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 >[第3集]对话:创作的跳跃与绘画的语言和意义

视频信息

名称:《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对话:创作的跳跃与绘画的语言和意义
 

研讨会嘉宾:

吕澎 王春辰 何桂彦 段君 刘礼宾 李国华 蓝庆伟 谢素贞 舒可文 郭晓彦 艾蕾儿 王广义 刘炜 宋永红 孟禄丁 展望 陈曦 尹吉 白玉

研讨会议题:

当代艺术要做什么?

绘画与其他材料的关系

艺术家对策展的看法

JH8S1iQsy0HrnNZMMXKShne6XpaJKUPGljkOJkUK.jpg

展览海报

主题:《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

第三部分:创作的跳跃与绘画的语言和意义

何桂彦:刚才有几位批评家也在谈,有觉得陈老师这个作品跟早期的作品没什么变化,我个人觉得这次的变化还是挺大。我觉得这种变化大主要还是思想和方法和系统的问题。因为此前的那批电视个人觉得那批作品也是蛮有意思的,因为它涉及到了对影像、对一个时代的视觉记忆,尤其是这种公共记忆和传播,其实它里面隐含了很多一些,尤其在中国的语境当中,隐含了很多隐性的话语权利和意识形态,我觉得那批作品其实蛮有意思。

rdsYWcprxECeAuIUlmFarGYybNeOPuqnO90fk8rX.png

何桂彦:美术批评家

但是为什么觉得这次展览在方法和观念上是一次转变呢?过去在一个领域中去做解剖去做研究。而这次的展览,我个人觉得兔子只是一个,吕老师刚才说是文学家的描述,其实我觉得兔子只是一个符号。跟此前的作品最大的区别就是借用这个符号构建了你所理解的一个系统,所以刚才展老师在说雕塑的时候,他看到的绘画性,但是我看到那个雕塑,因为我又不是雕塑家,我又不是画家。

所以我更多看到的是雕塑背后的仪式和偶像,所以当我注意到这种仪式和偶像,以及隐含的崇拜的时候,可能我更理解这个展览,兔子无非就是一种符号,它构建一个更大的系统性的东西,所以我觉得这个系统的东西,就跟早年的题材会更加的宽泛更加的系统,但是它对今天的大的文化的思考,我个人觉得体现的是这个。

今天的时间非常有限,也很宝贵,所以我必须得回应一下吕老师的第三个问题,就是关于绘画。因为我记得很清楚,那年王寅在唐人做展览的时候,当时也是争议特别大,晚上回来我就写了一篇文章,就是关于绘画的一篇文章,很短,就一千多字,马上就发了,我当时写的文章叫《坏画不坏》。

实际上在我们今天理解绘画,为什么你看你的24个字,可能有50个字,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大的争议,实际上也就是说面对今天中国的绘画的发展,已经是一个系统性的结构,而且它有很多的价值判断、方式、话语、甚至利益,因为在中国的当代艺术中,绘画是跟市场结合得最好的,所以我就有这么多复杂的因素穿插起来,自然你的表述、讨论这个问题,就各有立场。

AzHutknflcAWdHFD80SJTFHOasGGZEhveoA8jJ4Q.jpg

陈曦《21——今日之局》布面丙烯 120×100cm×21 整体尺寸:360×700cm 2016年

但是在我的理解当中,我们把这些问题抽开,从绘画本身说,我个人觉得有这么几种。第一我们讨论绘画特别多是,你怎么把画画好,用最简单的话说,你做一个风格的绘画和技术的绘画,或者题材性的绘画。刚才孟老师说的,我们可以完全把这个阶段,觉得它是一个具像的、古典的、描述的绘画,我觉得这个阶段是很粗糙,但又是今天中国居于主流的一个关于绘画的说法。

然后第二个阶段,就是你怎么画,首先是把画画好,第二是怎么画背后,实际上一个话语体系和知识系统的构建,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现代主义的问题。我觉得这个东西说起来简单,但是它其实蛮复杂。为什么,你怎么画背后,这段话语体系当中如何构建,你的哲学 方法论、个人意志等等都在里面了。我们有一个参照系,就是典型的西方的现代主义,就是怎么画。问题就在于这种现代主义的线性发展的历史。

到第三个阶段,绘画进入到反绘画的阶段,也就是说,它一定会对,这三个阶段的绘画,它应该是对既有的绘画体系和话语方式,甚至那一套观念进行反驳。也就是如果谢南星的绘画不是在中国,不是在今天,不是有那么的主题性创作,那谢南星的绘画就没有意义。如果我们的绘画结构从一开始就是这套逻辑的话,那谢南星有什么意义?反过来说,是既有的绘画体系和绘画结构让它生效的,我们还不去说这个画廊背后的运作、藏家的运作、以及尤伦斯空间它所定义,我想是把它放在第三类结构当中,它是一个对既有绘画认知的一个反思,就是第三个阶段。

第四个阶段,我觉得我们这两年在中国的绘画当中讨论的最多的就是坏画,所以我们不会注意到,这个时候讨论的绘画跟广义老师跟孟老师他们80年代走过来的,包括永红的90年代那套绘画体系和评价方式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东西也要拎出来说,我觉得这个怎么来讨论,还是绘画的结构当中去生存的意义。

第五个阶段就是泛观念绘画,把绘画完全泛化了,这种泛化是在观念话语当中的泛化。

i7Cr8IpT6cBnmKuFWxrZtzFXb7VXsZpFWD9NtfKM.png

刘礼宾: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刘礼宾:认识陈老师主要是2015年,我还想拜陈老师为师。2015年在中国美术界出来一个现象,就是大师满天飞,当时特别讨厌这种现象。吕佩尔茨、霍克尼,就是发现一种现象,每当一个西方所谓的大师来到中国的时候,就引起艺术风潮,特别是学生,讲座坐不下,现在也是很烦。我当时跟张晓刚老师聊天,我说你看,里希特在中国,2001年到2008年,几千个画家模仿,霍克尼来了,下面小霍克尼一堆一堆的。

其实是语言的问题,当时吕老师不喜欢语言,昨天我看你还在谈。大家在讨论语言和观念问题的时候,你要想想2018年这种讨论。为什么认识陈老师,因为对这种现象有点反感,当时就集中一个力量,正好有一个机缘就是四川美术馆拿出300多万做一个展览,当时就做一个“破图集”,中国当代艺术家处理图像的方式这么一个展览,陈老师也参加了,还有王广义老师,展望老师,在座的都参加了。

当时我就是想做一个回应,其实就从语言学上去想的,其实大卫·霍克尼知识背景在我看来很简单,包括里希特,他只是有几个理论背景。真的就那么厉害吗?但是我老转换时空,为什么西方这近百年出现了将近1000位大师,每一位来到中国都变成这个样子,我就觉得这个事情不对。

9dMXkST1cEcbpfkXKdS9w8pf1UlZIb9LcYYzbYQ0.jpg

陈曦《21——昨日荣耀》 局部

再换过来看这个问题,其实就是刚才大家都在讨论的,绘画在当下如何自处的问题。大家都在讨论陈曦老师转化题材快,其实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问题,因为大家在解读一个画家的时候,首先是主题先行,就是大家不去关注陈曦她到底画得怎么样,大家关注的是陈曦在画什么。其实我觉得一个好的画家,当他已经形成自己的语言体系的时候,他画什么都行,他无非是这段时间画了电视,下一段时间画了兔子,前段时间还画了狗,那时候我就在想,陈曦老师属狗,我前一段时间还想陈曦老师属兔子。其实我觉得这根本就是我们在解读者的身上,其实就有一个是注重意义和注重题材的主题肢体机构。

那么再下一个问题,谢南星和你们讨论的问题,我还不知道这个事儿,其实谢南星的展览我去了,我觉得挺好的。其实我和陈老师正好在这儿有一个对比。这是一个语言的问题,就是说谢南星的画之轻,或者是陈曦老师的之重,都有她的道理,道理是什么?就是涉及到处理题材的问题,一个画家无论是从文学作品选择一个题材,或者制造一个语境,或者是通过技法的方式,包括里希特那个模糊画法,或者是陈曦老师这种比较重的画法,就是美院这种表现主义的传统,还有像谢南星现在这种比较轻的画法,其实在我看来都是一个以自我设置语境,然后通过绘画的方式击破这个图像,或者构造一个情境的能力,这种能力你讨论她的语言,这时候只是要讨论她语言的优先,而不是讨论她题材。

RjMYmUubE2v7U35oXIfRY5xCrW1FKLQYwaLzBq17.jpg

陈曦《21——昨日荣耀》 布面丙烯 120×100cm×21 整体尺寸:360×700cm 2017年

比如说谢南星又画了下一个楼梯,陈曦老师又画了兔子。如果你只是在那个主题层面上,或者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下面她画一个我们最感兴趣的题材呢,那么你是不是说这个艺术家很具有批判意识呢?我不这么看。我觉得很多艺术家那个时候正是一个谋略,只是为了满足你这个策展人的谋略,或者是满足于现在对中国现代艺术的一种定位。

那么再回过头来看这个问题,其实还是90年代初讨论的语言和意义的问题,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如果我们反过头来还是不承认这个语言,中国当代艺术它有了进步,或者说它在语言层面这方面的进步,我们仍然把它不放低于题材重要性的时候,那中国当代艺术到底在干什么。

其实这么多年,包括对于在座的王广义老师的解读,包括对张晓刚的解读,我们很多问题包括大家对他们的解读之所以浅,或者是大众之所以对他们形成符号化的认识,就是因为大家对他的看法就是一个题材,方力钧就是画光头的,王广义就是画可口可乐的,张晓刚就是画大家庭的。就像普通大众一样,进入不了一个艺术家微妙的进步的层面,或者说十几年的语言的探索,那么就容易的划为某种题材的艺术家。那么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他是艺术家,你做一个政治宣传画不就行了吗。

e4Se2e5l8V0pBRDzfpGttn5zPwSopwCi6FcgfxL0.png

尹吉:批评家

尹吉:首先陈曦的东西给我的感觉有一点萨特的小说《恶心》里面说到的束装,它会有一个很扭在一起的黑色的节,它的形状很怪异,色泽什么都很怪,总之这样的一个东西它会吸住你的视线,把你直接领向这个事情的本身。她的作品具有这种力量,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有这个感觉。

她是一个对形式感觉非常好的艺术家,这一点在男性里面都比较少见,她对形式有一种天才般的知觉,这个至少是我的感觉。还有一点,她的东西有一点像是卡夫卡的《俄克拉荷马》小剧院那种,因为她始终是一个很现代的艺术家,在我这里现代是一个绝绝对对的褒义词,绝大多数人的东西跟现代没有半毛钱关系。但是她是一个从技术到精神都很现代的艺术家,而且她很勇猛的朝这个路上走。

她的东西始终在讨论,比如说一个人现代的背景下,她在多种身份中开始越来越多元和模糊,当她找不到她自己的时候,在一个缝隙里面,在一层又一层的幽暗的背景里面,尤其这次的作品,给我的感觉像是幽暗的梦境那种感觉。就很像德国弗朗克那个时代的一些东西。其实我觉得很奇怪,我看过她前期的作品,我搞不懂她这个脑回路,转来转去又转到这里去了。

zLTASi3rxYL5XQlH6ueAyAHz9MPJQdPCHDclOqX8.jpg

文本和手稿部分展览现场

她前期的作品倒是有那种戏剧冲突的东西在里面,她是一个可触点,就是在某一个触点上一下子就爆发出来,或者说是一个瞬时点很强的艺术家,这一点跟项静很像,我就是说在瞬时性这一点,艺术感觉非常好的。但是他们两个又不一样,那个东西在瞬时这一点上爆发出来的感觉就很像。

陈曦这一组作品她用的变形,变形在西方的的思想史或者说是艺术史上是一个重要的概念,这个可以写一篇比较长的论文,我自己还没有想透,但是有一点,我感觉到她这次做的作品,她似乎想做一些超越了本土,超越了一个国家,似乎是像汪建伟或者隋建国他们那种感觉去的,但是她的功力没有达到隋建国老师和汪建伟老师,因为她的思辨能力还有她想表达的东西,我看作品的感觉是她个人的积累上可能暂时还没有达得到。

还有一点,因为她的东西一直都是很凶猛的,现代性的东西本来就是很凶猛的,她这完全是很凶残的东西,从符号到内容到技术什么都是很凶残的,如果这么凶残的话,她现在做的东西给我的感觉是有一个很奇怪的矛盾在里面,一方面她有很大的野心,另一方面我看到的东西,我觉得在精神上至少还是有点收,但是她的技术还是很生猛的,我不清楚是因为她没有能够做到她想要的那样,还是她有意的想把她的精神力度再往低降一点,感觉就是这样子。

U6knpZtV1TsanwyGCIHgsrVL4cktT5fExUOjYIcS.png

李国华:批评家

李国华:我最早看到陈曦老师的作品是在给吕老师编辑《二十世纪艺术史》,之后可能是在一些群展当中看到过陈曦老师的作品。我觉得这次系统性的看到这么多陈曦老师的作品还是第一次,直观感觉还是比较同意何桂彦老师说的,就是改变给我的感觉还是非常大。我们能感觉到陈曦老师她的知识结构和她的思考的变化,她在全世界已经走过了一遍以后,又回过头来有了一个自己的改变,跟她90年代更多的出于自身的或者说个人情绪的作品,我觉得还是变化很大的。

但是看陈曦老师的作品,我还有一个体验,就是对观念艺术或者观念绘画的一个反思,就是在前几年,包括我自己在绘画当中,还是非常强调观念性,但是我觉得可能是有点过头了,就像原来我们非常强调绘画性一样,当我们把这个观念强调过头以后,就导致了现在,包括吕老师跟谢南星这个问题争论,放弃了很多绘画本身的价值,我觉得绘画除了观念的表达以外,绘画本身也是很重要的东西,这也是它存在几千年的一个价值,无论是对人的情感的宣泄和经验的表达,还是非常有它存在的必要性和价值意义。至于说兔子,我还不是太了解,为什么陈曦老师选择兔子,这个可能是陈老师自己的想法,可能是她面对世界和面对各种问题的表达物。

那么我也就陈老师的作品透露出的这种多元和全球价值观角度,谈一谈我对目前艺术的一些问题和看法。我觉得现在当代艺术,就像吕老师在开头讲过的,我们出现了一个需要反思的问题。

第一个就是对全球化的反思。在早些年的时候,包括我自己,我认为全球化肯定对中国来说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包括对艺术家来讲也是很好的事情,我们借由经济全球化,我们能获得不光是经济发展和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也同时变成非常丰富,很多艺术家也能借此机会走出去,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在走出去以后,怎么再走回来,这方面我们出现了一个问题,现在很多艺术家受全球的包括艺术博览会、双年展,包括最近各大美术馆此起彼伏举办的这些所谓的美国大师的展览也好,我觉得现在很多的艺术家反而受这种国际的影响过多了,忽视了本土的一些问题,或者他身边发生的一些问题。

hAX8gAGB7OjRycZNGuxTh4bBtiW6lpCVDGpwp0PX.jpg

陈曦《如何向死去的解释所发生的》 布面丙烯 300×180cm×4 整体尺寸:300×720cm 2017年

这也造成了现在很多作品不感人的原因,就是他的作品形式是非常的当代化,但是我们看了却一点感觉也没有,这也是现在我们走进很多展厅遇到的一个问题,这可能跟刚才段君提到过1990年代的绘画,它具备的喷薄而发的情绪,那种感人性没有了,我觉得可能跟我们现在过多对西方或者主流的当代艺术形式过分的强调或者过分的神化也有关系,我觉得这个是我们现在需要反思的。

还是要强调一下,对当代艺术基本价值观判断的问题的重要性,我自己发现一个问题,在2000年的上海双年展以后,中国的当代艺术可能从地下走向台面了,美术馆和大的画廊也可能经常性的展览。

但同时另外一个问题也诞生了,反而对价值观的判断的模糊性却有问题。当代艺术应该是以更为普世的价值观的角度出发。我觉得这个问题目前还是比较严重。如果我们不重视这个问题的话,我们现在及这个艺术体系以后,怎么继续把评价体系维持下去。这是我觉得这是需要反思的问题。

另外需要思考艺术和商业资本的关系问题。就像吕老师在90年代也强调过艺术市场的重要性,确实现在艺术市场已经发展得很好了,很多艺术家也从中受益,特别是当代艺术家,几乎是完全依靠艺术市场的发展才有了很好的传播作用。我觉得现在市场出现了一点点小问题,这个问题跟90年代的艺术家,像王广义老师、张晓刚老师,他们那个时候还是有一点的差别,就在80、90年代的时候,中国的市场经济基本上还没起来。所以那个时候的艺术家还是经过了基本的学术沉淀和长期的坐冷板凳,就是思考期。所以,当他们被后来兴起的市场选择以后,他们是相对来说具备了很深厚的学术积淀。

但是到了2000年以后,特别是到2008年以后,后来推出这些新星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他们从成长期或者从进入市场以后,受资本的影响非常大。比如画廊老板会指示他们画什么样的画,什么形式的作品会好卖,所以我们会看到一个艺术博览会上,如果最近里希特比较流行,卖得比较好,可能最近大家都画里希特。所以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反思一下。

我说的这个并不是不需要商业,只是说我们怎么平衡商业和学术两者之间的关系,怎么维持好制度。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对市场经济问题的制度的认可。

衍生到中国的艺术市场角度讲,就是中国的市场缺乏于学术之间很好的或者说良性的互动性,导致资本在很多时候唱主角,当然无可厚非,但是长期下去,对艺术的发展也好,对艺术家的成长也好,都是会产生很多负面价值。

上传日期:2018年11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