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张涛《废墟中的桃花源——从<借山图>看齐白石的山水表达与身份转换》 >[第6集]张涛:乡下老农——齐白石(下)齐白石对陈师曾画风的影响?

视频信息

名称:张涛《废墟中的桃花源——从<借山图>看齐白石的山水表达与身份转换》张涛:乡下老农——齐白石(下)齐白石对陈师曾画风的影响?
 

主讲人介绍:


Gp0a2IMdKfeQr6kPY7TeHc3ssmFX0tAt0GloaiaS.png

张涛

张涛: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美术研究》编辑。201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并于同年留校任职于中央美术学院学报《美术研究》编辑部。博士毕业论文获得中央美术学院2012届博士研究生毕业优秀论文奖。学术旨趣主要聚焦于近现代领域。

导语:

齐白石为什么会在1910年精心绘制五十余开的《借山图》?为什么现在只存有二十二开?《借山图》分别画的是他旅途何处的景观?《借山图》的风格渊源来自何处?齐白石想通过《借山图》表达什么?齐白石不停地请师友为《借山图》题诗词赋的动机何在?《借山图》的媒介功能是否在齐白石的角色转化过程中也产生了某些变化?本场讲座正是对以上谜团的解答与解惑。

主题:废墟中的桃花源——从《借山图》看齐白石的山水表达与身份转换

第六部分:乡下老农——齐白石(下)齐白石对陈师曾画风的影响?

理了半天陈师曾和齐白石的关系,我们再回到这个《借山图》。《白石老人自述》里边说,他在1917年,为躲避匪乱,无奈北上,二上北京的时候,就带上了他的这套《借山图》。在这个时候,《借山图》从传统文人互相唱筹、形塑这种精神家园、历史记忆的非功利的媒介,已经改变了功能,变成了一种功利化的媒介,为什么?我们往后看。

他首先请陈师曾来鉴定,因为槐堂二字如写上,无群鉴赏买相争。那我把《借山图》,我自己自认为画的最好的这一套拿出来请他一看,请他来鉴定,应该会好,结果陈师曾就嘚嘚嘚地评述了半天,写了这样一首。而且大家可以看到,刚才我给大家放的第一张《借山图》,就是陈师曾题的“平淡见奇”四个字,但是,齐白石这个一借完了,陈师曾不还了。

后来他在自己的日记里边,1940年在《白石自状略》里面忧忧地写掉“平生著作无多,自书《借山图》一册,《白石诗草》八卷,《借山吟馆图》42开,”。在旁边小小的加上了,在这儿,“陈师曾借观失少十图。”借完给我还回来就失了,少了十图。陈师曾当然对这套《借山图》是非常激赏的,他曾经跟胡佩衡说过“齐白石的《借山图》思想新奇,不是一般画家能画得出来的。”

SoRTfBBWJtYmA7g1zmDnnxxouA5uhU8tPBLTj3Yl.jpg

齐白石《借山图册》

而胡佩衡在后来的回忆中也说了一段滴水不漏的话,“《借山图》是老人一生最宝贵的作品,从不轻易给人看,总怕遗失损坏。可惜后来被陈师曾借去一部分欣赏。不幸陈师曾病故,《借山图》也遗失十幅,老人提起非常痛心”。胡佩衡湿不沾身,很会说话,意思是陈师曾是借去欣赏了,但是很不幸病故了,所以老人很痛心,但是大家想一想,齐白石借给陈师曾看是1917年啊,然后陈师曾是1923年死的,借去六年了你不还,不幸病故,当然胡佩衡是民国北平画坛的大家,他是很会做人的,做杂志的编辑做出版人,进行函授教学,又是开画店,又在民国北京画坛混得风生水起的,情商很高的,我们都要学习他这种说话的方式。

但是题外话是什么呢?就是齐白石剩余的这些《借山图》,丢掉的这些《借山图》被陈师曾给借观,陈师曾非常欣赏,但是归还的时候只归还了一部分,也许就是北京画院藏这22开,但是按齐白石所述是失少十图,不知道是含蓄的说法只少了十张,还是所有的都被他给借去了。因为大家知道他的回忆里面,一说42开,一说52开,现存22开,要么是少了20,要么是少了30,这个量是非常大的,一大半都被他给借走了。

更有意思的是什么呢?当然这个题外话,为什么齐白石后来很隐晦,对这段往事并不多提,或者是在陈师曾逝后,还是不停地在追忆说陈师曾对他多有帮助呢?我觉得这是老人家做人的善良和厚重。因为在1922年,陈师曾远赴日本,携他的画册抱得大名,海国都知老画家。结果,1923年的时候陈师曾在南京就病逝了,英年早逝。如果齐白石再说之类的话,这就是做人的不厚道了,从这个层面讲,齐白石是对得起陈师曾的,这是老人家的厚道,老人家的善良。

更有意思的是什么呢?1917年陈师曾借了齐白石的《借山图》不还了,而在同一年他画了一套《姜白石词意图》,这个江白石就是南宋著名词人姜夔,根据这套《词意》画了这套作品。这套作品的出奇之处是什么呢?大家可以看到,隐隐约约你能看到跟齐白石的《借山图》从构图也好,从描绘的景物取景也好,从一些技法上的这种,包括题诗也好,跟齐白石的《借山图》是很相似的。

看这个《姜白石词意图之六》,大家再想一想齐白石画的《绿天过客》,这种构图的形式。

同样在1917年,陈师曾绘《姜白石词意图》12开,首先其创作理念观念是与《借山图》极为相似的,均取这些平远视角,每开也是摄取景观局部,加以精炼概括,具体技法上也是分纯水墨或者是水墨着色两种,兼以细笔勾勒。在章法布局上,两套册页也颇有形似而神似的嫌疑。

FixV9XUO2k2kYOa1lixySHJdpBoEGQrWv9TMrCLg.png

借山图卷之二(共二十二开) 镜芯 纸本 水墨 30 cm×48 cm 1910年(庚戌)

《借山图》在画法上是多钩少皴,布局用笔极为匠心的风格,偏于奇拙古朴;而《姜白石词意图》是皴法点染,技法均有,且用笔迅疾,颇具速写式即兴描绘,而陈师曾的画作一般是很快的,齐白石用笔行笔相对比较慢,但是陈师曾很快,他有一些画是跟画速写一样,画出来披麻皴,那种皴法画山新意十足,但是很明显古意略逊。

我们回过头来去看他这些画作,某种程度上再跟《借山图》去比,画面的这种耐人寻味的韵味,让人能看得进去,这种留得住脚的深意的东西还是差一些。

而且陈师曾在一些画法上,几乎是与齐白石有重合之处的。我们可以看《姜白石词意图》13开的取景构思“孤帆远影”,江面的表现与齐白石的这个帆影非常得相近、非常得相似。第4开与齐白石的山水也是多有雷同。

因此我们可以说,陈师曾为民初绘画新貌的积极探索者,他能盛赞《借山图》思想新奇,实则与他此时段的画学思想是恰好暗合的。因此才会有这种强势相借,借而不还,还而不全的蛮憨举动。我们要提出几个疑问是什么呢?

齐白石不停地说陈师曾推动了他的变法,我是听了他的话怎么样,但是通过这个《借山图》和《姜白石词意图》的比照,我们不得不怀疑的,这个时间节点来推测,是不是陈师曾也在对《借山图》的品读把玩中多有吸收学习?《姜白石词意图》是不是正在借鉴《借山图》风格的基础之上而成?那么未曾归还的十册,或者是二十册,或者是三十册的《借山图》所绘,与陈师曾的《姜白石词意图》是否多有关联。

因此我们反过来说,是不是陈师曾的一些技法也暗暗吸收了齐白石的风格技法,或者说也受到了齐白石的影响,如果将来有新的图像材料或者是文献材料出来,我们再做新一步的辨析。

jgqA5hQ33n8Riur9bg2rOW0ZmhnAHYVZOtfze6WT.png

借山图卷之十(共二十二开) 镜芯 纸本 水墨 30 cm×48 cm 1910年(庚戌)

不管怎么样,反正是借去不还了,陈师曾又是北平画坛的大哥,齐白石作为一个乡间老画师,你能惹得起地头蛇吗?不恰当的说法,所以自然也就忍气吞声。但是自此之后,齐白石的这套《借山图》就是“珍藏窃私,密不示人”,轻易都不拿出来给人看了。

而且他曾经给刘凌生,他的一个老乡写过,家在衡山乡水间题了一段话,这段话是很值得玩味的,这段话某种程度上,我觉得他可能是想给陈师曾看的,陈师曾图画家在衡山湘水间,这是陈师曾所画,送给流刘凌生的,齐白石在陈师曾画的这张画题了这段话,我们想想他是想让谁看见。观者以为不似湖南山水,大家都觉得不像是湖南山水,那能像什么样的山水?大家看看齐白石的《借山图》,能感觉他画的是湖南山水,也不像,也不似。

所以齐白石忧忧地说什么呢?“未知师曾之画,阅前人真迹甚多,冶成别派,乃画家手段,非图绘笔墨也”。等等等等,如果光说完这段话OK了,我们如果再去说就像我们有点儿无中生有,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了。

他自己提起这个事,说“余亦有借山图,皆天下名山好景,俱大似。霖前归时,邻余咫尺,若好之,诸君卧游可矣”。非常含蓄隐讳的表达了这种陈师曾他画的风格。也许以齐白石这么聪明的一个人,他看到了他对他山水风格的借鉴也好,或者是绘画也好,但是不能明说,所以通过这样一个含蓄的方式,在陈师曾送给刘凌生的画上去这样呈现出来,而且还很大方地说,等将来咱们当邻居了,我这个《借山图》我拿去给你观瞻,真是这样吗?不是的。

到了1932年,徐悲鸿也是后来1928年俩人相识,也是引为知己,当然吕老师去年对于齐白石画册的研究非常有意思,齐白石一直认为自己的山水不被世所认可,他后来画山水也很少,因为他后来变成一个职业画家,金脸银花卉要讨饭画山水,没有什么市场潜质,更多的时候山水画这种东西是文人书斋一种文人身份角色的表征,除非你吃穿不愁、生活安逸,会把山水当作……但是对于齐白石这种时刻有危机感的职业画家来说,山水画在《借山图》之后,他是再没有心境或者是再没有状态去进行细致的描绘。

QxTnpQAZNCCH22QlCXyrhOH4AE3VIAJFgGeWjOWC.png

借山图卷之十八(共二十二开) 镜芯 纸本 水墨 30 cm×48 cm 1910年(庚戌)

所以我个人认为齐白石最精彩的画作应该就是山水画作《借山图》,包括他晚年的《万竹山居》,还有刚才我给大家看到的第一幅《桃花源图》,这是我个人认为最精彩的几幅作品。

1932年,他的山水画很少受世人认可,大家都是画他的花鸟画他的草虫。然后1932年,徐悲鸿给齐白石出了一个中华书局版的《齐白石画册》,非常有意思,齐白石在这套画册里面全放的是他的山水画。我个人觉得,他可能觉得徐悲鸿是认可他的山水画的,当然也可能是一种市场策略,但是徐悲鸿自己其实并不,如果看吕老师的文章,包括我后来延续着吕老师那篇文章,又接着往下做了一点小研究就会发现,徐悲鸿其实他也是骨子里面不认可齐白石的这些山水画作的,题外话,大家有兴趣可以找来看一看。

就是这个时候,1932年徐悲鸿给齐白石写了一封信,很明显就是齐白石想请当时活跃在南方的,比如说像金亨怡、于右任,这些党国元老以书法见长,这些名家给《借山图》题词,但是他又不把他的《借山图》给他们看,被借怕了,就不敢给这些大佬看了,所以徐悲鸿也很为难,这一封信的前一封信,是齐白石给徐悲鸿说,请您出面能不能介绍这些大佬们,来给我的《借山图》再继续题字,然后徐悲鸿就很为难,给他写了一封回信,《借山图》最好请摄出一二页,你不拿出来给看就行了,好歹也拍上一两张,图片也好,照片也好,特意加一个说明,请重子,杨重子或者是吴迪生不必大张,你不必大张旗鼓怎么样,知道他敝帚自珍,深藏窃私,不予示人。所以也很贴心,“即祈先生以册之大小之纸写信其上”,你好歹告诉我《借山图》到底大小是多少,我能让人对应着题字,相应的大小纸上去题词。“俾鸿可以剖纸分求诸老题诗。不然者人必艰于着想”。人就得想象到底《借山图》画的是什么东西,让我来题字,我想夸你我不能乱夸,或者怎么怎么样子;“虽允为诗而不可强与催促也”。大家可以看到1917年这一借对老人家的这一怕到底是影响有多深。

Ptty37gzPwMnjhe5SzIFjaXsjwSq8kzSOh0nNT0B.png

借山图卷之二十(共二十二开) 镜芯 纸本 水墨 30 cm×48 cm 1910年(庚戌)

我们最后做一个小总结:

齐白石期望通过《借山图》完满实现自我的桃源理想与灵魂书写,未曾想《借山图》的游-绘-借-失,却在无形间幽幽印证了他和这个国家和我们中国在近现代的命运轨迹,1840年“鸦片战争”到后来的“庚子之变”、“北洋乱政”等等,跟《借山图》所期许和现实中的这种情况,其实跟这个国家的命运轨迹是一样的,我自己的总结就是“心印成为残迹,理想化为废墟”。这也是为什么我今天讲座的题目叫“废墟中的桃花源”的渊源所在。

在1917年之前,《借山图》是齐白石多年游历和多年摹习的画学总结,更可将其看作齐白石衰年变法的前兆。就是他的画学观念上的,而不是说他具体画什么题材,这个要记住。

此时的《借山图》在1917年之前尚且属于齐白石形塑自我文人画家身份的媒介和纽带。1917年之前的题写者大部分出自文化精英阶层,却多与齐白石为至交好友。齐白石不断展卷恳请诸家题诗题词,并不仅仅属文人间的文字游戏,更是希望将个体的生命记忆与旁观者融入到共同的历史记忆之中,生发彼此的文化共鸣和群体意识,在潜移默化间完成了自我角色的移位,以及由俗到雅的这种文人身份焦虑的舒缓。

VmpbX9tmEVWZCfn58pwuGA2YY30MqSXbryH46Ao1.png

借山图卷之十二(共二十二开) 镜芯 纸本 水墨 30 cm×48 cm 1910年(庚戌)

而到了1917年之后,齐白石无奈北上,其志向理念其实也处在一个人生的渡口。《借山图》的功能,由非功利变得功利,由雅到俗,更加趋于实际,部分起到了人情筹措、社会交往的功利性目的,就像给大家刚才看到,他把《借山图》借于陈师曾观瞻的目的一样。同时也成为齐白石联系加强所谓的湖湘师友圈的图像纽带。

这是我的陈述。

最后我想给大家推荐几本书,就是围绕着齐白石的,首先是郎绍君先生最早在台湾出版,后来在大陆出版,北京时代华文书局出的《齐白石的世界》,郎绍君先生是我们学界非常尊敬的前辈,对齐白石的研究也是大家,也是最全面最深入的前贤,而且郎先生的文字并不诘屈謷牙,像一般学术文章或者是理论文章那样,看的你如坠云里雾里,晕头转向,不知道在说什么,郎先生的文章非常的平实、非常的自然,非常的接地气。这本书不难读,而且看看这本书可以对齐白石整个的生平,他的经历,他的交游,他的诗书画印,甚至他的感情生活,都有一个很好的理解,这是第一本书。

第二就是我们可以看一下张次溪笔录的《白石老人自述》,齐白石老人先后几十年由张次溪笔录,写的非常,这是北京画院重新整理,在广西美术出的版本,讲他自己一生的经历,老人的语言也是非常的平和。

如果还想看更加第一手的材料,就是《人生若寄:北京画院藏齐白石手稿》,这里面是北京画院将馆藏的所有的日记、手稿、手札、信札,包括他寄给别人画件邮递、邮政的快件都放出来,原先出的是大开本的。

AXaCRk6LrLH373bIzN5VC3kxegm9f3tOCZentR3S.jpg

《北京画院藏齐白石全集》

如果不差钱的话,也可以去买《北京画院藏齐白石全集》非常精彩,无论怎么样,现在作为一个市场的宠儿,或者是艺术史上的一个显学,齐白石的画作很多都是良莠不齐,包括今天给大家放的所有的图,大部分都是从我们北京画院,因为北京画院保真,是他的真迹,除了极个别的一些代笔之作。

大家可以读《人生若寄》,去读他那些日记,他去哪里游览、他的观瞻,他的所思所行所言,通过这个日记的手稿,我们能更加能深入的理解所谓的大将之门何在,大将之艺何为,大将之心何所思。

最后我王婆卖瓜一下,是我自己今年刚出的一本书,《草头露与陌上花——齐白石北漂三部曲》,关于齐白石三上北京他自己的一个经历,为什么用这样一个书名呢?因为用了苏轼的一首词,“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对于齐白石自己来说,他自己也有印叫“叹浮名只堪一笑”,想自己生前身后名,我觉得如果今天他地下有灵,看到我在这里讲述齐白石,或者是看到这些后人汗牛充栋的这些描述,文字描述也好、各种精彩的陈述也好,我觉得老人家应该也是微微抿嘴一笑,幽幽地说一句,“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我的讲座就是这些,谢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12月0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