴去日本的时候,他最重要的要求就是拜访这二位,二这一次对于丸木夫妇的拜访以及后来她陪丸木夫妇去中国桂林等地写生的过程,对周思聪创作的一生都起到了一个关键的作用。当然再后来她也开始成为一个名画家。

  我听的最激动人心的故事就是周思聪当年票选,在中国美术家协会的票选中票数非常之高,当了中国美协的副主席,当然很多地方请她讲课,她也有更多的机会去出外游历等等,但是真的是人生多舛吧,那个字我老读不清楚,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八十年代他就开始得病了,有的在我的采访里头有的老先生跟我讲其实这里头像那一代的女性艺术家或者包括今天的女性艺术家都会面临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会说女性艺术家最后的成功率偏低,我觉得不是因为他们的艺术的天才不够,不是修养不够,不是勤奋不够,是因为很多中国女性所要承担的家庭、社会关系等等的问题。也可能是因为他在比如生小孩的时候,没修养好等等诸多的原因,在八十年代他开始生病了,而他得的这种病叫类风湿,是一种渗入骨髓的痛,这样的一个痛使她最后的手都无法画画,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她逐渐地可能产生了对于世界的另外一份思考,也使我们看到了后面的荷花这样的作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她留下的一些照片,但整体大家去看周思聪的照片都是非常之安祥的,这也是她对世界的一份态度。后来开始生病,中间有好转,他们也去过美国,到各地方去游历。而且周思聪整个在她人生的过程中,在中央美术学院以及北京画院的工作也有很多大师对她有帮助,所以在她整个的能留下的照片里头我们看到了她跟很多大师,叶浅予先生、娄师白先生、崔子范先生、赤松俊子夫妇、黄胄等等、李可染,包括她人生中最后画的一张画是为纪念李可染先生而画的,所以这一群的大师他的氛围也在滋养着这样一位当年还算是年轻的艺术家的成长。所以整个的我跟大家梳理了一下周思聪的成长的过程,我们会看到她其实就像她自己说的,她人生并不是可以说常常诉说的,用很长的描述得跌宕起伏的这样一个过程,她并没有经过战争的洗礼,文革的时候她还年轻,也没有像很多老先生那样被打倒,有艰辛的过程,但是她就在自己的个人化的内心的人生中完成了她整体的创作,她也借着尤其是到晚年因为病痛,应该说掺和这样的病痛她找到了她自己的抒怀的方法。

 

  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很多在这个时期的作品里头,在这个阶段,我只呈现一张画,这张画叫做《自在水云乡》,应该说是他晚期荷花创作最大的一件,遗憾的是我们这次展览没有把他请到展厅,在她的速写本里找到了这幅作品的草图,所以为了补偿我们在展厅的一进口,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就把这件作品做了一个屏风,让大家看一看荷花如何进行同样有宏大叙事的一个状态,在她人生中最后的阶段我想放一张片子,是她画室的一角,多么朴素的一个画室,跟我们今天一个年轻艺术家的画室都没有办法比,前面放着有帖,应该是比如说有齐白石作品的画册,有李可染先生的照片,其实这就是周思聪,很单纯,有情谊,有情感的一个让我们能看到的一个她生活的状态。刚才我们简单地梳理了周思聪先生一个人生的艺术的背景,这个我说花这么长时间来说这样的一个背景是想一会儿我们再谈荷花的时候,我们户有一个支撑。

  再有在这次展览里头我们也请了一个学者专门梳理了关于中国荷花的一个发展的脉络,在展厅里专门用多媒体呈现,大家如果有兴趣可以看一看荷花在于中国人,不仅在于美术或者说在于艺术而可能会在一个更大的系统里,包括中国人哲学,包括由此生发到关于宗教,关于音乐,关于舞蹈等等,好像荷花是中国人特别偏爱的一个花,他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特殊的一些遐想,他的内涵恐怕又超越了她的形象,所以我们记忆中可能有太多人的荷花,从唐代一脉相承,包括我个人比较印象深刻的像八大的荷花,张大千、齐白石等等,而周思聪的荷花确实是给我们提供了另外一份思考,比如说我认识一个举个例子,我认识一个老先生,现在七十多岁了,也应该说是中国一书中的一个名手,他曾经跟我说洪亮我现在最想的一件事情,他已经成名了,他说我到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画画我国的荷花,我当时才体会到对于一个中国艺术家来说画荷花这件事有多么重要,那个老先生到现在都不敢画自己的荷花,他说我真找不到我画荷的,我自我的一个表述,周思聪其实应该说是找到了,我们还是看一看,古人比如《簪花仕女图》等等很多地方我们都会看到荷花的影子,从宋以来的,对于荷花的描述,金冬心的,这样的一个状态大家可以一会儿再去看,周思聪的作品,我们是不是能找到很多传承的逻辑,张大千的,齐白石的,我想多说两句齐白石的荷花,应该说齐白石的秋荷可能提供了齐白石的语言方式,因为中国的文人画里的秋荷多多是来呈现所谓的一份文人的小小的哀思,心上秋的那份情感,而齐白石的秋荷给我们提供了没有任何衰像而更多的恐怕是秋日的旺盛,所以齐白石的根性恐怕跟很多中国其他的艺术家真的是不一样的。而周思聪她的荷花没有这份旺盛了,她是一个静的世界,所以我们还是转入对于周思聪这个静的世界的一个关照。在我做最近的功课的时候也有幸读到了朱良志先生那篇文章,他说文人画的静气问题,他谈到这样的一个问题,他把静分了三个概念,一是指环境的安静,它与喧嚣对比,正好是对面;第二个是指心灵的安静,从外界从到了内心,不为纷纷扰扰的事情所左右;三是指永恒的宇宙精神,他是不动的,没有声乐变化感。我觉得简单地理解这也是三个境界,从外界的关照到内心的感悟,再到对终极问题的思考,用一种哲思的方式进入这样的思考,我觉得是容易的,甚至我们觉得用音乐的方式去思考恐怕它是可以被更多的言说的。我个人觉得音乐是最难的,可能难于画画,但是这个难的生成和容易的表述之间是有逻辑的,我们很难说一个描述荷花的音乐是特别不准确的,但是画恐怕很容易被这样的批评,所以不为外在因素所扰乱,有一种绝对的平和,这种静是致身的宇宙境界,我很感慨于朱良志先生的表述。而回到周思聪先生用图像的方式来呈现的以荷花为载体的这份静,我个人觉得恐怕已经在慢慢地触摸到这一点,就像周思聪晚上年代去世之前和我的领导王明明院长说到的时候,他说他对整个的世界已经有一种平淡的认识了,他不是一个佛教徒,但是他会有一份非常在痛苦之后的思考,这个思考恐怕是一些静的因素的生成,我个人的体会是这样的,所以真正伟大的艺术可能是要触摸到一些跟宇宙,跟人生观,跟哲学,甚至跟佛有关系的事情,他并不一定非要是佛教徒,所以齐白石也有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我是一个心出家僧,我的心灵是个出家的人,周思聪的作品中也多少谢谢你的配乐,也多少有一点这样的感悟,所以艺术的静或者说以形象来生成的静,我想说的应该是不枯燥的,不沉闷的,应该是生动的,甚至用一句佛语叫活泼泼的,而周思聪提供给我们荷花的这个意境的部分我想借用弘一法师去世前的那四个字悲欣交集,他还是有情感的,不是说我悟到了什么,我借着我身体与心灵的痛来简单地抒发了他对人生的认识,而没有情感的这样的认识,很多艺术家我们看到的作品,常常提供给我们是一种单纯的悲剧感。而在周思聪的荷花的作品里头我个人的感受是我们找到了悲欣交集的那一份情况孩子在,这个是有意思的,所以他这样的静我个人觉得是有思想的升华后的有情有义的静,而周思聪整个她对于这一份静,她说我热爱的是什么呢?她有两句话叫我热爱那些平凡的人,比如说她画的矿工,她也说我爱静谧的大自然,这个词用得非常之准确,代表了她女性特别细腻的和对自然的关照,人们说女人可能更和世界离得近,因为她的变化的周期性,她的身体跟世界的这种土地离得更近一些,所以女性艺术家提供给我觉得常常我会做一些女性艺术家展览的时候,我个人的体会是我们不要以所谓性别去思维这个展览,而要以女性作为一个独特的思维方式和世界发生碰撞的时候她提供给我们不一样的感悟,这个是女性艺术中最重要的点,我真心这样想及而周思聪在一个访谈里头也谈到,她说画荷花时水和墨的痕迹使人愉快,这是一个画家最直观的感受。笔墨包括形式感建构的时候,本身就使她愉快,在生病的时候给我许多安慰,她在用她的艺术疗伤,荷花本身就给人一种沉静的感觉,对荷花性质的理解,它不像牡丹那样雍容,也不像液化那样活泼,特别是一两朵儿荷花残枝败叶也和我心境比较吻合。周思聪已经把她对荷花很单纯的感悟已经说得非常清楚了。而且她在最后投入荷花的创作的时候一会儿我们会看到她也有一个不同阶段的变化。

 

  那个时候她的身体开始脆弱了,病痛日渐进入到她的身体,已经不能漠视她。她到最后的时候是怎么拿笔?我在采访田黎明老师以及李扬老师的时候,她的两个学生都出自中央美院,说她最后的时候几乎是要用绷带把四个手指缠起来,把大拇指缠起来只能这样拿着笔去画画,大家知道我们这样拿笔画画的时候我们所谓力透纸背,所谓的笔墨韵味是很容易从你的心灵、胳膊、手,通过笔,通过笔尖传达到宣纸上的,这么拿着画画,她怎么去传达她的态度呢?这个时候甚至完全是在用心灵去绘画,她这种心的注入,其实跟她当时的状态是吻合的,她说我寂寞极了,她甚至在医院看到两个吊瓶,大家可能有打吊瓶的经历,她说两个药瓶悬在头上方破碎的彩虹微微晃动,她仍然能用她的语言体会到如此之凄美的状态,我在她的荷花里竟然也找到这样对应彩虹一样的少许悲哀的荷花。这个也许是中国一书中很独特的,中国人说叫寄情于山水,以情寄物的这样一个状态,可能是中国艺术家中最有特色的一个部分,大家可以看看这张画。

  再有刚才我说到她这么画画,这么画画当然她已经无法去力透纸背地要求了,可是这个身体上的病痛或许给周思聪提供了另外一层境界的通道,比如说刚才我们也提出道路了李叔同先生,我不知道关不关注这位艺术的奇才和全才,李叔同早年的时候他的字写得是非常之雄健的,但是到了晚年出家之后我们看到那个字,我记得我小时候看的,我觉得那简直不是字,那都不是东西,这个字怎么写成这个样子,我真的不知道,无法理解。用我固有的知识都没办法进入李叔同的书写系统,后来我听到了四个字叫做出纸三分,一下我好想想明白了,就是当我们都在要求深刻,要求注入,要求入木三分的时候,李叔同通过他的修炼,他个人的感悟,他可以写出出纸三分的书法,借由佛学中的那些禅思的语句来给我们呈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我们借用李叔同先生这样的别人的评述出纸三分这四个字回放到周思聪先生的创作的时候,我们好像也可以理解一些关于周思聪荷花的那份清淡,那份空灵。所以有时候我们觉得艺术真的是个好玩的事情,当每一个美术史家和艺术批评家给我们提供一条标杆的时候,就像我前面说的艺术家一定会有一个办法把它打破,给我们一个新的惊喜。李叔同如是,周思聪也如是。

上传日期:2014年07月1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