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1502 雅昌公开课 > 赵力《中国现当代艺术史——改革开放之初》 >[第3集]赵力:革命烈士题材的美术创作

视频信息

名称:赵力《中国现当代艺术史——改革开放之初》赵力:革命烈士题材的美术创作
 

主讲人介绍:

tfwQB6FxDG4Hm377ApptaxRIX9iljq8rsE3FnsEl.jpg

赵力

赵力:中央美术学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导语:

新时期的中国美术,主要是指1976年至1983年期间的中国美术创作,是中国当代艺术最初的发展阶段。这一时期的历史背景是中国的改革开放和解放思想,而在文化思想上也经历了从“拨乱反正”到“反省反思”再到“面向未来”的层层推进。

立基于此的新时期中国美术,首先是对“文革美术”的批判与反拨,力图通过艺术家的创作去反映“历史的真实”与“现实的真实”。接着而来的“伤痕美术”和“生活流”,通过历史批判与文化反思的态度,挖掘历史创伤的根源,并积极关注现实生活,倡扬人文主义的关怀;“形式美”,强调的是艺术的自身发展规律,借助于形式语言的拓展,突破了“千人一面”的创作局面,努力向形式多样和语言多元方向上迈进;“星星美展”等青年艺术家群体,则从个性解放出发,不断接受西方现代美术的影响,并在批判性、实验性等方面取得了初步的进展。

主题:中国现当代艺术史——改革开放之初

第三部分:革命烈士题材的美术创作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的是这个时间段,在70年代1978年左右,表现革命烈士的形象变成了最重要的表达。但是表现革命烈士形象的时候,我们从哪个角度去切入呢?如何去表现呢?

NJu7dNlB9Wwo58R3mZwA5L7EuXsEkali1JxfuFm9.jpg

陈逸飞、蔡江白《寒凝大地》1978年

陈逸飞和蔡江白1978年画过一张作品叫《寒凝大地》,题材就是革命,一对革命的烈士,周文雍和陈铁军走向刑场的时候,被屠杀的时候,他们在刑场上举行了婚礼,这是一个革命浪漫主义非常经典的一个题材,他们通过这种题材来反抗来抗争,甚至我们说反映了革命烈士这样一种情怀,这种传奇。

当陈逸飞和蔡江白描写革命烈士,却选择了这样一个场景。这样一种场景大家一般就是把它表现在刑场方面,要枪杀之前这样一种形象,大义凛然。但是陈逸飞和蔡江白在表现的时候,却表现的是枪杀以后,人死了倒在地上。他把地平线压得很低,把天空拉得很开,感觉灵魂在天与地之间存在。

另外一个就表现情感,如何去表现爱情呢?革命烈士的爱情虽然伟大,但很难表现或者很多人回避,而恰恰是通过他们两个倒下以后,相互尸体在一起的那种感觉,周文雍躺在底下,陈铁军倒在他的身上。原来肯定不可能,但是他结合在一起,表现了情感,表现了爱情。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表现,所以他切入的时候,是一个寻常的大家都描写的题材,但是他从这个角度表现烈士的情感,表现烈士情感里面这种故事。

在另外一个情况下,我们可以看看具体的局部,关于陈铁军的这种形象,她倒下来以后出现了女性的特征,要表现她的身体,美感,她牺牲了,恐怖,但是她表现一种美感。这种美感的画面里面,把一个被枪杀的屠杀的场景通过艺术的创作方式表现一种美感,用美感来做对他情感的礼赞,对革命烈士的礼赞,这种表达方式要高于那种屠杀真实性,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艺术家在创作的过程里面,他的思想的变化,这种思想变化是一种突破进取。

P9bLx0aZHAee195h0BTxzfKtFEnOBYtFtMOi15ts.jpg

闻立鹏《红烛颂》

接下来我们再来看,对烈士的表现有很多,表现革命被枪杀的烈士之外,还可以看到一个非常特殊的人就是闻一多先生,闻一多先生是一个革命者,也是被屠杀被暗杀的。但是他是一个文化人,作为文化人的革命烈士如何去表现呢?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成功的表达,就是闻立鹏先生,闻一多先生的儿子,也是我们美院的一个老教授,油画系的主任。他在表现他父亲的时候,一方面是他父亲带有很强的情感,一方面他是革命烈士,他又带有很强的革命性和先进性。另外一方面他是一个文化人这个特征如何去把握。

我们可以看到闻立鹏先生在1979年的时候,他在画革命烈士,他父亲这样一种形象的时候,用了一个非常成功的表现。第一个他是把闻一多先生画成了一个文化人,他穿着一个长衫,非常有个性,咬的一个烟斗,烟斗是他的标志,他把这种非常桀骜不驯,非常有性格有特征的文化特征,甚至烟斗就是他文化特征和文化性格的东西表现出来,这个形象是这样,扭过头来看着你这种形象。他突出了文化人的个性,烈士的个性,和他父亲的那种个性。

第二个我们可以看到他后面的部分,他并没有表现什么被暗杀的形象,被暗杀的场景,也并没有表现很多人来送别他追悼他这个场景,他就是抓住了闻一多先生一个像肖像式的表达。但是在画面的背景方向上他用了大量的非现实的表达,用浪漫主义的表现,后面全是红色的像是烛光又像火焰这样一种背景,完全是用表现主义的方式去表现出来。

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从艺术语言方向上有写实的这样一种语言,但是他已经突破了写实,而且变成了有表现力的,这个表达情感和表现绘画的方式,这在当时是非常有突破性的。因为当时很多人还在画苏联的那一套,能够在1979年的时候看到这样的作品,离我们也已经有30年快40年的时间,我们看到这样的作品的时候,我们要看到它的一种不同,我在美院上课的时候,也有很多是2000后的,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你们对于40年之前不太理解。我觉得这个40年在世界上的文化的发展过程里面都是很长的一个时间段,尤其是中国变化那么大,你们要把它作为一个历史来看待,当成一个知识来看待,而不是说你们一定学习它,我们要回到那个历史情境里面看文化的价值和文化的内容。

bqeqqDz4E0kDPiabxivxwV6bHbNruhqnCqlfo5Mr.jpg

闻立鹏《大地的女儿》 120×140cm 1979年

接着我们再来看闻立鹏在1980年的时候画了一张同样是表现烈士题材,这个题材叫《大地的女儿》,是画布油彩,75×94厘米,这张作品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当时从陈逸飞到闻立鹏这个时间段,在表现历史创作方向上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两张作品就是我们把烈士的牺牲不再看作是血淋淋的牺牲,而看到的是它的精神价值,它的一个崇高的价值,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更多的纪念和理解烈士的牺牲。

但是我们可以看到陈铁军和周文雍,这都是在解放前的血淋淋的时间,实际上张志新烈士是文革时候被迫害甚至被杀害的一位革命烈士,张志新的这样一种烈士的形象和烈士的故事怎么去表现?在当时还是有很多的争论,但是闻立鹏先生同样把张志新烈士作为自己的一个表达形式,通过这样的方式表现,反映了他对于历史禁区的突破,对于历史真实性用绘画艺术表现真实,表现那个历史时期的真实性探究的精神,所以我觉得都值得我们去尊敬他们。

从创作角度来说,我们可以看到下面部分,他躺在一个山体上,地平线很低,远山如黛,天空还布满了乌云,整个的形象整个画面的内容表达的非常丰富。从这个角度来说,联系到当时的时代背景,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过程。

上传日期:2018年12月26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