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张涛《废墟中的桃花源——从<借山图>看齐白石的山水表达与身份转换》 >[第4集]张涛:废墟中的桃花源

视频信息

名称:张涛《废墟中的桃花源——从<借山图>看齐白石的山水表达与身份转换》张涛:废墟中的桃花源
 

主讲人介绍:


Gp0a2IMdKfeQr6kPY7TeHc3ssmFX0tAt0GloaiaS.png

张涛

张涛: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美术研究》编辑。201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并于同年留校任职于中央美术学院学报《美术研究》编辑部。博士毕业论文获得中央美术学院2012届博士研究生毕业优秀论文奖。学术旨趣主要聚焦于近现代领域。

导语:

齐白石为什么会在1910年精心绘制五十余开的《借山图》?为什么现在只存有二十二开?《借山图》分别画的是他旅途何处的景观?《借山图》的风格渊源来自何处?齐白石想通过《借山图》表达什么?齐白石不停地请师友为《借山图》题诗词赋的动机何在?《借山图》的媒介功能是否在齐白石的角色转化过程中也产生了某些变化?本场讲座正是对以上谜团的解答与解惑。

主题:废墟中的桃花源——从《借山图》看齐白石的山水表达与身份转换

第四部分:废墟中的桃花源

再来看第二部分,第二个问题是什么呢?就是齐白石为什么要在1910年去画这套《借山图》。

X1iz44xDI7LzpIoT83rNwYTtpCM3HMLaKY41ndLP.jpg

《齐白石》(中文版)  著 者:[捷克]约瑟夫·海兹拉尔

捷克的学者约瑟夫·海兹拉尔先生对《借山图》动机有一个讲述,他认为齐白石力图为名山大川写照,这些地方除了风景美不胜收,还和中国的历史及神话有特殊的关系,中华民族炎黄子孙形成了一种固定的观念,这种物质实体的态度是齐白石对历史文学和古老神话传说,热爱的表现。

注意最后两句,这是西方的很多学者惯常对中国画家的解读,特别喜欢把他们放在一种好像画笔里面有很多对家国天下政治关怀的因素在里面,在这里海兹拉尔先生也不例外,他认为齐白石画《借山图》也是他爱国情怀的流露,使得他在政治压迫下,把满腔的爱国热忱付诸于山水画创作之中。

当然这完全是西方的学者望文生义的一种主观化的解读,而且我们从之前看到的齐白石沿途的所画,他并没有像传统文人走到哪里都要写一些诗来表现自己对家国的关怀,像杜甫、白居易他们这样,齐白石没有,他不像传统文人般能够与游览地的这些实地景物所承载的历史人物神思相接,抑或能够与过往的文人骚客逐渐接踵,而获得某种文人的身份确认,产生愉悦感。不是的,齐白石他在五出五归的时候,更在意的是这些《借山图》之前的写生稿,齐白石更在意的是这些景色能否入画,是否新奇,能够在画作里面对它进行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表达。因此,以政治压迫和爱国情怀作为其创作动机的解释是很牵强的的。

而且我们要注意的是什么呢?齐白石在旅途中所绘的这些写生稿,与他在1910年精心整理而成的《借山图》,这个过程是一个动态的过程,而他的创作动机及内涵外延的诠释空间,也可以说是完全两不同的存在。因此我们可以看到,以现存的《借山图》的图像审视,都是局部的细节描绘出游景色视角形成的是一种现场感,好像就真的是在现场记录一样,画柳园口的时候,真的是很快要坐着轻舟漂过去那样一种动态的感觉。

ptD9W0cqsyvK1eJclBlrs5rS3qZ1xFidJSZPh3ln.png

借山图卷之二十二(共二十二开) 镜芯 纸本 水墨 30 cm×48 cm 1910年(庚戌)

他描绘借山馆旁边的周边景色又是以一种颇具象征意味的仪式感出去,他画屋后的竹林,画老人在山洞静坐,画他的屋子里边细部,窗户里面的砚台、书册等等,某种程度上这种家乡的描绘又是一种仪式感的形式呈现,因此他结合了出游和居家的两种表现形式,形成了一套自成体系的图像自传。他用这条图像想给自己写一个传记,想用一个传记来记载自己,前多少多少年,这种五出五归或者是家乡隐居,形成一套自己的历史沉淀,或者是一个视觉图像来沉淀出来。而这种册页大面积留白的处理方式,除了是因为他自己的个人兴趣,他自己的选择,他自己的书画爱好,他选择了一种空灵的方式之外,他还在凸显一种空无的状态。

为什么要这种空无呢?因为这种空无更能激发起画者与观者的想象热情,这个可以借鉴巫鸿先生写的《关于废墟:中国传统绘画中的废墟》的一段理论的陈述进行理解。不光是画家自己在画空,而且当观看者在看画里面空灵的东西的时候,也能激发情思,也能激发起观者对这个空间产生自己记忆和自己的领悟,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

我们不光能单独看展出的22开《借山图》,我们还应该结合围绕着《借山图》,先后进行题跋的这些齐白石周边的类似于微信朋友圈,这是先后为齐白石的《借山吟馆图》到《借山图》的题跋者,我对他们进行了一个时间的整理,身份的整理,还有籍贯,还有备注,前后多达到41人。而且在1917年之前基本上都是齐白石的同乡好友,包括同门师友,包括他的赞助人这样一个氛围。

到了1917年之后就变了,前面给《借山吟馆》,《借山图》题跋的这些人年限其实很分散,不是很集中,1902年的也有,1903年的也有,1904年、1905年、1909年,每一年就寥寥几个人,但是大家注意一下,到了1917年非常集中,居然这一年将近有7-8个人来题款,占到了全部题跋总数的1/4,为什么会是这样呢?我们后面再来陈述。

SoRTfBBWJtYmA7g1zmDnnxxouA5uhU8tPBLTj3Yl.jpg

齐白石《借山图册》

很明显,当他把这套《借山图》呈现给这些观看者的时候,也确实如他所希望的激发起了观看者的情思和他们自己的历史记忆,你比如说王闿运,他的老师王湘绮,读到了齐白石自己的这套图像传记之后,激发出了他对于家国危亡的历史忧思,因为王闿运这个人是一直想当帝师的,早年入肃顺幕府,给肃顺出主意,后来又去曾国藩的幕下,当然自己出的很多建议都没有被采纳,也是理想主义者,后来就自己退而道不行沉浮浮于海,自己纳徒,传达自己的这些知识。

他看到《借山图》是什么呢?他当然是以他的这种身份经历,激发起了自己的家国忧思,写的“无数青山,恨无处,着我松棚茅舍。租界新约,千年吾庐正堪借”。旧中国的时候最耻辱的这样一个标志性的东西,而王闿运读了《借山图》之后,他读出了这种家国的危亡,以及自己这种与世事无物的这种书生的无助感。

而他的另外一个好友兼赞助人夏寿田夏午诒读出了什么?“沧海桑田,何之可依的生命无奈……”。夏午诒也很有意思,他当时在考试的时候曾经中过榜眼,后来当京官,又当了兵中了翰林,到了袁世凯称帝的时候,他又帮助袁世凯称帝,据说袁世凯很多写告文都是出自夏午诒夏寿田之手,所以袁世凯死后,夏午诒就被北洋政府通缉,所以你可以看到他这里面,也提到自己的身份,我是“君为画师有声名,我为补人无羽翼,宁知道扰攘干戈计,百感苍茫锦兮”。读出自己这种人生跌宕起伏、无知可依的这种生命无奈。

而杨度也是他的同门,也是王湘绮的学生,所以他俩等于是同门师兄弟,而杨度更有意思,他在清末最早提倡立宪,写了很多关于《宪法》,关于立宪,鼓吹清帝国要立宪,最早的宪政研究者,到了民国,他激烈的反对孙中山和黄兴他们的国门政府,到了袁世凯称帝的时候,他是有名的潮安六君子,鼓吹袁世凯称帝,君主立宪,到了晚年,他又秘密加入了共产党。一生的经历也是很丰富,但是那样一个动荡、城头变换霸王旗的时代,这些大思想家或者是大学者也好。他们也在不停地根据时代在改变自己的想法,改变自己的一些思考,包括梁启超有人就诟病说,你这个怎么老是变来变去的,这个没办法,日日新,苟日新,时事变换太快,我们也得不停地更新自己。题外话。

aXeeboS7GiJU6DppaAIKr9I95vTMF4uih8peSbhg.jpg

杨度(1874—1931)

杨度是齐白石非常信任的一个同门,为什么这样说呢?齐白石在他1919年三上北京之后,辛辛苦苦去卖画、刻印,把自己赚的钱,他当然不会信任什么银行、什么钱庄,他把他的钱都存在杨度这里,在他《日记》里边写,今天在杨度那儿存了几百块钱,明天存了几百块钱,你想像齐白石这种生平,早年受了这么多战乱跌变的人,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不是说来有人诟病他爱财或者是爱钱,其实不是的,是他所生活的时代,他所接触的人能带给他安全感,所以从这个层面,他愿意把这些放在杨度的地方,大家可以想到他对杨度的这种信任,是非常非常认可的。

杨度看了这个《借山图》,也想到自己所经历的历史现场,题了一首诗叫“当今群帅方争战,飞机直达乾清门。 九陌惊传复辟诏,四郊骤见共和军”。这里面复辟诏当然说的不是袁世凯,袁世凯死后又有谁呢?皇帝大家都想当,张勋,1917年张勋进京复辟,当时段祺瑞以护国为由进行讨逆君,与张勋进行激战,派段芝贵、曹锟与张勋进行,当时这些人民国的时候,大家已经深入新理了,大家都对皇帝完全不感冒了,张勋还要当皇帝,所以当时袁世凯相对在他那个执政的时候,他还是有很多比较先于让中国好起来的现代化的举措,包括他曾经在南苑机场那边成立了一个南苑航空学校,这个时候张勋要复辟,这个南苑航空学校的校长很生气,就驾驶者飞机直接开到乾清门扔了个炸弹,当然张勋还没到清宫,但是因为溥仪还在,溥仪和平退位,全亚洲第一个共和国民国政府成立之后,给清帝是很优待的,让他还住在故宫里面,直到1924年被冯玉祥驱逐出宫,故宫博物院成立之后才结束。

所以这个时候,这些民国北洋政府的人都很生气了,大家开着飞机到溥仪这个地方去扔炸弹,乖一点不要再乱搞了,不要再称帝了,张勋复辟,还是想拥立溥仪怎么样,恢复帝制等等,所以他在里面点到这个事情,包括复辟诏,也是张勋的四郊骤见共和军,他这个可能就是在说自己,因为他是经常以共和自居,也是所谓的宪政的一个缔造者。杨度读到齐白石的《借山图》,他有这种感慨。

大家可以看到,每个他的师友也好、同门也好,结合自己在这样一个世局变乱的时代,读到了这套《借山图》,而激发了他们自己的情愫和领悟,这其实某种意义上也是齐白石希望通过《借山图》所达到的目的。

DJEbzvB1nlF5bu1w26GMR58xNtgb5YTOm1VoeORo.png

借山图卷之九(共二十二开) 镜芯 纸本 水墨 30 cm×48 cm 1910年(庚戌)

因此,按表所示,以1917年为节点,在此时段之前的提携者大多为齐白石的至交好友,同乡同门,齐白石其实用《借山图》为自己塑造了一份视觉日记,同时也是他力图拒绝遗忘的一个生命记忆。

但是对于凝结着自我历史的图像志,齐白石并没有敝帚自珍,放在自己的家里珍藏起来不给人看,他是采取了一种开放性的态度,不断地请至交好友来观瞻,请他们题诗作词,为的是什么?让他们作为观看者也来介入到齐白石自己的生命记忆之中,是他期望的一种人生总结和精神家园。

而围绕这幅《借山图》或者是之前的《借山吟馆图》,产生的诗词曲赋又能共同构建起连接起一个追忆,与复古的这种怀古的视觉链条。齐白石其实也是通过这样一种巧妙的方式,在图文之间建立了一种亲身经历者,与夏寿田也好、王闿运也好,或者是杨度也好,这些旁观者互看的观看张力,又反过来为他自己的这种生命轨迹赋予了新的意义和价值。

换句话说,齐白石的图像记忆和这些观看者,前后41人的文字记忆共同形塑了一段视野可触的历史。齐白石在精心描绘《借山图》之际,生活理想是隐居乡野,以乡贤身份终老故里,即是圆满。因此说文人画家的这种角色塑造也是此套《借山图》的创作动机之一。

下面这一段是朗绍君先生的一段陈述,关于齐白石这种心态的描述,就不一一念了。尽管他是出身木匠,但是他后来经过不断加强自我的修养,诗书画印各个方面的全方位的加强学识之后,他已经表现出对于文人绘画的一种仰慕和渴望,以及成为文人艺术家的这种身份期许。

远游归来他更加认识到了文人绘画与民间绘画的区别,因此在他的心目中渐渐出现一种雅俗之变,就是文人之雅与大众之俗这样一个矛盾的心态在他的心里出现了。所以你看他尽管学的是八大、石涛、金农、李复堂等人,但是也是出于抒发情感的需要,一方面是技法、情感的需要,也是出于把自己所期望成为的那种画家的身份与他之前的工匠身份,或者是画家习气拉开距离,他对最具文人气质、文人风格的八大的崇拜,正是与他向文人画家转变的过程相表里的。

SEklQ0XoCIR71c4grs6iaVOYt9KF1TWHkYTttbyT.png

借山图卷之十一(共二十二开) 镜芯 纸本 水墨 30 cm×48 cm 1910年(庚戌)

他有一个期许,他想摆脱之前那种木匠身份,或者是他的那种职业画家的心理,他想转变成别人眼中文人画家的那种状态出来。

因此说,在齐白石无奈北漂定居北京之前,这种潜意识中的文人心性和精英心态是一直存在的。虽然以身份阶层而言,他不可能像他身边的像陈师曾这种生活非常优越,或者是祖宗几代都是世家子的传统文士阶层一样,存在这种知识上的天然优越感与群体意识,他的文人心性是后天养成的。

因此齐白石以《借山图》为媒介,主动展卷恳请题写者,其次他也是以这套《借山图》为纽带,塑成了一个新的精英群体,因为给大家看到刚才出现的41位题写者,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出生传统社会所谓的精英阶层的,也可以看出齐白石的交际圈实际上也是“往来无白丁”的,至少在那个时段。

因此从这个层面讲,齐白石与传统文人自我身份的强调与确证的路径其实并没有什么差别。

同时我们再来看另外一个问题,刚才看到这些《借山图》,这些钤印的位置都很怪是,为什么呢?

XKpmtMGwEkqSJnJPLjsjcCnJ4Y5oQSQ8xD4fz9wG.png

借山图卷之十六(共二十二开) 镜芯 纸本 水墨 30 cm×48 cm 1910年(庚戌)

我自己看到他临的金农的这套册页之后有了答案,齐白石非常喜欢金农,包括他的书法 诗文都从金农那里学到了很多,他曾经在描绘《借山图》的前几年,钩临金冬心《图》,然后临《金农稿》,不光把金农册页的画稿钩下来,连他所题诗也画下来,而且连他的印也这样拿一个框框画下来,右边是金农的原作,大家可以看一下,这是齐白石的《借山图》,他的印也这样留下来,为什么要把这些印盖在这些地方呢?他临了金农,因此可以说齐白石其实期望的是,他觉得这个时候,1904年受他老师王湘绮的刺激,他不敢说我隐了,我不隐士了,隐士就让诗人们来做,其实后来说自己的诗第一什么的还是希望变诗人的。也许这个时候,他认为自己的诗还没有达到真于画迹。或者认为自己的书法还没有达到很自我很认可的阶段。

所以他只是精心的在1910年,对这些自己的远游,包括家乡景色进行描绘,而精心的留下了钤印,大面积的空白留下是等到将来有朝一日,自己的诗书真于画境之后,字题于上。因为传统文人绘画诗书画印,所谓四绝,在画面达到完满的一个呼应之后,齐白石就觉得在这样一套《借山图》里面,就能把自己的文人身份、文人画家的这种形象可以得到一个完美的塑造,但是很可惜的是什么呢?1917年了。

上传日期:2018年12月05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