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 >[第2集]对话:作品中的情感和雕塑的绘画性

视频信息

名称:《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对话:作品中的情感和雕塑的绘画性
 

研讨会嘉宾:

吕澎 王春辰 何桂彦 段君 刘礼宾 李国华 蓝庆伟 谢素贞 舒可文 郭晓彦 艾蕾儿 王广义 刘炜 宋永红 孟禄丁 展望 陈曦 尹吉 白玉

研讨会议题:

当代艺术要做什么?

绘画与其他材料的关系

艺术家对策展的看法

JH8S1iQsy0HrnNZMMXKShne6XpaJKUPGljkOJkUK.jpg

展览海报

主题:《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

第二部分:作品中的情感和雕塑的绘画性

段君:借这个机会,从陈曦老师的作品,结合目前几个比较新的作品谈一下我的看法,从个人的趣味上来说,我最喜欢陈老师90年代的作品,那批作品因为确实有她自己很强的主观感觉,因为陈老师的转变比较大,我觉得到了今天,那一批作品如果继续,不是没有价值,而是它的突破性,到今天整个90年代以来过来的艺术家所面临的普遍性的问题。

E0ZG3KRyz7vJ45t8WDF5Ud7B7np8v8X96WreExoX.png

段君:艺术批评家 策展人

所以我想陈老师一直在求变,从后面的电视开始,大家对陈老师的印象就是画电视机的美女艺术家,其实这个时候,我个人并不是特别的认同电视机这一批作品,其实我们的讨论也把这一批作品简单化的对待了。但是总体上看,我认为还不算是特别成熟的一个系列。因为陈老师的强项,表现主义里面比较绘画里面,比较经典的就是现代主义里面的个体性、主观性,我觉得这都是陈老师比较强项的地方。但是她有意识的去对这个东西进行了很大的警惕,对于审美她很犹豫,有的时候她想放弃,有的时候她觉得摆脱不掉。

所以我想最新的这一批民生美术馆作品,其实从传统的审美来看并不讨好,而且陈老师最近的这批转变又挺大的,涉及到这一批资深的艺术家他们的创作线索,是不是需要特别明显的这样的讨论,我觉得这也是一个抛出来的话题,当然背后的线索肯定是有的,这个转折可能是很微妙的。但是大众或者观众的线索里面的分析是不是特别的清晰,我觉得这是艺术家需要自己考虑的,比如说蔡景老师他可能特别的清晰,但是他的转变可能没有陈老师这么大。

上面一个问题就是刚才吕澎老师提到的,其实我感觉到最近这些年的艺术家,特别是绘画的艺术家,他们都是有一种刻意的找,就是在找画什么或者怎么画,去找这个东西,其实我个人特别喜欢90年代的绘画,因为我觉得90年代的绘画,画家的个人体验非常的充分,所以他们的作品有一种喷涌而出的感觉,我们今天存在,特别是2000年以后,都是在去找,比如说找观念、找题材、找对象。

这个时候我就觉得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画面的监视度不够了,我觉得90年代的画面的监视度很强,今天的绘画,首先对于我个人的视觉的打击的力度并不够,这时候背后涉及到的比如说画面结构的监视度,作品含义本身的真假的问题,就是吕澎老师经常提到的绘画的真假问题,再就是艺术家感觉的饱满度,我觉得这些都是比较缺乏的地方。

pZlGZatBBcIREvJvNTgCCztTSvOCCapfBiHTsIj2.jpg

陈曦《如何向死去的解释所发生的》 展览现场

后面我再重点谈到就是这一次关于陈老师和谢老师之间的问题,因为我觉得陈老师和谢南星他们两个之间还是有很强的关联性,特别是90年代的创作,那个时候我觉得他们绘画之间的差异并不是特别大,但是为什么发展到今天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异。

这几年在我看来,他们是以概念为主,还不完全以观念为主,我觉得他们可能是一种狭义的概念,比如谢南星几年前在麦勒画廊,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的绘画的名称特别有叙事性,但是作品完全是抽象的,但他不是要抽象,因为他是拒绝抽象的,他不是以抽象为目的,而是以具像的东西去组成,最后好像形成一个抽象的绘画。所以我想这个时候谢南星本意,文字是一种对于画面的错误的诱导,他想把大家对于作品的名称和画面所表现出来的最终的面貌,出现一种击打的反差,在这个反差之中,他想让观众去关注他对绘画本身的考虑。

我是一直比较推崇他的,如果不是他的话,我觉得画面完全是空无一物了。因为谢南星其实绘画本身有一些比较多的分析,举一点例子,陈老师的作品中也有文字,大家在绘画上看到她写的文字,谢南星里面也有,但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出现差异就在这些地方,谢南星他的文字的运用,比如他对一个肖像,一个人的器官的一种感觉化的东西,或者是一种分析化的东西,他把文字当成分析性的图像在进行处理,这个时候分析性的文字和绘画的图像,包括他很看中的结构、形式、颜色、展厅布置的味道,他其实最注重这个东西。

所以他认为情节没有意义,但是陈老师还是觉得情节是有意义的,因为陈老师还是对文学有她自己的家学在里面,所以我想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角逐,最后背后的概念究竟是真正的观念,就是我所说的这种比较有力度的观念,这个观念其实并不是狭义的概念,我觉得这些目前包括观念绘画,其实包括谢南星,其实包括王新伟,他们对于观念是不是现在狭义里面。

陈老师的绘画里面没有观念,我觉得观念也很强,而且这种观念它涉及到社会,涉及到世界等等,这些更多的更大的一些观念。所以我想到今天,我个人的看法是,观念艺术不在它本身是不是骗人,而是像吕澎说的,是不是艺术家在骗人。

tCqWDVoujIfGggClrpBIWbpl3fy3hOtDBSDtxHpo.png

宋永红:艺术家

宋永红:我觉得画家肯定没有这些写字人说得好,我就谈一下我的感觉。陈曦的画,在我的印象里面可能有几部分,最早有一些裸体的女人打了肥皂,在一个比较写实的街景或者在城市的某一个角落里面,然后是夜晚那种场景,好像比较写实。另外还有一部分就是老电视的里面的一些图像。还有一些阶段就是,好像画这些日常生活中有一些表现主义的那种人物,颜色比较强烈,造型上有点变形那种视景的图画。

这次看到这个画,首先题目就有一点直觉上不是太理解,进去看过一圈以后,好像选了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另外就是跟之前的那些东西跳跃性特别大。在看的过程中,我有一个感受,这一批东西跟之前的好多东西好像没有什么联系,这是我的一种直觉,我总觉得,一个艺术家、画家,他应该是有一个内在的结构,就是图像上你可以有一种转变,或者是抽象的,或者是具像的,这都没有关系,只要你需要。

但是我觉得这种跳跃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讲,他在抉择的时候,我特别好奇,他为什么从几个语言方式里面有这么大的跳跃,我特别好奇这个。同时也很羡慕这种变化,这是我对陈曦作品总体的印象和感受,这次来也是希望在这个座谈上能听一听其他老师对现代艺术的看法。

Nx3ZpG8NjXKJk3MXd3hX4Mf8CCedTASHTXbLtL16.png

孟禄丁:艺术家

孟禄丁:我借永红说的这个,她的跳跃性比较大,我倒认为跳跃性不大,因为我觉得和她前一阶段的作品一直有一种连贯性,包括她那个电视机做的一些80年代的图像,因为这个“逃跑的兔子”,具体这本书我太了解,但是我从她的画面里面能看到很多图像,也是关于社会人文的。和前面她做的一些具像的,极早的那些,还有她90年代画的一些表现的作品,我觉得整体上是有一种连贯性的。

刚才谈到绘画讨论,因为我们一直在绘画里面,当然我做机器,实际上是把绘画,把人的感觉的东西消除掉,但是形式还是在一个平面上,我觉得二十世纪现代主义主要的是绘画,当然杜尚出现以后,现成品出现以后,多媒体、装置、很多媒介出现以后,绘画的主导地位就没有了,尤其是在中国,我觉得中国是一个绘画大国,大部分艺术家还是在从事绘画,所以在中国讨论绘画,我觉得意义更不一样,而且跟国外也不同,我认为艺术家、画家不消失,绘画就不会消失。

但是我们说绘画不是现代主义的绘画,概念不一样。因为古典绘画、十九世纪绘画,更多的是再现,现代主义出现以后,尤其是当代绘画有很多观念性的东西,现在出现很多问题,怎么能把绘画用一种观念来阐释,这里面出现很多问题,就是前一段时间他们说的这种阐释的对接,或者是有一个什么片子指南,我觉得主要是阐释的问题。绘画我觉得面临很大的困境,但是我觉得绘画消失不了。

我跟陈曦太熟了,我原来是她班主任,她上学的时候,包括她毕业以后,我们联系都很多。但是这个作品是新的作品,我倒还没看过,当然我们在一起也不太讨论艺术。但是我很了解她这个人,我觉得作品主要是背后这个人,你了解这个人,作品大概也很容易看懂。陈曦是一个比较重感情的人,感觉很好,画得也好,而且她一直没有脱离,她做了很多装置,包括一些摄影、视频的东西,尝试了很多媒介,但是她一直没有离开画,我觉得这也是她的长处,而且也是她表达的特别得心应手的一种手段,我也希望她不要离开这个东西。

因为在这里面,她可以把她的感觉和她的真实性表达出来,包括她选择的一些题材。我觉得陈曦是一个比较真实的人,所以她感受社会、感受绘画的画面,都是用一种真实的状态去做的,所以从她画面里面能看到这种真实性、直接性,和体验的张力。

Z0IeFyPEJl2kpjvf04z5onCnxM3btxtpH0wuL9sg.png

王广义:艺术家

王广义:我和陈曦认识好多年了,我进展览之后看到陈曦做这一期作品,叫木雕,或者叫物体,这个作品让我吃惊了,因为我不是搞理论,我是艺术家,这个作品让我感觉非常好,我跟吕澎说,陈曦这个展览,这件物体非常有力量,这是我的感觉。

展望: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雕塑家不画画。三个问题里面,第二个问题是绘画和其他材料的关系,我就聊聊这个,作为画家做雕塑,我同意广义的看法,我自己也对雕塑特别有感觉,并不是画画得不好或者好,而是我不画画,所以我看不懂画,我不能随便讲画。我也不是要讲雕塑,因为雕塑没什么可聊,我感兴趣的是画家做雕塑,在绘画和雕塑之间的模糊不确定的东西,是我感兴趣的点。

mmVY6VlUbMaVxWHJeRhstLABjapSVNtaX6LUNMZm.png

展望:艺术家

我很早写过一篇文章《观念性雕塑》,里面提到过一个观点,1996年的事儿,就是在雕塑历史上,画家做的雕塑往往是有点像无心插柳柳成荫,侧面的刺激了雕塑的发展。比如特别经典的现代主义的雕塑,马蒂斯的雕塑,非常有影响力。抽象表现主义德·库宁的雕塑也特别好,毕加索的雕塑再加上拼贴都做得非常有意思。当时只是一部分,他对于雕塑的推动侧面起到作用了,画家自己并没有意识到,实际上起到作用了。

我看陈曦这个展览的时候,前两天我正好教教雕塑人体课,我就看他们,因为做得不够好,我就很愤怒,我就跟他们讲,你们画画得好,他们拿出来给我看,我一看画画得不怎么样,我就跟他们讲,我说绘画跟雕塑是一回事儿。如果你画不好画,雕塑也做不好。

刚才王春辰提到绘画用来思想,我就说为什么一定要会画画,再做雕塑。确实是绘画很容易用来思考,雕塑很难。因为它牵扯到制作和工程,制作和工程会把你的思路打断,所以雕塑家的东西往往容易显得钝,但是也不是因为雕塑就完了,雕塑有它的特点,比如说如果以我的角度看这个展览的话,“逃跑的兔子”我会觉得这里面是有故事的,这是第一讲文学性。

RBoQaxncP5ML22wOsd3Un0nUhzOFu24Lzkq28u1i.jpg

陈曦《正在显形》 雕塑 空心樟木 直径:300cm 高:400cm 2017年

然后我看她的绘画,国旗背景和旅游的各个不同背景对我来说都是叙事的,但是看到雕塑的时候,我觉得跟那个毫无关系,它变成一种隐喻了,从叙事到隐喻,比如你用了博伊斯的兔子,博伊斯那张图片,博伊斯那张图片主要是隐喻,兔子并没有固定的意义,在中国可爱,兔子尾巴长不了,在西方宗教世界还有文艺复兴的时候,经常出现兔子的图像,咱们也不懂它是干什么的,但是它对于各个国家有不同的隐喻,比如最近澳大利亚闹的“兔灾”,澳大利亚很恨兔子,要剿灭兔子,兔子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我们无法在她的作品里面解读兔子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觉得没法做这个工作,虽然你有一个故事的名字“逃跑的兔子”,但是我真的不这么解读,我就是想从兔子自身能读出什么来,所以当我读到雕塑的时候,它的隐喻性极强,我也说不出来那个是什么。

我看她画册,问她本人,我才知道那个雕塑,陈曦自己拿橡皮泥块堆起来,然后用那种刀子来切兔子的模型,但是她的做法确实是比一般的雕塑家生动,她没有顾虑,她就是在一个堆起来的体快当中,随意的切了她的兔子,然后让工人给她放大,所以她就保留了很多绘画性在上面,但是绘画性在雕塑上其实是使雕塑变得很丰富,更有隐喻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其实特别希望美院真的是应该绘画雕塑综合材料变成一个系。画家做雕塑,雕塑画画,其实也可以装置做录像,真的是当代艺术的贡献,是特别好的地方。比如陈曦画电视机,那是画吗?我觉得她好像对物体感兴趣。你正好坐在我对面了,做各种表情。

陈曦:你说对了,我就点头。

展望:电视机接触了物体了,谁还说她做了好多别的,我觉得她对于现成品、物体有感觉,就顺带做出这个雕塑来,但是没想到这个雕塑很抢眼,而且超越了题目叙事的东西。

上传日期:2018年11月07日

推荐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