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展览赏析 >【雅昌带你看展览第442期】手谈——林散之·卞雪松师生展

视频信息

名称:【雅昌带你看展览第442期】手谈——林散之·卞雪松师生展
 

  雅昌艺术网:各位雅昌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的雅昌带你看展览,今天我们来到常熟虞山当代美术馆。正在这里举办的是“手谈——林散之、卞雪松师生作品展”,下面让我们跟随策展人张维老师的脚步来了解本次展览。

           

  张维:这次这个题目叫“手谈”。“手谈”这个题目,我在组织林散之和卞雪松这个展览的时候,我一下子就跳出这个题目,因为“手谈”是围棋的一个术语。当然我脑筋里第一个跳出来就是这两个字,我觉得林散之和卞雪松他们是师生关系,就是林散之在1967年他是躲“文化大革命”他到了扬州,到了扬州卞雪松是挑水,每日挑水看见一个老者白的胡须在那儿打太极,然后就跟他学打太极拳,他是属于卞雪松是首先跟林散之学的太极,然后再跟他学习书法,我觉得这里面是一个,这虽然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一个方式,就是从武术跟书法之间的关系,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一个传道的方式,我稍微研究了一下,这也是中国书法史的一个秘密,中国书法史上非常优秀的书法家都跟武术有关系,比如说张旭跟剑术是有关系的。林老和卞雪松从武术里面他们得到什么呢?像太极拳里面这种转承启合的关系和草书的转承启合是一脉相通的,这样对书法这种转承启合当中的气韵生动衔接是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我一下子就想到这样一个题目“手谈”,因为“手谈”它是不需要说话的。

           

  林散之的作品大概有二十几件作品;卞雪松的作品大概有接近七十件,林老的有一张特别大的就是15平方尺的,他一生当中大概也就是五六件这样的作品,卞雪松的作品大件比较多,征集都是我历年来的收藏所作的,这是作品的来源。

  我身后的这幅作品是林散之据可查的少数几张大幅的作品,能够充分体现林散之书法的一些特征,我们已经成为定论的就是林散之的书法的特征是瘦劲飘逸,这是我对林散之的理解,我觉得林散之书法更高的是一种人生境界,人生境界就是他线条瘦但是劲,又有力气,这是一个看似矛盾的,但是在他的书法里统一了。圆而涩,就是圆容易圆滑,但是圆当中带着涩,那么涩中又有飘逸,所以这是一个矛盾的,但是在他的人生境界又和谐一致的一个境界,这其实是一个有必须具有人生的修为的,修炼才能到达一个矛盾而和谐的一个境界,这个是林老我们平时忽略的一个东西,忽略的一个境界,是非常高的一种人生境界。

  身后这幅作品是卞雪松先生1991年写的一幅草书,我们可以看到他和林老的草书是不一样的,雪松的刚才我们讲了,卞雪松他从李北海的大量临写当中,取了李北海宽博的堂正的庙堂之气,林老也是大量地临李北海,但是他是取李北海的宽阔和内在的紧密,他是取他的宽阔和堂正,所以他们同样临一个书法家他们取的路数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

  第二个我们看到他中间许多线条,他的线条是从魏碑里画出来的,他这个线条特别具有担当的能力,所以我用了一个词叫“沉雄担当”,就像一个君子的责任一样沉雄担当,然后他在对我们这里面又看到很多他的铸铁线的线条一下子就能感受那种内在的力量和那种担当的气息。

  第三个就是卞雪松他有一个创造性的贡献在笔法上,就是他把从飞白,渴笔的大量临写当中创造一种叫粗沙痕的线条,就是从过去我们飞白当中细沙痕留下的痕迹当中他加进了一种节奏,这个节奏当中墨色像竹节一样是有变化的,这样造成的效果就是什么?他有一种强大的气息贯穿在他的书法里面,所以我们用了另外四个字就是“浩气禀然”,一种冷峻、禀然的气息贯穿在里面,很像一种我们儒家所强调君子的一种境界,就是这个人是一个能够担当大任的人,这个人是身上有浩然正气的人,是一个具有宽阔胸怀的人,这是我们在他的作品里一下子就可以看到的。

  他前面这幅字你可以看到他的来源出处是非常之多,既有金文的,又有甲骨文的,又有隶书的,又有楷的,但是他这么多东西放在一起他又形成自己的这样一个境界是非常难得的,他是真正的被遗忘的民间的一个真正的高手,当然历史到今天是应该到发现他的时候,应该到让他回到他的本源的这样一个地位,刚才我们讲了卞雪松的绘画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贡献,还得力于他的书法功底,因为中国过去文人画主要是从书法里,书法线条进入了绘画,卞雪松也是,所以当他们把中国书法的精髓转化到绘画的笔法的时候一个新的天地就产生了,他们对美术史的贡献就出现了。

  我们看雪松的一个四条屏的书法,首先我们看整体上他的气息和我们另外一幅作品就是老子出关的卞雪松的一张画他的气息是一样的,这里面有我刚才所说的他的草书的境界,气息和姿态都是一样的,就是一种宽博堂正,一种苍润的东西,一种地老天荒的气质在里面,卞雪松的铸铁线就是从魏碑和摩崖石刻里面出来的,他然后创作了自己铸铁线的东西,我们看这些线条里边就非常多,像这样的线条,这样的线条,就是他这种铸铁线,一个他具有气势,同时他具有一种力透纸背的一种力量,我们刚才讲到他的粗沙痕的线条大家看到这样的一个线条里面他是有节奏的,就是他那个里边不仅仅是一个平均的一个拉的一个速度,而是有起伏的一个节奏,这种节奏是使人感觉到有一种苍古恒定的一种力量,一个东西在里面,所以造就了他整个书法的这样一个风格特点。

          

  我身后的这张作品是卞雪松先生的一张画叫《西出阳关》,我们可以看到我们说的伟大的南线里面一根线条里有春夏秋冬,一根线条里有生老病死的典型的一个代表作,我们看到他的整个的画面人物就是一根线条,在这根线条里面我们看到他书法里的用笔也能看得到,就是那种粗沙痕的线条,体现地老天荒的这样一种气息,这个东西也看出这一个人的沧桑和他内在的气质,在一根线条里面他已经全部说清了,我们看到他我们就能在这个时间里面,在一个人内心的经历里面能感受到一种包含宇宙之气的生命的状态,卞雪松的画、文人画他得力于他对书法的功底,得力于他对书法的功底,因为他的书法的丰富性里蕴含了他所要表现的这样一个人物或者是事物的一个内涵。我们可以在他的画面和他的形象的塑造当中他走到了八大更极简的位置,八大的极简还有人物的形态,虽然人物的形态的张力,比如说他用一种神态来表现对人物的极简而去掉他的外形,雪松把神态也放弃了,他就只剩下一根线条,就是他这根线条的极简和西方的关于色彩的极简和图像的极简是异曲同工之妙是一样的高度,我认为这就是东方式的极简主义,包含着中国文化的天人合一的精神,禅宗的读意的精神,都含在这样一个线条里面,就是他不需要读书,我们静静地看着它,它就会自己叙述出来。

        

  我身边的这两张是林散之的画和书法,他有一段来历,这个来历既能印证了他们师徒的这个关系和情感。卞雪松当时在画摊上看见林老的两张画他当时就惊呆了,因为他知道这个画的来历,因为这个画是林散之太极拳的老师,送给他的太极拳的老师的,当时是二十四张画的扬州的二十四景,非常精道的笔法,应该说是国宝级的,散失以后卞雪松就非常得伤心,自己很着急,至于怎么流出去的,这个故事我们也不多说,雪松看到这个以后就非常心动,心动以后当时也没有钱,他就拿自己明代的碑帖去跟人家换,然后他收到这两个帖以后,这两张画以后又告诉林老你的画已经散失出来了,林老就叹惜因为这张画的老先生可能家里由于贫困或者是什么因素就把这二十四张给散掉了,林老有在这个画的下面又重新题了一个他的诗,然后卞雪松就把他得画的过程,怎么得到这张画而且希望政府能够把林老民间的力量是无能为力了,能否政府出面能把这二十四张画收集起来,这里我要说的是什么呢?就是林散之的绘画是非常优秀的、精到的,只是由于他的书法的名声太响,概过了他的绘画,这二十四品精巧、自然性一点都不输黄宾虹,他的老师黄宾虹,而且是他最成熟的作品,即使是一个留得下历史的一个重要的著作。这个两张,这个里边的书法也能体现林老瘦劲飘逸的特征,绘画确实这么小的画半尺层次分明,江山万里,烟云万里这样一种境界全部在这个里面,雪松题字的真书我们也能看到写得那么松劲、自然、古朴,这是他这两张画书法和绘画中集在一起的一个特点。 

           

  雅昌艺术网:本期的雅昌带你看展览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大家的收看,您想了解更多信息请登录雅昌艺术网或者亲临虞山当代美术馆的现场,我们下期节目再见。

上传日期:2015年06月0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