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观点拍卖收藏画廊摄影当代艺术博客监测中心图书网华东站艺术中国
艺搜专题视频艺术家网展览书画收藏论坛雅昌指数华南站English

播放次数99999 雅昌公开课 > 《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 >[第1集]对话:绘画中的语言和符号

视频信息

名称:《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对话:绘画中的语言和符号
 

研讨会嘉宾:

吕澎 王春辰 何桂彦 段君 刘礼宾 李国华 蓝庆伟 谢素贞 舒可文 郭晓彦 艾蕾儿 王广义 刘炜 宋永红 孟禄丁 展望 陈曦 尹吉 白玉

研讨会议题:

当代艺术要做什么?

绘画与其他材料的关系

艺术家对策展的看法

JH8S1iQsy0HrnNZMMXKShne6XpaJKUPGljkOJkUK.jpg

展览海报

主题:《逃跑的兔子:陈曦新作展》研讨会

第一部分:绘画中的语言和符号

吕澎:目的也是刺激和唤起热爱的艺术的圈子或者更多的人关心我们今天应该关心的问题,这就是今天这个会议的初衷,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是借用陈曦在民生美术馆的这一次个展的宝贵机会。所以在这里要向陈曦、向民生美术馆、向郑馆长表示感谢,给我们提供很轻松很好很阳光明媚的机会。

leA1CnjHlCbnopdcDcnOFpAvU9D33WX4C1S5vjbY.png

吕澎:艺术批评家 策展人

最后一分钟,我说一下陈曦的展览,“逃跑的兔子”看了作品也清楚,我很容易想到小说家美国先生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从一个所谓的中产阶级的环境跑出去寻求世界,然后在这个世界又没有找到自己的愿望和生活的方式,后来又走出来,回到家,然后第三步,最后找了一个很具体的工作,开始他的生活。

我想这个词,兔子、怎么样,都跟艺术家,跟这些文学艺术,大家提示的很多问题是比较接近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次展览用“逃跑的兔子”原因之一,当然待会儿艺术家自己也可以来说一说为什么要有兔子这么个形象。

我们今天这个会,大家可以沟通的是我们今天当代艺术面临的问题也是这样,我们原来以为有一种循序渐进,非常具有逻辑性的这样一个发展的状态,当然这是我的个人观点。而事实上,2008年之后,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到整个世界之后,当然中国是不会免于的这样的影响,这个影响的复杂性会是怎么样,这是另外一个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就涉及到原来我们在中国,原来在农村很落后很地方,后来又对全球化很向往,所以我们走出去跟世界发生联系,发现事情并不如愿,又回到我们的内心,我们的艺术本来也是这样。所以在改革开放之前,我们是在自己的很小的空间里,后来我们看到世界,我们又走进世界,发现很多问题之后,又觉得究竟走到哪里去逃到哪里去,更加具有安慰感,同时对自己的生命有一个很好的交代,本来也是我们当代艺术所面临的问题。

所以我觉得陈曦展览的题目和艺术家的作品也很好的提示了我们会议的主题。我希望大家能够畅所欲言来发表自己的任何看法,其实我们的问题中心是,我们今天对当代艺术,我们可以从陈曦的作品,可以从其他的艺术家的作品说起,发表自己的意见,我就开这么个头,周馆长也要说两句。

2dLboMQhVLVKv9Q0pYtgk3dULOLP756JqYblzK3C.png

周旭君: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馆长

周旭君:各位艺术界的朋友们,今天大家能过来参与到这么个学术活动中来,虽然是客套话,但是也是真诚的,真的非常感谢大家来参与这么一个学术活动,刚才吕澎老师已经解读非常好,我们就想通过陈曦这个艺术展览,开展这么一次大家深入的自由,不仅是对陈曦的艺术,而且对当代艺术当中的问题引发一些讨论,我觉得这是我们术馆非常想要的,所以特别感谢吕澎老师,策划了这么一个好活动,他做了精心的组织和准备。我主要来听听大家的高见,对陈曦的艺术以及当代艺术中提示的几个问题,谢谢大家。

HYRLlhtZVBTTjK4sI5iSyKhZNeZBQv3QkTLAHilp.png

舒可文:批评家 策展人

舒可文:我开始就名不正言不顺,所以我得先给自己正名,我为什么一开始就是一个基本的证明,因为陈曦是闺蜜,但是我对陈曦的了解其实说起来时间并不是特别久,七八年、八九年的时间,在那之后连着看她的作品,当然最基本的印象,每一个展览,无论是从主题上,关注点上,甚至方法上都有特别大的跳跃,我开始也有点觉得不解,就是这种跳跃性,是一个艺术家,她对她所使用的方法和关注点的跳跃,后来因为跟她是闺蜜,所以有一些工作之外的接触。

其实在工作当中谈工作之外一个艺术家的个性,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它也许是某种桥梁,可以理解她的工作线索。虽然从语言上,可以说她有很多表现主义的痕迹,这从她最早的工作就有这种痕迹,但是中间我开始比较仔细看她的作品的开始,是她做电视机的系列,当时她处在对绘画的方式的游移当中。过后她当然又会从那里面重新找绘画在她心里的合法性,并不是外在的合法性。

今天你看她的作品,虽然也有一个雕塑,但是我觉得她的工作重点还不是在雕塑,我觉得工作重点还是在绘画上。如果从主题上说,和她以前做的主题,比如说去年还是前年做的狗,还有以前的电视机,我感受到其实是跟艺术史的当中某种话题性或者题目并不是那么贴的一个路径,也许这是她意识比较清晰的,作为女性她对那种最近距离的肉眼的,对现实的那种观察和感受也远远强于来自于逻辑的、知识系统的、理论背景的那种感受强度。

1KMUHd7e8rqZLKjk2OADvmG2ojGe9FwLI0xJ9Jfn.jpg

陈曦2015《格局》 195x150

她的这种跳跃性,一个是外界的变化,一个是她跟外界的距离,太贴近的距离,导致她的主题和方法的变化。我们刚才进展厅的时候,就说这个“逃跑的兔子”,你往哪儿逃,反正就这么一个地球,后来我开玩笑说,其实就是满世界转,从美国转到伊斯兰,转到日本、韩国,就是满世界转。但是这种满世界转本身是一种什么呢?里面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东西,你发现这个背景的满世界的跑,但是兔子为什么是核心?所以你就感觉到她其实找一个不变的东西,虽然外部的背景、所有的东西变来变去,她想找一个不变的东西。

我倒并不觉得她中间和博伊斯的联系的必要性到底是多少,但是厄普代克那个兔子,这个其实已经不是隐喻了是明喻了,就比较直接了。所以她等于是借用了厄普代克兔子的明喻性。实际上兔子并不重要,你到底是画一个兔子,还是画一个什么,并不重要。我想她选择兔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兔子跑得比较快,可以在短时间内跑遍世界。

所以这里面还关涉到一个绘画的问题,因为陈曦她自己总是对绘画这件事儿耿耿于怀,其实这个耿耿于怀我觉得不是来自与她内心,而是来自于我们的话语环境,就是我们的艺术话语环境当中,有很多对艺术手段、艺术媒介、艺术语言的一些探讨,所以绘画变成了一个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变成了一个需要反思、需要重新结构的。

因为我不是艺术圈内人,所以我对这件事情从来没有过那么严重的同感,因为从人类有文明以来的各种各样的媒介,就是随着我们文明程度的发展和科技手段的扩展,你与世界相交谈相交往的媒介手段越来越多,但是多的意义并不意味着老的媒介就作废,所以老的媒介的更新恰恰在于你在新的观念下对它的使用和驾驭,它的新意不在于新手段,它的新意恰恰在于你的驾驭方法的新。

yMBwH4Te1MawbW6wO8e59rv6zabsWKM44CSRsnc4.png

王春辰:中央美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

王春辰:首先很高兴在这儿又见到陈曦的作品,我看了陈曦自己写的文章,叫《绘画何为》,大家知道这个题目不仅是在过去的100年讨论,就是在今天还是引发大家争议的一个话题,正如最近网络上流传的论战,当事人在场。你不是说那个展览吗?绘画吗?正好和绘画何为有关,至于用什么语言去描述它,那是各抒己见,我想这个问题正好由陈曦这篇文章,也加上这次展览,也加上最近发生的事情,再加上我们回溯刚才说的当代艺术也好,还是国际艺术发展也好,我们应该思考思考,要不然我们总会被某些东西所遮蔽,或者所影响。

事实上我们都逃离不了,今天我们受到的各种影响。题目我就写《绘画何为》,借用它是什么问题,就说是什么问题,实际上是在争议中生长,读陈曦文辨析我们的思维的不是,是与不是,因为是什么?不是什么?所以我想说这个。

我觉得这个是一个现代主义艺术的问题,当你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它一定是现代主义的问题,在过去100多年里,绘画就是一个问题,不是因为你们,也不是因为我们,它就成为全世界全球化的一个问题。它有没有答案?人们给出不同的答案,这个不同的答案就导致了不同的结果,这种不同的结果,我想无可厚非。

但是问题就在于,我们用什么立场面对去说他们,就像最近的论战,我觉得都有道理,又都没有道理,这就是你的问题所揭示出的矛盾性和复杂性。如果说我们给出一个绝对答案,那就麻烦了,肯定是这样的,我们就没办法实践我们的意识。

我想在这个现代主义问题中,带来100多年,如果我们站在今天的立场去想这个问题,不是我们比别人高明,也不是我们比别人看得更多,而是全世界的专家或者是学者都回答这个问题,我最近还买了好几本,反正出国总能看到这样的书,比方说有一本书的名字叫做《通过思考来理解绘画》,或者《绘画是通过思考来证明自己在今天的存在》。另外还有几年以前哈佛大学美术馆组织过一次研讨会,这么厚的一个研讨文集出版,也是讨论绘画在今天的意义。在2000年,美国另一个美术馆也组织了一个关于在世界的边缘又是重新思考绘画,然后把所谓绘画消亡,或者绘画不在当代艺术占据主要位置,或者是在各种大展中不占据核心位置,这样的一种现象做了重新的梳理。

HY5WryduldMJ1Rnl43RZZ2DAqxupOMgcf7avNASp.jpg

陈曦 2016年《狂欢》 210x260 布面油画

也就是说,在今天为什么我有一种错觉或者是误解,或者也许是我们不知道的一个理由,总认为在双年展,卡塞尔也好,威尼斯也好,绘画出现的比例很小,我们就说绘画不重要。但是反过来说,走遍全世界看,从事绘画的艺术家远远大于做纤维、装置、录像的艺术家,不能用数量来比较,但是有一点,绘画的消亡,其实这种话不是说它死亡,而是给人提了一种警示,告诉我们绘画发展到某一阶段,它遇到的障碍、瓶颈,就促使艺术家去反思。现代艺术以来的所有,从印象派开始,都在做这个努力。

在绘画本身的双重性,就是用图像制的说法,它既有能指和所指,这个说法就像最近网上流行的当代艺术的一些什么指南,把今天说做艺术批评的给消减,是一件事,你非得说是叙事性,本来是说一个符号和意义,你非说是能指和所指,这个有点搞笑。因为在学术的语言里,就是用这种看起来和我们日常生活没有关系的术语在描述世界,这是一个学术的态度,不是说我们故意要用这个词,因为这两个词就是现代语言学的两个重要概念,而且它影响了我们二十世纪的艺术批评和艺术创作。

如果不承认这一点,我们不能读懂现代以来的艺术,就是能指和所指,也就是说,你所画的不一定是你想说的,在传统的意义上,你画什么,画一个仙鹤,是长寿,画一个松树表示的是一种意义,那么这种符号和意义的混合是在文化里积淀的。

而现代主义绘画或者现代主义的艺术,一方面让它们重新重合,一方面让它们分解开,不让它们产生相互的重合,就是要打乱它,像印象派、立体派那么多都不是。那么有没有意义,当然有。那就是我们艺术家作为主体强加上去的。一个是艺术家把自己的意义加入到自己的创作当中。另外这个社会的解读性,我们不要忽略世界的解读性,恰恰是今天艺术的存在,因为是互相关系,不是因为艺术家创作了,别人不能说什么,也不是因为张三说了什么,李四不能讲,恰恰是这种矛盾性的、冲突性的、相对对立的解读,使作品产生了更多的丰富性,就像我们说现代性,它是假的也好,真的也好,但是它在那里给人提供了一个话题,这个话题可能就是因为你这么说了,反而具有了一种世界性,就是不期然。

uDaBwIVfdkZCGEhYRgcth7zYeouTKvxYfFmdX2UZ.jpg

陈曦《10 位饕餮者》 布面丙烯 180×300cm×4 2017年

如果描述2018年的时候,这个事情一定是一个事情,我想人们在年底回顾2018年有什么重大事件,我们吕澎老师和若干人的争议一点是件事情,它促进我们反思。相反我在看你这个文章,我想相反,我很好奇的是,作为艺术家,作为画家的陈曦,她对这个问题有不断的纠结,再加上这么多年的,我一看50年,有那么大吗?有那么老吗?没有啊,我说一见面说,年轻艺术家,我们根本就没有年龄的概念。但是你一梳理,就把你漫长的艺术过程反映出来,几十年的艺术,恰恰说明现代主义的艺术思想的影响都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反映。你为什么要做装置,你为什么要做雕塑,这不是画家的所为,是在现代艺术知识的影响下,我们都这么干的。

再回过头来,“兔子”是什么意义,每个人都有解读,在我们读美国文学家之前,我不知道他的来历,我就认为你找了一个自己喜欢的符号。如果没有这个文学做背景做参照,用我们中国人日常的理解去说“兔子”的意义,特别是“逃跑的兔子”在中文语境里,兔子的尾巴长不了,你可以产生很多的联想,这个东西跟你的艺术有关吗?有关,也没有关系,这就是我们的每个读者的不同。

我想在这个意义上,绘画的存在是艺术家个体的一种升华,个体价值的表现。另外一点,无论是从绘画走向装置,还是从装置走向录像,这种集合性的、综合性的应用,恰恰是现代以来给所有艺术家提供的答应,绘画何为,其实可以为所有的事情,也可以不为所有的事情,我不画什么,就像我们抽象一样,我不做什么,也是一种观念,也是一种表现,别人说没读懂,没关系。

所以我觉得是和不是都可以存在,最重要的问题是艺术家想告诉我们什么,观者想从自己的立场说什么,每个人不同,我们可以说这是意识形态的作用,是权利关系的作用,是利益关系的作用,也可以是个人感情的作用,有没有?都有。我相信这些都有的因素才决定了艺术的丰富性,不是单一的,我们想丰富一点,复杂一点,复杂才是这个世界的真相。

上传日期:2018年11月07日

推荐视频