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雅昌公开课 >【雅昌讲堂3302期】黄秋原:写经用纸的“前世今生”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讲堂3302期】黄秋原:写经用纸的“前世今生”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 黄秋原:写经体会分享及书法三要素

  【雅昌讲堂】黄秋原:笔墨的往昔岁月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审美——空间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审美——静气观心

  【雅昌讲堂】王耀:写经——经生经史和书法的奥妙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传承和重要元素

  【雅昌讲堂】王耀:三分用笔和运笔的八面出锋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指法和笔路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用笔心法五诀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结构心法五诀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章法

  【雅昌讲堂】王耀:书法的风貌气象

 

  主讲人介绍:

  黄秋原,1979年生于黑龙江,哈师大艺术设计系毕业,自幼研习书法,19岁加入省级书法家协会会员,遍临唐人写经真迹,反复研究终得唐人写经之真味,书法结体整齐缜密,运笔精到,字体遒健饱满,融雄劲与清逸为一体。秋原先生的《心经》《金刚经》《妙法华严经》《地藏经》《佛说阿弥陀佛经》《佛说四十二章经》等作品不仅书法本身按照唐代笔法和规范,其纸张、金粉及装裱等材料均参照唐代风格特制而成。

  

  黄秋原 

        导语:

        自汉魏始,佛教传播渐入中土。而佛经乃是传播佛法最便利的信息载体,其翻译与复制便成为很重要的一件事,传抄写经便由此兴起。历经魏晋南北朝、隋唐年代,写经体渐渐形成,并成为书法领域里面一种重要的书体。这种特殊的小楷书法在佛家和书家的共同参修中得到了艺术上的升华,因而写经对推动书法发展也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并对唐代楷书的最终成型带来了巨大的变革!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热爱写经,并把它当作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每日坚持,日日不断。还有一些人致力于还原唐人写经,在笔、墨、纸、砚等各个方面,力争向唐时写经的习惯靠拢,将写经这件事做精、做好,并不断推广出去。写经都有哪些讲究?该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实践写经?写经的推广对当代人来说究竟有着怎样的意义?在本次课中,王耀老师同黄秋原老师将合作为大家一一解答。

        主题:生活中的抄经实践及其对当代人的意义

        第二集:写经用纸的“前世今生”

  现在所有市面上的纸,所谓的皮纸和麻纸没有一张是纯的,都是在卖概念或者是讲故事。然后这个很简单的一种办法,就是你撕一下这个纸张,你就知道它的这个拉力如何。我先说一下这个纸张的一个制作过程,我们早期的这个纸,我们都知道宣纸是用竹帘抄制的。但是早期的纸不是抄制的,是浇灌的,是把这个纸就是树皮或者是麻把它打浆了之后,打浆之后把纸浆倒在布上,然后一张一张去晒制,再后来发展到有竹帘可以,一个帘子可以达到抄一千张这样的一个概念,这张纸就是按照汉代的工艺去浇灌出来的纸。汉代的工艺,它这个背面没有联纹,这个背面是布的纹理。这个就是抄制之后再经过染黄和牙制的,所以它的这个上面非常光亮。

  见到的纸基本上买的纸就是两种纸,一种是生宣一种是熟宣。生宣基本上就是说还没熟还是刚刚生产出来的;熟宣是再加工的。现在我们做的这种纸它的拉力就是很一般的,因为它的纤维它已经是用现代化的这种机器来做的,把纤维都搅碎了,所以它的拉力就很一般。

  这个纸有几个环节现在跟古人不一样了,一个是原料的环节,这个原料是古人都是用麻或者是皮,这个基本上都是草,然后在因为做纸主要的环节就是把原料里边的色素和果胶去掉,就是留下纯纤维,其实最没用的东西它的寿命是最长的。这个纸就是在纤维的这个脱色素和脱胶的过程当中是使用了我们现在所有的纸都是用火碱就是化学原料,而古人是用石灰和草木灰,这是一个根本的区别。还有一个就是在纸药的环节,因为中国人是特别智慧的,我们西方是在近两三百年才发明了纸药,就是说抄纸的这个过程当中湿纸一张一张罗在一起怎么样把它揭开,古人是加了纯植物的黏滑剂,能让这个纸与纸之间分离,现在的这种纸都是就是用化学原料的纸。所以我们现在的宣纸是一步一步的就是影响到它的寿命,它的寿命就完全承载不了这个经,因为我们现在抄的个这是经,而不是其他的书画艺术创作,所以对我来说写是第二位的,第一位是要让这个经的寿命能够更长久地流传,这个才是我抄经的真正的意义。如果要是为了艺术的话我可以写行草,没有必要去抄经了。

唐《大字阴符经》

  纸药就是在纸张抄制的过程当中湿纸一张一张从纸帘子上拿下来的时候他揭的时候贴到热心的墙上,湿纸和湿纸之间怎么分离它是需要有这层润滑剂的,粘稠一样的东西,那个是纸药,就是那个药。而古人是用纯植物提取液然后做的这个纸药。

  我从日本买到一些我们唐人写的或者是唐代日本人写的真迹的时候,给我的这个信息,我那一片可能也就是三五行,但是他给我的力量和信息是无穷无尽的,我在想古人做这件事的时候他们用什么样的一个心态,我们现在用什么样的心态,所以我觉得这是我们和古人的一个最根本的区别。

  这个纸和纸肯定是不同的,火碱做出来的纯皮料的纸和草木灰做出来的纯皮料的纸虽然是原料一样,但是它的分级蒸煮的这个办法不一样,它的效果会完全不一样。包括这个蜡,我们最后一个环节这个硬黄纸的这个环节会上蜡,这个虫蜡,这个虫蜡就是树上,峨嵋山的树有一种树上有一种虫子它的分泌物,这个就是让纸张防潮的一个最关键的一个环节,所以对我来说不是说把这个字体写得多漂亮,写到哪个时期,这个对我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了,而是怎么样的就是结合每个领域的专家,然后把寿命尽量延长,这个可能是我抄经的过程当中每天都在考虑的。

  像我们现在这种生宣他一写上去,这种字它就开展姿势地运化开了,它的纤维它是没有经过我们人为处理,它是没有致密度的,一打开它就扩散了。如果是在古代的那个生宣它是因为有纤维的层次它是不同的分层下去,它扩散进去的时候它是有力量可以拉住它的,但是现在这种纸它的纤维的拉力不够,所以看起来这个字是没有精神的。所以要想写好经,首先我们要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然后呢再一步一步的前面这种运作过程其实比写经过程更重要,它是让你的心,就像我们写字磨墨一样让你的心先静下来,你先开始讲究起来,先让对这种事情的意识就纯净起来,你再开始写的时候你就非常的感受就不一样了,可是你随便拿一张纸抄的时候,你抄的好和坏没有关系,记得小时候我听过一个故事,有人写字写了几年都写的不好,然后老师他就问老师为什么,老师说你现在拿一两银子给我,我给你一张纸,他觉得一两银子买的纸很贵了,所以那个字在上边写的非常好,恭敬心是很重要的。

制作纸药

  其实古人对纸和字都是非常敬惜的,他和我们现代人的这个心态不一样了。古代一直每个地方都有焚纸的炉子,我们没用的纸是要放在这个炉子里边是要烧的。而不像现在,因为现在材料体系材料特别发达了,所以说大家随手就写,包括好多书法家一天能写一刀纸,一刀纸一百张,一百张四尺那是一个什么概念,就是在古人是完全不可想像的一个概念。所以我有时候在想这个写字可能跟家具也有关系。我用很多年的时间去锤炼那个线、那个点,其实我是想把它每一个点划打造的跟家具里边的,比如说硬木家具里边的黄花梨一样,就是我任可我自己有一个黄花梨的马扎我也不愿意有一个满仓库的榆木家具。所以这是我在不断写的过程中的一个感受,好多人说你每天写这么长时间,天天在做一个千篇一律的事情是不是特别无聊?对我来说不是,我觉得特别快乐,因为我总感觉我的后一笔会比前一笔写得更完善一点,我的后一个字会比前一个字写得更美一些,所以我才不断地去写,不断地去调整。因为古人的那个高度他就在那儿呢,我们不需要自己去创造一种风格,找一些个性的东西,因为现在所有的艺术家都在强调自我,强调个性,我觉得我能够追到古人我觉得我这一辈子就已经很幸福了。

  我们为什么花了一些篇章介绍硬黄纸呢,因为好多人写经真的就是随便地拿一张纸拿一支笔然后在消遣。心态的不同会导致结果的不同。在不断地写的过程当中,就是想其实经对我来说可能就是一面镜子,因为我看到了我这些年每年不同时期写经的一个变化,我就能从经里面看到我内心的一个变化,这个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受益的,因为现在这个社会,我们每个人就是眼耳鼻舌身意所有的能量都是在外求或者是向外发射,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和空间留给自己,所以我从经里边得到了很多,我想我们在座的每一个人,就是可能大家不一定抄经,但是每天留一点时间为自己泡一杯茶或者是喝一杯酒都可以,很简单的,给自己的内心留一点时间和空间,然后关注自己,这个才是抄经,对我来说真正的意义,如果讲太多的佛法,我不懂,需要请高僧大德或者是栗老师来讲,我就是从我的抄写的心理上跟大家分享一点。

黄纸

  然后我们还有一个笔的环节,因为也经大家分享了这个之后一定要知道就是写经的最高级别的纸应该是唐代的硬黄纸的体系,如果硬黄纸不知道的话,大家来聊就没有多大意义了。所以说如果从收藏的角度上来说,就是如果看到硬黄纸这个体系他肯定是从初唐到中唐时期的,晚唐或者是隋以前不会出现这种材料体系的,隋以前或者是隋的白麻纸体系特别多,因为现在麻的种植和加工工艺基本上跟古人会不太一样,所以在我们做纸的团队在麻纸的复原这块还没有完成,现在是皮纸和竹纸,因为古人就是就地取材的,古人有皮纸有竹纸还有藤纸,包括抄纸的这个帘子也是,抄纸的帘子,我们现在很多书画鉴定是要看这个纸的帘纹,帘纹就是抄纸帘子用竹子编的时候他一厘米大概有多少根这个横向的,横向的帘纹和纵向的帘纹,这是鉴定里面看纸张的一个重要的环节,说到这儿可能就会涉及到南方纸和北方纸两个体系,因为南方产竹子,所以可以把纸帘做得很细,北方没有竹这个体系,基本上就是就地取材,岌岌草、萱草、莎草这个体系,用他的这个茎和杆来编出来的这个纸帘,每一厘米他的帘纹会非常少,就是每一个帘会非常宽,一厘米如果用竹帘可能是9-15根,然后这个草的体系可能就是5到7根,这个是在鉴定领域里边的一个学术性的问题,这个不需要过多地去探讨。

 

上传日期:2016年10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