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艺术人生 >【雅昌视频】专访王明月:从笔触中寻找文化的根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视频】专访王明月:从笔触中寻找文化的根
 

C3LnSw4OJGGjm4RBQll9Q3lsmfNml0SYrpgJfnUJ.jpg

艺术家王明月

王明月,男,1962年生于北京。

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班毕业.中国油画研究学会会员。

美国肖像画家协会会员。国际艺术联盟副主席。


Bxg76grs6xdxfJhh9YGuEhC2zf6uRj5VpOl0eeDg.jpg

艺术家王明月


王明月:

其实美术馆作为一个所有的画家呢或多或少都有这么一个梦想,梦想有一天等自己有那么一个环境,有那么一个氛围,有自己这么一个空间,实现自己这么一个梦想,这个地方完全呈现了自己的作品,这样一种美术馆的这样一个形式,这样一个空间来去实现自己艺术的这种梦吧。二十年前我就是在想以后有一天,怎么说呢?就是那个时候我在想一张画缘起,然后就想画一张非常棒的,就是我一生要完成的一张巨作,跟我所有的画都不一样,跟我以前画的所有的画都不一样,其实这张画就是想完成一幅用油画和写实的方法,用写实的方法来去呈现一张菩提树下的觉者,就是乔达摩悉达多这样的一幅从来没有人去绘画、去描写过的这样一幅画。这样我想这张画完了之后我放在那儿,因为这张画是跟我以前所有的画不一样,以前画完了,然后可能每个藏家,每个买家觉得不错,喜欢,自己就收藏了。而这张画不是,这张画我不是给某一个人画的,可能这张画是给所有人能够看到这张画的人,让他们能够感受的,因为画往往就是以前的画往往比如说你买了之后放家里头往墙上一挂,或者是看腻了往库房一搁又画一张,他失去了他的社会价值,所以这张画我一直在梦想着有一天有一个我的美术馆,一个大的空间,我把这画画完了之后展示在我的这个空间里头,然后找一帮朋友,我朋友带朋友来能够更多人能够看到这张画观赏到这张画,这样他的价值就有了,就存在了。再一个有这么一个地方大家能够在一块谈天说地,一帮志同道合的人能够推杯换盏比较high,在这儿来大家一块来玩儿,是这样的一个愿望。

当然了也有一些好的朋友,如果看看有愿意的或者说大家都能谈得来的,到我的空间来展示我是非常欢迎,但是这个作为后期,随缘。因为这个美术馆的定位跟传统意义上的美术馆还不一样,一是不想拿美术馆盈利,不想拿它做美术馆这样的盈利,但是他也有另外一种方式去运作这个美术馆,还有一些朋友还要请一些人去维护,但是可能采取另外一种方式来去维持这个美术馆,主要还是以我个人的这种创作空间,就是美术级别的创作空间,个人的工作画室,他是这样的一个定位。

一个画家首先他,除了他的技能他还有一个文化的属性再生里头,就是说一个画家,你既是一个匠人,你的一个技术属性,还有一个文化。文化就会牵涉到你的文化来源,那么更多的人现在更多的画家可能在他本身本人和他的作品里容易找到他的文化的那个脉络,他可能我们都谈的是方块字,黑头发、黄皮肤,但是你们看,我们几乎所有人身上穿的几乎找不到我们民族或文化源的那种脉络已经越来越淡,但是文化必定是有根的,文化必定是有根的,如果一个人失去了文化的根就如同失去了魂一样,那么我为什么选择这样的一个画面,中国民族的,他起码虽然是清装,清装也是我们五千年中国这种渊源历史上很暂短的百十来年,几百年,但是必定有中国的符号在里头,他承载了中国那种几千年文化的历史,其实我也是借用这一段的一种元素、服装,更多的想传达一种中国传统的一种理念,传统的一种审美情绪在里面,他有根在里边。

首先我强调一点我的画不是作为一个复古图的出现,我描写那个时候的生活礼仪什么等等的这不是我要表达的,因为我毕竟没有生活在那个时代,那个时候的讲究可能非常得多,我不可能作为一个历史的考古学家和历史的什么家,我不是那样的,但是我更多的是人的内心,关照的人的内心,那么我选择那样的一个画面和她很放松的一个状态中,一定是她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完全是在室内和闺房里头,而且极度放松,那个时候才产生她内心的真实的那种状态,她内心的一些活动,她充分的表现,这一刹那是最美。

从技法的角度上讲,我觉得基本是传统的一些技法,但是说有多么欧洲、多么纯正的欧洲的东西,这个是一生中,一个艺术家、作为一个艺人一生中在去不断地去精进,在技术上,我觉得这个技术层面上随着时间逐步地在完善,完善的过程,我走的还是比较传统的那样的一种道路,但是技法有我自己个人的一些特点,采用了一些欧洲的传统的一些技法在里边,但是从整个画面的把握,可能更显示出透露出自己对绘画的一种偏爱,我可能更喜欢那种从笔触,从绘画的构图和光线,我可能是一种更音乐那种节奏的一种有快有慢,有一些跳动或者是一些不稳定,这种感觉让人抓一下人的心,他的视觉上才有这样的一个效果。

我可能更多的是在走出学校之外的一种对生活、对传统文化的一种修养吧,真正走入传统文化,传统文化应该严格来说是道统文化里头,那么才感受到中国文化真正的博大精深,他可能说起来更抽象,其实中国的东西他可能就是那样的一种似乎是行云流水,你说不清,但是它又实实在在,在画面也是,我可能就要大片的空白,但是在油画里无法空白,可能这种空白给人一种想象的空间,可是这个空间,这个想象的空间又特别具体,但是你又说不清它,所以在我的画面里可能更多的有些东西让它虚掉,或者说让它去包括不定性,这个人物可能他身体在斜到一定不稳定让人感觉他要倒这种不定性,其实也是一种留白的感觉。

国画留白可能淡淡的水,用水一冲或者说他有他的技法一下子就能够,或者说你把国画叫意到笔不到,就是我走到哪儿我就收笔了,但是我意已经过去了,可能大面积留白就可以了,而你感觉那个画面很舒服,但是油画你不能这么去做,油画毕竟他的表现形式是不一样的,你要是这样的大面积的留画布,除非他讲语言的统一,他讲语言的统一,有的人是追求样式,我不是追求的是样式,我追求更多的是背后内涵的东西,以写实这样的形式,可是写实一定是写实在真实的画面里呈现那种留白或者是道家那种更空灵的那种感觉,其实是一种空灵的,一种空间、空灵的这样一种像在你的画面里边,这样一个理念在哪儿,比如一个女人的内心的关照、关照内心,其实内心什么不知道,他的眼神,他的那个动态,整个画面的构图他是一种空灵的东西,其实他就是一种留白,可能在旁边或者是在比方说加上一种呼应,他已经产生了人物和空间的一种关系,给人提供了一种想象,其实我觉得这种传达比你那儿 画的四平八稳或者是交代的清清楚楚,要更有穿透力,更有嚼头。

绘画其实我总跟别人说,绘画如同生命,可能我们说天生我材必有用,可能我这个人宿命,我干别的可能什么也干不成,可能也就是会画两笔画,可能越画越喜欢,越画越爱他,我很万幸我能画两皮画,我觉得很有意义,因为有人类历史,有哪一天开始到现在,你不知道来来去去有多少人来了走了,来了走了,历史上没有留下任何他们的痕迹,多少人都过去了,能够庆幸自己会画两笔画 ,觉得画的还不错,那么我的画我相信他的生命要比我长,当历史又过了几百年过去,那个时期的考古学家抛开今天这个历史,发现这个时期居然还有一个人他叫王明月,画的画画的还行,还不错,在这么一个繁杂的社会,还能够潜心去画这样一种画,这样一种走心的画。我觉得那一霎那我足以了。



上传日期:2019年10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