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雅昌公开课 >【雅昌讲堂3304期】黄秋原:笔墨的往昔岁月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讲堂3304期】黄秋原:笔墨的往昔岁月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 黄秋原:写经体会分享及书法三要素

  【雅昌讲堂】黄秋原:写经用纸的“前世今生”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审美——空间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审美——静气观心

  【雅昌讲堂】王耀:写经——经生经史和书法的奥妙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传承和重要元素

  【雅昌讲堂】王耀:三分用笔和运笔的八面出锋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指法和笔路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用笔心法五诀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结构心法五诀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章法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风貌气象

  主讲人介绍:

  黄秋原,1979年生于黑龙江,哈师大艺术设计系毕业,自幼研习书法,19岁加入省级书法家协会会员,遍临唐人写经真迹,反复研究终得唐人写经之真味,书法结体整齐缜密,运笔精到,字体遒健饱满,融雄劲与清逸为一体。秋原先生的《心经》《金刚经》《妙法华严经》《地藏经》《佛说阿弥陀佛经》《佛说四十二章经》等作品不仅书法本身按照唐代笔法和规范,其纸张、金粉及装裱等材料均参照唐代风格特制而成。

  

  黄秋原

         导语:

        自汉魏始,佛教传播渐入中土。而佛经乃是传播佛法最便利的信息载体,其翻译与复制便成为很重要的一件事,传抄写经便由此兴起。历经魏晋南北朝、隋唐年代,写经体渐渐形成,并成为书法领域里面一种重要的书体。这种特殊的小楷书法在佛家和书家的共同参修中得到了艺术上的升华,因而写经对推动书法发展也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并对唐代楷书的最终成型带来了巨大的变革!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热爱写经,并把它当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日坚持,日日不断。还有一些人致力于还原唐人写经,在笔、墨、纸、砚等各个方面,力争向唐时写经的习惯靠拢,将写经这件事做精、做好,并不断推广出去。写经都有哪些讲究?该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写经?写经的推广对当代人来说究竟有着怎样的意义?在本次课中,王耀老师同黄秋原老师将合作为大家一一解答。

      主题:生活中的抄经实践及其对当代人的意义

         第三集:笔墨的往昔岁月 

        笔有几个阶段,我们是战国以前的笔,还有一个是汉代的笔,还有一个是晋唐时期的笔,然后是宋以后的笔。早期的笔我们通过这个图片可以看到应该是它是簪笔那个体系的,就是战国时期的,他那个笔杆特别细,笔毛直接用大漆捆扎在这个笔头上,因为他上朝的时候或者是书写的时候直接从头发上拔下来就蘸墨或者漆就可以书写的这样一个过程,这是最原始的一个初始状态,后来逐步完善就把动物的毛捆扎之后插到管孔里边,竹管里边,这是一个基本的一个走向。这个时候早期是直接把动物的毛捆扎,中期就是从魏晋到唐这一段时期是缠纸体系,或者是缠丝帛的这个体系,这个我带了一只样子,我们可以简单地感受一下,这个笔我们现在的这个散的体系就是在这个根部直接用线绳把捆扎之后塞牢洞里面,而那个唐或者是早期,他这个笔头是可以拿下来的,这个笔毛里边会缠了很多层白麻纸,我们可以看一下,这是缠纸的这个体系。智永或者是怀素大家都知道他们有一些经典的故事就是“退笔冢”就是他们把这个笔头写废的笔头然后搜集起来立一个碑作为一个纪念,其实就是这种工艺之下完成的,因为那个时期是写本时代,写本时代肯定耗材是特别费的,不跟我们现在是一个概念的,所以说他一个杆就需要换笔头就可以了,就有了这种工艺的一个笔,这个笔早期的笔就是秦代的笔他里边的那个芯是基本上是以鹿毛,鹿毫为主的,然后逐渐的外面披羊毫,逐渐地过渡到里边的这个芯是兔毫,然后外边再披羊毫,中间会裹两层白麻纸,它的功能就是特别粗,跟汉代的那个笔来比的话他就是蘸一次墨会写字,写字写的特别多,便于书写,因为古代的经典在传承的时候主要是靠抄写,也就是北宋之前的到东汉时期,大概有1100多年我们称之为写本时代。然后从北宋有了刻字印刷,就是有了一个刻本时代,所以说写本时代对这个工具的要求会跟我们现在不一样,可以近距离地看一看其实我们现在用的工具真的跟古人不一样了,然后有幸的是我们现在每个领域有一些人在踏踏实实的在做这件事,这个是特别幸运的。

三分用笔

  这个是刚才是硬黄纸这个是缠纸笔,就是缠绕的缠,里边会缠纸,有心笔,这个到元代以后这种工艺就退出我们历史舞台了,因为写本时代结束了,这种工艺它就消失了。所以元代人孔齐在《笔品》里面记载,就是“予幼时见笔之品, 有所谓三副二毫者, 以兔毫为心, 麻纸裹,外面披陈年羊毫。”他前面会特意强调我小的时候所见到的这个笔是那样的所以有的时候我在抄经我感觉到我不是一个人在抄经,因为我用的这一套材料体系都是集合了每个领域的心血,然后是一个共同来完成的这样的事。

  为什么说这么多材料体系呢?因为我觉得抄经真的是一个空间的,它不是一个书法的,我们老把抄经要么认为佛教体系的事,要么认为书法体系的事,其实他是综合的。

  然后墨呢,我现在就是一步一步走下来,先是介入到纸的体系,然后再介入到笔的体系,现在最难的可能就是这个墨,因为我们现在用的这个墨跟唐人的墨是完全不是一回事了,虽然形状是一样的,颜色是一样的,但是里边的成分包括这个做法会完全不一样了,唐代人对墨的加工的方法记载的资料特别少,然后我只是找到了一些五代时期李廷圭墨的一些资料。李廷圭大家都知道在南唐时期有几个经典的事就是我们在制墨上,因为以前制墨都是个人的事,就是贵族大家自己家里边来完成的,不会有太多的字号,所以说没有人把它当做一个特别重要的事情来记载,然后在南唐的时候我们有了一个“墨物官”。南唐的时候还有一个非常有名的纸叫“澄心堂纸”,但是澄心堂纸我们现在没有实际的样本来分析来研究,只能是一个大概的一个猜测。

  墨这个环节简单地聊一下李廷圭那个墨,因为有一些资料可查,南唐时候的墨已经和唐代的不一样了,因为唐末的时候战乱,很多墨工就是由北方迁到南方,早期的时候制墨体系都是在北方,迁到南方之后就有了一个特别有名的李廷珪,这个里面有一个说法就是李廷圭原来不姓李他姓奚,叫奚廷圭,实际上在宋代的时候这个人的身份是有两种说法,一个是说李廷圭和奚廷圭是一个人,还有一个是说李廷圭和奚廷圭是南北两个人,这个是一个偏学术性的问题,我找了一段资料给大家看一下因为我们现在这个墨的制墨的这个体系,就是明清以后就是我们所谓的加了一些冰片、麝香、珍珠什么的,但是李廷圭时期的这个墨,他的做法不是这样的。

李廷珪古法宝墨

  这个在北宋李孝美的《墨谱法式》里边有这样的一个明确记载,李廷圭的墨是用牛角胎三两,洗净、细剉,以水一斗,浸七日;皂角三挺煮一日,澄取清汁三斤,入栀子仁、黄蘗、榛皮、苏木各一两、白檀半两,酸石榴皮一枚,再浸三日.入鍋煮三、五沸,取汁一斤。入鱼胶二两半,浸一宿,重汤熬熟,入碌矾半钱,滤过之后和煤一斤。这个煤不是我们现在说的燃烧的煤而是指松烟,所以说你看这个材料体系他是牛角胎、它是皂角,然后栀子仁、黄檗、榛皮、苏木白檀、酸石榴皮,它是那个体系的,我们现在的这个墨是这个体系的,而现在的这种墨又和明清的墨不一样,现在的墨基本上都是工业墨,就是由煤燃烧形成的,这个跟古人的那个墨是完全不一样,李廷圭时期,李廷圭的墨虽然非常有名,但是据历史记载他的父亲李超做的墨是要比李廷圭的墨还要更加的优秀,宋代人记载就是李超的墨磨掉三分能写纸一千幅,然后这个墨掉到水里边几个月拿出来之后是完全不会被腐烂的,而且他磨的这个墨口是可以当刀来裁纸的,我们现在这个墨全都是渣子的,大家用一用就知道了,现在用墨块的人都极少,就别说对墨块质量的要求了。这是我所以说这几个环节砚的环节还好,因为有王耀老师,然后我们现在因为我们现在的碰口跟那个时候的坑口基本上都是一致的,只有我们形制上的不同,在实质上是完全一样的。

 

李廷珪时期的墨

上传日期:2016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