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展览赏析 >【雅昌视频】“把艺术还给人民:首届武隆·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开幕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视频】“把艺术还给人民:首届武隆·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开幕
 

​2019年8月3日,“把艺术还给人民:首届武隆·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在重庆武隆懒坝美术馆开幕。

武隆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主要场地在中国武隆·懒坝国际禅境艺术度假区,每两年一届持续进行,以武隆懒坝为核心场地,逐渐覆盖周边村落至更为广阔的空间。

本届武隆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主题为“把艺术还给人民”,基于这一主题,展览以征集和邀请为主,分为“我从山中来、“大地的声音”、“村落共生计划”三个板块,展出39组艺术家的41件作品,为艺术季打造出亲民性、参与性、在地性、唯一性、生长性与趣味性等特色。

第一部分:我从山中来

艺术季把艺术放在重庆武隆的乡村,用山里的泥土、泥土里的蔬菜、蔬菜周围的竹子、竹子前的老屋、老屋里的村民、村民丢弃的废旧木材,以及山雾、晚霞、季风、大地、山峦等作为艺术的载体和现场,用最简单易懂的方式,告诉人们——我从山中来。在“我从山中来这”一板块中,展出日本的浅井裕介和松本秋則,丹麦的托马斯·丹博,法国的吉尔斯•斯图萨特和波尔坦斯基,以及来自英国的卢克·杰拉姆六位来自不同国际的艺术家作品。

QqlkpEGKQu2vZc0cVwK9raIwEsvmHBju1zrdS1TG.jpg

YLj1dmqAMjGJ1ytscPRLtyTTTopQex24ugbx3NHP.jpg

克里斯蒂安·波尔坦斯基《心跳博物馆》

继日本丰岛的《心跳博物馆》之后,波尔坦斯基带着中国第一所也是唯一一所心跳博物馆,永久落户懒坝。这所心跳博物馆分为三个区域,“心跳纪录房间”、“心跳搜索房间”以及可以感受心跳的大型装置“心室”。人们进入之后,首先可以纪录自己的心跳,成为心跳博物馆的“馆藏”;然后到安静的心室里去感受不同的人的心跳声;最后可以到搜索区去搜索自己或别人的心跳。在观众看来浪漫的作品,却有一个沉重的初衷。生于1944年的法籍犹太裔波尔坦斯基,二战的阴影笼罩在他的青少年时期,艺术成为其自愈的一种方式。从2005年开始,出于对自己即将走向死亡的恐惧,波尔坦斯基开始将跳动的心跳声作为创作媒介。始于一次偶然的尝试,艺术家录下自己的心跳声音。“每一个人的心跳声都是最为独特却又是最为虚弱的,随时与死亡一同终结”,受感于心跳声和个体生命之间强烈的象征性联结,温情的《心跳博物馆》相继在日本丰岛和中国武隆落地。

YVZEJTYtODka60XVKgPxg75TJ3mo2NBOOVDH6mkM.jpg

jM8ZGjUPh9364oPyfrB52ByFJa11URTsPaBzv6hJ.jpg

1N0Gq4A4xmD4r1Fi5gE4z1nxzp8fPK2YNKIHB6qR.jpg

松本秋则《竹音剧院》

进入松本秋则的《竹音剧院》,感受到的是一场综合性的身体体验。老屋部分完全遵照老屋自身的风貌展开,四个房间被划为四种剧场、六个空间,通过声音、光影、重叠、交错等方式体现当地的生活气息和乡村之美;在进行庭院部分的创作时,艺术家选择了与当地竹编匠人合作,发扬中国传统竹编手艺,以艺术的方式在院落之中营造惬意氛围;湖边则可以看到艺术家与当地竹艺匠人以及志愿者合作完成的“竹音阵”,风起的时候,竹子们会发出不可思议的声音,让人们一边散步一边享受有趣的风之声。松本秋则介绍表示,作品中设置了大约37种不同尺寸的竹制乐器,共计112件(室内作品51件,户外作品61件)大体量共同组成了这场综合性的作品。

zoHtDAZO7G7ocGx6IbT2RIPGxuNQKz5CYjL60PUX.jpg

吉尔斯•斯图萨特《漂浮的岛屿》

吉尔斯·斯图萨特本次在武隆的艺术项目主要由《漂浮的岛屿》和《老虎机餐厅》两个艺术餐厅组成。两家餐厅的食材和菜品制作理念由经典法餐武隆当地特色结合,根本上贯彻着同一个艺术理念,在武隆懒坝富有诗意的环境里用餐,独特的地点将成为人与世界相互联系的纽带。在这里用餐,食客会感受到食物来源于自然的馈赠,也可能感受到人类自身对自然的威胁。

IVqVI6koLFm2ahLRHwwbHgDLsma4BgpX2fAcKqp8.jpg

EI2vX6oHmiHYYAtefHbO91AiHjOSg1eUKhrIQeSB.jpg

吉尔斯•斯图萨特《老虎机餐厅》

《老虎机餐厅》餐厅结合了美食、快餐与艺术三种元素。通过一个老虎机装置,把用餐变成一场游戏。使用老虎机的过程就是一个类似于“赌博”的过程,在这里,客人的“命运”由机器来决定,随机的结果取代了食客的选择和厨师的搭配。

MwCtTXLjgpsDCBkVPZI5AGoJ3NBET3DpQg71l2iJ.jpg

浅井裕介《大地从天而降》

浅井裕介擅长运用泥土作画。通过收集泥土,将其研制成“颜料”,以墙壁、地面、天花板为画布,他创造出富有想象力的未知世界。通过在各地的驻留,他不断学习不同的民间艺术与部落文化,并将其融合在画作之中。在此次艺术季中,浅井裕介通过采集武隆泥土,经过晒干、碾碎、调和制成19种不同的颜色,在懒坝苔藓博物馆15米高的穹顶上,同前后到来的40名志愿者共同绘制出一幅大型壁画,将他在武隆感受到的森林的气息、当地神话故事、土地的温度都展现在他充满灵性的大型壁画之中。

m8MhuoVIyNDAbNAIy3vYZsWsogtaX0oXlTaTag0n.jpg

Dh7H0B6HXskAx9NOsz8AoVAywhvtYIlH9Jk55nCk.jpg

Do8cbCkLwzqPOv4JbeNwQfUq8x9PYimDkP3gAhkp.jpg

托马斯·丹博《爱的小径》

《爱的小径》是托马斯·丹博在重庆为期一个月的驻地创作作品。作品是艺术家以“小小人和巨人们的奇幻故事”讲述为核心的童话系列木质雕像项目的中国部分,男巨人Kield、女巨人Marit以及巨石怪The Creature3分别分布在草坪处和树林处,由石头小径作为串联。延续了艺术家一贯倡导的废旧材料再利用的艺术观念,此次托马斯选择工地上、木材处理场的废旧木料作为主要材料来完成作品。两位相恋的巨人除头发外都用废旧木材来搭建,躲藏在山中的巨人2号头发将采用武隆当地竹子编织成富有中国特色麻花辫。在巨石怪的处理上,托马斯选择了工地上的废旧木板,因为这些木板表面沾满了施工时的水泥,而在工程结束后便会被填埋处理。这些免费的材料,将被托马斯打造成吃掉一切树木的巨石怪。在《爱的小径》中无论是材料还是主题,都在暗示我们美好的自然家园,正在被城市化进程逐步侵蚀。人们必须要更加珍惜宝贵的地球资源。

9WuInf96SDNUfiPnycyq7S0glpYT6dMrTlCELTIV.jpg

卢克·杰拉姆《月球博物馆》

从2018年开始,卢克带着他的《月球博物馆》在全世界巡回展出。这件直径为七米的月球由美国宇航局所拍摄月球、分辨率达120dpi的图像组成。在大约1:500000的比例下,月球球体雕塑表面的每1厘米代表真实月球表面的5公里。月球除了融入月球的表层图像与光影之外,还加入了由英国影艺学院电影奖(BAFTA)与艾佛诺韦洛奖(Ivor Novello Awards)等大奖得主 Dan Jones 所设计的环绕音效。人们可以沐浴在《月球博物馆》的月光和音乐中,拥有和月球最直接、最私人、最亲密的接触。对于这件作品,卢克·杰拉姆阐说:“从人类历史的开始,月亮就充当了我们信仰,理解和观察方式的‘文化镜像’。世界各地的不同文化都与月球有着自己的历史、文化、科学和宗教关系。月球博物馆让我们可以观察和思考世界各地的文化异同,并思考最新的月球科学。根据艺术品的呈现位置,其含义和解释也将发生变化。”


第二部分:大地的声音

“诗者,天地之心”,展览让众多知名公共雕塑艺术作品生长于此,以山间的流风静露为时间的刻度,以融合的声音注入观者心灵,还大地之声入耳,沁大地之音入心。在“大地的声音”这一板块中,展出陈文令、邓筱、戴丹丹、傅中望、高孝午、黄玉龙、景育民、罗中立、刘洋、柳青、时子媛、临时小组(丁雪薇、位昂、徐子薇)、庞茂琨、唐勇、田禾、向京、于凡、 展望、张超19组国内艺术家作品。

b5NNfcuNAkAEDWGkUvUwR4ahKt4oHwcRKRl23Lom.jpg

陈文令 《别开异境》雕塑、综合材料 386×250×330cm

陈文令的《别开异境》根植于魔幻又荒诞的现代神话,同时又是对现代神话的解构与祛魅。人、树、鸟、猪、猴、蛇以及鲜花鸡蛋的揉合和重构,不仅揭示了现代社会的文化冲突和生态失衡,并且隐含着我们当下人欲望狂奔的急剧变化中的忧伤与困境。同时,树干上垂下的技叉具备了座椅的功能,观者可深入雕塑其中,使其与作品成为一体,试图让观众在愉悦诗性的体验中忘却了现实处境中的焦虑和不安。正如陈文令所说“公共雕塑与周围环境是一种相互依衬、相辅相成的关系。”当《别开异境》这件作品被放置到此次艺术季的公共空间时,其光滑镜面般的材质和鲜红的小人形象与懒坝青山的环境形成一种强烈的对比,再坐上雕塑,更生出一种魔幻又陌生的情感来,少不了的更是对这种反差带来的反思。

Daz6dIOFE0ogFIlbXFJKkP9DicsrhqX0PvgpuwXb.jpg

邓筱 《膜》装置、布、尺寸可变

青年艺术家邓筱的作品专攻空间关系,常常把视野放大至宇宙的维度,用宇宙观下的物理空间和观众的身体体验激活思维的创造力和想象力。邓筱的作品一向欢迎观众的参与和互动,人的身体的介入,是激活作品至关重要的一部分。作品《膜》是一个装置作品,可以在空间中形成神秘而深邃的通道。作品的材质是具有弹性的布料,当人置身其中,首先可以感受到的就是一股无形的张力包裹在周围,接着,行进中具有弹性的重力感忽大忽小,放大了自己前进的每一步。《膜》为观众塑造了一个脱离常规重力的世界,允许观众从触觉、听觉、视觉、嗅觉等全方面的展开感受,作品具有互动性和趣味性。

ZvnMrrNZblNdtZVuwy3uXGxsQuvqbDExPVW8qEsk.jpg

戴丹丹《矩阵之祷告室》装置、弹力带 铁网 铝合金 300×300×300cm

谈到此次展出的作品《矩阵之祷告室》,戴丹丹表示:“现实生活中,我所面临着许多困难、压力,其实都是精神上的。似乎在我的脑子里,就有这么一根弹力带,或许多的弹力带相互撕扯,互相制约。我自己好像就停在这些皮筋中,摇晃着,在寻找平衡,还怕它们突然断掉,摔倒在虚无中。我一直试图表现内心的挣扎。这个挣扎就是在我有限的生命生活里,做到自由的最大极限,并尝试着各种各样的可能。这次用弹力带组成的是一个十字架,其实它就是代表的一些信仰,信念。它的中间有一个封闭的小房间,我叫它平静室,是用来静思的,它也叫瓶颈室,就是当人们遇到人生的瓶颈期时,可以进入信仰和信念里,静静的思考和观察我们的内心。我们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其实我们的世界是充满弹性的,看似封闭摇摇欲坠封闭的房间,只要轻轻一步就可以走出来获得自由。”

GrbfbgNUcIeFphPUxPrKbBm7HZroxbz3zztkyY01.jpg

傅中望 《面镜》 雕塑、不锈钢 200×130×120cm

《面镜》的创作源于对古代铜镜的感受,作品是对古铜镜功能形态的寓意。中国有一种说法叫“以铜为镜,可正衣冠;以史为镜,可知兴替;以人为镜,可明得失”,傅中望把人的面部五官进行了一个平面的处理,事实上就变成了一个镜子,这个镜子放在环境当中,所有人都可以去面对它,也可以映射到周围的环境。《面镜》把传统的古代的铜镜作为一种艺术的语言,转换成一种新的视觉形态,在今天新的语境当中,它和古代的铜镜有所不同的是,古代的铜镜主要还是观看自己的面貌,艺术家将镜面放在一个人的头像上面去,让它放在环境当中就不光是一个静止的物体,既是让所有人去观看、审视自己,具有一定参与性,所有人面对它的时候,自己也成为了镜中人,也映照着大地。

TCmmQ6wTxyaE7OajtS4FDv2NZUfza2K1JpLkAQvf.jpg

高孝午《宠神-狗》雕塑、不锈钢着色 340×187×425cm

《宠神-狗》延续了高孝午一直以来的雕塑语言,用现实生活元素触及社会文化。狗在人类社会扮演的角色是一种被人驯化的臣服于主人的动物。在弱肉强食、尔虞我诈的人类社会中,人的奴性也因物质和利益的驱使而泛滥成灾,高孝午以微笑哈腰的狗喻人,卑微、无奈,警醒你我。被放大的“狗”加上鞠躬的动作以及不锈钢材质的集合,带给我们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低姿态”形象。但高孝午认为,当作品从城市走向田野,或者说,作品一旦介入公共空间,也就不必再过分去强调其本身的社会内涵,要更多地体现出作品的互动性,扩大观众的审美范畴,即使这些互动和艺术没有太多联系,但总能给观众留下某种印象,这也是艺术进入公共视野的目的之一。

by43526jpcZO6xregTiivFLbN4Yy6vaQa5YCP5PJ.jpg

黄玉龙 《天地》雕塑、不锈钢 300×150×150cm

在谈到《天地》的创作形象时,黄玉龙解释到:“卫衣形象作为我创作的符号,是因为它就是我的日常,也是一种随意自在的态度”。他有意地弱化甚至消失了人物的脸,只让形象保留在卫衣和其动作本身,忽略具体的身份,更单纯的传递情感。同时,《天地》这件作品其动态源于释迦摩尼的动作,意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而老子也有这样的手势意思是“处下方能居上”。

0R02fe2IC4nvduZtfy2KhCy3mWNdqH4yiifnCbVv.jpg

景育民 《树影》风动装置、不锈钢镀钛 700×900×1000cm

景育民一直在艺术作品中践行“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用艺术、科技的融合将当代艺术根植于大地,将作品回归大众。正如景育民在作品中说到:“岁月的风雨并没有抹去儿时的回忆”。年少时对气象台风速仪设施的好奇,延续到今日促成了作品《树影》。景育民用自身的记忆结合时代的材料与自己的艺术灵感,呈现出来的武隆精神,引领公众达到对艺术、生态人文、和谐相处的积极认同。

38S2iNEtirGEVXu8Co1Ee5iwm7Oi1ugcKoxkBWw7.jpg

罗中立《拥抱》雕塑、玻璃钢 150×135×175cm

1xSOhvm7clsO8GH1byyHQo5w7woJri0pbVTKFqzV.jpg

罗中立 《过河》雕塑、玻璃钢 150×110×220cm

罗中立的雕塑作品和他的绘画一样,深深植根于中国的本土文化和乡村生活。“因为我们来自乡土,来自乡村,来自于大自然。当城市化和快节奏的生活让我们已经应接不暇的时候,有一点精疲力尽的时候,这种乡村的回归,自然的恢复,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具有吸引力。这是人的一种天性,是我们的根的一种追溯,一种回归。”雕塑作品《拥抱》、《过河》带着一种日常性的生动叙事以及一种夸张的视觉捕捉和强化,作品取材于乡村系列绘画中人物形象,雕塑人物带有浓烈的乡土气息,动作夸张、着重刻画了劳动人民真实的生活片段。

45bgw4MAMye9HmgLMlM2GShcEIX64SQ999BolH9F.jpg

刘洋《锄头》 装置、木材 340×1300cm

刘洋常常选取当地的旅游明信片、木雕、地铁票、艺术展览上的邀请函等等当地日常生活的碎片,用折、卷、叠、剪、刻、镂、拓、塑的方法,在画面中产生新的构成。在本次武隆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中,刘洋结合现场情况和本地文化创作了作品《锄头》,希望通过将老百姓日常生活中常常出现的劳动工具进行纪念碑式地放大的方式,表达他对于劳动人民的尊敬,同时提高作品与观众的亲切感与参与感。

aulCUEVTkZY2JW4A39mgr0Ol49QL7iiZSV8HJJ1R.jpg

柳青 《G4472新世界》雕塑、玻璃钢 钢铁 综合材料 600×250×220cm

2009年以来,《G4472新世界》参加过很多学术活动,柳青一直在考虑怎样让静止的雕塑能随着时间和空间不断生长,而不是一件固定的摆件在不停地更换展出场地。所以在此次展出的“G4472”中柳青做了一些不同的尝试,通过更换地铁车厢的元素来进入不同的展出空间,给这个场域带来不一样的意味;通过改变人物的组合,更换人物的角色,甚至人物的道具,使作品的情境发生变化,有更强的在地性。这次参展的《G4472.新世界》,柳青组装了一面黑色的镜子作为车窗,在这观众可以看到自已的倒影,变成了作品的一部分。另外柳青有意的加长了金属座椅,留出了两人的空位,观众可以坐到这里进入作品的都市故事当中,发现熟悉又精彩的日常。作品里有一个往远处行走的出家人形象,手提尘世生活用品的塑料袋,柳青将手提袋设计成当地具有当地特点的 “重庆百货”大超市的购物袋。

CJsCjZktxtADnKbi1C5oTRzGqad6W2PrQ8l4uSTG.jpg

时子媛 《回响室》装置、陶瓷 280cm直径圆 深度为30cm

对于本次参展作品《回响室》,时子媛表示: “石本无感,因人而有所感”,其所触人的不在于物性,它只是一个品味世相的媒介。石与流水共奏,创造一种天人合一的意境,“发声”亦将真实的碰撞展现得淋漓尽致。碰撞在瓷石内的空腔,在每块石头间,在静谧的山谷里,亦或是观念上的撞击,望能通过作品将一些无形的反响展现出来。进入“文化”领域的石常与各地宗教神学联系在一起,在中国文化中也有着独特的位置:欣赏石,潜藏着中国人反⼈工秩序的思想。石的秩序就是天的秩序——以⽆秩序为秩序。此刻石漂动、撞击的异象,比对古时所推崇的石之怪,质疑正常理性;推石之无用、爱石之朴的思想,也生出同工异曲的意味。


eK7K0ElgGmLYoiSAVtgLHVJtudXJUmxnFuhHFvu3.jpg

临时小组(丁雪微、位昂、徐子薇)《透明荒野》装置、竹子

《透明荒野》是“临时小组”主张探索艺术与场地的微妙距离的产物,作品用武隆当地可见的竹艺编织的方式完成,整体高达四米,作品的形态像三个相互交联的巨型“血管”,底部扎根在土地当中,在竹编的网格上将种植上当地可以自由生长的爬藤类植物。观众可以在《透明荒野》的底部自由穿梭,透过竹网的间隙看到这里的天空和周围的自然景象。对于临时小组来说,在艺术创作的场地中大地、人、自然和装置是一个四维关系。作品《透明荒野》以自然中植物的形象为基础理念结合在地的性质,创造一个真实存在的能构建起人、自然、大地的联系并和谐融入的互动场域。大地与作品的交互承载,人与作品的气场相叠,自然与作品的呼应对立,场地内植物与作品的生长依附,所有关系的存在才是作品真正成立的依据与乐趣。

JRbq579Xp0olnrNFFD1VkoUxj6iZGH3GNzKyxctz.jpg

庞茂琨 《存在的样式No.3》雕塑、玻璃 电线 电子芯片、104×139×57cm

KElzAHuA4eaEUMgG9pQ51JW6Wpj0FelCqVEiSjwz.jpg

庞茂琨 《存在的样式No.1》雕塑、玻璃 电线 电子芯片、84×159×86cm

在作品《存在的样式》中,艺术家庞茂琨讨论了折叠的定义,折叠既可以让原有的约束被突破,也可以让原本的和谐发生冲突;折叠既是在建构,也是在解构;折叠中既有开始,也有结束;折叠既是在进入,也是在离开。今天,科技在让根本性的变化发生,一些我们曾经深信的东西变得难以确认,新的技术甚至让我们难以确定自我的同一性。于是,人类再次被抛掷于伊甸园之中,折叠的伊甸园里,难辨机会与陷阱、祝福与诅咒、善与恶、美与丑。这一次,科技,尤其是人工智能,成为了那颗新的诱惑之果,但不知将带着人类再次走出伊甸园,抑或重返伊甸园,还有新的可能?

qoBiil92yXrPQD6HJbQITY9CnkbZ9L5gVX75u4b5.jpg

唐勇 《土地》装置、树 工业纤维X光片 黑线 树脂 380×300×300

唐勇的雕塑作品告别了过去人们一直为雕塑所设立远大目标和价值期待,集中于表达个人日常生活观感的方式,用雕塑表达自己对生活中发生的问题的追问与反思,让雕塑成为当代生活中感性经验的表征,从而消解了以往雕塑中的纪念性、神圣性、永久性和普遍性的性质。此次唐勇带来的雕塑作品《土地》将树干、树冠以及象征土地的几何体块用白色涂染,并以线描的方式勾勒几何体块的界面与树叶的边缘,由此改变自然的真实,以具有病态之美的人工形态,暗示出人对自然、生态的过度干预、操纵所形成的畸形意识与冷漠情态,给人以视觉上的苍白、冷漠、疏离、机械之感。

P0znQmeQswFz4k3201pXBdauAsKaeuB8yRXJIfDL.jpg

田禾 《水》 雕塑、不锈钢 100×100×120cm×4

在以往的作品中,田禾展现出的更多是对肖像题材的探索,而此次则带来了非肖像类的雕塑作品《水》。作品的灵感来源于2014年艺术家在苏格兰为期8天的航海活动,在这期间,生活环境由熟悉的陆地变成海洋,从最开始对个体渺小的感叹到最后意识到作为人类对自然永无止境的无度掠夺的反思,艺术家开始重新思考人类与自然关系的这种不良状态。在创作形式上,艺术家借取中国明代画家马远《水图》中对水的表现形式,用中国式以线写形的审美认识,转换成雕塑语言,来表达人类意识对自然影观的剥取与呈现。水本身是动态柔软的自然呈现,却用凝固坚硬的典型工业材料不锈钢去再现,再加上最人为粗暴的切割方式,这几种完全矛盾对比的的事物碰撞到一起,构成另一强烈的视觉对比。

RYJptInHyh7go6j6kfQGnxDtz9fquCb6FEfNqJfM.jpg

向京《异境——白银时代》雕塑、玻璃钢着色 205×590×290cm

向京此次展出的作品《异境——白银时代》中静谧的象有着神秘的神情,它硕大的身形就像一个藏着秘密、安静不语的大容器,皮肤与大地的颜色消融一体,正如大象的身体以匍匐的姿态紧紧扎根于大地一样。“如果说“异境”系列作品的动物形象意在摆正人与世界之间的关系,那么人们很难想象,在向京创作这个大象形象时,头脑里浮现出的“白银时代”,竟是海明威最见功力的小说《白象似的群山》。在《西方正典》中,哈罗德·布鲁姆曾感叹,海明威将一篇无与伦比的对话体小说,冠以一个无与伦比的比喻作为题名;正如同在向京的《白银时代》作为“表象”的大象的庞大身躯,与作为雕塑作品的大象所敞开的未知而永恒的意义之间,存在着一道无法还原的鸿沟一样。

8sdEkRqLfTA4Zs3q8Jvdo2bckpxuM01AKXTJ8nrQ.jpg

于凡《包裹的马》雕塑、铜着色 270×270×60cm

于凡此次带来的雕塑作品,是一匹正在平静低头观望自己水中倒影的马,它的身上薄薄地贴了一层薄膜,让体型看起来更加完整而又不那么清晰。这是于凡一以贯之的对造型的精神追求,更是他自我的写照。“这匹马本身就是马的影子,艺术也是个影子,艺术作品是艺术家看世界的幻影,如果你眼中的世界是"好玩"的,那作品就应该是"好玩"的,知行合一就是不用头脑造作多余的"观念"。《包裹的马》将被安置于懒坝开阔的自然中,背后是远山和云雾,艺术家希望这匹瘦马可以归于自然,给观众一种真假难辨的真实感觉。在远观之时,是一匹被“海市蜃楼”拉长的孤高瘦马,近看的时候,又可以被注意到其被包裹的躯体远离现实的奇幻造型。同时,让这个作品和当地的自然条件碰撞,发生新的变化。

biHFR84u4Smk6J3uUtVNp9nXYIy5Vfs7Y6khQxQi.jpg

展望《浮石》雕塑、不锈钢 410×209×280cm

《浮石》是展望围绕“假山石”这一主题创作的作品之一,以拓制的手段和工业化的原材料复刻一个形态相仿的“自然之物”,将老子哲学中强调自然的美学意味和当代工业机器制造特有的冰冷面貌并置在一起,呈现出一种对“真”与“假”,“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冲突的思考。当这些假山石被抛掷到不同的场所面向不同的观众,又会打开一条宽阔的阐释的道路,引发观众千人千面的解读。古人在造园中用真山石来堆积山景,民间称这些“真山”为“假山”,艺术家将这个现象作为一个思考的对象。一般来讲纯自然才是真,而与此对应的人工世界为假,但当人工的“假”成为真实的时候意味着什么呢?因此我用不锈钢拷贝了真实的石头,并抛光成镜面,此时真实的“假”比真实本身更有魅力。不锈钢是当代社会对合金技术的又一项发明,它可以使金属做到“永不生锈”,这种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人类美好愿望正好满足了现代国人的追求,而放置自然山石则体现了人回归自然的本性。

SmDBqt7YmCFIiE8vKXbwsr5sIzvNfG2hPRrrQLKJ.jpg

x3LdlaN4SzTkR8lZZp72U5T8uRM5mKocgxa90eAy.jpg

张超《呼唤》装置、竹子 声音装置 水泥 白石子 钢丝线 850cm圆形,高450cm

艺术家张超此次参展作品《呼唤》是由竹子围成的直径 9 米、高 4.5 米的圆,从外部看上去就是一个简洁大气的圆柱体,透过竹与竹之间的缝隙隐约能感受到一点内部的情与境。这个圆柱并没有完全围合,有一个狭窄的入口可以侧身进入。进入内部后眼前的世界好像变的纯净空灵了,像雪一样的白沙石纯化了整个空间,正中心是一个方形的洞,在白色的映衬下洞显得很黑,洞口上方悬吊着一个水泥方体,方体与每一根竹子之间用线相连,好像这个水泥方体刚从洞里被竹子拉起来一样。走在这个空间中,当你手去拨动线的时候,整个空间都会有铃声发出,此时你会觉得竹子与水泥方体之间好像有某种交流,或是这个声音在唤醒着什么,他们并不是孤独的个体。


第三部分:村落共生计划

为了体现“把艺术还给人民”的主题,除了有针对性的邀请制之外,主办方面向全球的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等艺术工作者和爱好者,进行了公开征集,尝试做一个真正有亲民性、参与性和生长性的大地艺术季,力图传达“以艺术的方式,追求平等、分享与互利”,戴月悦、邓丹、樊俊言、胡人戈、龙艳芳&易兰星、罗舒宁、刘伟、斯蒂文斯·沃恩 (Stevens Vaughn)(美)、宋陈、王苡沫、许毅博团队、尹代波、张晓影、张钊瀛14组艺术家的15个方案在懒坝落地生长。

oladiKbEegx0BQSAQkyQ3dHH5yfDD5znpiQGe5Lh.jpg

L0clHxdUfi3alFGhDLL1VxCgKC0myEzrZDVkKC8W.jpg

戴月悦 《塔小鲜》装置、亚克力

戴月悦认为,不论身在何处,穿梭往来于身边的人们也都与自己一样,像是日记本上的符号,造型抽象颜色多样,带着不同的情绪和故事游走在这尘世之中。而在这种对世界的认知之外,戴月悦创作《塔小鲜》的原因亦基于一个传说,据说宇宙中有一只“全知之眼”,无时不刻注视着宇宙中的一切,“想他一定也注视着地球上散居于各个角落的人群。望着来自五洲四海的人流,这些五彩缤纷的人形汇集,在色彩海洋中游动,我由此萌生了要在创作以‘色彩’为主题的创作欲望。” 

Om8WeUeFOwVc3NLXDQUemwK3NIrGQbsH7ivGeQni.jpg

邓丹《桃花源记》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

“文字是人们情感的表达。人类生活空间中所存在的文字是人们生活习惯、情感寄托的反射。如今,人们生活在这个由文字构建的意义空间中”,所以邓丹用地理性的视角去收集懒坝的文字,再用来表达懒坝这种惬意的慢生活。作品《桃花源记》用强烈的视觉效果吸引观众来关注到懒坝的慢文化,更是一个可供人们穿行体验的通道空间,在此通道内尽情感受懒坝的“懒”、“慢”与惬意。

qpdj1aLmZSp9490A2aPnfTKmpNDQpkn9lDNxauvi.jpg

樊俊言 《一千零一分一秒我的存在》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19

近几年来人们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我们总是看到行色匆匆的身影后也不自觉的加快了脚步,快节奏的生活让我们忽略了时光的本质,时间仅仅成为了一段不可逆的数字。樊俊言的作品《一千零一分一秒我的存在》结合了武隆懒坝的慢文化,通过行为艺术影像及装置结合的方式,倡导人们放慢生活节奏,享受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享受当下诞生的每一个思考。

YyowkEjIqxzE9SLzeD9KzVWXajmn9PCDGRtmAqcQ.jpg

胡人戈 《亦如是我们》装置、不锈钢、尺寸可变

此次在武隆,胡人戈期望着用拥有自己思想的作品来警醒人们不要被外物所蒙蔽双眼,要成为自己想成为的自己。“社会的发展速度以及远远超出了我们能够接受的能力,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就像是霓虹的颜色一样,我们慢慢地染上不属于自己的颜色,慢慢地被改变,如今终于成为了不属于自己的自己。”在与主办方协调后,胡人戈把作品放在一个黑暗的空间中,加上霓虹的灯光,在起到本质的意图之余,还能再夜晚的空间中起到点缀的作用,让夜晚的小镇更加迷人。

RO7U4pEjEjKoo3E5kb69AlPkFGBOt3rVmvULvXl3.jpg

龙艳芳&易兰星 《森林狂想》装置、不锈钢 500×100×162cm

小时候家乡夜间入睡时的蝉鸣、蛙叫、鸟鸣蚊子嗡嗡声等微生物的声音是龙艳芳、易兰星两位艺术家对于自然最为深刻记忆。“鸣”成了作品《森林狂响》的灵感来源。“我们以此为概念点,发散思维,最终选取采用微观动物的声音来‘敲醒’对大自然的记忆。懒坝本身作为一个自然场域,为我们的作品提供了一个空间场域。这里有着自然最原始的声音,我们的装置借此一方面想要唤起人们对大自然声音的记忆点,另一方面想要通过作品让人们感知不一样的大自然以及心生对大自然的向往之情,让自然‘注入’城市,让城市‘归于’自然。”

IcDM2T42C89kiPNeAj17Y9u7yRLXhuFugd4W2dKa.jpg

罗舒宁 《界》装置、陶瓷、尺寸可变

罗舒宁的作品《界》将现实生活中薄薄的纸张转换成薄而清脆的陶瓷材料,用陶瓷材料易碎的特性去表现一张张纸的脆弱性,通过这两者的相似点来表达事物的同一性,这两者之间所碰撞出的火花在艺术家看来是更具贴合性的,材料所引起的后果,比之材料之前所携带的东西来说是更重要的,材料作为视觉艺术的主体,人们通过它来传递信息,直观地表达思想上的观念。作品里的元素,包括了纸团、纸片、破碎的纸、完整的纸,造型多样,各不相近,也可以说它们是“有情绪的纸”,当它们悬在半空中的时候,情绪也就得到释放,似乎想要言说什么。当它们置于公共空间中时,每个小的陶瓷纸组成一个大的合集,罗舒宁希望能带给人一种视觉的冲击力,其次,通过陶瓷制作纸的形态,意图在视觉上造成模糊、混淆,解构人们对日常事物的惯有的认知和视觉体验,也想带给观者一种思考力。


TmQGTOU8y9BLiDeagvD1jD9WQLNwlX8wBKes1qPD.jpg

刘伟 《人人都奉献一点爱》行为、画布丙烯

在行为作品《人人都奉献一点爱》中,刘伟选择把“爱”字笔画拆散,然后让大众一起参与剪贴布条,让每个人的那一笔划都成为了“爱”里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灵感来自于艺术家近几年的一些实验性探索,比如《签名》、《一人一画》等,意在表达每一个体每一瞬间的宝贵和不可复制性;同时回顾自己曾经的一些架上作品《童年系列》、《个体系列》、以及最近的《边缘系列》等,里面都暗含着一个共同的创作思路“把固有的事物拆散再按自己新的方式重构”。

Dm2GA3mj9jy2auebq8mhufpzs4KmKfCV99z3ugoJ.jpg

64IByv1l4bKWVblKv7Br0PVg52i5A0LOlFr7NqDu.jpg

斯蒂文斯·沃恩(美)Stevens Vaughn《水即是颜色》行为表演、纸上着墨、尺寸可变

斯蒂文斯·沃恩的行为《水即是颜色》以绘画语言和身体行动为要素,强调在场的体验。有别于一般意义上的绘画观看经验,既有参与感也能引发观看者的经验共鸣。斯蒂文斯说:“我生活在一个游戏的世界里。好玩是我艺术创作的精髓,当我们玩的时候没有时间和约束,这就是使平凡变得非凡的炼金术。我相信,艺术的形式最接近一种我们称之为爱的感觉。我想为我的艺术感到惊讶,我不寻求控制它,而是让它按照生活世界的元素来表现自己。”

wlSDYCZ7LrkmVuWr2R5AsyN3EOOKlbvtXyLfIM0T.jpg

 宋陈 《大地之子》泥土装置、泥土综合材料、250cm直径

宋陈的作品《大地之子》的主题是“回归天地,还报自然”,呼应了此次大地艺术季的主题,也表达了此次活动的核心理念,即人、艺术、自然之间的共生。艺术家将在地进行创作,取材武隆懒坝当地的树枝作为材料之一,利用自然资源与造型技艺对这一主题进行演绎。 

NG6r1zFIihTR6t94rJTaZ5MAWT0rXEiaoPsBEaJw.jpg

 王苡沫 《金女的第三梦》实验动画4′21″

王苡沫的作品关注神话故事中的细腻情感和审美内涵,在《金女的第三梦》中,艺术家以长卷的形式演绎,契合了武隆懒坝“禅境”的寓意。场景营造成现实世界非常诡异的荒诞情节,反映了自然的繁衍与崩离现象,将分离分裂倾向的人与自然融合为一,并化解异质间的差异,由此来治愈和安慰我们现代人分裂僵化的内心,具有“林无静树,川无停流”自然意境的心理投射。 

4mSYNm4lJzrFCp3xvWs5tMTUrt3eChA4iR96GVQT.jpg

许毅博团队(许毅博、郭长明、肖旬、刘音池)《内核》影像交互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

数字艺术伴随科技的不断涌现而快速更替,在2017年许毅博团队尝试在Mapping方式之上利用4K精度投射同时结合实时交互的方式来扩展传统增强现实的单一呈现标准,作品的核心内容围绕数字光球展开,在跨越实体与虚拟的维度中寻求一种视觉补偿。在谈到参展此次“懒坝国际大地艺术季”时,许毅博表示:“城市与乡村,工业与自然是两组看似对立的主题,而内在又处于相互平衡与转化的两极。我出生在沈阳这座工业城市,作品的审美品格由此而衍生。懒坝山水间的自然风貌形式上与我作品的彰显形式对立,这种对立反而成为以科技艺术为主线的创作之铺陈。当山水云雾间出现数字化工业化的影像装置元素,这种反差会更加使观众陷入思辨性碰撞并再次从新审视自然,同时也拓展了大地艺术的原始边界。”


mtM3TgJdgkKrHPhLcrcEkbMa5M7AFbzj1NajpWOH.jpg

尹代波 《落叶—重生》雕塑、综合材料、尺寸可变

《落叶——重生》源于艺术家尹代波对武隆气候环境、植被特色的考察。艺术家将当地的落叶进行收集和再塑造,使得人们习以为常的事物或者说被忽略的事物,以艺术作品的面貌再次呈现。其日用材质“蜡”的转换,使得观看者面对“落叶”时产生视觉反差。该作品将呈现在懒坝的静心寺空间,“落叶”的文化寓意和当地的自然、人文景观产生碰撞,体现出其在地性思考和价值。

DRcPCqVcHa5se7crbkDA0OFyRIkEqaNDL2Fw2RyK.jpg

张晓影 《拾II》装置、鹅卵石 油漆、尺寸可变

从2015年开始,张晓影思考雕塑除了进去白盒子以外,如何走出去、更多的与环境和人发生关系。在张晓影看来,懒坝大地艺术季活动的落地是一群艺术工作者花了很长时间去调研、组织才得以呈现的,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将作品带到这个离市区三个多小时路程的山上,这行为本身就是极其有意思的。《拾》从材料的选择和图案的设计都强调了在地性,作品的呈现方式避免了个人意志对形式的过多把控,自然散落在环境之中,篆刻的石面图案以周边环境所特有的文化符号、景观建筑、艺术装置为素材,作品既不会因为介入自然显得突兀,又能使人得到不经意间发现和捡拾的乐趣。

CURucV1f3nmzW02Axw93i0wi16rvI5Ab4EZ0qlGD.jpg

张钊瀛 《懒坝的星期天下午》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

U12dC5XgHvAtyZUAMWgoMnPHdcwebreuQ0ZOLRzn.jpg

张钊瀛 《懒坝娃娃机》装置、综合材料、尺寸可变

张钊瀛《懒坝的星期天下午》源于点彩画新印象主义代表画家乔治·修拉创作的作品《大碗岛的星期天下午》,画面内容与懒坝的安逸氛围不谋而合,这种“懒”文化是一种放松和脱俗的姿态,作品描写了人们在懒坝休息度假的情景:山间,树林间,人们在休憩、散步,垂钓,河面上隐约可见有人在划船,午后的阳光拉下人们长长的身影,正如一场美妙旅程的开始,人可以穿梭其中。



上传日期:2019年08月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