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 >[第6集]对话:对艺术评论的思考

视频信息

名称:《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对话:对艺术评论的思考
 

研讨会嘉宾:

吕澎 王春辰 何桂彦 段君 刘礼宾 李国华 蓝庆伟 谢素贞 舒可文 郭晓彦 艾蕾儿 王广义 刘炜 宋永红 孟禄丁 展望 陈曦 尹吉 白玉

研讨会议题:

当代艺术要做什么?

绘画与其他材料的关系

艺术家对策展的看法

JH8S1iQsy0HrnNZMMXKShne6XpaJKUPGljkOJkUK.jpg

展览海报

主题:《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

第六部分:对艺术评论的思考

舒可文:我追问一句,谁是判断整理好与不好的依据。

HYRLlhtZVBTTjK4sI5iSyKhZNeZBQv3QkTLAHilp.png

舒可文:批评家 策展人

吕澎:这个是我经常回答的问题,别人马上就回答说,你以为你写艺术史又怎么样,你写艺术史只是你一家之言,你要清楚,别人写艺术史还有别人的观点立场,你是问这个问题是不是?

舒可文:你刚才中间说到整理之后它的意义何在,我想说没有一种意义,不是在共同体的共同讨论下,并且是有时间跨度的时间讨论下生成的,没有当下生成的意义。包括伟大的巴赫,今年是他330周年。他经过了100多年的讨论,才成了一家。

吕澎:你这个又回到了另外一个问题了,我最后补充,就等大家说,不能老是我一个人说。这个也是我经常遇到的问题,今天发生的事情今天判断,这是经常的,而且我们能找到很多哲学家、思想家和历史学家说不要把新闻当历史,我非常同意,过几天艺术当代有一篇文章,题目叫《当代艺术史究竟写不写我写的》这篇文章,专门讨论了这样的问题,肯定是写。

leA1CnjHlCbnopdcDcnOFpAvU9D33WX4C1S5vjbY.png

吕澎:艺术批评家 策展人

我引用其中实践历史学2004年出版的作者说,今天的历史写作,今天的历史现象,今天的人类生活已经导致历史学家,不仅来不及退后去观察,因为他们的时间有限,他们只能说20年、30年、70年,而且他们实际上已经参与到历史的深层的写作当中。他指的什么意思,他就是历史写作的本身,这是一个历史观,这是80年代所出现的,后现代哲学出来了以后,历史学的一个巨大的转向是什么?就是任何时间、任何人可以写出任何的当下,这个里面的理由我今天没有时间了,因为太多的理由了,我可以讲出四五个充足的理由来说明,为什么我们今天有权利有可能写作。

这里面有个最重要的退路,这个退路就是你一个人写的,还有别人吗?这个根本不用着急,当你今天说,我这本书叫做《艺术史》的时候,你现在这么快的下定论了,这是不对的,应该慎重,应该20年、30年、40年、50年,学派一样,等到50年以后我们再来说历史,其实在一个信息爆炸的社会,已经等不及了,我话说到这里,下面大家说。

段君:因为刚才两位讨论的非常直接,很激烈,也谢谢舒可文老师能够指教,我讲两点,第一点就是关于判断的问题,刚才舒可文老师的意思是说,我们不急于判断,但是我的看法,我觉得我们是在当代艺术的现场活动的艺术批评家,对于我个人从事这个行业来说,我觉得就在于它的冒险性,我觉得要在当时的判断,它是能够积累下来,其实别说过20年30年,他们在判断这个时候的艺术的时候,他其实也要参考当时在现场的时候,不同的批评家的判断意见,这样可能综合出来一个意见。

E0ZG3KRyz7vJ45t8WDF5Ud7B7np8v8X96WreExoX.png

段君:艺术批评家 策展人

第二点也很简单,就是关于命名的问题,其实舒老师谈的也是要害,我问过谢南星本人,比如说作品名称的命名对于你来说意图是什么?他说我本人是非常反对让我的绘画去解释我的作品名称的,所以这一点就非常有意思。比如我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他有一个画的名字叫做《三角关系在逐渐移动》,这个画里面其实根本看不到三角关系,也看不到什么三角的形式在移动。但是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命名,这个画本身就很难成立,所以我觉得他自己也很矛盾,一方面不想让绘画成为一个信息,一个名称的解说者。另一方面如果不依赖它们之间的冲突,它可能根本不成立。

所以,我想当我对展览做判断的时候,其实我是有参照系的,这个参照系不是等到20年之后的积累,有一个参照系是跟它过去的作品相比较,我觉得5年前10年前,从他过去90年代作品转过来的时候,我觉得很出色,但是这一次我觉得很虚弱,我觉得没有打击到真正的要害,这是我的一个判断,当然这个判断肯定跟吕老师说的一样,我们先做判断,到最后留在20年之后再来参考这些价值,再对艺术本身作出判断。

刚才吕老师说的,关于美术史的写作,我个人觉得OK,就是同一个作品、同一个艺术家、同一幅画,我们可以这么说,有10种解释,有10种书写方式,我觉得没问题。我想说的问题是,在不同的逻辑和系统当中,对你的写作有一个价值的追认和淘汰,你想想,西方的芭芭拉罗斯他整个写西方现代艺术,是隔几年就写,总共十几版,最后形成经典。后来的每一次写作过程中,他就把有一些艺术家拿掉了,然后再补充再完善。

KMhTkojjjZ7iduZMi5eZg7RSkuOY8P66WMJASHsI.jpg

研讨会嘉宾合影

同样的道理,我们现代艺术的书写,吕老师写了一本,巫鸿写了一本,黄专老师写了,那么今天可能就是我们隔的特别近,我们还可以说,是在写那个东村,是当代艺术某一段,我想说这个东西它一定会不以吕老师的意志为转移,不以我们这些批评家为转移,它一定会是一个大的价值和筛选,这是我要说的,一定是这样。

另外一个道理,我们今天讨论当代艺术的时候,我个人觉得那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和表述方式和价值判断,我觉得已经过去了,我个人的理解,我更愿意从一个结构性的意义去看待艺术家的创作,和看待艺术作品的生态。

举一个例子,同样我们今天都说谢南星,我想请问,如果这次的展览,假定都是谢南星,如果换成同一个艺术家的这批作品,大家会怎么看?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如果谢南星作品的背后没有麦勒、没有藏家、不是在尤伦斯,又会是什么样子的讨论。第三个问题,如果谢南星的创作过去不是从那种社会学叙事和青春残酷过来,他的这个语言就是刚才舒老师说的,语言的视觉的修整,他背后没有这个线索和上下文,又该怎么理解。同样第四个问题,就是没有1990年代中后期的前卫和反绘画、坏画的体系,谢南星又该怎么评价?这四个系统,我个人觉得是一个结构性的系统。

实际上我们今天讨论的还是作品本身、语言本身。其实我们今天还忽略掉了画廊本身体系,它就有它的标准。比如说我们说的超级画廊,西方现在在中国的画廊,因为他的藏家很确定,我觉得谢南星跟很多艺术家的最大区别,当然这是我的揣测,有可能他画的每一张画,已经都锁定好藏家了,那么这种藏家一定不是中国的,类似于都是赋予他作品的语境,我们今天没有讨论这个,我们也没有去讨论画廊背后资本的运作,所以里面就有一个问题,吕老师说,那天那个讨论他太二元对立,太从一个单一的点去说,相反我个人觉得谢南星的作品一定是一个系统性的动作在赋予他意义,从这个角度,我是这样一个看法。

i7Cr8IpT6cBnmKuFWxrZtzFXb7VXsZpFWD9NtfKM.png

刘礼宾: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刘礼宾:我觉得他太快了,当代艺术才40年。我觉得吕老师在回应我们问题时候,老是给某些东西找寻价值,就像我们现在赋予西方现当代艺术100年那么多的价值和意义。其实我觉得都太着急了。我不是说现在写作着急了,写作很必要。当然美国来写美国当代艺术史写那么多的时候,你绝对发现这是一种霸权,而且是一种能力。

但是另外一个问题是说,当我们看艺术现象赋予它价值的时候,比如说“85美术新潮”,我觉得“85美术新潮”很有意义,当时采访这些人。但是是不是每个人都已有意义,可能就是他一个到两个人,再过50年,再过100年,还能留下几个?就是说我们现在给予的这种题材的,当然吕老师说题材就是语言,这个我不去反驳,因为题材确实会影响语言的质感。但是当我们还顾忌40年的时候,急于赋予他这么多意义的时候,真的有那么多意义吗?这是一个事儿,过去了就过去了。

还有一个,其实这个问题可以扩展,比如同时开展的肖玉的展览,前段时间刚刚开展的小刘炜的展览,我说一个体会,如果说我们永远把谢南星的作品或者小刘韡的作品,仅仅把它纳为纽约的收藏体系的话,我觉得这不是对他的批评,反而是一种褒扬。

当我在切尔西看到那么多画廊,200多家画廊,再回过头来看中国现在的视觉抽象,就是特别年轻一代最近出现的这种视觉抽象,还有涂点颜色的这种抽象装置的时候,我真的无语,我真的期盼有那么一两个中国艺术家,可以用这种语言体系打入西方的收藏体系,或者说和人家能进行平等的对话。

就像我看到《平凡的世界》,我本来以为他前10页写得很好,当我看到第一卷的时候,我三卷全扔了,语言太差了,这个东西没办法,尽管他题材写得很好。但是当我看到上海作家写《上海知青生活》的时候,语言太好了,我就忍不住把整卷都读完,这个东西就是一个品质的问题。

2dLboMQhVLVKv9Q0pYtgk3dULOLP756JqYblzK3C.png

周旭君: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

周旭君:我觉得这个氛围特别好,学术交锋、思想交锋、观念碰撞,坐在这儿听了也是很兴奋的,我觉得回到了我们学术的状态。有两个小问题我回应一下。刚才蓝馆和谢馆都说了关于当代艺术的边缘化问题,关于美术馆价值判断和立场问题。我觉得这个边缘化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当代艺术本来就是新的是前卫的,所以你不要指望大多数的公众都能理解都能喜欢,这是一个过程,我们都在努力。而且我们通过各种方法,,过众多的公共教育活动把他们吸引进来,所以我对这个有信心,通过一个过程,我相信当代艺术会得到越来越多的人理解。

第二个关于大家讲的绘画问题,关于陈曦的作品兔子问题。对于我来说,从第三方或者领域外的人来看,我觉得这不是问题,当代艺术最重要的是一种有思想的艺术,它是一种思考的方式方法,至于是绘画来表达,还是装置来表达,还是雕塑来表达,我觉得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什么?它有没有表现表达这种精神的自由和真实,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

所以陈曦的展览之所以今天在这儿开幕,在这儿做学术讨论会,去年我走进她工作室的时候,我就被她打动了,我觉得她那种情感的张力和那种对问题的思考,以及她的艺术创作的整体结构,给我心灵是有一种碰撞的,至于是兔子还是别的一点都不重要。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在她的知识结构里面对她作用了什么?所以她想要表达什么?我觉得她很真实,很有情绪的表达出来了。所以这个兔子我觉得我的理解不是说“逃跑”了,我觉得是“奔跑的兔子”,这个兔子是她自己,也可以说是我们当下的每一个人。

XDSXx3qeNCm10pA91CEw1pzsEgQOzOtzRClbvWLs.jpg

陈曦:艺术家

陈曦:我觉得作为艺术家向大家袒露出我的世界,让你们看到我,然后她可能有缺陷,她可能不是那么的完美,你们可能都感受到了那种激情和那种真诚,然后这种激情我觉得今天也传达到这个桌上,所以大家都很有激情,这个我觉得就很棒,感谢大家。

上传日期:2018年11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